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她只是在应付他

    365  她只是在应付他    他淡淡的问着,大手伸进了温热的水中,抚过她胸口的那些痕迹。

    他在仔细的辨认着,如果有别的男人在她身上烙下烙印,那他说毁了他。

    “有人送你花?把它扔掉,再敢收的话我就把你的手剁了。”

    他执起了简曼的手,她的手指极修长,长度均匀,十片指甲犹如淡白的,手背肌肤看起来又薄又嫩,在阳光下翻动时,整只手彷佛带着透明感。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说的就这样的手吧。

    想着这样的手伸过去接着别人送的花,他就想杀人。

    简曼被他吓得又哆嗦了一下,小手在他的大手中明显的颤动了一下。

    霍南天轻抚着她的发:“你乖乖的,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会让那些对你不怀好意的人不得好死,例如那个小设计师,他的动机就不是很纯……”

    他声音风轻云淡的,仿佛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这样的小事 。

    可是简曼还是吓得小脸煞白,这可不是天气问题,他的眼光 透着狠决,他会杀人她真的相信,好可怕呀。

    “你不要乱来。”简曼的樱唇有点哆嗦,:“我跟方逸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我昨天晚上生病发烧了,他只是照顾了我一晚上而已。”

    嘴唇几乎贴住了她的耳朵,轻轻说着:“告诉我,他怎么照顾的你?”

    他就是要知道,她和另一个男人共渡一夜到底是在干什么,讲了什么话,做了什么动作。

    “我不知道,我当时昏睡过去了。”简曼低着头小声的回答着,她是真的不知道,也庆幸是真的昏睡过去了,不然估计说什么都是麻烦。

    这个男人的体温好像比温泉的水更是滚烫,好像要灼伤她细嫩的肌肤似的。

    她似乎在逃避着他的问题?霍南天深暗的眸光看着简曼的小脸,若有所思。

    简曼只觉着所握着她的腰间的大手一紧,这个男人在某些事上真是多疑。

    可是就算是她和方逸怎样了,又如何?

    他不是有好多女人嘛?他可以拥有许多女人,却要规定自己守着他的规矩,这个社会真是不公平。

    如果一个男人拥有着众多的女人,那么别人多半会夸他很利害,至少他很有钱,不然怎么养得活他的众多女人们。

    但是女人如果有多几个男人,那么各种不雅标签就会贴到了她的身上,人们会在背后后讥笑,轻视。

    这样的观念不改变的话,怎么来谈男女平等?

    他凭什么来要求她为他守身如玉?凭什么质问这些?

    简曼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她坐在氤氲着热气的水池里,等待着接受他的愤怒的惩罚,可是他却没有。

    他只是不说话的揉捏着她的身体,这样的男人真可怕,让你永远都猜不到他的情绪,让她连做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那天晚上,她睡好很好,没有做恶梦。

    身边好像总是有个大火炉似的贴着她,贴得她暖洋洋的,好像是一块放在了锅上的黄油般,快化了似的。

    清晨的阳光很好,几乎可以听到外面的鸟叫声,一夜的好眠让她早早的便起来了。

    但是她不敢妄动,只是悄悄的睁开了眼。背后的男人正以强悍的姿式圈着她的腰,下腹的那个比主人更早苏醒着的大家伙正以最坚硬的姿式抵在她充满弹性的挺翘的臀间。

    她几乎能感受到那似乎跳突着的脉动,屏息宁神的悄悄的扳他的大手,蹑手蹑脚的悄悄的下床去,可是刚刚坐起来,却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了回去。

    “再陪我睡会。”

    男人显然被这样吵醒弄得不太满意,低声咕哝的说着。

    怀中那团柔软的的身体不见了,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习惯。

    简曼本来也不想起来,毕竟雪白蓬松的被窝带着暖气,在确让人流连,但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总是危险的。

    “霍先生,我要去上班,再晚一点要来不及的。”

    简曼暗自咬着嘴唇,有点心急的解释着。

    “真的,太阳都要升起来了,我真的会来不及的。”

