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端倪

    饭店中,林建章打听了不下十遍,刚才用餐的客人有没有叫邱玉柔的,或者姓邱的,但是都没有结果。

    直到饭店的服务人员都嫌他烦了,他才终于死心。

    看来,刚刚确实是自己看错了。

    也是,多少年了,自己在这个城市都没有遇到过玉柔,今天又怎么会如此幸运,就这样看到了呢?

    林建章深感失落,心灰意冷的从饭店离去。

    ……

    沈晟和莫无忧回到家中,两人把邱玉柔送回她的房间,然后又吩咐厨房阿姨准备了醒酒茶,喂邱玉柔喝下,才离去。

    回到房中。

    莫无忧想起今天邱玉柔醉酒的时候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她一直在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她骗了她什么?

    难道说的是从小抛弃她的事情,她很后悔?

    她说的那么伤心,那么真切,也许...她真的很后悔。

    莫无忧看向沈晟:“你说我对那个女人是不是太无情了?”

    “你刚才还叫她妈呢。”沈晟无奈的纠正莫无忧。

    莫无忧小声嘟囔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反正她现在是叫不出口妈了。

    沈晟拿她没办法,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勉强。

    反正她做什么,他只需要做她的后盾就好。

    “不跟你说了,你自己玩吧,我要去上班了。”莫无忧此时开门走了出去。

    沈晟也未阻止她,只是走到楼下厨房,打包了一些东西。

    而莫无忧又拐去邱玉柔房间看了她一眼,才下楼。

    沈晟看到她走下,把手上的两样东西递给了她。

    一样是牛皮纸袋,另一样是一把钥匙。

    莫无忧并未接过,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沈晟先把牛皮纸袋塞到莫无忧手上:“你中午没吃多少,拿上这个饿了吃。”

    莫无忧暖暖一笑:“这么贴心?不会有什么目的吧?”

    莫无忧是说笑的,心里知道他一向疼她。

    沈晟瞪着她说了一句:“小没良心的。”

    也没再说什么话,接着把那把钥匙也塞给了她:“玛莎拉蒂总裁就等在外面。”

    莫无忧看着手中熟悉的钥匙,想到两人初识的场景,笑了笑:“你的女朋友,怎能太过寒酸?”

    这是当初他给她这把钥匙所说的话。

    沈晟此时也想起了当初的场景,轻轻一笑,换了另一番说辞:“我的宝贝儿,怎能让人瞧不起!”

    莫无忧闻言翻翻白眼:“切,才没有人会瞧不起我,知道我是你沈晟的女朋友,她们都羡慕死了。”

    “原来你还知道能当我的女朋友是你的荣幸啊!”沈晟睨了一眼莫无忧。

    莫无忧故意气他:“我才不觉得这是我的荣幸呢。”

    说完,好像深怕沈晟找她算账一样,麻溜的捏着手中的两样东西逃跑了。

    开门看到外面的酒红色玛莎拉蒂,莫无忧欢快的奔了过去。

    坐上驾驶座,刚启动车子,便看到从别墅中走出的沈晟,帅气逼人!

    莫无忧对他招了招手,不知怎么,心情出奇的好,便对他喊道:“亲爱的,我上班去喽。”

    沈晟看着笑靥如花的莫无忧,眉眼都弯了起来,直到莫无忧开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才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别墅。

    回到别墅,他第一时间给两个人的打了电话。

    一个是左俊明,另一个便是张正。

    据他辞职离开沈氏已经有几天了,这几天他贪恋着跟莫无忧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一直对沈氏的事不闻不问。

    现在既然连莫无忧都上班了,那他也是时候关心一下公司的事了,他可不希望等回到公司的那天,接手的是一摊烂摊子。

    左俊明向来回话言简意赅,对沈晟汇报完公司的近况,董事长沈义最近所下达的指令,又特别提了一下关于雅赏的事情。

    雅赏现在全权由沈浩打理,左俊明对沈浩的印象并不好,所以说起话来也毫不客气。

    “总裁,自从沈总经理接管公司之后,任用了许多他在分公司的手下,有点任人唯亲的嫌疑,而且他最近一直在找林建章的麻烦,我看他似乎有把林建章换下来的意思。”

    “林建章?”沈晟玩味的品着这个名字。

    今天遇到林建章,他的举动是有些奇怪。

    而且自己的未来岳母,跟他貌似也有些交情:“你暗中阻拦一下,不要让阿浩把林建章给裁了,他……对我还有些用处。”

