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谁买走了陆初晴的第一次

    149  谁买走了陆初晴的第一次    “事情真的是有些奇怪,如果陆初晴跟贺晋年有关系,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陆初晴在十五岁时做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柏佑辰的声音在空气里传播着,叶宁的心跳从听到陆初晴这个名字时就开始加速了。

    柏佑辰说不太可能有关系,那可能就真的没有关系了。

    “她十五岁的时候做了什么?”好奇心被一一的挑起,她不知道陆初晴在十五岁的那年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佑辰判断他们没有关系。

    其实叶宁自己心里都清楚,贺晋年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身边没有女人,她自己都不会想这些事情,知道无法改变,就是心里会有点酸酸的,但是也不会去发脾气跟吵闹,但是知道归知道没有见过总只是心里想想而已。

    陆初晴却是她真实见到的,而且她跟贺晋年之间的行为举止有些异常,说没有关系又不太可能。

    “有个很出名的叫做学生会的夜场,你大概不会明白这是在做什么的,跟早期日本的援助交际有点像,当时陆初晴在那里呆过两个月。”柏佑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叶宁整个人都怔住了,嘴唇有点发白。

    是不是贺晋年就是在那里认识陆初晴的?她十五岁的时候,贺晋年才十七岁,他就已经混迹这种场所了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是不是贺晋年十几岁就在风月场所玩了,你不要自己吓着自己了,你听我继续说下去,你的想像力尽量都去用在工作上,别在这种事情上瞎猜。”柏佑辰看着叶宁一脸吓呆的样子都觉得有些好知了,思想太活跃果然也不是件好事呀,她肯定一下子就联想到那里去了。

    柏佑辰不想让叶宁想太多,赶紧把调查到的那些事情说了出来。

    “这样的场所其实并不是年轻人的最爱,最喜欢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有钱人,因为这个学生会开的是大价钱,卖的都是女孩的第一次,当时买走陆初晴第一次的人另有其人,但是时间已经过了太久,当时在那里做事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所以没有办法探知,但是后来陆初晴去上大学是贺晋年的父亲为她秘密安排的,所以我觉得是不是有可能……”柏佑辰不用再说下去,就足够让人猜想。

    贺振铎跟陆初晴,这不太可能吧?那贺晋年照顾陆初晴算是什么?

    这种关系也实在是太奇怪了,简直不可思议。

    叶宁的整个大脑都嗡嗡的,好像有无数只蜜蜂在脑子里飞来飞去,一片空白杂乱。

    “你不用多想,我会再让人去调查的,应该可以找到当年那个买走陆初晴第一次的人,那时候就清楚了,小心肝你要知道在任何事情的真相被发现之前,都不要去妄自猜测,否则只会伤了自己。”看着叶宁暗淡下来的眼神,柏佑辰如同长者般的教诲着,这件事情他肯定要告诉叶宁的,但是他不希望叶宁为了这些事情烦恼。

    “我明白。”现在这种情况能说明什么?陆初晴曾经在十五岁的时候把自己卖掉了,然后贺振铎为陆初晴找了私人的贵族学校,在那里陆初晴跟贺晋年认识了,而贺晋年为陆初晴安排了房子,供她各种花销,购买价值不菲的珍宝。

    这关系怎么理也理不清楚,就好像是一团乱麻似的,她想要找一个线头出来把这些乱麻理好,但是这个线头在哪里?

    那就是要弄清楚谁是陆初晴的第一个男人,或者知道了这个以后,一切都会变得晴晰起来。

    窗外的天色在渐渐变得暗了起来,或许是暴风雨真的快要来了,天边的云层积涌着快要压到人的眼前似,心头变得堵堵的就好像被这灰褐色的云层充塞着,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贺晋年很少出差,在她嫁给他的这段时间里,他离开她的次数简直是屈指可数,在没有他的时候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特别的孤单。

    房间里没有了他的气息,那种层次分明的麝香味,还有他的呼吸与心跳带来安全感。

    但是他不在的这个晚上也是好的,刚刚接收的那些消息让她有点吃不消,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去问贺晋年是不是跟陆初晴真的是有过情侣关系的,可是他为什么会喜欢陆初晴呢?