    虽然说在公司里不试镜的时候,很清闲,但是总是不能老是迟到,因为自从丽莎的事情出现之后,大家看她早已带上了有色的眼光,羡慕的,嫉妒的,还有跟她套近乎的。

    这个时候她更是要守规矩才好,毕竟现在虽然她跟霍南天有点关系是不假,但是可能哪天就不是了。

    “早上升起的不止是太阳。.”霍南天睁开眼,沙哑的声音慵懒而性感,在被窝里捉着她的小手往下探去。

    他赤luo着上身,下身只穿着灰色的棉质宽松的家居裤。

    简曼挣扎的想要抽回手,这个男人真是下流到了极点,她才不要去摸那个滚烫丑陋的东西,真是令人作呕。

    “陪我放松一下,一会儿我送你去上班,保准你不会迟到。”他贴着她的耳朵,慢慢的说着。

    温热的气息还有那身上带着的淡淡的麝香味似乎透过她的隔膜,穿进了她的大脑,她的大脑如同捣浆糊似的,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不要,我真的会迟到的。”简曼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严肃一点,她毫不犹豫的拒绝着。

    霍南天根本就不听她的?

    不安份的大手扯下了她的睡裤,连同棉质的小内.裤也被他扯下,拉出一条腿,可怜的小裤挂在一边的脚踝上。

    他正在兴头上,哪里容得她拒绝。

    “一会儿你就求着我要了……”

    粗砺的手指揉着她的细嫩的花瓣,一边往里探入:“好暖。”

    他低低的吸了一口气,一边拉下自己的裤头,就往那温暖紧密的地方推进。

    才一进来简曼便受不了的咬着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

    她无法抵抗那如同浪潮汹涌而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有点忍不住,那种欢愉带点痛苦的感觉。

    即使是经过几次了,他还是让她有点吃不消。

    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她承受得吃力的样子,从背后紧紧的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如野兽般的喘息着。

    一室的yin靡,他的粗喘夹杂着她的娇呤,却被敲门声打乱掉。

    门板上传来的敲门声让简曼吓了一跳,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门,门没有锁……

    她知道霍南天晚上睡觉好像从不锁门的。

    简曼紧张得吓住了,下面紧紧的咬住了他,霍南天舒服得嘶嘶的吸着气,似乎还有一丝痛苦,这个小女人几乎夹痛了他。

    “放松,她不会进来的。”美味才刚刚吃上,他可不想这么早就交代了,可是被她夹住时,电流乱窜得让他有点控制不了。

    简曼咬着枕头,一双眼睛里迷离却又慌张,他真的是爱极了她这副模样。

    “少爷,夫人来了。”

    门外依旧是那个怪婆婆的声音,没有声线的起伏,如同死一般的平静。

    霍南天一边用力的往更深处推进,一边把手指伸到了简曼的嘴里,低声说着:“忍不住就咬着。”

    她已经崩溃了好几次的,可是门外的人让她吓得声音都不敢出来 。

    只是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霍南天被她的小牙齿一咬,浑身一颤,伸进她的嘴里逗弄着她幼滑细腻的小舌头。

    他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而且越来越过份。

    :“少爷,请你现在下楼来。”门外的人在小等了几分钟之后,便继续的催了一句。

    该死,霍南天低低的咒骂了一句,咬着她的肩膀狠狠的往里顶了两下,才从她那紧实温暖汁水淋漓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霍南天的目光贪婪的看着简曼,她整个人好像死过一回般,蜷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大清早做这种事情,她似乎全身都敏感到如同一只成熟的蜜桃,一碰她便是蜜汁四溢,敏感得几乎要了他的命。

    或许是太年轻的原因,或许是之前她的那个丈夫并没有好好调.教过她,才一进去便开始缩得他几乎崩溃,他弄了两下她便开始高.潮,真的是个小可怜呢。

    可是这样美妙的早晨就这样被破坏了。

    真是该死,那个女人今天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呢?

