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小吸血鬼

    113  小吸血鬼    往事有点不堪回首。

    酒醉的父亲醒了,面对着的是他杀了人的结果。

    就算是误杀也是要判好几年的,而且还有一个强.暴罪,两罪并罚十年都不算轻,当时正是贺氏整个集团最关键的时候,这样的丑闻可能会动摇整个贺氏,所以当年贺家才答应了张允秀提出的那个条件。

    等到秦双成年之时,贺家的男丁必须一字排开的让她选,她想要嫁给谁都可以。

    贺家答应了之后,是签了字的,而秦伟雄的尸体也被处理掉了。

    该做的一切贺家都做了,贺晋年并不喜欢因为仗势欺人,所以他依约而行,如果当年秦双不是矫情的以为他会拦着她嫁给晋铠而主动选他的话,他也只能娶了。

    有的事情既然答应了,那就应该做完它,这是贺晋年的原则,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怪力乱神之说,但是却相信有另一种审判的力量。

    如果贺家失约欺负了秦家的孤儿寡母,那么是贺家不对,但是秦双跟她的那个已经陷入魔障的母亲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来,他要把秦双清理出去也不欠他们什么理由了。

    只要找到张允秀,他有一万种方法逼着张允秀把视频拿出来,而且是永除后患的那种。

    但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大张旗鼓的去找人,所以办这件事情纪五是最合适的。

    “贺晋年,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有点蹊跷,你父亲怎么会喝醉了酒就在佣人的房间里?”纪五手上的参茶放下来后,管家端上了刚刚蒸好的雪白细腻的伦敦糕。

    伦敦糕并不是产自英国伦敦,而是来自广东顺德用灿米粉跟酵母发酵后再蒸,色泽洁白如玉,半透明的软韧无比,纪五倒也是喜欢这个口味的,喝了茶后必吃茶点这是他的规矩。

    “不管怎样,他都强.暴了张允秀,也杀了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再想过去的原因对现在没有任何帮助,就算他们当初想要敲诈,也已经受到惩罚了,秦伟雄如果只是想要拿刀吓人,他都已经死了。”贺晋年淡淡的说着。

    纪五笑了一下,贺晋年似乎早已看清一切,但依旧让秦双母女在家里胡闹,这是为什么呢?

    或许张允秀的手里有视频这是原因之一,把他的父亲逼出董事局或许也是另一个原因吧。

    其实没有人能看透贺晋年真正想的是什么,包括他也看不透。

    强大的男人,内心世界一直是一个谜。

    两个男人在雪夜里,一杯一杯的对饮着陈酿的花雕酒,聊着过去的事情一直到天色微明……

    一夜未归?

    整整睡了两天的叶宁终于感觉到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了,一大早的天刚刚亮她就起来了,下意识的触了一下身边的位置,是空的也是冷的。

    起来洗梳好了之后换上了衣服,最后的两天把手上所有事情清理完之后,就可以安心的渡假了。

    在没有亲眼见到任何事情之前,她都选择相信贺晋年,这些时间里她要跟他好好的过,不想浪费每一分每一秒。

    她换好了之后,就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传来了一阵阵的酒气。

    他回来了?

    赶紧赤着脚溜出了卧室,就看到了贺晋年。

    似乎有点疲倦,身上果然沾了些酒气,不过并不讨厌。

    有的男人身上的酒气是那种喝过了酒之后,那些酒液在身体里发酵过了然后从呼里散出来酸臭难闻,贺晋年的酒气却是不一样的。

    黄酒的香气有些醇厚,他的肝功能应该不错的,所以酒量也好,他的酒气并不是从呼吸里散出来,而是沾染了一些在他的羊绒大衣上。

    那些酒气不似经过了男人身体里那些器官,而是干干净净的沾在了衣服的纤维上,沾在了他的毛发间,落在了他浓密的睫毛上,还有染在了他深不可见的眼底。

    “喝了一夜酒吗?”叶宁赶紧迎了上去,伸手接过了他脱下的大衣挂了起来。

    “嗯……”贺晋年的嘴角弯着温柔好看的弧度,站在了她的身后,轻轻的揽住了叶宁。

    “这世上的朋友不多,可以一起喝酒的就更不多了。”喝酒是最危险的事情,因为酒能迷乱人的心智,让人赤luo裸的暴露出自己的本性来,而他跟纪五就是那种在对方面前不太需要掩饰的朋友,所以起了性子就多喝了一些,在雪夜里烤着暖炉喝着酒就一直聊到了天色微明才离开的。

    有点累了。

    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凑进她散着淡淡玫瑰香气的颈窝里深深的嗅了一下,然后涔薄的唇落在了叶宁的耳后,缠绵至极的轻轻吮吸着,一点点的好像是蝴蝶飞过似的。

    “没时间了,你去洗个澡,我来给你泡杯柠檬蜂蜜水,然后开车送你去公司好不好?”叶宁被他的吻触动着,整个人都快要化掉了似的,这样亲密的动作太过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撩出大火来。

