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 狂到不着边际

    353  狂到不着边际    “霍先生,误会,这是误会,怎么可能呢?”电话那头的交通局长的汗正在慢慢的往下掉,一颗一颗的如豆子般大,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拦下这尊大佛的车。

    新入职的警察听着他直呼着局长的名字,看着那个男人的手臂从车里伸了出来,袖扣在慢慢昏暗的光线下泛着冷光,上而清清楚楚的有着一个标志“h”。

    他小心的接过了电话,拿到了耳边:“你好?”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对的人的声音立刻高了八度,仿佛是要从这精巧奢华的手机里蹦出来似的。

    “我不好,我很不好,你是哪个大队的,你是谁手下的,你是不要命了,还是想让我不要命了,霍先生的车你敢拦着,现在马上去给我道歉,放行,如果霍先生有什么不高兴,你明天也不要来上班了……”电话里的人说话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得人脑袋直疼起来。

    呆滞的菜鸟小警察挂断了电话,傻傻的把电话递给了车里的男人。

    简曼看着眼前的一幕,霍南天身上的怒意简曼不是没有感觉到,可是毕竟是他犯错在先的。

    这样的路上本来就不能停的,这也是一个无辜的人,跟她一样也是被这样的男人迫.害的人呀。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原来是他自己不对,可是他总是把过错筑加到别人的身上,并让无辜的人承受起最可怕的后果。

    “算了,走吧。”简曼小声的说着。

    低低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点点颤抖,或许是刚刚未褪的激情。

    也或许是看不惯眼前的一幕,或许是甚至觉得有点同痛相怜,总是她的心里五味杂陈的交织着。

    霍南天看着她,如鸡蛋清般的素白的小脸上激情未褪,她很少主动说话,这次却是为了别人,他的行为或许在她眼里看来都是错误的?

    真是个无知的女孩,霍南天看着清润稚美的小脸,突然心情不错,接过电话看了那个呆若木鸡的警察,岑薄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带着一丝笑意。

    黑色的奢华的商务车再次发动起来,车子稳稳的驶入了公路里的车流中。

    目送着如同深海鱼般流畅的线条的车子,菜鸟警察还在那里呆呆站着,刚刚车子里坐着的那个女孩好像是神仙姐姐般,连声音都好听得要命,她还替他求了情,这样算是没事了嘛?

    “刚刚你觉得我是错的嗯?‘霍南天的大手捉着方向盘,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充满着力量,一想到这里简曼的脸在慢慢到来的夜色中红了一下,长长的头发掩饰着她的脸红与不安。

    “你从不觉得你有错。”简曼低低的说着,她不能说是的,是你的错。这个权倾天下,富足四方的男人怎么会有错呢?

    “你很聪明简曼,可是聪明如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们纠缠后的结果呢?何必非得等到在外面撞得头破血流了之后才自己爬上我的床,与现在满足我来相比,那个时候你会更加的难堪。”霍南天低沉的嗓音说着一个残酷的现实。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信满满,可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嘛?

    不过是一个月,她可以忍住的。

    简曼看着挡风玻璃外面慢慢变得暗沉的天色,她的未来是不是也如同这样的天色般,混沌不明,昏乱不清呢。

    心底窜起了一丝惶恐不安,怕是自己如何努力的后果正如他所说的。

    非要撞到了头破血流才自己躺上他的床,可是真的会是这样的嘛?

    明明冬天还没有到,明明这车窗关得严丝合缝,但是她却多少感到了一些凉意。

    “下车。”

    开了一会儿,霍南天的车子停了下来,他下了车后,走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打开了车门,看着她。

    简曼盯着他看一了下,他的变化永远让人猝不及防,正如现在他表现得很绅士,可是越是这样的温和有礼却越是让简曼觉得可怕。

    “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只是想跟你吃顿饭而已。”看着她小心冀冀的样子,霍南天的不悦的蹙着眉。

    “我不习惯吃西餐的。”简曼心里想过了无数个借口,但是无疑这是最差劲的一个。

    “习惯是可以改变的。”男人的语气里带着点不烦耐。

    霍南天看着那个娇小的女人,简短的回答着,话语充满了力量,不容反驳。

    他似乎有点不高兴,简曼的内心里也开始浮现了不好的预感,这是他要发火的前兆。

    简曼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义务陪这个男人吃饭。

    就算他现在是她的老板都一样的,自己既然已经拒绝了他提出的条件,那么陪着他来吃饭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既然一开始便已经决定了再辛苦也要坚持自己的原则,那么这个时候她更是无须害怕了。

    “霍先生,我真的还有事,我不能陪你吃饭。”简曼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这个地方自己搭车应该并不难。

    现在她应该做的不是陪这个男人吃饭,而是回家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放松一下这一天的紧张。

    “你在拒绝我?”霍南天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勾唇,缓缓的走近她。

    慢慢的看着那张小脸,靠得那样的近,近到几乎整张脸都快要贴到她的脸上了。

    简曼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女人,你真的以为我非你不可嘛?”

