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短暂的温馨

    沈晟感觉到莫无忧一直在往自己怀里拱,无奈的说道:“怎么几天不见倒变得黏人起来了。”

    “怎么,这样子你不喜欢吗?”莫无忧抬头望向他,眼中含着浓浓的警告,好像他如果敢说不喜欢,她就跟他拼命一样!

    沈晟被她这霸道的样子逗笑,温柔的说道:“怎么可能不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刚经历过一场非人折磨的他,刻意忽略了心里的芥蒂,此时恢复了以往对莫无忧的样子。

    “阿晟,你终于不生我的气了吗?”

    沈晟听到莫无忧的问话,心生诧异:“你怎么会这么问?”

    莫无忧可怜兮兮的回道:“那天我回来之后,你都没怎么跟我说话,早上进隔离病房也没跟我说一声。”

    情人之间一点微妙的变化对方都能感受得到,莫无忧当然也感受到了沈晟对她的冷淡。

    她这几天不仅担心他的身体,更为难过的是他对自己的态度,再加上生母的事情,三重折磨之下,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这几天连饭都没怎么吃!

    沈晟看她这可怜的模样,心疼的抚上她的脸:“你瘦了。”

    “还说我呢,你更瘦了。”莫无忧刚才就注意到了,沈晟比以前虚弱了许多。

    她关切的问道:“治疗是不是很痛苦,我感觉你好像很疲惫。”

    “没有,我只是有些困了。”沈晟说完把莫无忧重新按回了怀里。

    莫无忧知道沈晟就是再苦再累也不会跟她说的,她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轻轻的开口:“阿晟,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沈晟听着她的话,想到她这几天来,一直都执着的待在病房外,默默地陪伴着他,不管白天黑夜。

    这份执着让他动容,他抱的她更紧了一些。

    算了吧,或许她和冷焰真的没什么,只是不想让自己误会才瞒着自己的,沈晟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生平第一次,他有了想要自欺欺人的想法……

    两人就抱着彼此,沉沉的睡去……

    翌日。

    沈晟早早的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

    看到平时一向醒的很晚的莫无忧,今天奇迹般地醒的如此之早,沈晟奇怪的问道:“昨晚没睡好吗?”

    莫无忧摇摇头:“我怕你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我不敢睡的太熟。”

    沈晟听了她的回答,突然心里一酸:“下次不会了。”

    莫无忧又问道:“昨晚你都可以出来,那以后这两天我是不是都能进去看你了?”

    沈晟听出莫无忧语气中浓浓的不舍,心生愉悦,忍不住逗了逗她:“怎么,就这么离不开我?一会不见都不行?”

    莫无忧睨了他一眼:“是,我就是离不开你,行了吧。”

    沈晟轻轻一笑:“还行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莫无忧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然后催促道:“赶快告诉我接下来两天能不能进去看你。”

    沈晟看莫无忧这焦急的模样,不再逗她:“可以是可以,但是要等晚上。”

    “为什么?”

    “因为白天何教授要给我治疗。”

    莫无忧心生疑惑:“这怎么治疗的,还不让人看?”

    沈晟轻点了一下莫无忧的脑袋:“你就知足吧,就晚上这一点时间,还是何教授额外开恩的。”

    莫无忧明显在这方面不知道知足是嘛意思,得寸进尺道:“那能不能让他再开开恩,把你白天的时间也放出来。”

    沈晟耸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试着去求求他。”

    莫无忧思考了一下,撅着嘴道:“我看何教授那个人很严肃,好像很不好说话哎,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我攻其软肋说不定管用。”

    沈晟听了莫无忧的话,不自觉的轻笑出声:“你还真准备去求他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谁知此时莫无忧茫然的回道:“不去求他去求谁?”

    显然她对于能见沈晟此事相当的执着。

    沈晟绷着笑回道:“你可以求我。”

    “求你?求你干嘛,你说话又不管用。”莫无忧翻了翻白眼。

    沈晟点点头:“管用。”

    莫无忧闻言看向他质问道:“你说话管用你为什么不见我?说,你是不是不想见我,所以故意躲到隔离病房的?”

    沈晟没想到挖个坑最后把自己给埋了,但是高智商的他反映迅速的回道:“你想多了,隔离病房是不能进人的,我是看你如此舍不得我,才想着抽出一点时间出来见见你,吃饭的空档或许可以。”

    莫无忧听他如此说,紧张的问:“这样应该不会影响你的病情吧?”

