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 一天之内,两个男人说她身材不好?

    电话再一次的响起,徐莫谦修长的手指划过了屏幕:“老板?”

    “你记一下婚礼要特别注意的,要低调些,但是不能不够隆重,人不能太多,但不能太失礼,知道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好像是怕吵到别人一般的,徐莫谦知道他的老板肯定是怕吵醒了正在休息的老板娘,可是男人一旦陷入爱情,那脑子是坏了吗?

    要低调,还要隆重,人不能太多,不失礼的话,有过大的合作案的都邀请一下,那也不是小数目,这是闹哪出呢?他真当他是全能的吗?

    额头好像有黑线划过般的,刚刚那难得的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好像这被这个电话破坏得消失殆尽。

    “怎么了?”姜芽的声音妖媚欲滴,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如同烟雾缭绕般的。

    “没什么。?他一向不习惯跟别人说工作中的事情,这也是习惯成自然了,很多时候霍南天所安排的任务是绝对的保密的,是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一个好的助理很大的一点就是嘴巴严严实实要做到密不透风。

    “我们今天回去吧。”徐莫谦放开了怀里的姜芽,站了起来,开始收拾着行李。

    “这么急?”姜芽一点也不恼火,她知道他工作的特殊性,而且一天之内霍南天两个电话追了过来,肯定是有事情的。

    徐莫谦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好可惜,我带了好几套不同颜色的比基尼............”姜芽咬着牙站了起来,他实在是让人有点受不了,现在她的大腿还有点酸,好像动一下都会抽筋似的。

    “不好看,不要穿了。”徐莫谦收拾着他简单的行李,一边拿着电话走了出去,大概是要去交待酒店给订机票吧。

    “哪里不好看了,我身材多好,喂..........”姜芽看着他拉着门走了出去,几乎就快要冲出去了,如果不跟简曼比,她简直对自己的美丽自信爆棚了,这个沙滩上有哪个女人有她好看呀,再看看外国女人,不是皮肤毛孔粗大就是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吃多了汉堡可乐,肚子开始长起了游泳圈,哪儿像她有着这样的身段?

    真是个没有一点审美情趣的木头..........

    姜芽一边怒气冲冲的一边仔细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最近是胖了两斤的,可是看不出来呀,小腹还是一样的平坦,腰肢还是一样的纤细柔软,哪儿不好看了?

    “姐,你说我的身材是不是不好,是不是穿比基尼不好看,徐莫谦说.........”姜芽拔通了简曼的电话,想好好的探讨一下男人眼中的身材,她是不是不够大?

    问题是在东方人种中,她已经相当不错了,难道像徐莫谦那种看着非常冷的男人其实内心有着强烈的恋母情节,喜欢大的,超级大的那一种?如果是别的男人她会觉得刚刚的话只是玩笑话,可是徐莫谦从来不乱说的,看来她的身材真是有哪里让那个男人不满意的。

    “你的身材当然不好,没有你姐姐好,她在睡觉,你不要打电话了。”电话俨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霍南天?这个该死的家伙,通过电波她可以听出接电话的人的不耐烦,还有那淡淡的讥笑。

    一天之内有两个男人说她的身材不好?晴天霹雳般的把她劈得目瞪口呆,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午餐是一起吃的,徐莫谦看着姜芽面前的一盘沙拉,皱了皱眉头,桌子上的吃的东西很多,典型的夏威夷美食,鲜鱿龙虾沙律芒果大虾沙律海鲜意粉海鲜菠萝,还有烤得非常棒的灌木烟熏牛排,可是她竟然跟待者要了一个生菜沙拉,上面就滴了几滴柠檬汁,徐莫谦皱了皱眉,东西不合她的口味?

    徐莫谦真是没见过霍南天有这样的没皮没脸的一面。

    例如说明明他可以休假一个星期的,被他就这样叫了回来。

    手上拿个本子,正在记着他所有交代的事情,因为这种小小细碎的事情,倒真是怕没记下一不小心给漏了。可是这样的小事,都关系着那个叫着简曼的女人,对他的老板来讲,每一件都是天大的事情。

    “总之,要完美,记住了吗?”霍南天坐在办公桌后面,仔细的想着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交待得不够详细的地方。

    当然要完美了,整个霍氏从各种部门里抽出了个把精英,临时组成了一个小办事处,就是为了他的大婚。

    徐莫谦看着本子上的几处重点的地方,从婚礼会场布置的色调,到各种鲜花的产地,从香槟到红酒,从品种丰富的食物到到婚礼蛋糕的制作,他从来不知道霍南天会是这样的,如果这些事情办不好的话,估计他的下半生会过得非常的悲惨。结婚好麻烦..........

