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三十二章

    “将军,这么晚了还……”云七听见院里有声音便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伯余舞剑的身影,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伯余二话不说,利剑便向他刺去,云七立刻接下此招,在院子里和伯余打得难舍难分。周围的花草树木不免遭到了牵连,落得一地的枯枝枯叶。

    “将军……”伯余似乎打得累了,倒在了地上呼呼喘着气却一言不发,云七不免有些担忧起来。伯余却依旧充耳不闻,看着天上的繁星闪啊闪的……那当中,可有一颗是他?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会想着自己嘛?

    闭上眼,都是夏至那灵动的眼,和夏慊不信任的表情。他不怪夏慊带走了阿至,他只怪自己得不到信任。或许,阿至这时候离开,也并不是坏事吧,至少他可以不再受自己的牵连。等到将一切都彻彻底底的解决干净了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将阿至绑在自己的身边。

    或许是打了一架足够发泄了,又或许是已经想通了。伯余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体,看着眼前的云七就是一愣“夜深了,你怎么在这,还不休息?”

    “……”云七

    “夜不能寐表示你思虑过重,即使到了最后的关头,你也无需有如此大的压力。好好歇息。”伯余善解人意的拍了拍云七的肩,走开。

    “……”云七

    这边伯余六王爷开始了最后的斗法,他利用了王爷对他的信任,告诉了他许多内部的消息。而伯余又将这些内部的消息透露给了和六王爷死对头的四王爷,并暗中帮助四王爷。

    话说,这六王爷和四王爷当初是一派的,一起逼迫了伯余的父皇下位。但好歹四王爷还念着亲情,而六王不顾四爷的劝阻将先皇一派赶尽杀绝,只留下一个极其年幼的皇子作为傀儡。也亏了伯余的身份没有暴露,否则,伯余能否活到今日也是难讲了。

    这边的战争如火如荼,而另一边,是温馨?

    夏至睁眼从自己家里醒来的感觉很奇妙,温暖舒适干净异常的床,落地窗前异常雅致的窗帘。脚踩着软绵绵的羊绒地毯,欧风的装修风格时常又温馨……这,他是回家了吗?为,为什么?

    “二少爷,您起来了。”管家伯伯亲切的和他打招呼,又钻进了厨房端出了早饭。

    “起了?身体感觉怎么样?”夏慊也从旁边的书房钻了出来,为了夏至,他特地翘班一天,把事情都丢给楚烈了。话说被夏慊压榨的楚烈,最近隐隐约约有要起义的趋势。夏慊笑了笑,毫不在意。

    “哥,我没事啦,就发个烧而已啦。那个,我,怎么回来了?”夏至小心翼翼语气有些刺痛夏慊,夏慊大步的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回家住一阵子就这么委屈?”

    “那个,不是啦,哥。那,我还可以回去吧?”夏至睁着大大的眼睛问。

    夏慊瞧了他一眼“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不是,我这不是感觉黑晶石,好像不见了…...”夏至有些着急道

    “你的黑晶石在我这。放我体内净化一阵,以后可以来去自如不是很好吗?恩?”虽然这不是根本目的,但是一举两得嘛。夏慊非常的以自己的特殊体质为荣。

    “那,你的那块呢,干嘛不给我?”夏至生怕自己的黑晶石被占了似的。

    “我说你,能不能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好好待着,吃饭。”夏慊果然没有辣么多的耐心。夏至也深知自家哥哥的秉性,于是乎乖乖闭嘴,吃饭。毕竟,真的很饿了。

    夏子橙在夏慊用餐的时候突然跑回来了,手上还拿着夏至爱吃的糕点。夏慊立刻迎了上去,接过他的外套和糕点,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这不是,阿至要去做身体检查嘛,我也想去看看。你放心,我现在开车技术可好了。”夏子橙得意洋洋。

    “是是是,昨天车撞树上的那个人不是你。”夏慊调侃。

    “……”夏子橙顿时面红耳赤,“都说了那是个意外,意外啊!”

    “好好好,意外意外。尽管我相信你的开车技术,以后你上下班还是我接送吧。”夏慊笑着揉夏子橙的头发灭火,那眼神温柔的都要溢出水来了,夏至表示很鄙视,要是对自己能有一半温柔……

    “想什么呢,快吃。”夏慊见夏至含着勺子神游,以为他又在想着某人,于是烦躁的打断他。

    “吃就吃,你凶什么凶!”夏至恨恨的往嘴里塞了一个糕点。

    “……”夏慊头疼的捏了捏额头,对夏子橙道“你陪他一会,我还有份文件要处理。”

    夏慊走以后,夏子橙和夏至两人相顾无言。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曾经他们看见对方用着自己的身体,还会觉得如此怪异,而现在却如此的自然而然。

    “噗嗤,”夏子橙看着夏至都快把头钻到碗里,笑道“阿至这么怕我?”