    冲了一下冷水,平复一下汹涌的欲望,他拉上长裤,穿着灰色的家居服,走到了床边,看着她绯红的脸,余歆未消的样子,真恨不得跟她在这张床上缠绵到死。

    眼光幽暗的拍了一下她的翘臀:“等我。”

    声音带着浓烈噬人的欲望。

    我头坏了才等你。

    简曼在心里暗暗的应了一句。

    可是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只是拉高了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埋进了松软的被子里。

    她的身形实在是小,被子一拉,仿佛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床上一般。

    ——————————————分割线————————————————

    底下的客厅里,早已坐着一个中年美妇,整齐的黑色裙装,胸前别着青翠欲滴的翡翠胸针,盘起的头发高贵优雅。

    “霍夫人,我是要叫你母亲好呢?还是叫你婶婶好?”

    霍南天从楼上慢慢的走了下来,声音透着淡漠,仿佛在同一个陌生人讲话一般。

    “南天,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讲话嘛?”

    霍夫人看着霍南天那副样子,心里就极为不舒服。

    为什么一样是儿子,有的儿子贴心极了,可是有的儿子却是当她如同仇人一般。

    “妈咪,哥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坐在霍夫人旁边的男人轻轻拍着中年美妇的肩膀安慰着。

    “霍平,我说过这里不欢迎你们的,难道你们是没听懂嘛?”

    霍南天的眼冷冷的看着眼前那个男人,与他有几分相似,但是却又不一样。

    他们身上流着的共同的血液比二分之一还多,可是又不是全部。

    血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不是嘛?

    “大哥,我是陪妈咪来的,而且这里毕竟也是霍家的地方。”

    霍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着霍南天,这个从小到大的正式的继承者。

    “错了,这是我父亲的地方,现在请你们出去。”霍南天的声音渐渐的冷了下来,如同结了冰般让人觉得手脚冰冷。

    霍平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还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命定的霍家的继承人,那一年他也出生了不是嘛?

    一共有两人霍姓的孩子,为什么却是他呢?

    “伯父难道不姓霍嘛?”霍平的这句话让霍南天眼里的戾气慢慢的加重着。

    霍夫人看着连忙拉住了小儿子,低声说着:“霍平,不要乱说。”

    “妈咪,即使现在霍家是大哥在掌控的,但是我也拥有着足够的股份,这里是霍家的产业,我来得光明正大。”霍平一点也没有惧怕霍南天的眼光,他就是摆明了车马要来争的,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这里是用拿什么钱建造的,你应该都清楚,跟霍家的财产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句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听到,这是我父亲的产业,跟霍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霍南天的语气森冷阴寒得好像是从常年不见阳光的地底下里传出来似的,整个温暖的御园里温度都被拉低了几度。

    “大哥,如果不是霍家的精心培养,大伯怎么会在那么年轻的时候便拿下学术界的大奖,成为教授的,他就算是再优秀,这一切基因也都来自于霍家的遗传,这一点连你也不能否认,这座园子听说用的是大伯的所有稿费跟奖金建造的,我是很佩服,但说到底,如果他不是霍家人,他不叫霍怀恩,或许所有的奖项也都不知道是不是会落到他的手里不是嘛?”霍平不客气的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两年前,他已经纠结了一些对霍南天有所不满的股东,现在算来也是羽翼渐丰,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一样的霍家的子孙,他不相信他有任何输给霍南天的地方。

    霍家的城堡,城堡里的女人都应该是他的。

    这一切的荣誉霍南天已经享受了那么多年了,现在该是换人的时候了。

    “霍家确实是有很好的基因,可惜你怎么就没多遗传一点呢?例如聪明?”

    霍南天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霍平的面前,手里不知何时变魔术似的多了一把薄如纸片的锋利的小刀,动作非常的快,快到几乎让人来不及反应,寒光一闪,然后只听见一身尖叫。

    霍平怎么也不敢相认霍南天真的会对他动手,这么多年来冷言冷语的,但是这一次他才发现他真的敢动手。

    他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霍南天恨恨的说着:“你真的敢动手,你这个疯子。”

    脸颊上的血珠慢慢沁了出来 ,因为刀子很锋利,伤口划过时很深,但是不会一下子血流如注,慢慢的看似不起眼的伤口开始流血,止都止不住。

    “带着他滚蛋,永远不许再进御园一步,你养了我六年,这份养育之恩我已经在半年前用我的眼睛跟我兄弟的命还给你了,从今往后两不相欠。”霍南天转身就往楼梯走去,一点也不想再多看这些人一眼。

