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 这女人,怎么喜欢动手动脚的

    卷长的睫毛好像还微微的湿着,透着一丝妩媚妖娆的味道,姜芽清澈若水的般的眸子荡开一抹涟漪,抬眸浅笑着凝望徐莫谦这张俊逸的脸一脸的寒气,她伸出纤纤玉手触.摸上了他的手背,嫣红的唇瓣微微张开气吐如兰的说着:“怎么,你不行吗?”姣白纤细带着凉意的女性指尖,带着一丝丝撩.拨的味道一点点抚上他的手背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划动着,并沿着他手背上那一点点青筋暴起的方向往上,速度缓慢,却片刻就抵达他的袖口,还要往里探过去,不过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忆,袖口那对着泛着冷光的袖扣阻止了她的进一步的撩拨...........

    徐莫谦俊气的眉倏然一蹙,脸色铁青下来,她不能好好说话吗?他不行...........

    她感觉,他的手不可抑制地颤了一下,幅度很小却很剧烈,几乎是触电般甩开了姜芽的小手,健硕挺拔的身体僵了一下,用一种看凶神恶煞的目光看着她,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着:“好好说话.........”

    “徐莫谦,你……哎哟,真是的,你笑死我了……哈哈……”姜芽扶着沙发,几乎快要笑出了眼泪,她的一只小手捂着肚子,媚入骨髓的明艳的小脸抬起来凝视他,“你真的是霍南天的特助吗?以你这个样子,我恐怕会觉得你这辈子连女人都没有碰过了,你真是……哈哈……你真是纯洁呀.......”

    霍南天的特助跟这种事情有关系吗?是不是他也要跟着他的老板一样,换女人如同换衣服般的才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呢?

    看着她来找他,本来他也想跟她好好谈谈的,可是她偏偏这幅妖娆欠揍的模样,跟他面前一坐,又开始勾三搭四的,那说话的嗓音,总是如同烟雾般钻入他的耳朵,一字一句都那么清楚,端起了她放在桌子上的黄焖鱼翅,干脆利落的喝完了,一点不剩,这样的东西自然是不能浪费的。

    她都已经这样主动了,可是他竟然还只顾着吃饭喝汤,是不是她的魅力不够呢?姜芽笑着笑着,神情开始变得有一点懊恼起来。

    “到底行不行呢.............”尾音软软的,好像那种一入口就会化掉的软棉棉的棉花糖一般。

    暗暗的倒吸了一口气,徐莫谦垂眸用修长的手指抵着额头眉头轻轻的皱成起,头疼的想着,这女的怎么练就的如此妖孽?连说句话都做引起男人的遐想呢?她靠得他很近,坐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总会用的手轻轻扶了一下这个他穿着西装的笔挺的墨色肩膀。徐莫谦下意识地避开了那一抹从她发间传来的清新淡雅的香气。

    这女人,这么喜欢动手动脚么?已经吃过亏了还是不怕?

    “人是我安排的没错,但是那些不是我的人,是老板的人.........?徐莫谦没好气的说着,一边开始动手收拾起桌子,空气里还带着些许食物的香味,他拿来的空调的遥控器,开启了换气的功能。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比那些著名的难得一求的官府菜更加的诱人。

    “这个自然没有关系的,你跟那些保镖们后天准时过来,我会让我姐姐去说一下的,现在就算是她想吃你老板的心头上的肉,他都会老实的切一片下来让她尝尝鲜,更何况是你们这几个人呢?”姜芽轻轻的抬起一只大长腿,交叠到另外一只上面,短短的裙子因为她的动作,好似春光乍泻般的,可是又偏偏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穿着透透的丝袜的腿诱人在那里交叠着。

    “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去?”徐莫谦倒是一点也不怀疑她的话,简曼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整个霍氏最有影响力的人了,如果她开口跟霍南天借几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大事,他家老板估计还会以没有人手贴身保护为由,二十四小时的粘着她呢。

    看着那张小脸,徐莫谦在想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惹上这个小妖精的?

    眼神凉薄地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绝对是个妖精尤物,一颦一笑之间都勾魂摄魄,还懂得怎样用最简单的方式撩拨起男人的兴趣和浴望,比如刚刚这根葱白柔嫩的手指轻轻的在他的手背划动的时候的感觉那白嫩的手指配着荧光粉的指甲油,刺激着男人的心脏让人想得更多..........

