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是要好好的“教训”了

    再是保养得好,总是会有一些地方露出年龄的秘密,例如她就算是再清纯也是化了妆的,虽然裸妆化得很漂亮,但是皮肤一定是不能素颜见人了:“姐姐用的什么粉底,都看不出来化了妆的样子,这么年轻?”

    姜芽着前那个女人的脸色似乎不好看,叫姐姐已经是够给面子了,她都想叫阿姨了。

    办公室的冷气很强,初夏款的丝制衬衫有点薄,领口开得太低,她拉着他的手有一点点的冷,徐莫谦面无表情的由着她在那儿说着,站了起来,拿来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了她的身上。

    衣服上有着他的味道,干净的清浅的薄荷味,明明他的气息是那么的冷,可是这衣服却是暖得她的心都快要化了。

    “谦,这一位小姐是?”他不是没有女朋友吗?他不是一直都没有吗?

    “我是他的女朋友。”姜芽没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什么,快速解决才好呢。

    徐莫谦俊逸的脸僵了一下,这才察觉自己的看着她的目光太过专注。她很美,非常的漂亮.........

    对着她总是会有这样微微失控的感觉,让人讨厌,他以为这一生能够让他失控的事情或是人已经没有了,可是她还是这样的出现了。

    身边的一切好像都变成了幻影似的,只有只剩下旁边女人的叽叽喳喳,徐莫谦极力忍耐着,忍着想把她嘴巴堵上的冲动。

    那个女人不说话,真是有歼情吗?心虚?还是别的?

    她转头看了一眼徐莫谦,妩媚笑起来:“心情不好,怪昨晚我没去你那儿吗?”昨天她本来是厚着脸皮想跟着他到他的公寓住下的,可是简曼着急着找她,她也只能作罢了。

    徐莫谦没有说话,一张俊脸在外面玻璃透过的光线中显得俊逸好看,沉默中透着冷冽的魅惑。

    这个女人太主动,他不喜欢的,他喜欢的女人是羞涩的,被动的,吴沅沅看着这一切,倒追着男人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的,她刚刚失望的心又重新的燃烧了起来。

    徐莫谦根本就不太理会这个女人的........

    他真是太酷啦,让姜芽再次看得心痒得不行,半晌才扭过小脸,警告着自己。

    姜芽,你镇定点儿!

    “............”姜芽俯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着,声音很小,让坐在对面的人听不见,可是却足以明白她在说的是什么事情。

    看到徐莫谦的脸还是那样的,姜芽脱下了他的西装,缠绕住他的脖子,小小的颤声断断续续地在他的耳边邀请:“好不好,就在这儿...........”

    她那不同于往日的妖媚浴滴,带着一点点小小的可怜,撩人心弦,惹得徐莫谦想兽姓大发............

    想在这儿是吗?也好……

    视若无睹,吴沅沅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女人就那样的坐上了徐莫谦的腿,难道没有一点点女人的矜持吗?

    “谦,这么多年,你真的变了,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女人?”语气里有一点点的失落,她以为一个男人会为了她自杀那她一定在他的心里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的,可是今天看起来好像不一样。

    “这样的女人,我这么漂亮,他喜欢我并不奇怪呀........”他的浑身都有一点点紧绷,姜芽媚声媚气的说着,手指头轻轻的划过了他的胸膛,他的心跳好像变快了,调皮的挪了一下臀部,满意的感觉着这个大冰山的变化。

    “口味会变的,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来了。”徐莫谦的低垂着眼眸,眼底有着小簇的火光闪动着,这个该死的小姑娘真该好好的“教训”到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因为是在办公室,徐莫谦多少是有点收收敛的,但是已经足够让她吃不消了,但是想起他那微微皱着眉闭着眼闷哼出声的样子,要命的好看性感。

    姜芽走路打着飘的来到了跟简曼约着吃午饭的餐厅,包厢里,简曼已经坐在那里了,或许是情绪太过激动中,她没有注意到桌子上事实上摆了三副的碗筷。

    桌子上,菜都已经上了几样了:“姐,你真是体贴,这个时候就得吃点好吃的补充一下........”