    看着他们,就会迫不及待的提醒着自己他身上的一半的血液来自于这个女人,而她是有多么的下贱,耐不住寂寞。

    而霍平正是这个女人下作的产物。

    :“南天,他是你弟弟呀,即使你再不喜欢,他也是你的弟弟,你怎么可以出手伤人呢?”霍夫人冲到了楼梯口,心疼有喊着,完全没有了刚刚的优雅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势。

    “霍夫人,你似乎没有发现,先伤人的是他,他的话比我的刀子更可怕,而且他也不是我弟弟,我的父亲只生了我一个儿子。”

    霍南天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去,他的嘴角带着淡淡的讥笑。

    “南天,今天或许霍平说话有点过火,但是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要告诉你,你不能不守霍家的规矩,你现在都不住在霍家堡里,你自己选 的人你也不理不睬的,这样是犯了规矩的,就算是你,就算是你的叔叔他什么都不说的话,别人也不会乐于见到这种情形的,这对你很不利,南天,我只是担心你而已。”霍南天的母亲着急的说着。

    这个儿子从小便有自己的主意,是谁也管不动,谁也说不听的。

    但是现在从外面来的风言风语已经渗进到了霍家的内部,这样子对他很不利呀,她只是担心他。

    这个孩子和他的父亲完全的一样,他遗传了他父亲最好的基因,例如聪明,过目不忘等等一切,但是唯独没有他父亲的善良,他冷血得如同蛇一般,没有任何的温度。

    “他要说什么?他有资格说什么,霍家堡我一点也不在乎,谁想住谁住,如果这个霍氏最高领导者有谁觊觎呢,他也可以试试来拿,但是拿得动吗?”说完转过头去,冷眼看着鲜血直流的霍平。

    这个所谓的弟弟,他脸上的血真刺眼,红得真难看。

    “冯妈送客,以后永远 不能放人进来,特别是姓霍的。”

    霍南天声音淡漠,这两个人其实都算是他最亲的人了,可是怎么看起来都让人恶心,厌烦,如同看着爬满蛆虫的腐肉一般,甚至连原本御园里清新淡雅的味道都被这样隐隐的血腥味弄得混浊不堪。

    隐身在暗处的老妇人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霍南天这么一说,她也没有客气了:“两位请回吧,以后不要让我老太婆为难了。”

    霍平恨恨的看着霍南天转身而去。

    就算御园跟霍家扯不上关系,有一天我也会把它变成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简曼换完衣服,简单的把长发在脑后扎了个丸子头,穿上鞋子就想往外面溜。

    门一拉开,便碰到了那个从楼下上来的男人,英俊的脸上神情森冷骇人。

    他的心情似乎非常不好。

    :“简曼,连你也不肯乖乖听话是不是?”他的声音很轻,很冷,让简曼觉得就如同一片片的小小的薄薄的冰落在了她的光裸的皮肤上一样。

    从头到脚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然后强装镇定的笑了一下。

    “霍先生,我真的快要迟到了。”简曼的眼底闪着焦灼,她不能跟这个男人太多的纠缠,时间越久越危险。

    “而且你也要回霍氏上班的不是嘛?”简曼有一点疑惑,他都不用做事的嘛?那他庞大的商业帝国是怎么统治的,总不会是在床上弄出来的。

    “叫我南天。”现在他一点也不喜欢听到他叫他霍先生,一点也不喜欢。

    霍这个字让他听起来太不舒服了。

    他的手钳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往外走。

    简曼的身上总是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刚刚的味道太血腥太混浊了,他需要好好的靠近她,用她的味道来洗去那些罪恶。

    这么 多年来,他的心好像总是浸在冰水里面,只有她是温热的,只有在她的身体内才感觉到自己是个活着的人一般。

    霍南天现在如同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简曼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着,自然是不敢在这个时候惹他:“那南天,那我现在先去公司了。”

    她想要挣开手,可是却是怎么也挣不开。

    “不要去,陪我……”他的眼神幽暗而哀伤,仿佛是只受了伤的野兽一般的。

    简曼的心里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琴弦被拔动了一下似的,这个男人也有受伤的时候?