    他是这么一个骄傲的男人,他是这么一个成功的男人,如果一个女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可以出卖自己的纯真给另一个人,那他会欣赏吗?

    自从怀孕以后,她的睡眠都很不错,早早的就会睡着了,而这一夜她却失眠了。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天色渐渐泛亮她才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好像陷入了沼泽里一般,远远的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他就站在那里高大挻拔,就算只是一个侧脸却依旧轮廓分明得让人心跳加快,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贺晋年。

    身体开始慢慢的卷入了泥沼之后,她大声叫着:“贺晋年,救我……”

    而他没有过来,叶宁看到了他走向了另一处泥潭里,那里也有一个女人,瘦瘦弱弱的,一脸苍白。

    陆初晴?

    “求你……”她尖叫着,然后软软的冰冷泥沼没过了胸前,整个身体在慢慢的往下沉,她已经闻到泥土的腥臭之气。

    他看着她被泥潭淹没,窒息,眼前黑暗一片……

    “不要……”叶宁整个人从被子里弹了起来,才发现这是一场可怕的恶梦,她是不是如佑辰所说的,想太多了呢?这应该是假的吧,不是在预示着什么吧?

    她应该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叶宁安慰着自己,当手抚向额头时才发现,她被吓得出了一身的汗,几缕头发贴在了她的脸颊上,身上汗贴着腻得难受。

    洗个澡再去公司吧,因为她的特殊情况,所以她工作的时间会自由些,不像以前在贺氏时都要早早的跟着贺晋年一些去。

    阿姨交代过,洗澡时水不要放太热,但是温水洗起来就是不如热水舒服,但是好在室内的暖气充足,所以也不会感觉太冷。

    换了件衬衣,配了条卡其色的阔腿裤,然后挑了件大衣跟围巾吃个早餐就可以出去了。

    “太太,起来了。”昨天阿姨就住在客房里,她起来时阿姨就赶紧把她的早餐给准备好了。

    一个人吃,也准备了五六样,一小块烤鱼,一个小的烤饭团,一份酸奶,一碗鸡汤馄饨,切好的各式水果,还热了杯牛奶跟一个金黄酥脆的牛角包。

    阿姨真的好能干呀,一早上就准备了这么多,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她竟然没有胃口,只是吃了几口鸡汤馄饨竟然觉得腻了些,别的更不想吃了,站起来准备离开时,阿姨看着一桌子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物,小心的问着:“太太,是不是早餐不合口味?”

    “不是的,你做的都很好吃,这是我自己胃口不好。”确定做得都很不错,但是她就是一点胃口都不好。

    “中午不用做了,我自己去找点吃的,好像随时都会变口味,好奇怪呀……”叶宁笑了笑,她本来都是胃口极好的,饿的时候都能吃下一头牛的感觉,但是现在却胃口也没有。

    昨天明明还是好好的,大概是听到了那个消息让她倒胃口了吧?

    阿姨拿起了那件大衣帮叶宁穿上,然后帮叶宁拿着手袋跟大围巾,站在她的身后等她挑了双鞋后,她赶紧还是弯腰为叶宁换上。

    “谢谢……”叶宁依旧道了谢,接过手包戴上围巾跟宽沿的黑色帽子就准备出门去了。

    刚刚拉开门,就有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好像强烈得快要让人窒息似的。

    鼻子撞上了一具坚实的胸膛,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拢进了男人的怀里,他的身上还带着风尘仆仆,大衣上沾着细细的雪花,抖落时好像落了一地的思念。

    “贺晋年,你怎么回来了?”叶宁不用看就知道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只有是贺晋年,他的味道他的体温都是改不了的。

    “突然袭击。”贺晋年亲了亲叶宁的唇,竟然还真的是被他捉了个正着,这一大早的不在被窝里,穿得这么整齐正式是要去做什么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