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路夕颜的使坏

    莫无忧感觉她现在都快被无数双嫉妒的眼神杀死了。

    她心里那个苦啊!沈晟,我真的不需要你给我拉仇恨,你饶了我吧!

    她面露微笑,言辞恳切:“那个,总裁,能做你的舞伴是我的荣幸,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但是……我真的是不太会跳,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吧。”

    莫无忧说完暗中用眼神逼迫着沈晟,更是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意思很明显,赶快答应,你敢不答应我跟你没完!

    而她说完这句,现场的女同胞别提多高兴了,整齐一致的整了整自己的礼服,然后纷纷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沈晟,就差在脸上刻上个选我,选我的字样。

    但是沈晟怎么可能会选他们,他从始至终的目标就是莫无忧。

    不理会莫无忧的各种不情愿,在她威逼胁迫的小眼神中,沈晟坦然自若的勾起一抹笑:“没关系,我不介意,我可以教你。”

    莫无忧听了他的话,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她嘴角抽抽,很想回一句:你不介意,我介意!

    还没等她回话呢,现场忽然热闹了起来。

    紧接着,莫无忧就听到了一些低声尖叫,和小声的窃窃私语。

    “哇!是路夕颜哎,她怎么来了?我好喜欢她的……”

    “没想到真人比电视上还漂亮,不愧是我心中的女神!”

    “你看她好美啊……”

    “……”

    莫无忧看看远处走来的路夕颜,一身粉嫩的晚礼服,看起来温柔大方,虽然这么粉的颜色跟她28岁的年龄有些不符,但是客观地说,是挺美。

    再看看不淡定的这些人,她玩性顿起,不禁调侃起沈晟:“你看你前女友多受欢迎,老实说,有没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比起路夕颜,沈晟显然对莫无忧更感兴趣,他甚至看都没看走来的路夕颜一眼,而是心情颇佳的跟莫无忧对侃起来:“怎么?吃醋了?只要你等会跟我共舞一曲,保证你明天比她还火。”

    莫无忧回嘴回的那是相当的顺:“但是本姑娘恰恰不想火,所以你趁早找别人舞吧,友情推荐一下,我看路夕颜就不错,你们正好重温一下旧梦。”

    沈晟忽然脸色一正:“我要是真的跟她擦出点什么火花来,你就一点都不吃醋?”

    好马还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沈晟乎?但是莫无忧又有些不确定起来,毕竟感情这种事,又不是跟数学题一样,还有准确答案,它可是不确定因素,谁能肯定他们不会旧情复燃。

    她狐疑的看看沈晟,冷酷的面容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莫无忧虽然心里打鼓,却还是嘴硬的回道:“擦出火花就擦火花,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我又不是你的谁?”

    莫无忧这装腔作势的把式,怎么可能瞒得过沈晟,他轻而易举就看穿了,心情愉悦的他,煞有其事的伸手扇了扇:“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

    莫无忧看他这样,真想把他一巴掌扇到月球去,让他飘着下不来。

    她气鼓鼓的还想回嘴,但是路夕颜没给她这个机会。

    两人说话斗嘴的功夫,路夕颜已经走到了二人面前,多年生活在摄像机下的她,敏锐的感觉到了在场隐藏的一些记者,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然后热情的跟沈晟打招呼。

    “阿晟,你应该不介意我来吧?我可是代表阿浩来对你进行祝贺的哦,恭喜你收购雅裳,花篮我都放外面了。”

    熟稔亲切的称呼态度,立刻被在场的人和镜头捕捉到,均是一片哗然,原来路夕颜跟沈氏集团总裁沈晟之前就认识,怪不得她能那么红呢。

    而路夕颜说完后,立马就感受到微弱的闪光灯在疯狂的闪烁,她嘴角的弧度更深了,相信明天的头条,肯定少不了她,看来今天她是来对了。

    沈晟皱了皱眉,并未开口。

    路夕颜环顾一下四周,看着周围站着的人问道:“晚会还没开始是吗?在路上,我还真怕我来晚了呢。”

    路夕颜的人气果然很高,她一开口,立马就有人回应:“总裁正在邀请莫无忧跳开场舞呢,但是莫无忧说她不太会,我看总裁跟路女神跳更般配,大家想不想看他们跳?”

    现场的气氛空前绝后的火爆,众口一致:“想,想,路女神和总裁,路女神和总裁……”

    莫无忧尴尬的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余,看看现场的欢呼,路夕颜和沈晟已经俨然成了一对焦点,她看看他们二人,不禁小心眼泛滥,难道真的是路夕颜跟沈晟更配?有没有搞错?她差哪了?

