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二十二章

    到了晚间,左将被遣走在屋顶独自‘黯然神伤’,看着屋下的两人肩并肩在府里闲逛消失,将军还指着某处风景时不时回忆几番,而夏公子低头微笑,十分温柔,一点也没有了对自己时,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两个人简直不要太旁若无人了好么?左将看了看自己被夏慊握红肿了的手腕,想了想夏慊的武力值,决定还是自己躲开,眼不见为净!

    然而,夏氏兄弟并无法像左将想象的那样你侬我侬,两人刚想回房间睡下,顺便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就出了大事了。

    “将军,大事不好啊!”

    “何事……晤,放手,外面有人。”接着传来了夏子橙一阵低骂声,然后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下人在房外,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间,夏子橙开门走了出来,衣裳有些微的凌乱,脸上氤氲起一阵微红,水润红肿的唇更是惹人注目,下人都要看呆了,原来将军竟有如此魅惑的一面

    “看什么呢?”夏慊走了出来,对下人炽热的目光略微不满。

    “咳咳,是这样的将军,皇后的胞弟,孙文被发现死于护城河,尸首刚被捞了出来。这消息已经遍布京城了,百姓都欢天喜地的歌颂将军为名除害呢!”

    “为名除害?什么意思?”夏慊敏锐的抓住关键词

    “就是将军所想,百姓们盛传是将军杀了孙文。”下人有些急了,

    夏子橙和夏慊对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夏慊手搂着夏子橙的肩膀,安慰道“先去看看情况如何。”

    两人随着下人来到了县衙,孙文被安置在停尸间,他虽然已经是庶民了,但奈何他是皇后的胞弟,已经有人正准备将他带回去。

    “慢着!”夏子橙道,走到那几名侍卫模样的人面前“孙文无故死亡一案,与吏部尚书暴毙狱中定然有联系,等本将军查验了尸体,你们才能将其领回。”

    “将军,你好大的胆子!在下奉皇后娘娘之命,立刻将少爷带回府里,将军如此推脱是要做什么不为人知的勾当么!?”

    “领会孙少爷何必急于这一时半会,不愿让本官查看,莫非,你们生怕本将查到什么迹象?”

    “你!夏将军,你伶牙俐齿,但别是贼喊捉贼的好。”

    “本将军素来光明磊落。”夏子橙撇了他一眼,便走到了挺尸台。

    孙文已经被泡得肿胀了起来,十分的可怖。原本死尸都要由仵作的检验一番,但皇后侍卫借口孙文身体金贵,不能由卑贱的仵作触碰。意思就是不让尸检了。

    “看着膨胀程度和尸体僵度,估计昨天就死了。考虑到冬天水的温度,估计昨天一早就已经死了。”夏慊道,又捧起他的脑袋,按了按,仔细看了看,道“后脑勺好像肿了。估计有血块。”

    “看来是被打晕了,丢河里溺死的。”夏子橙推断。

    “你们家公子,昨天一早身在何处?”夏子橙问孙家的管家

    “禀告将军,少爷前天晚上去了酒楼就未归家,今日发现,没想到已经,已经……”管家用宽大的衣袖抹了把眼泪。

    “将军,尸首也已经看完了,我们可以带少爷回府了吧?”侍卫口气不善,语带讽刺道“哪怕将军位高权重,相信陛下定会为我们做主!”

    “陛下圣明,当然不会妄信某些讹传。”夏子橙冷漠的挡了回去。侍卫冷哼了一声,就抬着孙文走了出去。

    “孙文放浪形骸,夜不归宿,大概整夜都带在青楼了。我和左将去青楼查探一下。”夏慊道“皇上估计马上就要见你了。”

    “孙文是孙国公的幼子,如此死了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哪怕是捕风捉影,他也想要皇上治我的罪……”

    “皇上肯定不会同意的,难道他要用此借口来谋反?或者说…….是他们自己杀了孙文?”夏慊惊讶,接着头就被夏子橙狠拍了一下“虎毒还不食子呢!”

    “说不定是他们那一派的人干的呢。”夏慊的眼神闪了闪。

    夏子橙立刻反应了过来,也许是有人想逼孙国公谋反了吧?话不多说,夏子橙果然没一会就被招进了宫里,而夏慊则带着左将进了青楼。

    左将为人极为清高,见夏慊竟然要带自己去这种地方,心里充满了鄙视。但又见人对各种贴上来的美女没有分毫的兴趣,厌恶感又淡了些。

    孙文是达官贵人,青楼有他专门的厢房,老鸨对他的印象当然也是极深的。

    “孙少爷啊,他那日还是在他的厢房里,和五六个姑娘畅饮,一直未出过房门。不过那日,倒是难得有个陌生男子来寻他,非要进厢房还遣散了所有的姑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二人就全都不见了,我估摸着是有要事回府了,也并没有在意”

    “那人长什么样?”