    刚刚流的汗差点让她虚脱了,而且现在说起话来嗓子都有点沙哑。

    春天伊始,汤是清香扑鼻的上汤松茸配野菌狮子头,碗豆山药粒配素鹅肝酱,颜色好看极了,红枣云耳蒸鸡,桂花糖藕配鹅肝,最后桌子中间有一个大盘子,里面是花雕蒸芙蓉帝王蟹。这里的做法是花雕用的是30年的陈酿,所以醇厚香洌,吃下去又一点也不腥,香甜得要命。姜芽一边喝了一口汤,一边跟着简曼说:“姐姐,我跟你说,徐莫谦真的是超利害,利害得不行,姐,怎么办,我真是要爱死他了..........”

    姜芽一边说着一边夹起了一只长长的蟹腿,把蟹钳蟹夹中的丝丝雪白雪白的蟹肉都给挑出,满意的吃着:“到现在我的心跳还很激烈,姐姐,霍南天跟你做完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蟹肉很好吃,姜芽一边吃着一边再夹起了另外一个。

    看着简曼不回答,姜芽瞪大了眼睛:“姐,他不会不行吧,他看着还是看挺强壮的。”

    简曼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她怎么知道自己心跳得利不利害,他做完后她都已经昏睡过去了。

    包房非常的精致,里面有个漂亮的洗手间,霍南天听着姜芽的话,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然后拉开了门,走了出来。

    吃着蟹腿的姜芽猛的看见包房里还有一扇门就那样的猛的被拉开,霍南天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改他平日的西装革履的样子,穿得很休闲,可是眼底眉梢都透着明显的不悦,甚至有一丝丝冷意。他不高兴,刚刚他听到了?

    姜芽心虚的低下了头,就算一个男人再不行,也不愿意让人当众的说出来吧,特别是霍南天这样的成功的男人。

    “姐夫也来了呀,姐你怎么没说呢?”姜芽狡黠的笑着,满脸的谄媚。

    简曼低低的叹了口气,这不还没轮到我开口你一来就说个没完的,而且明明有三副碗筷的。

    霍南天夹起了蟹腿,把里面的红红的鲜嫩的蟹腿肉挑了出来,放进了简曼的碗里:“这个还不错,吃一点吧。”

    最近她的胃口不是很好,他特地点了这个花雕蒸蟹,蒸蟹用的花雕酒还是他专门从霍家老宅里让人送来的顶极的三十年的花雕,有时候胃口不好的时候,吃点用酒制作的食物会更开胃一点。

    姜芽自讨没趣的狠狠吃着,当真是消耗太多体力了,所以觉得味道特别的好,她想着这儿的菜还不是一般的贵,所以按了一下服务铃,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进来:“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打包一份桂圆蜂蜜炖牛尾,黑松露铁棍山药鲍鱼饭,再要一个葱烧海参,素菜你看着配一个。”姜芽想着这儿的菜份量很小,不知道够不够他吃的。

    “是马上准备呢,还是呆会儿?”服务员的笑容非常的标准,露出了整洁的八颗牙。

    “马上。”姜芽只觉得没办法在这儿呆下去,霍南天看着简曼的眼神腻得她直起鸡皮疙瘩,虽然吧徐莫谦有时候是太冷了一点,但是那样才够男人,哪儿像眼前这个呀。

    “曼儿,呆会儿你想干什么?”霍南天夹了口桂花糖藕,简曼看着伸到眼前的筷子,小嘴不好意思的张开,吃了下去:“就是累,我想回去睡觉..........”眼神有点嗔怪,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样他睡得比她晚,再说了出力的明明是他,可是她就是比他要更累呢?

