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全城出动

    沈义冷冷的看向沈晟,脸色肃穆的可怕,还未等他开口,沈晟便道:“我只是来跟你说一声而已。”

    这句话无疑让沈义更怒了!

    室内的气氛瞬间变的紧张数倍,人人心里为这父子俩捏了一把汗。

    而沈晟完全没有这个意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在为沈睿讼道文,他不想不辞而别,沈晟根本连说都不会跟沈义说,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下山找莫无忧。

    一想到莫无忧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到底是凶是吉,沈晟就无法平静,再也无心关注自己的父亲,他毅然转身离去。

    沈义肃穆的脸在他转身之际,已经可以用肃杀来形容了。

    他此时再也讼不下去道文了,下榻迅速的穿上鞋子,紧随着沈晟出去了,今天他说什么也不会让他离去。

    而两人这一突然的举动,变故,也惊动了室内的其他人。

    老者和地上的几个道士仍是在专心致志的讼道文,并未有什么变化。

    但是其他的几人心里却都紧张了,这父子二人搞什么?不会打起来吧?

    在今天这样重大的日子里,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

    往年的今天,特别是这个晚上,沈家的人任何事情和心思都要放下,必须到青云观平静的讼道文讼一夜。

    而今年却处处透着奇怪,沈秋已经嫁人当然来不来都无伤大雅,但是沈浩是必须来的,但他今天却推脱有重要的事来不了,现在又出现了这种情况,让在座的几人心里都有些不能平静了。

    韩慕蕊和方紫文眼睛虽然在手中的书上,但是心思却已经飘远了。

    特别是韩慕蕊,她是在场跟沈睿关系最远的一个,其实来不来都说的过去,而她来也不过是想给沈义和沈晟留个好印象,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况,她哪里还坐得住?

    要不是碍于其他人都没动,她早就追出去了。

    沈忠犹豫了一会,也跟了出去。

    他是真怕沈义和沈晟再起什么冲突,特别是在今天的日子里,两个人的情绪都不稳定,更容易出事。

    韩慕蕊看沈忠都离去了,她也想跟去看看,刚想起身,蒋佩就朝她这里看了过来,韩慕蕊心里顿时一紧,就瞬间停止了动作,不敢再动了。

    这个大伯母在沈晟的心里分量可是很重的,如果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她跟沈晟也就更悬了,所以即使再不想待在这里,韩慕蕊也强迫自己留了下来。

    沈义追到院子里才追上健步如飞的沈晟。

    此地离平安堂距离较远,所以沈义扯开了嗓子吼道:“你干什么去?”

    沈晟脚步未停:“这个你无须知道。”

    沈义气的吼声更大:“不管有什么事,你今天都不能去,必须老老实实给我在这里待着!”

    沈晟仿佛听不到他的吼声 ,感觉不到他的怒火一样,脚步依然是一样的快。

    沈义毕竟年过半百,比不上沈晟的身体素质,怎么可能有他快?!

    气得他脱了鞋子就扔了过去:“你这个逆子,你心里还有你哥吗?不要忘了,今天是他的忌日!你也不要忘了,当初他是怎么死的?他是为了救你!要不是你,他能死吗?要不是你哥,现在躺在棺材里的就是你!”

    李明心惊胆颤的听着这些话,偷偷地看了看沈晟的脸色,一片阴郁,好像即将来临的沙尘暴,灰蒙蒙的。

    沈晟心里就跟扎了把刀子一样,疼得深入骨髓,他最无法释怀的事情就是当年的车祸。

    那辆疾速行驶迎面而来的卡车,明明是偏向自己这边的,但是哥哥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轻轻打转了方向盘,造成那辆卡车直直的撞向了他那边,并且怕自己受到伤害,他还用身体挡住了他,保护了他。

    哥哥的确是为了救他而死的,但是他现在更加清楚的是,什么才是最关紧的,一切都等找到了莫无忧再说。

    他脚步停了一下,低沉着声音道:“事后,我会跟他赔罪。”

    说完后他再也没有停顿迈动了脚步,这次走的更快了。

    快的沈义更加追不上了。

    气的沈义停在了原地,按着胸口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昏过去。

    姗姗来迟的沈忠这时走到沈义身旁,轻轻的帮他顺顺气,语重心长道:“在小睿这件事上,小晟心里并不比你好受,你不要总拿这事激他,他今天肯定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才会离开的,你就不要生他的气了。”

    沈义喘着粗气:“有什么事能比小睿更重要?”

