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他是我先生

    医院

    汇集了最好的医生为她做了最全面的检查,简曼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她一直在沉睡,没有醒来。

    简曼睡得很沉,呼吸很轻,紧紧闭着的眼睛上,挺翘的长睫毛在鼻梁处勾画出了一道妩媚而妖冶的阴影,霍南天伸出手轻轻的触着她的脸,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他有点担心。

    她已经睡了快要两天了,医生也束手无策,这样的情况几乎是没有过的。病人并没有任何的身体上的问题,她只是陷入了昏睡的状态。

    “霍先生,这位小姐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样的刺激呢?”内科外科的医生做完了联合的会诊确定简曼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呢,便请来脑科和心理医生来做诊断。

    中年的心理医生温文而雅的提问着。霍南天看了简曼一眼,她小小的身体躺在被窝里,纤细得令人心疼。

    “你的意思是她受了刺激才会这样子的?”霍南天并没有正面的回答心理医生的问题。

    “理论是可以这么说的,但是要看病人醒来后的反应了。”这种病例在心理学上并不是没有的,曾经出现过并非外力所致,也没有受伤,只是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后,有的人变得疯狂,有的人开始不说话,自闭,更有的变得行为异常,所有可能都有,因为每个人受到的外在环境的刺激都是不一样的,她们醒来后的表现也都不一样。

    “她要多久才会醒?”霍南天的目光没有离开过躺在床上的人,仿佛她随时都会从床上消失不见一般。

    “这个不确定,要看她自己了,在这种昏睡的状态下,多数是因为想要逃避开现实生活中的烦恼,所以她下意识的让自己陷入了沉睡,甚至在睡眠中提醒着自己不要醒来。”

    医生看着床上沉睡着的女人,肌肤似雪,眉目如画,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再看看床边坐着的那个男人,目光里带着焦急,但是难掩里面的温柔与怜惜。

    女人太过美丽,往往命运多舛,特别是纤细而多情的女人。

    或许是他们谈话的声音,或者是她已经睡够了,又或者是别的,床上的人眼皮仿佛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简曼,你醒了?”霍南天低沉的嗓音还带着微微的沙哑,他已经在这里陪了她两天了。

    床上的女人抬起眼看着他,好像是在辨认着他似的,眼神里带着迷惑。

    她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他一样,以前她不会这么看着他的,这种眼神好像是在看着一个不相识的人。

    霍南天看着她眼底的迷惑与茫然,心里“咯噔”的响了一下,温柔的握住了她的小手:“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想吃点东西?”

    简曼看了周围一眼,对着他摇了摇头,将他的手推开:“你是谁?我的丈夫呢?”

    轻柔的嗓音如同一道闪电般的劈进了霍南天的脑海。

    她真的不认得他了?

    床上的小女人狐疑的看着他:“你一定不是我的丈夫,他不穿黑色的衣服的。”床边坐着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好像不是她认识的人,可是又觉得好眼熟。

    霍南天先是一楞,然后眼光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会儿:“简曼,那你还记得什么了?”

    霍南天的脑子迅速的转着,他想起了心理医生说过的话,由于病人受的刺激都不一样,所以她们醒来后的反应各有不同,但多数人会选择遗忘掉痛苦的事情。

    难道简曼的记忆就只到了她结婚的那一天,因为第二天晏文远便出了车祸,然后半年之后,自己便介入了她的生活,这些对她来说都是最致命的打击吧。

    “我结婚了,我刚刚结婚的是不是,你让我丈夫过来。”简曼的眼睛如同孩童般无邪的看着他,带着一点点乞求。

    霍南天看着她,将她的纤细的身子轻轻的搂住:“傻瓜,就是我呀,结婚的时候是穿着白色的礼服没错呀,不过上班就不可以,很容易弄脏的。曼儿,你怎么可以忘了我?”

    简轻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他,他说的是真的嘛?可是自己是怎么了?

