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三人对峙

    莫无忧在梦里正和沈晟幽会呢,突然听到了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她极为不情愿的闭着眼睛问了一声:“谁啊?”

    “是我夫人,赶快起床,老爷来了。”天叔在门外着急的直搓手。

    莫无忧脑子混混沌沌的没反映过来:“你说清楚,到底是谁来了?”

    “您未来老公公。”天叔情急之下直接脱口而出。

    这下莫无忧瞬间清醒了,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沈晟的父亲?

    他怎么来了?

    他来干什么?

    莫无忧烦躁的揉揉头发,对于应付这个未来老公公很是头疼。

    不能让他等久了,不然等会儿该借题发挥了!

    她慌忙起身穿衣,对着门外喊道:“天叔你先去应付着,我马上就来。”

    “好,好。”

    用了五分钟的时间穿衣洗漱完毕,莫无忧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没什么不妥之处,慌忙跑了出去。

    在楼上就能看到楼下的情景,莫无忧边跑边往楼下看,沈义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还有个韩慕蕊。

    她怎么也来了?

    这个情景跟上次的何其相似!

    难道是为了上次的三千万?

    恰在此时,韩慕蕊听到了楼上的动静向上看来,两人的目光顿时在空中相撞!

    韩慕蕊阴冷一笑,如毒蛇一样盯着莫无忧,莫无忧顿感像掉进冰窟,竟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有种不祥的预感!

    跑到楼下,莫无忧先对等在楼梯口的天叔交代了一声:“等会不要让那个女人出来。”

    天叔知道莫无忧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邱玉柔,不禁暗骂自己考虑不周,竟把这件事给忘了,赶紧点头应是退下去照办去了。

    而莫无忧再次整理了一下衣着,深呼一口气走向了沈义。

    “伯父,您来了。”

    沈义声音极为不悦:“睡到这么晚才起来,真是好习惯!”

    莫无忧自知理亏:“我下次注意。”

    沈晟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没有下次了,你今天就搬出别墅。”

    “为什么?”莫无忧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沈义冷声质问。

    原来是兴师问罪来了。

    莫无忧平静的反问:“我之前答应您什么了?”

    韩慕蕊这下忍不住了,以为莫无忧要赖账,大声回道:“你之前答应我们离开阿晟,而且还收了我给的遣散费!”

    跟她的大声相反,莫无忧淡淡的回:“恐怕韩小姐你记错了吧?”

    “你想赖账吗?!”韩慕蕊气恼的指着莫无忧。

    莫无忧耸了耸肩:“我本来就没有答应什么,何来赖账一说。”

    韩慕蕊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看向沈义:“义叔叔,你把当初她签的的文件拿出来,白纸黑字看她怎么抵赖!”

    沈义闻言脸色一绿,文件早就被沈晟一撕两半了,拿来还有个屁用?!

    他阴沉着脸望向莫无忧:“需要我拿文件来跟你对峙吗?”

    “文件我签了当然不会不认,但是签了又怎么样?我有说签了它就离开阿晟吗?这句话我从来都没说过!”莫无忧直直的对上沈义的眼睛,丝毫没有闪躲。

    一味的退步、忍让,只会换来更多的针对、刁难!时退时进、有退有进才是上上策!

    莫无忧这次要让沈义看到自己的态度!

    沈义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有人敢在戏耍了他之后还如此大言不惭,理直气壮的辩驳的!

    他顿时愤怒的拍响桌子:“很好莫无忧!你跟我玩文字游戏是吧?!”

    莫无忧心平气和的回道:“伯父,我只是不想跟您发生冲突才签的那份文件,或许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善解人意更为合适……”

    “那你为什么还要拿那三千万?你明明就是贪财!”韩慕蕊此时插嘴。

    “韩小姐,你搞清楚好不好,那三千万是你硬塞给我的,我不要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莫无忧气死人不偿命的回道。

    韩慕蕊简直气炸了!

    当初明明说好的,让她拿着这三千万离开沈晟,她接的多爽快,到现在竟然变成了她硬塞给她的?她傻啊她?!给谁不行,硬塞给仇人三千万?!

    “你就是个无赖!”韩慕蕊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沈义发话:“什么都别说了,你今天立刻给我搬走!”

    莫无忧本来住不住在这里也是无所谓的,但是沈义和韩慕蕊这两人三番两次来找自己的麻烦她却很受不了!

    沈义还说的过去,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媳妇刁难刁难也情有可原,但是韩慕蕊就不一样了,沈晟都跟她明确表示过解除婚约了,她还有事没事鼓动沈义来找自己的麻烦,这种挑拨离间的人岂能让她得逞?!

    而且两人还是情敌,在情敌面前绝对不能输了阵仗!