    今天他确实是没有时间,因为早上有两个很重要的会议,是他必须参加的。

    “好……”贺晋年的声音低低沉沉的,离开她似乎总是要用尽最大的自制力一般的,贺晋年松开了圈住她的手,走进了浴室里打开花洒,任由冰冷的水柱冲刷着他强健的身体。

    一个冷水澡之后, 似乎精神了不少。

    换身干净的衣服再走到客厅里,叶宁已经泡好了一杯蜜茶端到了他的手上。

    他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倒是很提神,温热的蜜茶淌进了胃里,舒服了不少。

    “早餐到公司再吃吧,我已经打电话让餐厅里给你熬了点粥,一会儿我开车,你路上休息一下。”他换了身衣服之后,刚刚的疲倦似乎一扫而光了,但是叶宁知道人的体力最好是不是轻易的透支,从这里到公司她开得慢的话也差不多要半小时,足够他在车上打个小盹了。

    有时候半个小时就可以让人满血复活,她以前也曾经是这样的。

    “贺太太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爱上我了嗯?”贺晋年忍不住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他喜欢看着她的唇微微绽开的样子,丰润诱人得想让人一次一次的亲吻下去,永远也不停止似的。

    “爱你个大头鬼,你不要想太多了,我这是让你赶紧去上班,好好工作赚钱给我买礼物,圣诞才过去这马上就元旦了,接下去有农历新年,还有情人节,妇女节,儿童节好多节日,贺先生你有没有算算你的钱够用吗?不努力工作行吗?”叶宁的眉眼都笑弯了,拉着贺晋年的大手就往外面走,跟他单独在一个空间里非常容易就会演变成为男女之间的极限运动。

    她不排斥,其实有些喜欢,也很享受。

    这是正常的生理需要,而贺晋年是一个最棒的情人,如果以那个方面的能力来打分的话,他绝对是可以满分的,甚至是好看的外表与极具you惑的身体都是最好的加分项,但是总不能都是这样两个人一下子就要粘起来,还能不能好好的工作了?

    “小吸血鬼,儿童节也有敢要礼物吗?看来我得要好好赚钱了。”贺晋年笑着揽住了她的腰一起走进了电梯里。

    他很少让女人开车,其实他也没有累到开不了车的状态,但是她喜欢所以他就一副准备好好休息的样子。

    “这部车子真的是有点大,我以前在美国的车子小多了。”叶宁一面调整着位置,一面嘀咕着。

    不过贺晋年手长腿长的,开这样的车很好看也很般配。

    车子慢悠悠的在路上行驶着,这座城市她并不陌生,但是从来没有在这座城里开过车,所以分外小心。

    “我学车是佑辰教的,其实我在美国也很少开车,但是佑辰坚持说女孩子什么要学会,即使不是自己开也要会驾驶。”叶宁一面开一面说,因为贺晋年根本就没有要休息的样子,而是一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那你还会开什么?”贺晋年不太喜欢,因为好像他的女人许多事情竟都是柏佑辰交会的,这一点真的是有些讨厌了。

    “游艇也会。”叶宁想了想好像她就是不会开飞机了,这个应该不用学了吧?

    “贺晋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渡假?”他到现在都不告诉她要去哪里渡假,叶宁把周边可以短途旅行的地方都想了一遍,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她特别喜欢的,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旅行,其实她非常期待。

    “秘密。”男人的深暗的目光落在了叶宁的脸上,女人专心做事的时候非常漂亮,他的女人更是如此。

    一早上的事情多得让人崩溃,因为她昨天睡了一天,所以事情都有点积压住了。

    到了十点钟有个会议,她竟然见到了许久未见的秦双。

    说起来两个人算是妯娌,但是却好像比陌生人相处更糟糕。

    其实家族集团里,贺晋年算是管理得很好了,但是依旧有一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就是家族里的人会在集团里担任要职。

    不过秦双挂的职位名头倒是挺大的,但是现在实际上也已经管不了太多事情了,贺晋年正在渐渐的把秦双边缘化,不过年底的总结会议她还是会按例出席的,而且一起出现的还有贺晋铠。

    如果不是再一次见到,她都快要忘记贺晋年有这么一个堂弟了,因为最近的日子过得也真的算是精彩纷呈呢。

    “大嫂,好久不见。”贺晋铠挑着狭长的桃花眼,一脸笑意的跟她打了个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搞事情的一直都是秦双,跟贺晋铠一点关系也没有。

    所以叶宁也笑着说:“真的是好久不见……”

    “当然了,现在你有晋年撑腰,贺家都不用回这是乱了规矩的,看大伯父回来你还能不能在外面住。”秦双一脸子怨气的说着,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贺晋铠回过头去看了秦双一眼,态度生硬,语言冰冷。

    “我干嘛不能说?还有你贺晋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事情。”被叶宁的面前被自己的贺晋铠这么说,秦双的脸都气得快要绿了,他竟然帮着叶宁简直是疯了。

    谁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个姓叶的果然就是天生的狐狸精,不过她的好日子也不会太长了。

    秦双的眼睛在了叶宁平坦依旧的腹部,好像并没有什么迹像,难道陆初晴在骗人?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叶宁跟贺晋年都弄回贺家来,这样她才能更清楚的知道叶宁什么时候怀孕,她要挑个最好的时间点下手,让所有的人都永不翻身……

    而且她需要贺晋年亲口说的话,只有这样才足够让叶宁信服。

    陆初晴不知道准备得怎样了?贺晋年的亲口承诺她已经拿到手了没有?

    尴尬的气氛在那些高管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入会议室时,被满满的人气给冲散了。

    有外人进来的时候,自然秦双也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安静的坐在她该坐的地方,玩着手上的那支笔,可是叶宁总是觉得她在盯着自己时,脸上的笑意有些令人毛骨耸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