    “可是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简曼的头划过一阵刺痛,她不禁微微的皱起了眉。

    “你摔了一跌,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没关系的,我以后会慢慢的跟你说的。”霍南天幽深的眼眸里流光闪过,她只不过是昏睡了两天,更早已让他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找到她时,他那么的快乐,仿佛已然拥有了全世界一般,可是这两天的等待实在是太过的漫长,漫长得如同是一场折磨般,将他所有的自信,骄傲通通磨去,他甚至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只要她能健康的醒过来就好。

    自己对她是什么样的心,或许已经不用多想了,大概是连天都可怜他,所以送了个全新的简曼给了他,所以他欣喜若狂。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简曼的脑子里像是被塞满了浆糊一般的,偶尔有一些片段闪过,但是却如同碎片般怎样也拼接不起来,也不完整。

    霍南天的脑子迅速的转着,如何才能让她相信呢?

    “你是我的员工,我们一见钟情。”霍南天轻轻的拉着她的手,温和的说着。

    床上的女孩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小声的问着:“我们结婚好久了嘛?”

    她的脸上因为充足的睡眠,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慢慢的出现了淡淡的红晕,看着他时,他的心跳猛的漏了一拍,开始不规则的跳动着。

    “不是,刚刚结婚的。”霍南天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观察着的心理医生,示意他先出去。

    “曼儿,你是不是饿了?我让人准备了吃的,你先吃一点,吃完了再问好不好?”霍南天想着要怎么才会把这个谎话说到最圆,圆到她找不到任何的破绽,看样子她是已经相信了他的话了。

    简曼乖巧的点了点头,霍南天走出了病房,让护士把准备好的粥给她送了进去。

    “她什么时候会想起过去?”

    医生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前一刻他的病房里眼光温柔而充满着怜爱,可是下一刻却是锋锐的,幽暗的,令人无所遁形的。

    “这个很难说的,有的患者不过几天就想起来了,有的却过了很长时间,甚至有的一生都想不起来。我说过了所以的心理疾病患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都受过不同的刺激,或者心灵的伤害。但是她们的心理复原却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想要她尽快的想起过去的话,那么就多带她在她过去生活的地方,接触一些她过去认识的人,多讲一些过去的事情,或者可以很快的让她想起来,但是不是绝对的。”

    心理医生扶了一个鼻梁上的眼镜,认真的回答着。

    “如何才能让她想不起来?”霍南天的声音幽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什么样的病人家属的要求他都见过,这个并不是最特别的。

    “反之而行,不要让她去接触过去熟悉的一切,让她投入到新的工作,或者是生活里,她忙着吸收新的事物,自然会不会执意的去回想过去了,但是所有的都不是绝对的,霍先生有时候我们都要靠老天爷吃饭。”

    著名的心理医生冲着他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淡淡的笑了。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开一些辅助的药物,她的意识会恢复得快一些。”心理医生看了一眼,下一句却没有说出口,他想问的是,那么你需要嘛?

    依他看来这位霍先生并不想让那个女孩记起从前的。

    “不用。”

    冷冽的声线如同最纯度的白酒一般,说完便转身回到了病房。

    推开病房的门,室内的光很温暖,小姑娘正坐在床上,小口小口的喝着粥。

    “你的男朋友真好,他整整陪了你两天了都没有离开过呢,好体贴呀。”小护士一脸羡慕的看着简曼,这个霍先生她是多少知道一点的,他不止富可敌国,而且长得真的是非常的好看。

    “他是我先生。”简曼吃下了最后一口,笑着对护士说着。

    他是我先生,这句话如同一颗石子般的投进了霍南天的心海里,平静了多年的心慢慢的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深遂的眼里闪着耀眼的光芒........

    “霍先生结婚了,没听过呀。”护士一边收拾着保温盒一边说着。

    简曼的眼睛好像暗沉了一下,他没结过婚的嘛?

    霍南天冷冷的看了护士一眼,护士低着头连忙走了出去。

    “你不记得了嘛?你自己说因为要在同一个公司里,我是你的老板,所以不对外公开的嘛?”霍南天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看着她。

    编个谎言对他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更别提骗一下简曼这样头脑单纯的小姑娘了。

    女孩依旧是仰着头,一双水眸波光闪动,好像是相信他的,好像又依旧带着疑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