第391章 心凉透了

    林森没有插话,继续静静的听舒邱回忆。

    “在你一岁的时候,我终究没能抵挡住那个男人的追求,嫁给了他,而他对我也确实用心,甚至对自己的父母说,你是我和他所生的孩子,就是不想他的父母对我有偏见。”

    林森听到这里暗暗点头,不错,莫正林是个真男人,知道为自己的女人着想。

    而在他的记忆中,莫正林也的确对舒邱非常好。

    果然,舒邱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记忆:“都说男人结了婚就变样,但是他完全没有。婚后,他还是对我一如既往的好,可以说更胜之前,本来我也以为自己终于找了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但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舒邱突然闭起了双眼,一副至今仍然无法释怀的表情,林森看了为之心疼。

    “妈,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林森迫切的想知道。

    但是舒邱只是摇摇头:“算了,现在再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又有什么用!我们还是来说说你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妹妹吧。”

    说起这个,舒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微笑。

    她拿过林森手中的灰白照片,指着上面的婴儿告诉林森:“你看,她就是你妹妹,妈离开的时候她还不满月,那么小的人却已经长得如此精致,小鼻子小眼睛多么讨喜,将来肯定是个大美人。”

    林森闻言,真想当即告诉舒邱,她说的没错,现在的莫无忧长得确实漂亮,把沈晟勾的魂都没了。

    不过他没说,继续听着舒邱在怀念女儿的模样。

    “你知道她笑起来的声音有多好听吗?简直比铜铃鸟都清脆悦耳。哦,对了,你看,你妹妹还有两处特别的地方呢。”

    舒邱指着照片中婴儿的眉心和锁骨处,让林森凑近了细看。

    刚才林森大眼一扫照片还没发觉,现在经舒邱一提醒,顿时看到婴儿的眉心中央有一个明显的黑痣,锁骨处有一个半月形的胎记。

    当他看到这两处地方的时候,不由得跟莫无忧的样子进行对照。

    而他,竟然发现...莫无忧的眉心和锁骨处光洁无比,什么都没有!

    天呐!

    这个发现瞬间让林森惊呆了!

    他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妈,你说黑痣会不会长着长着就不见了?”

    “你这孩子,怎么净说傻话,有见过长着长着多出几个黑痣的,还没有见过哪个人的黑痣长着长着没有的呢。”舒邱还以为林森在跟他开玩笑呢。

    “那……会不会是嫌难看,把黑痣弄掉了?”林森自言自语。

    舒邱看儿子因为一个小痣这么苦恼,不禁纳闷:“你是在说谁呢?谁把黑痣去掉了?”

    “哦,没有没说谁,我就是看妹妹这颗黑痣长得这么明显,担心它影响美观。”

    林森现在突然不敢告诉舒邱莫无忧的事情了,因为他根本无法想像,如果莫无忧不是自己的妹妹,那将会是什么结果。

    舒邱不知道林森的心思,说道:“当年我生下你妹妹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担心,为此我还特意问了医生,但是医生说,她这颗黑痣的位置比较特别,建议不要人为去除。”

    林森听了舒邱的话,心里凉了半截。

    “那这块胎记呢?会不会长着长着也消失了?”林森不死心,他是那么的想要找到照片中婴儿和莫无忧的相同之处。

    但是舒邱的回答,再次给他浇了盆冷水:“不会的,你这孩子怎么光问这种傻问题。”

    傻问题?

    是啊,他可不是问的是傻问题嘛!

    谁人会闲着没事把胎记除了呢,除非真的有必要,比如模特,明星之类的职业,而莫无忧明显不是,更可况,莫无忧的那个胎记,还是半月形的,并不难看。

    林森现在的心已经从凉了半截,变成透心凉了!

    莫正林一共有两个女儿,如果莫无忧不是自己的妹妹,那么便是……

    林森怎么都无法想像,如果自己的妹妹真的是莫佳慧,那会是什么一种情况!

    他真的难以接受!

    林森本打算趁今天的机会,告诉舒邱莫无忧的事,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说话的心情了!

    也没有心思在听舒邱回忆当年的事了!

