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谁睡了你,你都不知道?

    “哈哈哈........”霍平突然耸了耸肩:“我知道了,你是因为我那个早早过逝的大伯吧,你想替他争口气,因为我爸在你妈的肚子里播了个种,所以你就设了局让我睡了你不要的女人,让我出个丑是嘛?”霍平脸上带着可恶的笑,双手摊开,表情嚣张到了极点,挑起了眉:“怎么大哥,我说错了嘛?不过你想多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别说还没生出来,就是生出来了我也不会要。”狂妄的笑声在整个办公室里响起,他不会去娶霍南天玩剩下的女人的,永远都不可能。

    慢慢的从转椅上站了起来,光线打在霍南天的侧脸上,带着优雅却是极度危险的弧度,在霍平一片猖狂的笑声里,他抬起手指,轻轻的松了松领口,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带着杀气的冷笑。

    下一瞬间,连门口站起来后,刚刚准备端上茶的秘书都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只见霍南天的身影如同一道墨色的闪电般,抬起腿,扫过了办公桌,狠戾而凶猛的狠狠的踹在了霍平的胸口上........

    那狂妄的笑声顿时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胸腔如同碎裂了般,发出了:咳,咳.........

    霍平整个人都趴在了地,胸口生生的呛出了一口猩红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霍南天走上前去,捉住了他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按在桌子上,桌面上有一枝他刚刚签过字的钢笔,锋利的笔尖泛着幽冷的银光,对准着霍平的被按在桌子上的大手......

    秘书睁大了眼睛,刚刚的尖叫已经消失在了这偌大的空间里,她一手捧着茶杯,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

    :“放开我......咳.....咳,你想干什么?”霍平的脸因为领口被揪住而已经涨红成了猪肝色,他努力的想要挣扎开来,却被霍南天强健的背弯压得不能动弹,笔尖在慢慢的靠近他的手掌心的位置,他甚至能感受到笔尖上的冷光所带来的寒意。

    霍南天猩红的眼眸,冷冽而肃杀,薄薄的嘴唇勾着残忍而优雅的弧度:“看来你是教不乖了,很抱歉,这一次的教训要让你记得更深一点才行。”空气里隐隐飘散着血腥而刺激的味道,:“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和后患无穷永不翻身,你选的永远是最糟糕的那个结果........”

    霍平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恐惧,可是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嗖--”霍南天的动作快如闪电,手臂抬起后,狠狠的落下,尖锐的钢笔尖直接刺进了霍平的手掌,霍南天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嗜血的块感,优雅而危险的说着:“你的父亲不是请世外高人看了你的手相,说你可以平天下,我倒是要看看这破了相的手掌怎么平?”

    订制的钢笔有着非同凡响的价格,当然也对得起它的质量,霍南天冷笑着手背上暴起的青筋和眼眸里猩红血丝都在彰显着他的暴怒:“你如果再提到我的父亲,不管是为什么,这支钢笔不会是插在你的手掌,我会把它插到你的这里........”霍南天按着霍平的心脏的位置,淡淡的笑了。

    笔尖慢慢的缓慢的划过了霍平的手掌,搅动着里面的血肉连同着纤细敏感的神经末梢,霍平英俊的脸上最已惨白一片,没有了血色,死死咬住嘴唇,霍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求饶的,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额头汗如雨下,很快的便浸湿了他黑色的浓密的睫毛,他开感到有些头昏眼花起来,如果不是有着手掌带着的暴虐的痛,他可能都已经昏过去了,该死的家伙,他也不知道被霍南天踢断了几根肋骨.........

    划过了大半个手掌,收起钢笔,拿起了纸巾优雅的擦了擦笔身,纸上带着鲜红的血似乎还混着一丝丝的黑色,他看着霍平痛得瘫软在了地板上,手心里正慢慢的沁出了血,霍南天俯下身去看着他,浓密的睫毛下带着不为人知的复杂的情绪:“你总是喜欢挑战我的底线,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了,现在还要继续嘛?”