    “我陪你............”给她的面前的碗盛上了汤:“吃不下就多喝点汤,吃完了我陪你回去睡..........”男人的声音低低的无限温柔的哄着,姜芽听得脸都红了,霍南天的话里是那么的令人起鸡皮疙瘩。

    “我先走了,姐姐你慢慢吃,吃完了好好休息,好好睡.........”姜芽满意的擦了擦手,看着面前那一小堆蟹角,味道真是不错,酒味很浓,非常的香,可是吃到嘴里去没有,太棒了。但是如果她再在这里听霍南天说话,估计会把所有吃的都吐出来,这么肉麻,一点也不酷。

    “告诉徐莫谦,上班的时候做别的事情,这个月的奖金扣了。”姜芽站了起来,扭着她那十一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的想要往外走的时候,霍南天冷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姜芽气急败坏的转过身来,霍南天连眼睛都没抬起来看她一眼,继续的哄着简曼喝汤。

    “曼儿,是不是昨天做得不舒服了嗯?”霍南天俯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着,两人刚刚可以在一起,这几天他是有点点过份的整晚整晚的霸着她不让她睡,看着小脸虽然是雨露滋润的样子,但是还是有一丝丝的疲倦,看得他心都疼了,可是她躺在他身边,他就无法控制着自己。

    “就是累.........”简曼吐气如兰的说着,如同白玉般的小脸染过一丝丝的红晕。霍南天看着她那娇羞的样子,恨不得吞下她,吞到肚子里才是妥妥的。

    “怪我,都怪我好不好,下午多睡一睡,晚上精神就会好多了。”霍南天爱怜的在她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姜芽却已经如同一只炸了毛的小猫似的:“霍总,你不能这样吧,你自己不上班出来鬼混,还想要扣徐莫谦的钱?”姜芽转过来,手指颤抖着指着霍南天,这个黑心的歼商,他这是在打击报复她刚刚说的话吗?

    “霍总,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姐姐你不用放在心上,他十三岁就跟外国女人上了床,还不止一个,一定是很利害的。”姜芽一口气说完,不等着霍南天说什么,已经如同一只小兔子般的飞窜着跑了出去,简曼目瞪口呆的看着姜芽的动作,她真的是很佩服这个妹妹的,那么高的高跟鞋说跑就跑了,还那么快,那么稳,跑出去的背景还是那么的迷人.........

    “曼儿,你听我说,这件事情.............”霍南天脸色不太好看的沉了下来,这个该死的徐莫谦,陈年旧事拿出来说也就罢了,还说给这个神经病的女人听。

    “回家睡觉吧。”简曼安安静静的喝一下了那碗汤,打断了他要说的话,站了起来。

    霍南天的脸色变得更加的焦急:“以前我............”

    “以前你还没遇见我,你是不是要这么说?”简曼的小脸上脸的沉静,如同天上挂着的那轮皎皎的明月般,圣洁而美丽,令人动容。

    “我没有生气,真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赶紧回去吧。”简曼看了霍南天一眼,他之前的情史的的确确够让人觉得讨厌的,但是现在他足够的爱她,这已经足够了。

    “曼儿........”霍南天拉着她的小手,一点也不敢放:“你是不是真的不生气?”她的样子太过平静了,所以霍南天心里有点害怕。

    “这不过是听了芽芽说一下而已,你做过那么多事情,我都已经原谅了,你想我会生这个气吗?”简曼的声音如同在空气中炸开了一般的,当年真的是混蛋。

    “不要生气了,以后都不会了........”霍南天又心疼又愧疚的说着,在这一方面上,他的过往果然是糟糕极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我不怪你的霍南天,真的,那是你的过去,我们已经无法改变了,现在我们只要彼此相信的过好每一天才是真的。不过你也别扣徐莫谦的钱了,他怪不容易的........”简曼轻轻的拥着霍南天的腰,将小脸贴在了他的胸前,听着他沉稳而有力的心跳,这样的感觉总是让她满足得无以复加。

    当然,这个月可以不扣,我可以扣他今年的。

    霍南天满的双手圈紧,抱着简曼低低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她真是个乖女孩。只有这样的她才足够让他爱得如痴如狂.......

    姜芽一边往外冲,一边觉得怎么心跳得那么的利害,连眼皮子都在跳,刚刚一时冲动,得罪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事情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