    霍南天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阴郁的眼睛里闪着令人害怕的光。

    简曼的心咯噔一下,过了几秒后,她冷静的对上了他的眸子:“我不是拒绝你霍先生,我是拒绝所有男人,如果霍先生需要人陪的话,那么我相信倾城会很乐意的,我现在很累,我要回去休息了。”

    简曼清润的嗓音没有一丝的悔意,这让霍南天心里的火烧得更旺,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简曼,你以为我真是稀罕你?”霍南天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大胆而直接的抚过她的脸颊,冷冷的说着:“既然你不吃,那么我们就做点别的,简曼你今天真的应该好好长长记性,看看如何做一个讨男人喜欢的女人。”

    简曼想要退开,可是却来不及,霍南天的手已经如同铁钳一般的扣住她,拖着她重新坐到了车子上。

    简曼这才感到了危险的靠近,她到底还是惹火他了,其实她并不想这样的。

    她只是不想跟这个危险的男人有着交集而已,她只是不想让自己过得提心吊胆而已,只是这样简单的要求怎么就会惹到了他呢?

    “在晏家等着我。”霍南天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简曼有点被他的气势给骇住了。

    车里的温度降到了极点,又透不过一丝气来,如同是一个用冰制成的大大的牢笼,而她正置身其中。

    简曼看着那个男人,他的眼如同粹了剧毒的刀,淡漠的扫过她一眼,便会让她觉得心脏如同被那闪着冷光的刀冷冷割破一样的,疼到麻痹。

    那种几乎不敢呼吸的感觉让她有点缩着,她真是惹到他了嘛?

    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以容许女人的拒绝?

    可是她偏偏就是那个不识抬举的女人呀,简曼的心一下一下重重的跳着,带着恐惧还有那莫名的疼痛。

    晏家

    晏倾城刚好在商场购物,还没有回到霍家便从路上被一个电话叫了回来,是霍南天的电话。

    她的心兴奋得快要跳出来了,这是他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她不停的催促着司机:“快点,要是让南天等急了,你负得起责任嘛?”

    坐在车后坐上心急如焚,恨不得长上一对翅膀便马上飞回晏家去等他。

    两辆车子几乎同时到达,晏倾城远远的便看到了霍南天的车子。

    车门开了,男人伟岸英挺的身姿便跃然进入了她的眼睛里,霍南天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毫不怜惜的把简曼从车子上拽了下来。

    他们怎么又在一起?

    晏倾城深 吸了一口气,强烈的忍住想要狠狠捉破简曼的那张脸的冲动,不敢质问的便迎了上去:“南天,你找我有什么事嘛?”

    温柔的话语里带着娇嗲,眼睛充满着爱恋。

    这才是乖巧的女人,哪个女人都比她强,不会像她一样的给他脸色,也不会不识抬举的拒绝他。

    他真的是对她太有耐性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应该受到教训。

    霍南天看了晏倾城一眼,拖着简曼就往她住的小楼走了进去,被惊动的佣人早已经去通报了。

    一会儿晏家的几个人都下来了:“谁都不要跟过来,除了她。”

    霍南天冷冷的说着,扫了那几个人一眼,继续的拖着简曼往前走。

    晏倾城急急的跟在后面,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霍南天现在很生气,而且惹他生气的人一定是简曼。

    她的机会来了。

    简曼的卧房一如既往的简单干净,推开门,简曼被他狠狠的摔到沙发上,这一摔弄得她七荤八素的,紧接着听到门锁“咯”的一声锁上了,简曼不知道这个疯狂的男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睁着眼睛好好看清楚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听话乖巧的女人,什么样的女人才值得男人疼爱。”他冷冷的看着她,岑薄的嘴里残酷的说着让人胆战心惊的话语。

    那颗眼泪如同跌落水面的珍珠,荡起了涟漪般的晃进了他的心里,一圈一圈的慢慢的晕开,让霍南天的心里没由来的生出了一丝烦燥。

    “脱衣服……”霍南天当着简曼的面,让晏倾城把衣服 脱掉。

    果然晏倾城连一丝反抗都没有的,脱到最后霍南天冷冷的看着简曼,她已经不敢抬头了。

    “你先走。”霍南天看着眼前这个脱了衣服 的女人,太过顺从让他胃口全无。

    冷冷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里扬起,晏倾城简直不敢相信,他只是让她来这里脱掉衣服让简曼看吗?

