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150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他是她的思念里,从她的猜疑里,从她的徘惶里走出来的男人。

    叶宁着着眼前男人深遂的眉眼,甚至是他深密的长睫毛上都沾着快要化了的细碎雪花,与她对视时总是散发着十万伏的高压电似的,眨动会撩动着女人的心,酥软难耐。

    怎么办呢?再多的猜测,都不及她见到他这一面时的惊喜。

    好像已经越来越喜欢他了,如果事情的真相是她无法接受的,那她还会这么喜欢吗?

    “穿得这么漂亮,要去哪里?”贺晋年看着叶宁的一身打扮,这跟她平时的不太一样,她平时出门喜欢穿得休闲一点,但是今天这一身有点正式了。

    叶宁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她没有叫他安排的司机来,那肯定是要说个不用坐车就能去的地方。

    “隔一条街大概三百多米那里有个花店,里面也有一些书可以看,我在学插今天可能有个作品会完成,所以要拍个照,这个帽子跟花拍照好看。“随便扯了一通,但是她是真的有在学,因为离这里很近她下午没事时有去过一两次。

    贺晋年漆黑如墨的眼底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的手揽着她的腰往里面走:“我换个衣服然后陪你去。”

    “不用了,我是无聊才想去的,你如果有时间陪的话,那陪我做点别的吧……”叶宁被吓了一跳,但是表面还是装作平静,这算不算乱扯一通吗?

    “做点别的,是不是特别馋了?”贺晋年的嘴角化开了魅惑的笑,目光落在了了她的唇上,淡淡的樱花粉般的诱人,让他忍不住亲了一下。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说看看电影或者是什么的。”叶宁一下子明白过来他在说些什么,脸红了一下,小拳头轻轻的捶了下贺晋年结实的胸膛,嗔怪的说着。

    回到了大厅,阿姨收拾好了之后很识趣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叶宁换上了家居服坐在客厅里,贺晋年正在洗澡,她赶紧给柏佑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说今天应当去公司了。

    “知道了,你自己小心。”柏佑辰挂断了电话,不禁暗然失笑,不过就是想要自己有工作,现在倒是弄得跟搞地下工作似的,听得出来小心肝还是有点紧张呢。

    她当然会小心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她是在刚刚要出门的时候遇见了贺晋年,如果是已经出去了那就真的是麻烦了,被逮个正着。

    洗好澡的男人也换了套家居服出来,可能是现在家里有个阿姨吧,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围了个浴巾或者是穿个浴袍就出来了。

    “贺晋年,你十七岁的时候是在做什么呢?”叶宁还是忍不住了,她特别迫切的想要知道,虽然柏佑辰说买下陆初晴第一次的另有他人,但是万一是佑辰猜错了呢?

    “为什么这么问?”贺晋年把叶宁抱在了怀里,他的体温总是比她高一些,整个人如同大暖炉似的贴着她,炙贴着她的身体,暖得让她不想动弹。

    “我十七岁那年作了个决定要去留学,那你呢?”叶宁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心跳,第一下都在敲击着她的耳膜,非常有力充满了安全感。

    “我十七岁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贺晋年手指卷起了叶宁乌黑的长发,一缕缕的在手指间拔弄着,感受着那丝滑的手感,她的头发长得很好,强韧充满了弹性总是散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

    “十七岁应该是情窦初开,你没有遇见特别喜欢的女生吗?十五六岁的小妹妹都很可爱呀。“叶宁的眼睛开始慢慢的眯了起来,这样贴着他真的很舒服,她好像快要睡着了似的,才刚刚起来不久就快要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一晚没有睡好,她开始困得全身软绵绵的的,然后还是努力的保持清醒想要听听他在说些什么。

    “也没有。”贺晋年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怀里女人懒洋洋的娇态勾得他血管里的血液开始奔涌着,只是一再的警告自己不能太肆意妄为了。

    “骗人……”叶宁软软的咕哝了一下,然后找了个更舒适的位置,再也抗拒不住的睡意,慢慢的阖上了眼睛,呼吸均匀起来。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贺晋年才叫醒了她。

    或许是他的体温带给她足够的能量,在睡饱了之后叶宁的小脸红仆仆的,细腻白嫩的脸颊上好像染上了一层胭脂般的,连那双清透的眼眸也更加的黑白分明好像快要滴出水来:“我睡了多久?”

