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二十六章

    两人回到大金已经过去了两三天两夜,一路上夏至为了伯余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他而生气,而伯余也为了夏至所谓的情哥哥生气。于是乎,两人互相不理睬对方,有志气的夏至,甚至自己骑马,磕磕碰碰的跟在队伍后边,也不愿和伯余同乘一匹马。

    但他却不知道,伯余为了照顾骑术很渣的他,放慢了队伍前进的速度,导致他们整整晚了一个白天才到家。

    安顿好军队,两人终于可以回将军府了。夏至还是骑着他的小白马一语不发,眼看着就要夜深了,听着某人饿的肚子呱呱呱直叫唤,伯余终于调转马头,挡住了夏至前进的路。

    夏至冷哼一声,想掉转马头,但那匹白马却非常不给力的一动也不动,还用它美丽的头颅去蹭了蹭伯余红马的头,简直不要太‘黏马’(人)!

    对上伯余面无表情的凝视,夏至突然有些心虚起来,但是想到自己屁屁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对待,顿时又有了骨气,揪着马耳朵,对马道“你跟他说,他不跟我道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他的,看我也没用!”

    “……”伯余一语不发十分高冷。

    “别以为你挡着这破马,我就回不去了!”夏至气急,那人又不说话,又不让他走,当真可恶至极!虎落平阳被伯余欺!

    夏至冷哼一声,狠狠的打了白马的头,翻身跳下马去,却很不潇洒的酿跄了一下,然后很悲剧的扭到了脚。但是回头看了依旧高冷的坐在红马上的伯余,夏至冷酷的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夏至还盘算着,等伯余追上来和他道歉的时候,要怎么冷脸以对呢,喜滋滋的幻想着的时候,就听见‘驾!’的一声,伯余骑着红马,带着白马扬长而去,掀起‘万丈’尘土,独留夏至在原地石化。

    “混蛋,你他妈真把我一个人丢这啦?”空荡荡的林子里没有任何的回音,没有突然回头的伯余,马蹄声已经消失的很彻底。

    一阵阴风袭来,树枝簌簌直响,十分的阴冷阴森。夏至顿时委屈了起来,狠狠的踢了一脚树干,却疼得直冒冷汗,扭伤更严重了。

    “混蛋,就知道男人都是骗子,都不可信!打我就算了,还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鬼地方。”夏至抱着双膝,缩在树干底下,可怜兮兮的简直惨不忍睹。

    “咕噜咕噜,”夏至的肚子响得更欢了,饿得眼前发昏。要不然,回去吧?夏至想,身体里的黑晶石发出了淡淡的光芒,照亮周围的一片,看起来没有那样可怕了。

    “不行!”夏至又自己否决了,夏慊还给他的这块黑晶石可没有经过净化,不能像夏慊身上的那块一样,想回来就回来。若是他走了,就得15天之后才能回来。

    万一明天伯余突然良心发现了来找他了,找不到人肯定得担心了啊。而且,整整15天,鬼知道伯余会和那个什么狗屁郡主发展成什么关系?

    “没错,不能走!”夏至握起了小拳头,又被一阵冷风吹的瑟瑟发抖。真的好冷好饿。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拿脚步声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夏至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他就知道伯余才不会丢下他。他站了起来等着那人靠近,心里虽然喜滋滋的,但面上却还是十分的冷漠,生气。

    “夏公子,是你么?夏公子?”忽明忽暗的火光靠近,夏至这才看清,来人哪是伯余,根本就是那个被他遗忘依旧的仙人徒弟。

    “怎么是你啊?”夏至十分的失望。

    “我们找了你许久了,你究竟去了哪里,竟然音讯全无。我看到这罗盘上黑晶石的异动,才过来看看是不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但夏公子,你在这做什么,在等人?”

    “没有,才没有在等人!”夏至被戳中痛点似的突然十分的生气。

    仙人愣了一下,摸了摸后脑勺,才道“既然如此,夏公子随我回去吧。”

    夏至扫视了一眼幽暗的周围,然后点点头。和仙人乘坐马匹回了京。一路上,夏至大概的说了一下自己已经入住将军府的事,其他的没有多言。

    “在下送夏公子回将军府。我们奉师傅之命跟着夏公子,夏公子能否和伯将军说一声,让我二人以小斯的身份跟在身边?若是夏公子有一点闪失,师傅非扒了我们一层皮不可。”到了京里,徒弟有些忧虑道

    “嗯……我会说的,不过不是今天。不回将军府,我要去青楼!”夏至咬牙切齿,伯余居然狠心抛弃他,那也别管他去哪里过夜!

    “啊,夏公子,烟花之地还是少去为好。”徒弟嘴里劝说,还是很听话的往青楼走去。

    “我去不去,或者去几次这可不是由我决定的。”夏至抱着双臂,意有所指,但徒弟却摸不着头脑,只是停下了马道“到了。”

    夏至看着虽然深夜却依旧热闹的地方,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你们先回客栈歇着,我自会来找你们的。”夏至挥挥手,就要赶人。

    “可是,夏公子…….”

