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不知所措

    120   不知所措    “贺晋年,如果可以我希望一直这样,希望这一刻是永远,可是永远有多远呢?永远到我们无法想像,是不是有一天会分开,不是我决定的,是你明白吗?”叶宁半跪在沙发上,目光与贺晋年的平行而视,清澈如水般的望进了贺晋年的心底。

    “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但是你呢?你从未曾告诉过我你真正要娶叶家女儿的原因,在这段婚姻之中本来就有着不平等,我喜欢这样与你在一起,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伤害了我,那么请允许我带走我的孩子,可以吗?”大概永远也没有办法从贺晋年的口中知道他娶叶家女儿的真正原因,所以叶宁始终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他所说过的。

    不是不告诉她,而是无法说出口。

    他不能告诉她这只是一个荒唐的承诺,可是如果没有此荒唐事,或许他与她就真的错过了。

    贺晋年长臂一伸,把叶宁抱进了怀里,男人淡淡的麝香味笼罩着她的身体,散到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固执而又敏感的女孩呀,因为这样的相遇让她对所有的事情都小心冀冀,甚至对他是抱着疑惑的态度,而他能说此什么吗?

    不能反驳,也无法责怪呀……

    只能这样抱着她,好像这样紧紧的抱着就不会离开。

    “不要说这个了,贺晋年一切都交给上天安排,或许你生不了孩子也可能我有不孕不育呢。”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叶宁带着点歉意的故意开起了小玩笑。

    毕竟贺晋年真是费了心思安排,想要给她一个难忘的假期,她如果在纠结这些事情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现在就想好好的过这两天,在这里整个世界就好像只有他们两个,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贺晋年的她的唇上触了一下,眼角从刚刚的严酷冷竣开始有了变化,好像是冰雪消融般的。

    每天都要与一个喜怒无常,谙暗难懂的男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好像是坐着过山车般的吧,刺激得令她每分每秒都想要尖叫。

    还好现在还年轻,受得住这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刺激,否则真的是要得心脏病了。

    “那你说几个好笑的让我笑一笑。”叶宁的手指抚上了贺晋年的眉头,他的眉宇之间有着肉眼可见的纹路,这似乎是常常蹙着眉留下了痕迹。

    “我不会说什么笑话,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趣?”把叶宁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在这样安静的夜里,男人低沉的声音如同呢喃似的,在她的耳朵里跳动着不一样的动人音符。

    “是有一点无趣怎么办?退货吗?”她的声音又开始变得粘腻起来,好像是黄油混着蜂蜜般的,快要人的心都给化开了。

    “你忘记了,我是个最精明的商人,怎么可能发生退货这种事情呢?想都不要想……”两人的唇几乎是贴着的,他的味道窜进了她的嘴里,带着几分红酒的醇厚让叶宁不禁轻轻的触了一下他的薄唇,舌尖轻轻滑过时贺晋年的健硕的背轻轻颤了一下。

    就如同天下所有还在新婚不久的男男女女们,只是会在这样寂静的夜里享受着来自身体感官的极致you惑,叶宁咬着贺晋年方正的下巴,嘴角掩不住的笑:“那就努力让别的事变得有趣一点。”

    炽热的晴欲之火几乎点燃了整个雪夜里的森林,不觉寒冷,不觉孤寂……

    ——————————————分割线—————————————————

    这也算正儿八经的一个新年了,管家的心是悬着的,一到了年节上就要特别的小心,因为纪五爷逢年过节就是最阴晴不定的时候了,下人们也都知道他们五爷不过节的习惯。

    “五爷醒了没有,这粥再热就不可口了,不行我再重新熬一锅吧?”厨房里的厨子更是提心吊胆的,别的还好比如负责打扫的这一块,昨天半夜就把院子里给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甚至是用水洗了四五遍,光滑的青石板子都快能照出个人影来了,生怕被五爷看不顺。

    地板可以多洗几遍,问题是他一个厨子,就算做得再好吃,那都是能挑出毛病的,粥一直热着也影响口感,不行他再去熬一锅,谁晓得五爷什么时候会醒来,他从昨天晚上就已经在厨房里准备着了,从面条到饺子,到烧饼,所有能想到五爷早上可能会吃的,他都准备了。

    还能怎样呢?

    “那就赶紧去再熬一锅,废这么多话干嘛?”管家本来就绷得有点紧了,突然身后有人这么嘀咕了两句,更觉得紧张得不行。

    从今天起到农历正月十五的那一天,都不是什么好日子,大家的皮都要绷紧一点。

    “那我就赶紧去弄了,估计连午餐都要一起备上了,也不知道五爷要到什么时候才起来。”都这个点了,如果五爷再过一会儿不起来,那就得要吃午饭了。

    正说着呢,楼上传来了一声极轻的咳嗽声。

    所有的人都怔了一下,然后立刻各自忙开了。

    管家赶紧猫着腰推门而入,照着以往的每一天赶紧拿起了烧开了的纯净水倒进了杯子里,这是五爷早上刷牙用的,倒好了之后赶紧打开了那扇檀木衣柜的门,取出了一件蓝色的长袍。

    事实上五爷的衣服也不都是长袍,但是他喜欢穿长袍,一整屋子的高订西装却是极少穿的。

    “去叫推拿的过来……”

    已经醒了好像根本就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只是冷冷清清的说了一句之后,翻了个身继续躺着,管家依旧猫着腰,应了一句之后就赶紧出去。

    又要推拿师傅,这一天都推了八百遍了,还要推拿?

