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 一个最好最神奇的地方

    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薄唇轻轻抵住她柔软的耳廓,继续抱着她一声声地哄:“宝贝,我也爱你,很爱,很爱.........”她抱着他的力道逐渐放松,被那低柔磁的嗓音弄得周身酥麻,在他甜腻的怀抱化成了一滩春水。

    她宛若猫儿般在他怀里蜷缩磨蹭着,低低呢喃,撩人心弦。

    霍南天眸色猩红,双臂紧紧拥着她,薄唇在她侧脸的鬓发处油走,轻轻的吻着她的发际

    ;她被他那微痒的吻弄得想笑,刚刚那么甜蜜浪漫的气氛她不想被自己的笑声给破坏掉了,只能咬着嘴唇忍着。

    ;路上的行人不多,偶尔有车子开过时,看到路边这样的画面,车速都会慢了下来。霍南天却一点也不在乎,神色优雅,带着微微的倨傲,抱着她不让她动,薄唇依旧在她的敏感处缓缓油走。这样的喜欢让他有些无措起来,他该怎样做才能让她一直喜欢下去,直到永远...........

    经过了昨天一整天欢爱,她的身体总是非常的敏感,轻轻的触碰便已经让她受不了,可是霍南天却如同知道了她的心思一般的,变本加厉,薄薄的风衣圈住了她,他要她习惯他所有放肆的碰触,像瘾一样,戒都戒不掉才好。

    “吃完早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霍南天低低的说着,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也为这一天准备了足够长的时间,他要给她的幸福是完整的,没有遗憾的。

    :“去哪儿?”简曼抬头看着霍南天,他的风衣包住了她,让她感觉不到一丝丝早春的寒意。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想了很多地方,最美的,最浪漫的,最远的,或者是最神圣的,但是都没有这个地方好。

    肯德鸡的早餐还是一样的味道,机器生产线生产出来的,永远都没有差别,不过拜着前一天耗了太多体力所赐,简曼还是吃了非常的多,一杯醇豆浆,一个汉堡,还要了一个蛋卷。吃完早餐,已经有司机把霍南天的车子从公司的停车场里开了出来,就停在路边,流畅的车身线条在晨光中显得特别的引人注目。

    这条路很熟悉,当车子开在路上的时候,简曼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好像陷入了回忆当中似的。

    这条路真的很熟悉,当年文远刚刚离开她的时候,多少次午夜梦回,她哭醒了,泪湿枕巾的时候,她就会跑到这里来坐着,陪着他说着自己的思念跟无助。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霍南天,那个站在月光下的男子,他拦下她的时候,眼底如同墨般的浓郁而神秘得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而时过境迁,那个在她新婚丈夫的坟墓前拦下了她的男子,竟然变成了她的爱的人,这一切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命中注定呢?

    命运之手总是神奇的,总是会有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安排,而她跟他,今天再一次的一起来到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果真是奇妙.........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的月色是那么的迷离,而那个男子的语气是那么的狂妄而不可一世。他的话语言犹在耳.........

    :“霍南天,你会来找我的,记得我的名字。”他骄傲得哪同神祗般的站在月下,对她宣告着,仿佛这天下的万物都得听他的命令,包括她。在她看来霍南天中天生的捕手,而她是如同一缕飘忽不定的风。他闭上眼睛,感觉着风经过时气流搅动着他那冰冷的心。

    当时的情形一一的在两个人的心里闪现着,她记着他的霸道与不可一世,可是他的眼中却只记得那*,她锦衣夜行,如同最美的,可以夺走人的呼吸的月下女妖般那样的诱人,可是又带着圣女般的纯洁..........

    霍南天看着简曼,她低着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他浓密的睫毛颤了一下,垂眸看了看她美丽的容颜,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他?虽然她已经答应了,可是他还没有真正的求婚过,他精心准备的戒子还没有戴在她的手上,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心里的冷冽宛若寒气,缓缓溢出。或许就是这样的,他想要借此证明简曼爱他更胜过爱晏文远,可是又害怕,那是她心中一块不可动摇的最神圣的地方了,否则当年他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得到她,当时的简曼为了晏文远可以付出一切,包括她的身体,一想到这里,嫉妒就如同虫子般的咬食着他的心。

    霍南天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了过来,简曼轻轻的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了他的大掌中,触到了那细腻柔凉的小手后,霍南天才舒了一口气,她没有生气..........