    “哎呀,你别可是了,小爷我烦着呢,你快走!”说着夏至便进了青楼,还是一样巧舌如簧,爱钱如命的老鸨,浓妆艳抹的女子,还是一样的包厢。却在进厢房时,被立在门外的徒弟给吓了一跳。

    “我不是让你回去么,你在这吓鬼呢?”夏至恼怒

    “在下必须护公子周全,虽然我不能进青楼,但在这还不算违界。夏公子只管做你的,我不会打扰你的。”徒弟一脸正直。

    “姑娘们,快来,好好伺候夏公子。”说着,老鸨便带着好几个女子进来,还有好几坛上好的酒。

    夏至看着徒弟一脸正义的目光,只觉得脸上臊得慌,便骂道“被人这样盯着,还伺什么候啊,出去出去,你们都出去,我自己喝。”

    老鸨也不介意,反正有钱就行,于是便让姑娘们又出去了,笑脸盈盈“公子好生喝着,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行了行了,出去吧。”

    老鸨出了门,夏至瘸着脚走了几步在桌前坐下。也没顾着吃上几口饭菜,便捞起一坛酒喝了起来。见土地就在窗子外站着,于是丢了一坛过去给他。

    徒弟也喝了一口,看一言不发,只知道喝酒的夏至道“夏公子可是有烦心事?”

    夏至哈哈大笑,“美酒美食美女,还能有啥烦心事?”说着又咕噜咕噜灌下一坛。空腹喝着烈酒让他的胃烧得慌,但他也不管了。

    “夏公子可是为了‘孤星之毒’而烦?听师傅说,若夏将军再次爱慕于你,便会再次毒发……”

    “砰!”夏至突然发狂似的将手上的酒重重的摔向一边,烈酒顿时蔓延了出来。

    徒弟顿时皱眉,道“是我失言了,夏公子恕罪。”

    夏至突然笑了几声,有些凄凉,拿着酒坛又灌起酒来。

    夏至似乎是醉了,眼神模模糊糊的,道“我放弃过他,以为只要他能好好活着,我怎样都好。反正他也不记得我,也不会痛苦。但是,说我自私也好啊,反正,我做不到。”

    “我发现啊,我放弃不了。他是不痛了,可我呢?我不伟大,要我远离,要我旁观我做不到。反正既然是他先招惹我,他把我掰弯了,哪怕他要死也得负责到底!与其碌碌虚度一生,痛苦的念着他,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活上几年,然后我陪他一起死!”

    “我就不信,我就不信,我对他的感情……老天会看不到,会不给我们下辈子。”

    “……”徒弟有些震惊,他没想到一向像个放荡公子的夏至也会这样的执着一件事。看似潇洒什么都不在乎的他,原来也有永远放不下的人。可能,越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遇到在乎的东西的时候,就会越发的偏执吧。

    毕竟,你想要的,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不说了,喝!”夏至抓着仙人愉快的喝着酒。

    “他在哪?”刚走出宫庭的人问身边的黑影道。

    “溢香园,还有一个陌生的公子。”

    “……”伯余皱皱眉,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黑暗中。他只是想对夏至略施惩罚,留了云七保护他。没想到这人两次出现了‘情哥哥’还没给他解释清楚,居然又给他跑到了青楼,看来不好好惩戒他,是不行了。

    伯余刚到包厢门口,没来得及踢门,就听见里面有人问“夏公子当真如此爱慕伯余将军吗?”

    “嗯!我真的,很喜欢他啊。”是夏至迷迷糊糊的声音。

    伯余所有暴怒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了。他开了门进去,就见那人醉醺醺的趴在桌上,对面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清俊男子。

    伯余并没有和他打招呼,冷着脸,就将醉得不行的人给抱小孩似的抱在了怀里。伯余一手拖着他的屁股,夏至修长的双腿夹着伯余的腰,整个人都趴在伯余的怀里,头正好窝在他的脖子上。

    伯余转身就要走,徒弟忙道“伯将军”

    “何事?”伯余冷冷回头

    “我们二人本是夏公子的贴身护卫,夏公子单独进将军府只怕我们不好交代。”

    “明日来将军府报道。”伯余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夏至窝在他的怀里却一点也不乖,头在伯余的脖子边蹭来蹭去,热气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还时不时缠绵的呢喃上几句“伯余……”**裸的诱人犯罪啊!

    伯余再有定力,也是不太好了,忍得头上直冒冷汗,身上温度瞬间涨了好几度。而夏至还毫无知觉似的,捧着伯余的脸痴痴的傻笑,凑上去在人的唇上,啾,亲一口。啾,再亲一口。啾啾啾,亲好几口,然后下个瞬间,就觉得自己被重重的压在了被冷的墙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