    敢情这推拿能跟抽烟似的,还上了瘾越来越大了?

    赶紧打了电话过去养生推拿会所里,让师傅赶紧过来。

    “今天小顾师傅不在。”接电话的那个人似乎有点不难,谁也不是傻子,最近五爷点小顾去上门做推拿也实在是太频繁了点,现在说是找推拿师傅过去,摆明了就是要找小顾,如果换个人去就算是技术再好,估计也会被人扔出来的。

    “什么?”管家一听心都快要跳不动了,五爷要找顾师傅推拿这是全世界都看得出来的,而五爷也从来不掩饰些什么,但是今天这个小顾师傅竟然不在?

    这可如何是好?

    头上开始冒着冷汗,今天是开年的第一天看来注定是不好过了。

    “五爷,今天顾师傅不在。”后面的话管家就没有再说下去了,按平日里纪五爷的性子,如果不是他要找的人,换个人来肯定是不要的。

    “嗯,出去吧……”

    管家一身冷汗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可是到底要不要直来吃早餐呢?

    厨房里的粥还熬着呢,而纪家的几个厨子已经开始准备午餐了。

    不在,这是几个意思呢?

    是不做这行了,还是有事这几天不来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了?

    纪五坐了起来,揉了揉酸涨的额头起身走到浴室,收拾了一下后再换上衣服,当他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硬是把一屋子的人都给看呆住了。

    因为他们家的五爷今天竟然正儿八经的穿起了正装。

    暗色的西装,衬衫比初雪更白,没有打领带却在举手之间露出了一对特别订制的袖扣,隐隐的散着冷冷的幽光。

    “五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管家迎了上来,这副样子大概是要出门去,但是出门前总是要吃个早餐吧。

    “不用了。”声音冷清得好像是早晨时的风,刮到脸上时有些冷让人总会时刻保持清醒。

    管家自然不能再说一句话,只是奉上了一杯极为清淡的茉莉花茶。

    纪五接过来喝了两口之后就把杯子递给了管家,走出了辽院门。

    “去荣御。”纪五坐在了汽车后座上,双眸低垂让人无法看到他眼底的神情。

    荣御是城里最豪华的养生会所,但是算是正儿八经的生意,没有打着养生的旗号做着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是因为少了那些勾当,所以收费当真不便宜。

    几部汽车在荣御会所门口停了下来,开车的保镖下车拉开车门。

    纪五面无表情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进去就好。”

    他的意思是这些人通通不可以进去,那万一要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保镖们面面相觑,但是纪五爷说的话谁敢不听。

    年纪不太大的,可是在这样藏龙卧虎的城市里,能让外头的人恭恭敬敬的尊他一声五爷也确定是有过人之处,所以他们只能把车子停在了停车场里,两个在车上守着,两个在门口看着。

    收费贵自然有贵的道理,整个会所的大堂都不会比五星级的差了。

    “这们先生 ,您需要什么服务吗?”会所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的,纪五一进来就马上有服务生迎了上来。

    “推拿……”

    “您里面请。”服务生一看这样的客人总是非富即贵的,所以赶紧往里面迎了进去。

    房间不太大,但是却里非常干净精致,桌上的香薰炉里点着上好的薰香,散着淡淡的檀木的香气,倒上一杯热茶后服务生恭敬的问道:“您是有熟悉的师傅,还是我为您安排一位?”

    这位客人显得有点眼生,应该是从来没有来过的,所以应该没有熟悉的推拿师傅吧。

    “顾成。”纪五的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仔细的想了一下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他应该就是叫顾成的。

    原来是有熟悉的,服务生陪笑着说:“阿成现在还有客人,今天有个客人包了他所有的钟,所以您是不是换一个。”

    “我可以等十分钟。”纪五坐在沙发里,眼皮子抬都不抬的说了一句。

    “那真是抱歉了,阿成他已经有客人了,要不然您明天再来?”服务生突然就觉得脊背发凉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的。

    他抬起头来时才看到了那个贵客的眼神,冷得好像是沁着冰的黑水晶般的,一个男人的眼睛怎么就能生得这么好看,但是却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还有七分钟。”不用看手表,纪五都可以准确无误的知道刚刚过了多长的时间,连一秒都不带误差的。

    “您这样我们也很为难,您看我找个跟阿城手法一样的师傅给您做一下,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们再换……”小心冀冀的陪着笑脸,服务生大概已经明白了,今天自己遇见了一个不太好惹的人。

    这都是新年第一天呢,小费红包都没收着,麻烦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五分三十秒……”纪五长腿交叠着,声音不大却带着足够的威慑力。