    晏文远的坟墓前面,放着一整白色的花束,落在了霍南天的眼底,刺痛了一下。她来过了,在回来找他之前她已经来过了,这束花是她送的。晏家已经七零八落了,晏文清又远在国外,现在能到这儿看晏文远的就只有简曼,而且她刚刚回来过,自己真是很没用,总是跟一个死人争风吃醋,可是他还不能生气,谁叫他欠了晏文远的,谁让他那么爱简曼爱得死心塌地的?

    “曼儿,你会不会生气我带你来这儿?”霍南天捉着简曼的手,低低的问着。

    “不会,我会回来就是因为我已经解开了我所有的心结,相信文远也会想我过得好的,所以我才回来。”简曼淡淡的笑了一下,目光落在了墓碑上面,这里长眠着的是她全心依赖着的人,可是霍南天却是让她真正成长的那个男人,无沦从身体或者是到心灵都是他给了她蜕变。

    霍南天面对着简曼,如墨般的眼眸看着她,然后缓缓的单膝下跪,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黑色的丝绒盒子,一打开,里面耀眼的光芒几乎刺痛了简曼的眼睛........

    那是枚足以让任何女人为之尖叫的钻石戒指,霍南美在看着盒子里的钻石,他已经把它放在口袋里很久了,总是随身带着,他总是在想像着有一天她戴上了这后,一颦一笑,钻石的流光和清澈的眼波相辅相成,美得吸魂摄魄。

    粼粼的钻石闪着耀眼的光,映在简曼的眼底,那道光在跳跃,闪耀着优雅迷人的光芒,以粉色的钻石而言,五克拉的已经算是稀有了,自从跟着姜芽在一起以后,这些东西她多多少少也会知道或者是认识一点。而这颗呈现在丝绒盒子里的这颗粉钻浓彩夺目,至少超过二十克拉,钻石颜色达到最为完美的鲜彩(FancyVivid)级别,颜色均一且饱和度极高绝对称得上是世界最珍贵、罕见的有色钻石了。这样的钻石放在比这颗钻石更加出色的男人的手里,天下有哪个女人会拒绝?简曼站在那里,其实她拒绝不了的不是这样价值连城的钻石也不是这个男人过份好看的皮相,她拒绝不了的是他那颗坚定的爱着她的心。

    是的,他爱她,这一点足以打动她,而且这个正式求婚的地点让她感动,感动到无以复加。她知道他的心意,他想要当着晏文远的面承诺给她幸福,是这样吗?她还来不及开口,跪在地上的男人低沉而充满了磁性的嗓音已经缓缓响起..........

    :“简曼,今天我在这里,在这个曾经用生命保护了人的男人的面前,诚恳的请求你嫁给我。过去我曾经伤害过你,但是请你相信,在伤害了你的同时,我自己也心如刀割。我想用尽一切方法留下你,只是因为爱,你明白吗?或许在我们第一次在这儿见面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一次一次的接触中,这样的爱早已不可自拔,我想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你,想让你幸福,可是又害怕我所给的不是你想要的。今天我把我的心捧在了手中,把一个男人的骄傲都放在了你的脚下,诚恳的请求你嫁给我。我在这里发折誓,这一生我必定不会负你........”他眼底的流光比钻石更加的璀璨迷人。

    简曼的眼底腾起了水雾,可是嘴角却带着甜蜜而醉人的笑.........

    她曾经想过自己会有再结婚的一天,可是却不曾想到会在文远的坟墓前接受一个男人的求婚。是的,她爱霍南天,她无法拒绝他,所以,她要捉住自己的幸福,这也是文远付出了生命所希望的不是吗?

    伸出的手有一点点颤抖,姣白如兰的手指上,皮肤在阳光下透着莹润的质感,霍南天看着她伸出的手,拿起了盒子里那颗美到刺眼的钻石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然后站了起来,将简曼紧紧的拥在了怀里:“曼儿,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当她伸出手时,他已经知道幸福握在了自己的手中,那一刻的心情,犹如被一颗子弹击中般,所有的喜悦猛的在心头炸开来,开出了无数朵炫烂的花朵,几乎照亮了他整个冰冷而孤寂的生命,他有多幸运呢?可以在千百人之中遇见她?

    可是好像注定是要遇见的,无论是他用了晏文远的眼睛,或者是他爷爷与简曼外婆的缘份,都注定了这一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