    霍平的胸腔带着巨烈的痛,他已经说不说话来了。

    秘书彻彻底底的吓傻了,软软的瘫在门边,直到霍南天抬起头来说了句:“替霍经理叫个救护车吧。”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渍,他厌恶的说一句:“清理干净。”便冷冷的走了出去。

    ------------------------------分割线------------------------------

    :“霍太太,事到如今,我也不再说什么了。你们霍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吃亏的总是倾城,既然已经有了二少的孩子,那我们也认了,现在我们不要马上办婚礼,但是先把结婚证明给办了,余下的生了孩子再说。”张昭云恨恨的说着,虽然说霍平手上也有着相当多的股份,可是到底霍氏现在是霍南天的天下,他说的算,霍平总是不如霍南天的。

    罗伊人为难的皱着眉头,她想起了一早询问霍平这件事情的时候,霍平那一脸不可置信的震怒:“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而且我也不要那个女人,有孩子是她的事情,我不承认。”她两个儿子是一样的固执,霍平不可能娶晏倾城的,而她也不愿意再跟任何晏家的人扯上关系了。

    :“孩子们都大了,他们的事情我早就做不了主了。”罗伊人脸色憔悴,摇摇头,无奈的说着。虽然说是推托之词,但是也是真的,她实在是做不了两个儿子的主。

    :“那我们倾城就给你们霍家白白糟蹋了不成?”张昭云一听这话,火气蹭的就上来的,没想到她想将就,霍家还不将就了。

    :“那我倒是要问问看,怎么晏小姐就会跟霍平扯上着么了呢?晏小姐这个事情你总是要给霍家一个交代的,你这样子害了他们兄弟反目成仇不说,万一你真是进了霍家的话,那么你以后要怎么跟南天见面呢?”罗伊人看着张昭云,这个女人真是不该招惹上她的,一步错,步步皆错,现在她已经是没有回头路了,所以不想连累两个儿子跟着有麻烦。

    张昭云跟晏倾城没想到平日里看着霍太太是一个非常优雅高贵的女人,可是这个时候说起话来却是非常的犀利,这样的问题让人觉得尴尬而无法回答。

    才不过一天的时间,晏倾城已经失魂落魄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落到这样地田地,她自己也不知道的,那一夜怎么霍南天就变成另一个男人,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她爱的只有霍南天,纵使他这样无情的伤害了她,她不想嫁人给别的男人,但是嫁给霍南天已经是没有一点希望了,连一点点都没有了,谁会要一个被人玩残了的,甚至还大了肚子的女人做妻子呢。

    目光呆滞,现在她就如同一个提线的木偶般的,张昭云要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要她嫁谁她就得嫁谁。

    :“真是急死人了,你倒是说话呀?”张昭云看着痴痴呆呆的女儿,在她的手臂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我不知道..........”低垂着头,原本染成了酒红色的头发因为有了孩子再也没去染了,上面的黑发长出了一大截可是下面的却还是酒红色的,脸色暗沉,脸上带着淡淡的斑,穿宽大的棉服,整个人臃肿不堪。晏家怎么可能出钱给她去买名贵的皮草,一件简单的款式,只要是上等货色动则几十万都算是便宜的了,更别说她在霍家时,寄来的画册里她总是挑着最华丽的长款,既可以遮着肚子,又可以显示出她的身份。可是现在晏家只能给她买这样的棉制的大衣,她的五官依然还是美艳动人的,可是早已少了那份在霍家养尊处优时的气势了。她不想在晏家过那样的生活,虽然以前在晏家她觉得也不错了,可是现在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叫做不错。但是这样的不错的生活如同镜花水月般的消失了。

    “谁睡了你,怎么睡的你你都不知道,是不是霍南天那个没良心的逼你的?”张昭云快要气疯了,领回了女儿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怔怔呆呆的,说什么都不应,什么都不说。

    罗伊人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母女,实在是粗俗不堪,这样也好,如果南天娶了这样的女孩,那她以后到了地下怎么去向南天的父亲交代呢?

    “孩子生下来以后,我来养。至于晏小姐,我会给她一笔足够的钱让她这一生都衣食无忧的。”这或许便是最好的办法了,这个孩子毕竟是姓霍,不可能让他流落在外的,少不得她多费点心思好好教育就是了。

    “不可能,你当我们家是什么人,霍太太,脸已经撕破了。我们家倾城还有她哥哥的东西难道都是白给了不成,你不要逼着我真的去开记者会。”罗伊人能给的钱自然不会少,但是跟霍家的财产,跟霍平手里掌握着的股份都是不能相比的。她这是想打发叫花子嘛?

    罗伊人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嘴唇哆嗦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都怀疑她的血是不是冷的,她到底在想什么,一次又一次的用着儿女的利益来交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