    徐莫谦眸色深邃如海,没好气的说着:“你下回别涂指甲油……真是丑得要命。”

    “你……”姜芽立马气得语塞了,小脸绯红僵在原地,她的手是多漂亮呀,手模都没有这样好看的手,可是他竟然说丑?她向来自负美貌,虽然简曼出现后对她有点小小的打击,可是她自己还是觉得自己漂亮得不行,怎么在他这儿就是丑了呢?

    “怎么会不好看,怎么会丑,是你的眼光有问题吧?”把自己整理了一个上午,十分满意自己的妆容的姑娘伸出了那如姣美如兰般的纤纤玉手,在他眼前晃着。

    徐莫谦冷冷的哼了一声:“有病.............”

    姜芽怔了一下,波光粼粼的眸子凝视着他,半晌,妩媚至极地笑了笑。

    轻柔娇媚的眸光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将他从头扫到脚仔仔细细的不放过一丝一毫,红唇轻启柔声道:“我想也是……我要是没病,我怎么会看上你,你看在我有病这个观点上我们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吧?”

     那清亮柔媚的如同黑水晶般的眼眸里,迸发出一丝尖锐耀眼而夺人心魄的光,直逼向了他的灵魂他的心底最深处。是的这个世界上有才能又恨干练的长得还好看的成熟男人多得是,可她偏偏就是一根筋看上他........

       

     徐莫谦浑身一僵,俊逸冷冽的脸散发出一丝铁青的味道,低垂的眸子里,所有的情绪都被掩埋......

       今天就这样吧,她还得去找霍南天呢。

     

    高跟鞋轻轻点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她笑容妩媚动人:“我走了!我们马上会再见的,好好准备.......”

    擦着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他的胸膛,停了一下,然后扭着细细的腰,走了出去。

    ----------------------------分割线---------------------------------------

    虽然同样是姐妹,但是霍南天的心底还是舒了口长长的气,还好简曼跟姜芽是完全不一样的。

    :“借我的人?怎么这不应该是由来布展的拍卖行负责安全的吗?你不过是提供场面而已?”霍南天慵懒的往椅子后面一靠,神情倦怠,可是眼底那锋锐的光却不曾少了一丝一毫。

    这个男人总是这么的多么的咄咄逼人,气场强大,势头猛烈。就不知道在姐姐面前他会是什么样子的?

    :“因为这次的展品太贵重了,所以得人手安排不得不小心,还有就是我想跟霍总借一件东西来展览。”姜芽环看四周,霍氏的新大楼果然是够气势,也够漂亮,霍南天的办公室里视野非常的好。择高处立,有眼光有远见的男人都是样的。

    她开口了,借的必然不是普通的东西。不过看在简曼的面子上,他倒也无所谓。

    :“还有就是这次展览刚刚好是周末,姐姐说她也会去帮忙的..........”姜芽说到里时便吞吞吐吐起来。那天她在家里安排人手,并请了几个漂亮的女孩在展厅里陪一些重要的客人参观的。说到两千块钱一天,工作时间一共是七个小时的时候,简曼从沙发上坐上起来,直呼太好赚了,然后就说她去凑个数就可以了,不过是在会馆里上下走动。她能说不吗?她能说你去陪霍南天,然后把他的助理换到我这里来帮忙就好了,她当然不能这么说了,霍南天对她的要求都会答应的,无非是因为简曼,可是她既提了要求,又把人给拐走了,似乎有点麻烦。

    不是似乎,是真的很麻烦,因为霍南天的表情没有变,但是那种危险,还有那样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

    坐在转椅上的男人抬起了眼,刚刚脸上的倦怠没有了,锋利的五官带着一丝的不悦。这个女人真是日子太好过了吗?

    “不行。”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起伏,听起来很冷,如同一把又轻又薄的泛着冷光的刀子慢慢的划过。

    她也知道不行,可是她家姐姐抽筋的心疼那两千块钱呢?她有什么办法。

    姜芽咽了一口口水:“她想赚外快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霍南天这样的强悍的气场的压迫下,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一股脑子的把事情老实的交待了。

    赚外快?霍南天的眼睛危险的眯一下,嘴角泛着冷冷的笑。

    虽然徐莫谦也是这样的冰冰冷冷的,可是总是像霍南天这样的让人毛骨悚然。

    “能跟我抢女人的男人不存在,可是能跟你抢男人的女人却是多不胜数,上个月城北的邬家还托人来说,邬小姐也看上了徐莫谦。”霍南天看着姜芽那张如同狐狸般狡猾的小脸。这个女人还真有点贪心,什么都想要,甚至连周末这样的时间也不想让人安宁,这个周末他早就安排好了,要带简曼去农场好好的玩一玩,住两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