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驳得体无完肤

    但是韩慕蕊的温婉大方形象毕竟在沈义心中已经存活已久,不是莫无忧的三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莫无忧自己也清楚这一点,不过她相信只要沈义对韩慕蕊有了那么一点想法,慢慢就会越积越多,让他看清韩慕蕊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沈义也不是什么无能之辈!

    韩慕蕊看沈义沉默了,以为他听进去了莫无忧的话,赶紧楚楚可怜的说道:“义叔叔,你不要听莫无忧瞎说,我根本不是她所说的那种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小蕊吗?小蕊绝对没有挑唆您的意思,更没有破坏您跟阿晟之间关系的意思。”

    顿了一下,她脸色一冷,突然指向莫无忧:“都是她,您想想,如果不是她,阿晟会跟您对着干吗?她才是真正的破坏您跟阿晟关系的元凶!”

    “韩慕蕊,你说我怎么破坏伯父和阿晟之间的关系了?”莫无忧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韩慕蕊冷冷一笑:“第一,你踩坏伯父的花让伯父误以为是阿晟干的,让他们产生了隔阂!

    第二,你明知伯父不喜欢你,还赖在阿晟身边不走,造成阿晟跟伯父因为你屡屡发生冲突,关系愈演愈烈!

    第三,你既知道我跟阿晟有婚约,却还勾引阿晟迷惑阿晟,让他因为你做了许多不理智的决定,包括顶撞伯父,气病伯父,收购雅裳,得罪其他家族等等……你说你还有脸待在这里吗?!如果换做是我,我死八百回都依然感觉无地自容!”

    听韩慕蕊一口气说完这些,莫无忧真是要忍不住为她鼓掌了,难为她还能编出这么多看似有理的理由!

    但是,以为这样就能镇住她吗?

    太天真了!

    莫无忧嘴角一勾,目光如炬,朗朗开口:“第一,刚才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并不知道阿晟替我顶罪的事,这完全是个误会,当然伯父,对于这件事我十分抱歉,万分愧疚!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弥补。

    第二,我更不是赖在阿晟身边不走,这完全是两情相悦的事,我们因为相爱而待在一起叫做理所应当,如果不在一起才叫纯属有病!至于伯父不喜欢我,这属于个人喜好问题,我无能为力,但也会尽全力让伯父对我改观!

    第三就更谈不上了,我跟阿晟在一起绝对是在他跟你提出解除婚约之后,而且你的用词也太不恰当了,什么叫勾引、迷惑?这像是一个大家闺秀该说的话吗?我们这叫相互吸引,彼此爱慕,而阿晟因为我顶撞伯父,气病伯父那就更不可能了,阿晟那么孝顺怎么会做这种事,他顶多也就是阐述了一下自己的观点罢了!

    由此可见,你的理由完全不成立!韩小姐,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这纯属家事,你一个外人在这里评头论足的操的是哪门子的心?!太多余了吧?!”

    韩慕蕊没想到莫无忧这么能说,竟然把她驳得体无完肤!

    还说她多管闲事?!

    这叫闲事吗?这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她不管,以后嫁给谁去?!

    韩慕蕊看向沈义想让他替她做主:“义叔叔……”

    说实话,沈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虽然讨厌莫无忧,但是还真觉得她这番话说的挺有道理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但是他跟韩慕蕊不一样,韩慕蕊再聪明也没有沈义老练。

    他内心清楚莫无忧已经把话题带偏了,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她搬走,韩慕蕊忘记了,他不会忘记。

    “说那麽多没用,今天搬走,离开小晟!今后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小晟身边!”

    老顽固!

    莫无忧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无畏的注视着沈义:“伯父,恕我不能从命!”

    沈义眸光渐冷,周身的威压逐渐加大:“看在小晟的面子上我才好言相劝,不要逼我使出强硬的手段,不然你会很不好看!”

    莫无忧被他看的脊背发寒!

    不愧是沈氏集团的创始人,脸色一变顿时让人望而生畏!

    但是她此时却很想反问一句:您老什么时候对我好言相劝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而韩慕蕊看沈义对莫无忧发怒了,立马变硬气了!

    刚刚跟莫无忧的对峙她一再败下阵来,心里备受打击!这下终于可以洋洋得意了!

    哼!莫无忧,你再能言善辩有什么用?还不是说不动沈义?!义叔叔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莫无忧看着韩慕蕊那得意的就差翘起尾巴的样子,鄙视至极!

    真以为沈义喜欢你有多大用呢?你又不是嫁给沈义,沈晟不喜欢你照样屁用没有!

    莫无忧虽然惧怕沈义,但是她今天还就不准备退缩了!