    莫无忧坚决的回道:“不搬。”

    沈义一听怒了:“怎么?你还想赖在这里不走了?!我告诉你,就你这种品行的人我们沈家坚决不要!”

    “伯父,您说清楚一点,我什么品行了?”莫无忧自认为光明磊落,不说心地善良吧,最起码对人谦和诚恳,她不能容忍沈义屡次的诋毁自己。

    “我问你,我花棚里的花是不是你踩的?”

    莫无忧没想到这么久远的旧账他都能翻出来,是自己干的她也不怕承认:“是,不小心踩了伯父的爱花我非常抱歉。”

    其实当时的事也不能全怪莫无忧,要不是沈秋的那声尖叫,她也不会一不小心踩折沈义的花,不过结果已经造成,她也不会为自己辩解。

    但是沈义接下来的话就让她搞不懂了。

    “自己干的事却要别人来替你背黑锅,就你这样敢做不敢当的人,不配做沈家儿媳妇!”沈义不屑的说道。

    “等等,什么叫敢做不敢当?我什么时候不敢当了?”莫无忧迷茫的看着沈义。

    到现在了还装!沈义嗤之以鼻:“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初你让小晟帮你背黑锅,害得我冤枉了小晟打的他皮开肉绽,现在我房间里还放着那根带血的棍子,要我拿来给你看看吗?!”

    莫无忧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听着沈义说把沈晟打的皮开肉绽,脑中顿时就闪过了那个画面。

    血肉模糊的沈晟紧咬着唇接受父亲的打骂,一声不吭就是不喊疼!

    只要一想到这种情景,她的心就钻心的疼!疼的她无法呼吸!

    莫无忧深吸一口气,根本克制不住自己,凌厉的看向沈义质问道:“阿晟是你的儿子,你打他难道就不心疼吗?天底下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你怎么能对他如此狠心?!”

    在沈义刁难莫无忧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愤怒,但是此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沈义犹如看着一个仇人!

    而沈义竟然在莫无忧这样的目光下呆愣了那么几秒,脑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眼前这个努力捍卫自己儿子的女人仿佛是真心喜欢儿子的!

    韩慕蕊看沈义竟然被问住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赶紧凑到他的耳边说道:“义叔叔,你不要被莫无忧迷惑了……”

    刚说出一句话,莫无忧已经冷声喊道:“韩慕蕊,有什么话你大大方方说出来,不要嘀嘀咕咕的在那儿挑拨离间!”

    韩慕蕊闻言那个气啊!

    尼玛的莫无忧,敢说我挑拨离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大方的挑拨离间,呸!这不叫挑拨离间,这叫实话实说!

    “莫无忧,这件事明明罪魁祸首就是你,而你竟然还装出一副多心疼阿晟的样子,你真是太会演了!要不是你踩折了义叔叔的花,阿晟用得着受皮肉之苦吗?你还有脸质问义叔叔,你真是太厚颜无耻了!”

    沈义听着韩慕蕊的话,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对啊,他差点被莫无忧骗过去了,这件事的根源就是莫无忧,她竟然还反过来质问他这个父亲当的不称职!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手段太高明了!

    此时莫无忧冷冷一笑:“韩慕蕊,只有你这种爱演戏的人才会说别人是在演戏,俗话说:心中有佛,看人即佛;心中有屎,看人即屎。你说你心里有什么?!至于阿晟替我背黑锅的事,我根本就不知道!”

    韩慕蕊被莫无忧的话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你……你简直粗俗不堪!”

    莫无忧讽刺的回道:“那也比你心里阴暗要好!”

    “你……你才心理阴暗!”

    韩慕蕊发现自己在莫无忧面前竟然笨的找不出话来反驳她,太可恨了!

    莫无忧唇角一勾,开始说道:“你敢说伯父今天来不是你挑唆的吗?你敢说上次伯父来不是你挑唆的吗?你敢说你没在伯父面前说我的坏话吗?你敢说你没破坏我和伯父的关系吗?你敢说你没利用伯父来教训我吗?你敢说你没利用伯父来破坏我和阿晟的关系吗?你敢说你没因为破坏我和阿晟的关系,而影响伯父和阿晟之间的父子之情吗?你敢说……”

    韩慕蕊直接被莫无忧给绕晕了,到最后脑中只有‘你敢说’三个字,后面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而沈义刚开始对莫无忧的话还不以为然,后来渐渐的沉思了起来。

    好像,似乎,大概,莫无忧的话貌似有些道理。

    难道小蕊真的是这么有心机的人?

    而莫无忧这段话不光是在指责韩慕蕊,更多的是在说给沈义听的,她只是想让他好好想想,韩慕蕊真的那么好吗?真的是他口中百里挑一的好儿媳妇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