    离开了老板的办公室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迅速的整理着,并把事情布置了下去,当然最终所有的也都是要过他这一关的,现在霍南天估计巴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用到了他的那个既隆重又低调的,人不能太多的但是又不能失礼的婚礼上面去。

    秘书处的电话打了上来:“徐助理,前台有一位小姐说是找您的,叫做吴沅沅。”

    吴沅沅,这个名字好像是他的上辈子的事情了吧,很久的,久的他几乎已经房子这个人,久得那样的痛在心里已经结了痂了,然后那厚厚的痂已经掉落了,好像在他的心上已经连痕迹都不留了。

    “让她上来吧。”相识一场,总不至于做得太不近人情。况且男人都有一点点小小的自尊心,当年她嫌他是个穷学生,不能赚来钱让她过着她要的日子,现在他就是有那么的一点点坏心思,他想让这个女人看看当年她年她的决定是错的,他徐莫谦可以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的生活的。

    自己的女人?

    这个话一浮现在他的心里时,眼前好像就飘过那个小女人那如轻烟般柔媚样子,他真是中了邪了,对着她竟然已经开始欲罢不能了..........

    干净而真挚的脸,白色的衬衣,再见到她时,徐莫谦发现自己竟然连心跳都没有快一分,时间是最好的治疗伤痛的良药了,当年他被她抛下时,痛苦得差一点点就死了,现在再见到她,竟然只是这样而已,或许自己真是天生的性情太冷吧。

    “坐。”没有任何的波澜,没有初恋着的人们相见时的抱着痛哭,没有一切吴沅沅心中所想着的画面。他就站在那里,十年不曾相见,却是更加增添了男性的魅力,还好这十年她的变化并不大,跟他站在一起还是足了匹配的。就凭着当年他那样的爱着她,她相信他们之间并没有这么快的就会玩完了。

    “谦,这几年,你过得好吗?”声音清脆而带着一点点稚气,一点点也不像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发出的声音。她的样子会骗人的,总是天真无邪得让人不顾一切的疼爱着但是到了是了后才会明白,那样的面容下有着一颗世故算计的心。

    “很好,谢谢。”徐莫谦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们之间不用如些客气,谦,你还在怪我吗?”眼眶里红了一下,低下了头,她的样子楚楚可怜。

    “我怪你...........”她的泪还没有滴下来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一个娇媚到了极致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从一接到秘书处的小报告的时候,姜芽便一路狂飚的踩着油门来到了霍氏。

    有奸情,这个世道女人都大胆,像徐莫谦这样的,最受不得女人主动了,她好不容易把他弄上手了,再来一个更主动的,她一定会吐血的。

    她问秘书处的小姑娘说长得怎样,那小姑娘说不如你好看,就是看着怪清纯的。

    那话里的意思就是说她不如她清纯,清纯这个东西她算是不会了,所幸的把丝制衬衣的扣子在电梯里解开了三颗,露出了深深的沟壑,还有那带花边的黑色内衣。

    今年春季新款的短袖,黑色样式简单,只是够短,黑色的高跟鞋衬出了她的大长腿。

    如果不能比清纯那么就比性感与风情吧,这么多年的修炼,对付个把小妖小怪的还是可以的。

    这个女人,就不能穿得正常一点吗?徐莫谦看着眼前那一片白腻的皮肤,觉得很刺眼,可是他还没说话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晃着白生生的两条腿走了过来,坐到了他旁边了,瞬间她的香味侵袭着他的神经,让他的身体猛了轻轻颤栗了一下。他对她有着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渴望..........

    “他是我男人,你这么说话不合适吧.........”眼神媚得快要滴出水来了,瞟着坐在对面的女人,这个年头穿着这样款式的白衬衣,是玩着初恋情怀的吧?

    老娘好不容易才吃上的,能让你来抢吗?

    什么鬼怪都敢来跟她抢男人,也不去打听打听,她姜芽是什么样的女人,如果不是徐莫谦坐在这儿,她早就跳起来把这个女人给扔出去了,装什么纯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