    “不会。”

    “那你前两天怎么不出来,我在外面等的都急死了,心里担心的要命,你都不出来看我一眼,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莫无忧此时委屈的控诉道。

    说着说着竟然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想把自己无言诉说的苦闷都哭出来。

    “这怎么说哭就哭了。”沈晟擦着她不停留下的眼泪。

    轻声解释道:“好了,别哭了,我前几天不是不出来见你,而是前几天的治疗比较紧张,不能出来,接下来两天稍微好点,我才能抽出来一点时间。”

    但是莫无忧的眼泪好像止都止不住一样,流个没完。

    沈晟没有办法,只能使用绝招了。

    他低下头攥住了她不停抽泣的两片红唇,夺取了她的呼吸,在她唇齿间掠夺起来。

    果然,莫无忧一下子就停止了哭泣,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瞬间夺走了心智,渐渐的动情的给予了回应。

    沈晟感觉到她的回应,不自觉的吻得更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莫无忧突然听到一声咳嗽声。

    意识到有人来了,她慌忙推了推他,但是沈晟好像对于突然造访的人丝毫不介意,又在莫无忧唇上辗转反复了好一会,才离开了她。

    莫无忧此时羞得脸通红一片,窝在沈晟的怀里一点都不敢抬头。

    沈晟早已经习惯了她的羞涩,看着她的发丝嘴角轻轻一弯,然后抬头看向了来人,何教授。

    何教授眼含笑意,开口道:“你是想再来一会儿,还是现在开始治疗?”

    莫无忧听到何教授取笑的话,更不好意思了。

    好吧,她收回之前对何教授不实的评价,他哪里严肃了?哪里不好说话了?明明是太不严肃了嘛!呜呜……

    此时耳边响起了沈晟的话:“我倒是想再来一会,不过就怕某人不愿意了。”

    那惋惜的语气,令莫无忧更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口中的某人此时气急败坏的打了他一下,沈晟感觉到身上微薄的力道,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旁边的何教授看着如此登对的二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昨天他的举动凑效了,呵呵。

    他真不忍心打断他们,但是没办法:“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以后有的是时间亲热,现在回病房吧。”

    那声亲热令莫无忧彻底对何教授改观了。

    感觉到身侧的沈晟想起身,莫无忧拉了拉他,沈晟停止了动作,轻声问道:“怎么了?”

    莫无忧咳咳两声提醒了一下,沈晟无奈的摇摇头,对何教授道:“你先进去,我等会就来。”

    听着何教授走进了病房,莫无忧才抬起头,因为憋在沈晟怀里,她的脸看起来更红了。

    沈晟弹了弹她吹弹可破的皮肤,感叹一句:“真水灵,水灵的我想咬一口。”

    莫无忧听了他的话,当即捂住了脸颊,奇迹般地来了一句:“我还没洗脸呢,多脏。”

    沈晟被她这句话打败,回了一句:“你刚才还没刷牙呢,我怎么吻了?”

    莫无忧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说你呢,你看到何教授来了,怎么也不知道停下来,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沈晟理所当然的回道:“怕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吻你是天经地义!”

    莫无忧知道跟他争执这个问题无异于是在对牛弹琴,她索性作罢,看着他问道:“等会我回去准备早餐,你想吃什么?”

    “你拉住我就是想问我这个问题?”

    莫无忧点点头:“是啊。”

    沈晟无语的回道:“那你至于背着何教授吗?我还以为你想再跟我亲热亲热呢。”

    莫无忧没好气的打了他一下:“去你的,脑子里都想什么呢,能不能纯洁一点。”

    沈晟抓住了她的手,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什么时候我对你纯洁了,你估计就得哭了。”

    莫无忧拒绝跟他讨论这个话题,加大声音提醒他:“说正经的呢,你等会想吃什么?”

    “随便。”

    莫无忧送给他一句话:“随便我不会做,换一个。”

    沈晟想了一下,耐人寻味的看着莫无忧道:“那就韭菜饼吧,挺不错。”

    莫无忧还没反应过来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呢,沈晟已经掀开被子下床了。

    等他走进了隔离病房,她终于想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

    韭菜饼,韭菜,韭菜,韭菜饼……

    现在就吃这些,这是什么节奏?!

    莫无忧对着门口不自觉的骂了一句:“大色狼!”

    简单收拾了一下,莫无忧起床回到家里,自觉的把韭菜饼换成了鸡蛋饼,等做完了这些,提着东西又回到了医院。

    在往病房走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惠康医院打来的:“喂,是莫无忧吗?”

    “是。”

    “今天您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你到医院拿一下吧。”

    莫无忧沉默了好一会,才回道:“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