    “一早上。”贺晋年依旧还是维持着一开始时的闭姿式,好像都没有动,叶宁抱歉的说着:“你怎么不把我抱进去睡呢?”

    这样维持着一个姿式太长时间的话,很容易造成肌肉麻木关节僵硬也不太舒服,他竟然就这样抱着她睡了一早上。

    “我喜欢这样。”她紧紧的倚着时,好像是一个孩童般的脆弱与单纯,让人舍少是放开。

    “我的父母他们今年会提早回来。”贺晋年在餐桌上顺便把这件事情提了一下,本来贺家的长辈们总是会到三月底才回来,但是一听说叶宁怀孕了就都个准备提前回来了,他们说贺家已经许久没有这么高兴的事情了。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贺振铎大概也要接爱审问了,本来是可以直接就在国外不回来的,但是贺晋年觉得这种案件已经无法把他的父亲着进监狱了,而且如果身负刑事案件不回来的话,是一件巨大的丑闻,跟视频流露一样会引起贺氏股价的动荡,所以回来是最好的选择。

    “哦。”叶宁喝了一口汤,澄黄的鸡汤莫名的变得油腻令人反胃,放下了碗看着贺晋年,他似乎还有话要说。

    “我们过几天就要回别墅住了,我母亲说要亲自照顾你比较放心。”当贺晋年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叶宁的小脸刷的一下变了颜色,从粉嬾红润变得苍白无力。

    她真的不喜欢回去住,虽然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但是秦双一直喜欢贺晋年,把她当成一个死敌似的,而且最要命的是她就会被关在贺家,要出来工作都不可能了。

    “你放心,不喜欢下去一起吃饭,就不一下去,你想要怎样都没有关系一切有我。”他也知道叶宁不喜欢回到贺家去,但是毕竟别墅那边环境也好一些,下人也比较多,要吃什么随时几个厨子都能做得出来,而且花园很大适合她餐后散步,这里是公寓楼虽然也是很大,但是跟半山别墅还是差了许多。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这是会闷到死,她是不是得天天跟秦双吵架呢?

    以前吵也没关系,现在这不是身体有点特殊,她不喜欢太动气。

    虽然这个孩子是贺晋年有一点点威逼利诱来的,但是她也真心喜欢小小贺,总是觉得小小贺特别惹人心疼,这种感觉让有时甚至会让她有点心酸,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做一个妈妈,她的小小贺就已经来了,再没做好准备她也不想有什么意外,经过上次秦双妈妈给她下药的事情,真的是有点被吓着了。

    贺晋年低声安慰着,她知道他在顾忌着什么。

    秦双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做不了什么的,她跟她张允秀都被关起来了,很奇怪的是秦双的背后似乎有人在帮她们,那些视频开始流传出来,虽然他已经做了危机处理,但是相信依旧会慢慢的漏露出来,贺家这回还是会有点小麻烦的。

    但是到底是谁在帮她们呢?贺晋年到现在还没能查出来,就好像是当初谁收留了张允秀,到现在也还没有一个结果。

    越是这样他才越要揪出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不能留下任何的后患。

    他都怀疑最近纪五是不是认真在帮他办事,这都没有查出来,难道真的是喜欢上那个什么不男不女的推拿师傅,然后就没心思做事了?

    正在院子里看着落雪的纪五,突然觉得耳根子一阵痒,不知道是谁在念叨着他。

    院子里支起了一把巨大的油布伞,纪五坐在院子里,手上抱着个精致小巧的暖炉,炉里是最好的银炭,就算下着雪,院子里白白细细的一片,他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冷,狐皮长袍裹紧了看着那道院门。

    约好的时间,怎么她就来晚了呢?

    管家看着少爷,心里不免责怪这个顾成也真是的,竟然让他们少爷在这院子里等着,这雪一落下来温度降了好几度,要是冻着了可不得了。

    趁着纪五没注意,偷偷的回了房间打跟老夫人电话汇报了一下今天的情况。

    “知道了……”电话那头保养得宜的美丽妇人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狠戾,竟然还真敢让她儿子等,当她是说假的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