    “南天……”她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好像想要引起霍南天的注意似的。

    “滚。”

    在晏倾城的柔软的手臂挑.逗似的缠上霍南天的腰时,霍南天英俊的五官在淡淡的桔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无情。

    “我只说一次,滚。”冷漠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却透着那样不可挑战的权威。

    晏倾城楞住了,在他身上油走的手也停了下来,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争取,什么时候要听话。但是今天她却是在简曼在面前丢尽了脸,她不甘心这样子的。

    “我到外面等你一起回家去。”晏倾城不死心的说了这句,也是在提醒简曼。

    她还没说完,霍南天已经捉住她的肩膀,毫不费力的把她推到门外,重重的摔到门外的地板上,然后门再次被锁上。

    简曼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个男人真的是绝情呀,晏倾城没有穿衣服竟然就被他连人带着那堆衣服给扔了出去,怎么说现在晏倾城也算是他的女人吧?

    屋子里的空气慢慢的沉静了下来,简曼依然能闻到那样陌生的令人退却的气息。

    霍南天捉起简曼的手,走入了里面的浴室:“给我洗澡。”

    他的话简单有力,带着不可抗拒的权威。

    小小的浴室里被他一个人几乎快占满了,简曼吓呆了,给他洗澡?

    她没听错吧,这个男人的要求已经越来越多,而且已经越来越离谱了。

    光洁的地面透着寒气,霍南天桀骜不驯的眼神看着她,嘴角带着淡淡的讥笑:“女人,你真是学不乖,你的每一次反抗都只能落到更难堪的下场,你想着这次你的下场会是什么?简曼,我从来不勉强女人,但是你是例外。”他的话里充满着讽刺,但是也带着警告,如果她不听她他的话。

    刚刚气疯了,冲到晏家来,出了汗特别不舒服。

    他喜欢冰冷的室温,一热就让他有些狂躁。

    这一生之中,其实让她害怕的事情真的并不多,但是这刻她是真的害怕了,如果她不听从他的命令,那么他会不会如同一只猛兽般的把她撕碎,或者是把她从这幢小楼里丢出去,或者各种可怕的想象正在她的脑海里出现着,让她无力再去抗拒他的命令。

    她的眼里还带着未干的泪花,小小的泪珠沾落在她的睫毛上,如同镶了细细碎碎的钻石一般 的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楚楚可怜得让人发疯,只是那样静静的掉一滴泪都能搅乱了他的心神。

    她的手轻轻的颤抖着,浴室里氤氲的水雾把她的绝美娇颜更是衬托得如同瑶池仙子般的动人,长而绵密的黑发长长的披散开来,无助的嘴唇正在微微的发抖着。

    她的头低得几乎快要断掉的样子,眼睛也不敢多看,摸索着他衬衫的扣子笨拙的一颗一颗的解开。

    靠得这么的近,她几乎快要被他那炙热的气息烫伤了,她不敢去看他,即使只是眼睛不小心扫到的,这个男人的身体也清晰的刻进了她的脑子里。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身体,只是上一次没有这么的近也没有这么的直接。

    宽阔的胸膛上两块结实性感的胸肌,再接下来是整整齐齐排列着的腹肌,整个上身呈现着非常完美的倒三角形,有着最完全的比例与最诱人的线条。

    替他解下衬衫,简曼伸手试了试浴缺的水温,温热的水让她忍不住舒了口气,希望今天不要太难过。

    抬起头:“霍先生,可以了。”