    最起码得给未来岳母这个面子。

    “冷氏、邵氏、周氏,他们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沈氏最大的威胁还是这三家,沈晟不得不提防。

    “冷少最近神出鬼没的,目前还看不透他在忙些什么,邵氏最近在忙着跟冷氏的联姻,估计不久邵文宇公子和冷小姐的订婚请柬就能送到您的手上了,至于周氏,还是老样子。”

    沈晟听了左俊明的话,皱了皱眉。

    冷焰神出鬼没?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沈晟未雨绸缪:“你盯紧一点福克迪,提醒他注意保密工作,ev国际再次问世之前,我不希望走漏半点风声,冷焰的神出鬼没十有八九跟这件事有关。”

    “是。”

    “嗯。”

    挂了电话,沈晟立马转向了张正那条线。

    如果他猜的没错,张正绝对不会乖乖的待在非洲。

    果然,刚一接通,张正立马邀功清爽:“总裁,我干了一件大事,您听了绝对会夸我干的漂亮。”

    沈晟并不上当:“你先说说你在哪里?”

    张正嘿嘿两声:“在聊城,不过我可不是来玩来了,我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处理,才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这件事绝对比开发非洲市场要大的多!”

    “是吗?”沈晟眼神微冷。

    对于张正的自作主张,显然不太愉悦。

    张正听出了他声音中的丝丝冷意,赶紧解释:“总裁,我是来调查您上次被枪击的事情了,而且...已经有了些眉目。”

    其实张正现在只是发现了一点端倪,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他觉得偶尔忽悠一下沈晟,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沈晟那是什么人,张正就是再鬼精,也瞒不过他:“张正,你最好不要骗我,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特别是在这件事上!”

    “是,是,是。”张正不自觉的抹了把虚汗,赶紧把实情道了出来。

    “是这样的总裁,公安局不是一直都没找到那次枪击的蛛丝马迹吗?我们就把那个杀手的照片放到网上了。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消息,但是三天前,突然有位匿名人士联系我们,说他认识这个杀手,而且还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和他的亲属。”

    沈晟听到这里,心里不觉得紧张了起来。

    连双手都下意识的紧握成拳。

    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他上次受伤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引出当年车祸的幕后主使。

    张正知道沈晟对这件事有多在意,不敢耽搁,继续道:“我接到这个消息就急忙赶了过去,那个人也没撒谎,他确实认得杀手一家人,但是可惜的是,那家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搬走了。”

    沈晟听到在这里,本来不抱希望的心,再次不可避免的划过深深的失望。

    但是张正接下来的一段话,又重新点燃了他的希望。

    “不过他却提供了一条有用的消息,他说,那个杀手一家人是去投奔杀手的舅舅了,而他舅舅就住在聊城。”

    “这么说,你还没查到他舅舅的下落?”

    沈晟只要稍微一动脑子就能想到,张正如果查清杀手舅舅的下落了,恐怕早就跟自己邀功请赏了,不会等自己主动给他打电话。

    “总裁英明。”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张正深以为然,赶紧用在了沈晟身上。

    沈晟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他冷冷说道:“给你五天时间,给我个准确的地址。”

    “五天?”张正大呼太少:“能不能宽限宽限?”

    “四天。”沈晟从不搞讨价还价那一套。

    张正叫苦连连:“总裁,您要知道我查到他舅舅的下落,万一人家告诉我,那家人早就从他这里离开了,那我不是又要再查,这样三番五折的,很麻烦的……”

    “如果不麻烦,我要你有何用?”沈晟一句话顶回张正。

    张正无语:“那您总得给我一些便利条件吧?”

    没人没权,张正打死都不答应。

    沈晟自认为是个体恤下属的老板,而且他也想早用最快的速度查清此事!

    便道:“等下我让李明去打个招呼,公安局,地方警察,只要是你需要,随便差遣。”

    “好,五天之后,我定给您个答复。”有了此种条件,张正就敢这样保证。

    他张正能在沈晟手底下脱颖而出,当然不是吃素的!

    沈晟此时纠正:“四天。”

    说出口的话,已成定局,这向来是沈晟的宗旨。

    张正气的想吐血,但是却不敢在多说一句话了,深怕沈晟再给他来个三天:“好……吧。”

    挂了电话,沈晟闭起双眼靠向沙发靠背。

    心想:希望,这次找到杀手的家属,能真的有所收获。

    这么多年了,这是他唯一放不下的一件事。

    想到惨死的哥哥,沈晟豁然起身,向外走去。

    本来他下午是准备约韩慕蕊出来好好谈谈的,但是他现在,却更想去青云观,看看他的大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