    此时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跟这个起哄的男子一样,还建议人家重温旧梦呢。

    而沈晟则是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个说话的男子是谁,记住了他的样子,这么多嘴瞎起哄的员工,明天就把他裁了。

    现在的路夕颜别提多得意了,在看不见的地方,对着莫无忧露出个讥讽的笑,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莫无忧不甘示弱,对着她眼睛轻蔑的一撇,心想:不就是跳个舞吗,你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还不想跳呢。

    但是想到路夕颜要跟沈晟跳舞,她心里真的是有点不舒服,只是一点点,一点点。

    莫无忧此时已经以为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沈晟肯定该答应了,但是她显然低估了沈晟的独裁,他怎么可能把这些人的起哄看在眼里?!

    沈晟只是冷眼一扫,脸色一肃,现场安静了一些,然后他又伸手一压,现场顿时完全安静了。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即使是不认识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节奏,他的脚步,服从他。

    他什么解释都没有,依然对莫无忧伸出了手,冷酷的面容下唯独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含着点点柔情:“美丽的小姐,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完全没有顾忌旁边的路夕颜的面子,给了她他最直接的拒绝。

    而在场的众人,也被沈晟这一举动给搞蒙圈了,总裁这是干嘛,放着大明星不管,竟然非要这个无名之辈?虽然莫无忧也很漂亮,但是怎么能跟路夕颜比?

    这个莫无忧怎么这么命好?偏偏一次次得到总裁的青睐?!

    女人们都羡慕的看着她,平时跟莫无忧做对的牛方方和李美琳几人更是嫉妒的发狂!

    路夕颜脸色青红交加,刚才的得意全无,瞬间换成了她尴尬的站着,甚至比刚才的莫无忧更加尴尬。

    不得不说,看着路夕颜的脸色,莫无忧真的爽到了!

    而看着沈晟的面容,她一点一点的沉醉了,沉醉在他的柔情中,沉醉在他的专注中,脑中不自觉就想到了那句话,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于情动之时赠予莫无忧,她想现在也是她的情动之时。

    还没等她说出可以,路夕颜就忍不住开口了。

    她心里极度的不甘,让她根本没办法接受沈晟一次次的拒绝,“阿晟,既然莫小姐都说了她不会跳,你何必勉强人家,你的舞步那么快,这不是让人家难堪吗?莫小姐嘛,呵呵……人家只是一个小白领,怎么可能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跟不上你的,你要体谅一下人家的身份嘛。”

    路夕颜的讽刺,直接激起了莫无忧脾气,这次没等沈晟再说什么,她直接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款款一笑:“我可以。”

    路夕颜呵的一声讥笑:“原来刚才莫小姐一直是装的。”

    莫无忧并未生气,大方的一笑:“难道路小姐不知道一个词叫谦虚吗?”

    路夕颜憋着一口气,深深的看着莫无忧:“那我真的要对接下来的表演拭目以待了。”

    莫无忧什么都没说,任由沈晟牵着扭身步入舞池。

    但是刚走出几步,忽然只听撕拉一声,莫无忧低头看到自己的长裙被人踩在了脚下,生生扯烂了,扯烂的部分,在地上拖来拖去,很不雅观。

    周围人顿时交头接耳:“这样还怎么跳舞,看来她是没这个福分了。”

    “我就说幸运女神也不会老站在她那边吧,裙子都烂了,好难看。”

    “是啊,幸亏我今天穿的不是长裙,不然这样多丢人。”

    “……”

    踩莫无忧裙子的那个人听到周围的议论,面红耳赤的一个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后边的人推了我一下。”

    莫无忧看着这个一直摆手道歉的陌生女人,将眼光投到了她的身后,离她一米远处,路夕颜的眼睛中含着精光,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呵呵……你既然这样看不得我跟沈晟跳舞,那今天这个舞我是非跳不可了。

    “没关系,不怪你。”

    沈晟看看莫无忧的长裙,浓眉紧皱,嘴唇紧抿,沉声对身后一直跟着的李明吩咐:“打电话让人再送来一条。”

    莫无忧听到他的话,伸手一拦:“不用了,李明你去拿把剪子。”

    李明看看沈晟,沈晟点点头,李明立即离去了。

    不一会儿,取来了剪子。

    莫无忧拿过剪子,提起裙子,在大腿中侧的位置毫不犹豫的一剪,然后运用巧劲大力的一丝,长裙立即变成一条大弧度的斜短裙,露出了她修长而白皙的长腿,性感无比。

    而沈晟看着她裸.露出来的大白腿,心里却老大不高兴了,看看在场男子,垂涎三尺的目光,更加不高兴了!

    莫无忧此刻哪顾得着他的想法,她又对着裙边,用剪子稍微剪了几下,裙边变成了碎边,裙子立马添上了一点俏皮和不规则的感觉。

    莫无忧拿起剪下来的布片,又剪了一个长条,然后当作丝带绑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顿时全身上下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如果刚才她像是一个误落人间的天使,那么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贪恋凡事的顽皮仙子,一个温婉,一个可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