    话音刚落,却被一双大手猛的一推,落进了水里。

    恐惧与惊慌占据了她的心,温热的水没过了她的头顶,简曼用力的挣扎着抬起头来,不小心呛入了水,猛烈的咳嗽着。

    她的衣服已经被水浸透了,正如同第二层皮肤般的贴在她的身上,霍南天看着她正娇弱的扶着浴缺,想要爬出来,暗沉的眼眸里翻滚着波澜,慢慢的变得深遂而骇人。

    “陪我洗。”说完他扯掉了自己的裤子,简曼呆呆的看着他那yi丝不gua的健美的身体,纠结有力的双腿,还有某个部位,轮廓有些令她想要尖叫。

    简曼像是见了什么怪物般的摇着头,这个男人真的是好可怕呀。

    霍南天弯下腰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脸:“你放心,我不想在这里要你,不够尽兴,不过你让我今天这么的生气,应该陪我好好玩玩的。”

    他的手指带着薄茧,在她的脸上缓缓的移动着,带着眷恋与痴迷。

    跨进浴缺里,小小的浴缸因为他的进入热水没了出来,哗哗的水声划过简曼的耳膜,那么的刺耳,那么的可怕,她发誓言,今天之后,她再也不见这个男人,她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国度,离开这些人。

    男人正迷惑于她的美丽的身躯,目光落在了她那锁骨上,正好盈满了一小汪的清水。

    薄薄的唇轻轻的吻着她的侧脸:“不要惹我生气。”

    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在要求一般,带着若有似无的叹息,她是不是听错了,这个男人竟然在叹息?

    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声消失在她的耳畔,温热的唇贴上了她的耳垂,,舔弄着她的小小的白玉般的耳垂。

    就是只是这样,她只是静静的不动,都能撩拨着他的情绪。

    “简曼,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和你这样玩了,男人玩女人的方法很多,你让我有种想要在你身上一一尝试的冲动。”暗哑的声音带着还未褪尽的晴欲。

    霍南天穿好衣服的霍南天看着在床上把自己卷缩成一小团的女人,只露出了个黑黑的小脑袋,隐约看见长长有睫毛微微的颤动着,显示出了她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他在说什么她都不想听,这个疯子,她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

    她一定要走掉,再也不要让他找到她,不要再见到他,这样屈辱的生活是一天也不能过下去的。

    简曼内心的眼泪如同决了堤的水般,淌满了她的心脏快要溢出来了。

    文远,原谅我,或许我是自私的,我没有办法出卖了我自己去为你完成你的心愿,原谅我……

    简曼的心里千疮百孔的疼着,从十五岁以后她就没有这样的痛苦过了。

    那样辛酸的感觉如同洪水般的可怕,却找不到一个渲泄的出口,她甚至看轻了自己,虽然他们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在简曼有心里,她已经不纯洁了。

    霍南天穿好衣服 时门正好被狠狠撞开,他优雅的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看着满脸怒火,破门而入的男人。

    “你干什么了,你这个变.态,你不是倾城的男朋友嘛?”晏文清从公司加班回来,一进到大厅里便看到他的妹妹正坐在那里哭诉着,一听才知道今天的事情,再也没有办法忍住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晏文清看着床上躺着的简曼,她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但是不经意露出的耳朵后面带着一个深色有吻痕。

    这一切都昭然若揭,这个男人还是占有了简曼,心仿佛被挑开一个大洞般,血淋淋的痛着:“你这个王八蛋。”

    抬起拳头狠狠的朝着眼前的男人挥了过去。

    霍南天冷冷的笑了一下,大手包裹住挥过来的拳头,慢慢的收紧,晏文清觉得自己的拳头就像是被机器绞住了一样,好像连骨头都咯咯作响的疼着。

    “想要替人出头也要掂掂自己的份量,你还不够格。”

    霍南天看着晏文清痛得脸色发白,汗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冷笑的说着。

    “拳头这么软,还敢有脸伸出来?”

    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床上的简曼,她似乎傻了,这么大的动静,她连动也不动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霍南天松开了手狠狠一甩,几乎把晏文清甩到了墙角。他走到床边,修长的手指执起她白嫩的下巴,问道:“简曼,你在想什么?”

    霸道,一如既往的霸道,连她想什么都要管嘛?

    简曼疲倦的小脸慢慢的转了过去,不想与他相见。

    “你快点滚呀,简曼不想见到你,你看到了没有,她根本不想理你?”晏文清凶恶的朝着霍南天吼着。

    “这里是晏家,请你马上出去。”

    情急之下,他再也顾不得他的父亲的嘱咐,只想把这个侵略者赶走,他太危险了。

    “如果我想让这里姓霍,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霍南天冷冷的笑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头。

    这世上还没有什么地方是他霍南天不可呆着的,今天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的目的,他倒是要看看简曼在经过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怎么在晏家立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