    夏至愣了一下,淡淡的笑了起来,好看的眉眼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说实话,有点。”在古代看惯了夏子橙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还当真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敬畏呢。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的样子吧?”夏子橙喝了一口管家大发慈悲递过来的橙汁,道“摆脱了那个世界的旧事,我就不是那个人了。现在的夏子橙就是你之前见到的那个,嗯,用楚烈的话说就是,蠢萌?”

    夏至也笑了出声,差点没把奶给喷出来。大将军,蠢萌?“他没被我哥打死吗?”

    “打死?为什么?”夏子橙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就是让他多加了两天班,阿慊说是为了让他多挣钱呢。”

    “真是剥削者!”夏至嗤了一声,脸上的笑意还是有些淡淡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伯余兄的事情有些复杂,你在那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回来才是最好的。”夏子橙看到夏至放松下来的脸色,又道“你发烧的这几天,阿慊每天都没睡好,总是半夜惊醒,整晚整晚的抽烟。他虽然不说,但是真的很担心你。”

    “你好好待在这边,伯余兄那,我也会去关照关照。可以吗?”

    夏至往楼上书房的方向看了看,点点头,心里有些疑惑。不就发个烧嘛……按理说,夏至因为那种事而发烧,夏慊不应该狠狠的嘲笑他一顿,怎么会担心成这个样子啊。难道,事情,有哪里不一样?

    夏子橙陪着夏至到处溜,骑着马在自家的马场里肆意的跑了好几圈,心情才有所缓和。然后乖乖的去医院做了检查。

    “夏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大概身子有些虚,调养些日子也就好了,夏总不必太担心。”医生拿着一叠厚厚的检查报告道。

    “多谢医生。”夏慊送了口气,寒暄了几句,几人便回了别墅。

    没想到楚烈已经恭候多时了。

    “你不再公司,来我这干什么?”夏慊挑着眉

    “这话应该我问你!”楚烈怒火中烧,“自从那件事之后,你他妈全把事前丢给我,你这个总裁当的倒是清闲!我忙的跟狗一眼,阿初要见我一次都得特地赶到公司陪我熬夜!你知不知道他那个哥哥现在对我意见又多大?”

    夏慊冷笑一声,“他对你意见大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见艾初,像以前一样把他找回来当助理不就好了,别欲求不满就在这胡闹。”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这不是不肯回来嘛!”楚烈怒瞪站在一旁的夏子橙,夏子橙无辜脸,躺着也中枪啊……

    “烈哥,你消消火,不跟我哥那匹种马一般见识。”夏至笑吟吟的端出了一杯草莓汁给楚烈。这头楚烈就被止住了话头,看着夏至那如沐春风的笑容愣愣的接过了草莓汁,还十分和善的问了一句“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至淡淡的笑着看楚烈喝了一大口草莓汁后,立刻掐住了脖子,脸涨红的就像草莓。他食指颤抖的指着夏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下一刻就立马冲向了厨房。

    夏子橙目瞪口呆“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在草莓汁了放了半杯的辣椒水而已。”夏至十分无辜。

    “……”夏慊。那可是,管家用超级辣的辣椒泡出来的啊,平常做菜加上一勺就已经呛的慌了,半杯……真是让人无法想象。夏子橙了然,夏至这是心里难受,又护短,正巧把这劲都发泄在了楚烈身上了。

    可怜的楚烈,默哀。

    楚烈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被辣的四肢无力,话都不想说,就趴在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夏慊见人可怜兮兮的样子,便道“要让艾初回来当助理,也很简单。你只要和公司里随便什么人搞个绯闻,再无意间传到他耳朵里。他还不得回来看着你啊?”

    楚烈好像吃了神药般突然有劲了,连忙点头。夏慊又嘱咐道“你可得悠着点,别太过头了。到时候把人气跑了可别找我。”

    “知道了知道了。”楚烈目光闪烁,已经开始盘算什么了。他又十分鄙夷的看向夏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手段!渣男!小橙啊,你可得小心点了。”楚烈意味深长的看了夏子橙一眼,在夏慊发飙之前立刻逃也似的走开。

    夏慊扶额,看向夏子橙正想解释呢,就见夏子橙也学着楚烈的样,骂了一声“渣男!”然后傲娇的走了。

    夏慊一脸懵逼,看向夏至。夏至眼神躲闪“啊,今天天气真是好啊。”

    “轰隆隆!”打雷了,夏至立刻跑开。

    “混小子!”夏慊无奈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