    他几乎是逃也似的,匆匆告别了舒邱,离开了林宅。

    今夜对于林森来说,将会是个不眠之夜……

    而青云观中,正灯火通明。

    莫无忧回到别墅之后,没看到沈晟回来,心里不免担心,打电话给他,细问之下,才得知他现在正在青云观,她便忙驱车前来。

    青云观她来过,但是这次来的感觉却很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她已经知道这观是为沈晟故去的大哥所建,她刚踏进门槛就感觉特别的凝重。

    那场车祸,沈睿拼死保护了沈晟,这让莫无忧对未曾谋面的他深怀感恩。

    在小道士的带领之下,莫无忧来到了沈晟跟前。

    同样是那间摆满东西的仓库,沈晟静静矗立在那辆车祸残骸之前,望着它微微出神。

    小道士把她带到这里就离去了,莫无忧尽量放轻动作,走到沈晟身边,深怕自己的到来打扰到他。

    而沈晟早在她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她,未说只言片语,他只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甚至没有望她一眼,眼神一直停留在车祸残骸上。

    他虽然未说只言片语,但是莫无忧已经懂得了他的意思。

    她知道,她只需要握着他的手,安静的陪着他就好。

    莫无忧不知道沈晟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引起了他对沈睿的思念,她只知道她看着他如此沉默,不苟言笑,特别的心疼。

    想要抚平他眉宇间的忧伤,想要化解他眼神中的冷漠,想要给他抿着的嘴唇牵起一抹弧度,想要让他快乐幸福。

    莫无忧想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便更加用力的握紧了他的手。

    良久。

    沈晟扭头,平淡的说了一句:“你的指甲太长了。”

    莫无忧有些反映不过来:“啊?”

    “笨蛋。”沈晟无奈的举起两人相握的手,他的手背上几道清晰的指甲印往肉里嵌着。

    “我拉着你的手,你掐我干嘛?”沈晟无语的问。

    莫无忧不自然的咳咳两声:“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你的哥哥?”她问的小心翼翼。

    沈晟摇头:“也是,也不是。”

    莫无忧看沈晟现在完全正常了,说话也大胆了起来:“什么叫也是也不是?”

    “今天张正告诉我,他有了一点前段时间枪击杀手的线索,我刚才在想这件事情。”沈晟并没有隐瞒莫无忧,因为没那个必要。

    他们二人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

    莫无忧一听这个,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有线索了吗?那是不是就能揪出幕后黑手了?”

    这件事关系到沈晟的安危,莫无忧不能不紧张。

    她虽然从未提起过此事,但是此事却一直都是她的一块心病。

    特别是他刚出事那几天,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到的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她也从来没跟沈晟说过。

    沈晟看她这又是惊喜,又是紧张的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才只是查到了一点那个杀手的家庭住址罢了,就算是找到了他的家人,也不一定能从他的家人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毕竟杀手早就被灭口了,他的家人在不在都是另说。”

    沈晟不敢把事情想的太好,他怕到时候失望更多。

    但是莫无忧却感觉有线索总比没有线索强:“最起码我们现在有查找的目标了,之前根本就是毫无头绪,只有卓成豪那一张死牌。”

    “说的也对。”沈晟轻轻一笑。

    莫无忧发现,沈晟这人总是能很好的隐藏,或者排解自己的情绪。

    他的悲伤,或者难过,通常不会超过几个小时。

    就像刚才,他明明心情很不好,但是才多久,他就可以对自己轻轻一笑了,而且看上去笑的还是那么的真心。

    也不知道是沈晟这家伙太会隐藏,还是他内心真的这么强大。

    不管是那种,都让莫无忧感到心疼。

    她会把这份心疼化成爱,今后对他更加的好。

    最起码,少让他操点心,少给他惹点麻烦!

    “对了,卓成豪是不是还待在韩慕蕊家的医院?”莫无忧忽然想起此事。

    沈晟点头:“目前还在。”

    “要不然挪出来吧,在那里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不是莫无忧小心眼,而是那天韩慕蕊离开的样子让她不得不防。

    其实沈晟也早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此时莫无忧突然灵机一动:“要不然就把他挪到这里。”

    这个沈晟还真没想到,他有些犹豫:“不太好。”

    莫无忧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便道:“我也不是说让他直接搬到观里,而是在青云观后面再建一座房子,让他挪到那里面,就当是让他给大哥守灵,外加忏悔!再者说,他前段时间不是已经有苏醒的征兆了吗?说不定离大哥近一点,还能催发他早日醒过来,这样不是一举两得?”

    沈晟思考了一下:“你说得对有些道理,不过此事,我还要跟我爸商量一下。”

    莫无忧一听这个,赶紧道:“那你可别说这是我的提议,省的到时候提议被否了,你爸还说是我出的馊主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