    沈忠心里叹了口气,当然是跟莫无忧有关的事了,这话他当然不会告诉沈义,如果告诉他,他估计更气了,也肯定更加讨厌莫无忧了。

    他无奈的去远处把沈义的鞋子捡了回来:“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你可真能耐啊,为了教训儿子连脸都不要了,这东西你都能当成报复的工具,真该让公司那些元老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们绝对想不到他们原来无比敬重的董事长是这个样子的!”

    沈忠提着手中昂贵的高档皮鞋,在沈义面前抖来抖去。

    沈义老脸一红,低着头把鞋夺了过去,表情相当尴尬,他当时也是情急之下实在找不到东西了,才会把鞋扔出去的。

    他穿上鞋后,看着自己的哥哥:“此事你知我知。”

    沈忠觉得这时候的沈义可爱多了,笑着道:“其实……你儿子也知道。”

    另一边,沈晟跟李明下了山,飙车的速度比李明有过之而无不及。

    别看他平时开的是法拉利的跑车,其实他是不飙车的,因为五年前的车祸,从那之后他开车一向很稳,而现在看他这光一般的速度就知道他心里有多着急了!

    林森那边和警察局都没有消息,所以沈晟直接就又来到了惦念的店里。

    调取了当时的监控视频,发现莫无忧是接到一个电话之后才离开的,可惜监控拍不到她接的电话是谁的电话,要不然就好办了。

    接着又查看了店外和临近街道的视频,终于找到了莫无忧和赵婷当时开的是什么车,沈晟当即通知了公安局长,让他全城搜索这辆车。

    而他又查看了几遍视频,这时候又有了发现,当时冷焰就坐在离莫无忧相差不远的位置,他会不会知道什么?

    不放弃任何一种可能,沈晟首次主动地拨打了冷焰的手机号码。

    开门见山道:“我是沈晟,你傍晚在惦念,有没有听到莫无忧离开时说要去哪里?”

    冷焰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莫无忧找不到了?”

    “嗯。”

    沈晟并没有隐瞒,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莫无忧的安全重要。

    冷焰听到他的回答,再联想到莫无忧离开时不太正常的脸色,也意识到了事情的紧急,脑中赶紧回想了一遍,然后正经的说道:“好像叫蓝什么酒吧,四个字,中间那个字没听清楚。”

    沈晟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然后迅速的挂了电话,把这一消息通知了其他人,他自己就按照警局那边发过来的几十个符合这个名字的酒吧找了起来。

    而冷焰那边,也迅速的做出了反映,发动了自己能想到的力量,全城搜索起来。

    瞬间铺海市各个道路上,随处可见嘀嘀嘀作响的警车,还有各种疾速行驶的车辆。

    瞬间无数的消息在铺海市蔓延。

    比如:“你知不知道,铺海市出现暴徒了?”

    “你知不知道,铺海市有一个团伙杀人犯?”

    “你知不知道上面来人视察了?现在清道呢。”

    “……”

    各种流言四起,人心浮动,他们谁也想不到,这全部都是因为有一个姑娘失踪了。

    动静如此之大,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仅仅二十分钟。

    沈晟,冷焰,林森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了蓝夜酒吧,接着好多辆警车也到了。

    顿时蓝夜酒吧被堵了起来,里面疯狂乱舞的人看到这么大的动静,瞬间被吓傻了,这……这是嘛意思?!

    难道全市的警察都来扫黄了?不用这个样子吧?!

    此时音乐什么的都停止了,这样倒省却了很多事,沈晟指着身后的人:“你们几个在大厅中找,你们把一层的包厢通通围起来。”

    不等他接着吩咐,冷焰道:“你们去二楼包厢。”

    他说完,林森道:“你们三楼。”

    此时三人倒是难得的默契的很。

    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会争什么。

    当然他们也不会闲着,毕竟他们是最熟悉莫无忧和赵婷的人。

    五分钟后,对讲机响了起来:“找到了,找到了,三楼三楼,322。”

    沈晟听到这个声音,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有见到莫无忧他才踏实。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沈晟率先跑到了322。

    当看到空荡荡房间中,静静的倒在沙发上的莫无忧时,沈晟的心跳骤然间停止了跳动,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瞬间惨白的可怕。

    几乎是迈着此生最为沉重的步伐,他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观察者莫无忧。

    脸色还算红润,衣服完好无损,身上没有一点伤,但是他的心却紧张的不能自己,心跳前所未有的剧烈。

    他几乎是颤抖着手,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慢慢的移到了莫无忧的鼻息之下,当探到从她鼻息之间呼出的气息时,他身体瞬间垮了,垮在了莫无忧的身上。

    趴在她的颈项,一向强大的能撑起一片天的男人,此时也情不自禁的湿了眼眶,流出了一颗名为泪的水滴,滴在莫无忧的颈项,瞬间又化为了乌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