    依然是那句话:“伯父……恕我不能从命!”

    已经多年没人敢如此挑战自己的权威了,除了自己的儿子沈晟,莫无忧算是第二人!

    沈义眸光瞬间降至冰点,宽厚的声线压得极低:“很好!”

    突然大吼一声:“小天!”

    莫无忧顿时一个激灵,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大吼吓到了!

    他身边坐着的韩慕蕊身体也是一阵巨颤,差点倒在沙发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甚至不敢看此时的沈义一眼!缩了缩肩膀!

    莫无忧虽然心肝在颤抖,但是她知道这次如果她妥协了,以后在沈义面前就永远直不起腰杆了!

    顶着巨大的压力,她对上沈义冰冷的双眼,清澈纯粹的眼眸中有着属于自己的坚决,弱小的她竟也不落下风!

    沈义诧异于莫无忧的冷静和勇敢,反观韩慕蕊此时已经落了下乘。

    但是这也不能改变他的决策,他内心深处已经认准了韩慕蕊这个儿媳妇,跟韩家的婚约虽是口头上的,但是人最重的就是诚信!坚决不能丢!

    更何况当初两个儿子危难时刻韩慕蕊都照顾颇多,又等了儿子这么多年,儿子忘记了,他怎能忘记?!

    莫无忧或许是真心喜欢小晟的,但是小蕊就不是了?莫无忧品行或许真没有自己以前所说的那么差,但是小蕊就差了吗?只她无怨无悔的等了小晟五年这一点,小晟就不能辜负了她!

    然而固执的沈义怎么偏偏就忽略了最至关重要的一点:他的儿子的想法!

    他儿子真的喜欢韩慕蕊吗?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连小孩都懂,霸道独裁的沈义却压根就不考虑!

    报恩的方式更是有许多,为什么就非要选以身相许这一种呢?!

    很快,沈义口中的小天就跑了过来。

    莫无忧一看是天叔差点没在如此严肃的时刻笑出来!

    沈义冷声道:“小天,把这个女人的行李全部扔出去!”

    天叔很是为难:“这……这……这……”

    这了半天也没敢动!

    “怎么?我的话不管用?!”沈义脸色一沉。

    天叔慌忙低头认错:“不是,不敢,只是主人吩咐过夫人的东西不能动。”

    “什么夫人?哪来的夫人!不懂规矩的奴才!”沈义起身一脚踹向天叔。

    杀鸡给猴看!

    莫无忧没想到沈义竟然给她来这招!

    看到年近半百的天叔被踹倒在地却一声都不敢吭,莫无忧怒在脸上,疼在心里!

    她扶起天叔看向沈义:“伯父,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拿别人撒气!”

    韩慕蕊此时站了出来:“莫无忧,你怎么说话呢,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简直目无尊长!”

    莫无忧引用了一句最经典的话回向韩慕蕊:“你算哪根葱?”

    “你!”韩慕蕊要不是顾及身份,真想上去撕烂莫无忧这张嘴!

    她转而看向沈义:“义叔叔……”

    沈义此时看着韩慕蕊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人家莫无忧一人对付咱俩还绰绰有余,你可倒好,干不过就来找我,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瞪向莫无忧:“你到底搬不搬?”

    莫无忧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坚决:“不搬!”

    说完她看向天叔:“天叔,既然伯父这么看不惯我那点东西,那你就随便扔,他说扔什么你就扔什么,哪怕把别墅的东西全扔了也由着他,只要伯父高兴就好……反正阿晟回来了会给我买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最后一句话把沈义气的不轻!

    好你个莫无忧!到头来还是让我儿子花钱!想得美!

    沈义看着莫无忧的眼神简直就是凶神恶煞!

    韩慕蕊更是气的指着莫无忧大叫:“莫无忧,你无耻、不要脸!”

    她的手指都在打颤!

    莫无忧直接拍掉韩慕蕊抖来抖去的手,既然她都打上门来了,她那么客气干什么?

    用最平静的语气道出了最气人的话:“如果我无耻不要脸,那你来破坏别人家庭叫什么?说好听点叫社会不稳定因素,说难听点叫……人渣!”

    人渣?她竟然说她是人渣?!

    韩慕蕊还从来没被人如此骂过!不知气疯了还是怎么滴,竟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沈义的脸色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吃人的目光看着莫无忧!

    莫无忧疲惫不已,一刻都不想再应付下去了:“天叔,送客。”

    “送……送客?”天叔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沈晟的家,沈义是沈晟的父亲,在儿子的家撵父亲出去,这……这……不是那么回事吧?!

    莫无忧看天叔愣着不动,催道:“愣着干什么?我让你送韩小姐没听到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