    纪五似乎 连十分钟都等不到了,他开始不耐烦起来。

    刚刚应该给五分钟的。

    “把这幢房子给我封了……”

    服务生看到他拿着手机说要拆房子的时候以为是开玩笑的,但是不到几分钟就发现,一点儿也不是玩笑,不知道从涌出了一群黑衣人,而且人数正在慢慢的多了起来,闯进了每一个包间里把里头的客人一个个赶了出来,甚至连衣服都不让换上的。

    这天寒地冻的,那些尊贵的客人们就穿着宽大的袍子被轰到了门口。

    所有的人都被轰了出来以后,门口站着两排肃杀的黑衣保镖,然后纪五才慢悠悠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站在台阶上。

    空气冷得让人的吸进去时,肺都会有些不太舒服,他看了下面的人群嘴角带着一丝冷漠的笑意。

    因为这是快中午了,在这儿推拿的人并不多,要是到了下午晚上估计这个小广场上就得有不少人了。

    “五爷,您来了也不言语一声,我们有什么做不好的您只管说,这……”经理也不知道这样的场面要如何是好了,他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也听说过纪五不能惹,所以派过去的人他都是有仔细交待过的,而且也是精心先过的,从蔡师傅到阿成都是会所里的好手,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位爷呢?

    肯定是为了顾成来的,这小子来这儿一年不到,倒是很招客人喜欢,特别是女客人。

    今天就是一个女客人约的,事实上人家前天就约了,今天早上来做一个推拿的,而且非常大方的把今天顾成所有的钟都给买了,也就是说顾成今天只要给这个女客人做完推拿之后,他就没事可以休息了,所以一早纪五来电话时他自然就说顾成有事,但是这也没算骗人吧,这是真的有事呀。

    顾成都被赶到了外面,制服有点单薄,他哆嗦了一下瘦小的身体淹没在了这一群人当中。

    经理知道这事可不是他解决的,多半就是因为顾成,目光也焦急在的人群之中扫过,然后就瞄到了缩在人堆里的顾成。

    “您看,您这都来了天气也挺冷的,您先进去消消气,我让阿成去帮您放松放松。”小心冀冀的陪着不是,纪五爷的性子不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止是纪家有钱更要命的纪家有着一些惊人的背景,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耳闻,不然下面站的的那些人也都不是吃素的,一听是纪五也没敢再闹什么了,一个个冻得跟冰雕似的。

    纪五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刚刚那个服务生给他安排的那个房间里。

    “各位,真是对不住了,今天所有的消费都免单,真是太对不住了……”经理的腰都要弯到地上了,这年头赚点钱可真心不容易呀,一开年就给整的这一出。

    “阿成,你赶紧去吧。”经理一把扯住了顾成细细的手臂,脸色都变白了,头回见到这么大的阵仗呢。

    “我今天已经有客人了。”顾成小声的说着,皱着眉也不敢表露出什么来,他的手臂被扯得有些疼。

    “这些事你都不用操心,赶紧给我去。”经理都快要疯了,这还有心思想着别的客人,再拖拖拉拉的一会儿这幢楼都能让人给拆了。

    顾成搓了搓手,只能赶紧走进了房间里。

    “纪先生,今天哪里不舒服吗?”顾成小声的问着,他说话向来声音都不大。

    “今天你有事?”纪五挑了挑眉,看着站在门边的顾成,瘦瘦小小的样子好像风一吹都会跑掉似的,刚刚在外面估计被冻着了,一进到暖气里脸色倒是好看了许多。

    “今天有位客人包了一我整天,就是我上的是早班得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六点,她把我这些时间都买了,所以今天我不能给别的客人做推拿。”顾成老老实实的说着,他大概也知道这个纪五不是个一般人吧。

    从他住的宅子,到他用的东西,甚至是今天这样的阵仗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或者是办得到的。

    “一天?多少钱?”纪五似乎来了兴趣,看着顾成低声问着。

    “应该是……”顾成心里迅速的算了一下,一个全套是一千两百八十八,要五个的话那就是六千多是吧?

    他真的是不会算到详细的数字,只能报了一个他算得了的:“好像就是六千多,具体的要等我月底结工资的时候才知道。”

    “我每次付你多少?”给钱的这个事情他不清楚,都是管家结算安排的,他从来没有管过这种事情,这本来也不是他应该要操心的。

    “给的双倍,无论您做的是哪一种,就是全套或者是更长时间的,给的都是双倍的价钱。”顾成的说话依旧小小声的,但是纪五却听得清清楚楚的。

    “还有每次多给了三百块钱,打车用的。”顾成想起来了,每回都是有给车马费的,因为他们要上门去,所以多给的三百块的打车钱。

    这算是出手很大方的客人了。

    纪五的眉头皱了一下,好像发现了什么问题似的:“因为我给的钱没有别人的多,所以你今天不去给我推拿?”

    这让顾成如何回答呢?一下子怔在了那里,低下了头有些不知所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