    :“那我做点早餐好不好?”现在她已经慢慢的摸清了这个男人的脾气,不能跟他硬来的,否则吃亏的永远是自己,头破血流的一点便宜也占不了。

    她现在硬要走的话,估计就得吃苦头,但是如果软一下可能就过去了。

    最重要的是要离那张床远一点,才是最安全的。

    “好。”

    霍南天看着她听话体贴的样子,心底一暖,强压着想要把她拉到床上去的感觉。

    或许他们可以换一种方法相处,他想试一试。

    简曼找到了厨房,精巧的设计,东西很齐全。

    她快速的做着早餐,或许陪他吃个早饭她就可以出门去了。

    一边这样的想着,但是心里总是浮现他似乎受了伤的眼睛,她从来没有想过那样动人心魄的眼睛,那样迷人的眼睛整日里闪着如同黑钻般的光芒的眼睛,终有一天也会受伤,如同悲戚的野兽之瞳。

    刚刚来的是人是什么人,夫人?

    什么事情能让这个看些起来强大无比的男人受伤了呢?

    中式早餐,熬粥显然时间已经不够了,而且她不想为别的男人熬粥,除了文远。

    为喜欢的人煮一锅粥,那是一种情节,小火砂锅,慢慢的煮着,她会一直呆在炉子旁边,用着勺子慢慢的细心的搅动着,看着锅里的粥变成了最好的美味的状态时,盛起来时稠白细腻,她的文远喜吃。

    想着想着,怔在了那里,被一声冷冷的咳嗽声从拉回了现实。

    她惊悚的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

    简曼利落的包了几个云吞,顺便还做摊了一张黄灿灿的鸡蛋饼。

    他的胃口应该是不错的,毕竟那么大的个子,体力好的男人胃口都不错。

    早上来的客人早就走了,霍南天再走下来时,刚刚那污浊的血腥之气已经被从后面厨房传来的香气冲散了。

    简曼轻快的身影走了出来。

    手上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那个,我来不及吃了,你自己吃好不好?”

    她不敢放肆的扔下托盘就走,虽然她希望这样做,但是依旧征求了霍南天的意见。

    应付他,这个女人明显是在应付他。

    这种认知让霍南天才隐隐压下的怒火再次蓬勃而出。

    他以为至少她会有一点关心他,所以才为他做的早餐,但是不过片刻他便发现,这个女人学聪明了,会跟他走迂回路线。

    她耐着性子为他做的早餐并不是因为她懂事听话,而是因为她想要转移他的思路。

    自己刚刚好像真的有地刻脑子是坏掉的了,才会觉得她会心甘情愿的为他做早餐。

    “你以前常常做嘛?”霍南天的脑子里想起了晏倾城的话。

    她说她的嫂嫂每天都早早起来为他哥哥准备早餐,他们很恩爱。

    这句话让霍南天的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场景,早安吻,一起甜蜜的吃着早餐,她如同一个最温柔的小妻子般的送他去上班,可能在门口两个人会依依不舍,再次亲吻起来。

    简曼低着头把托盘里的早餐放在霍南天面前的桌子上。

    她没有感觉到四周已经扬起了危险的信号,男人的眼神里带着的阴郁与森冷正扑天盖地而来……

    当简曼再抬起对时,心猛的跳了一下,他刚刚问话的口吻很平静,平静得如同在讨论家常里短的小事般,可是一抬头才看到,他那那深不见底的眼眸如同吞噬人的黑洞般可怕。

    尖尖的下巴被男人的手指捏了起来,与他对视。

    她的眼底闪过的一丝慌乱没有逃过他如鹰般锐利的眼睛。

    大手一拉,她便跌入了他的怀中:“说一说,你是怎么给他做的早餐?”

    他的声音平淡,可是越是这样的平淡便越是危险。

    简曼娇小的身体瑟瑟的抖了一下,她还是大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