    “样子么,因为遮着脸看不清,但似乎有很长的胡子。”老鸨道

    “可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左将问

    “记不清了,想是没有了。”

    “若是想到了什么,只管来夏将军府,必有重赏。”夏慊说着便和左将出了青楼。

    “按这种方式,此人必定和孙文很熟悉,在孙家一派中,有没有谁是长胡子的?”夏慊问左将。

    “末将长期待在军营对朝堂之事也不甚了解。”左将摸摸后脑勺,夏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边,夏子橙进了宫中。

    “禀陛下,夏将军求见!”

    “宣!”

    夏子橙进了御书房,就见韩书,还有国师等人都在。

    “夏将军来得正好,朕正好有要事相商”

    “可是孙文溺亡一事?”夏子橙问

    “将军有所不知,皇后得知孙文溺亡,又听得民间传闻,说是夏将军所谓,一早便大闹**要陛下作主。方才才被劝了回去。”韩书道

    “更重要的事,方才皇后戴着一对齐全的红宝石耳坠……吏部尚书暴毙之事,她也撇得一干二净了。”皇上颇有些苦恼的样子,又随手撇下一份奏折给他们“你们看看”

    几人一看,皆有些微惊,孙国公得知小儿子溺亡的消息,不能善罢甘休,派了二儿子领兵十万回京,要彻查此事。

    “陛下,孙文于昨日溺亡,这份奏折由边关传来,最快也要三天三夜。”夏子橙点出其奇怪之处,“只怕,孙文的死,是早有预谋。”

    “陛下,不仅如此,臣今日得到消息,孙武现离皇城只有不到百余里,手握十万将士,明面查明真相,实际,恐怕是逼宫啊!”韩书道

    “陛下,臣有所疑惑,孙国公不日在百姓口中还是忠义两全的,而不到几日却已经是狼子野心已经人尽皆知……而且,臣认为,孙国公杀了孙文,以此作为谋逆的借口。”夏子橙道。

    “夏将军,你此言虽然有理,但孙国公眼中,你是第一要犯,而且他已快要兵临城下,哪怕你查明了真相,孙国公也不一定接受。其二,孙国公自从开国之后,便依仗着功劳和手中的权势,暗中排除异己,朝中之人皆被其控制,其已经动摇了朝廷的根基。此时不除,更待何时?”韩书义愤填膺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离衍揉揉额头,“夏将军所言有理,这其中疑点重重,但是朕确实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查明真相。”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真相,“若等孙武十万大军进了皇城,这朝廷,只怕也没有朕说话的余地了。”

    离衍这话说的很重,但确实事实,他受孙家的钳制,已经受够了。好不容易有了理由,绝不能轻易放过,而重点在于,要如何才能抵挡这孙的将士。

    “陛下认为该如何?”夏子橙问

    “夏将军,你率领将士抵挡孙武。孙国公那,朕,自有办法。皇城护卫由朕亲自指挥。韩书,和大金商量的如何了?”

    “陛下,大金答应了会派军十万,前来相助,换得十年的安稳,停战。”韩书道

    “很好,大金的将领交由你去接待。”

    “国师,你既能夜观星象,便暂时随着夏将军吧。”离衍道。

    “是,臣,遵旨”国师微微屈身,白而长的胡子在空中晃动着。

    “皇上,梅贵妃求见。”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离衍摆了摆手,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夏子橙便让人都退下了。

    梅贵妃进门,身上的衣着还是和以前一样朴素却十分的清新,淡妆衬得那双和夏子橙相似的眉目十分的动人。她在那脸上伤疤的地方,画上了一朵鲜艳的梅花,更是给她添上了几分姿色。

    她在路过夏子橙和国师时,微微点了点头,耀眼的眉目闪了闪,让人捉摸不透。

    夏子橙已经忧心的无法再想太多,国师对夏慊的存在绝对是个威胁。想到他手中拿着乱七八糟的对付黑晶石的东西,夏子橙还觉得微微心惊。

    只是陛下让国师跟着自己,到底真的是为了对付孙武,还是怕大事成了以后自己跑了,才派他来监视自己?

    “国师,你先和左将去军营,熟悉熟悉。”夏子橙微微沉思后道。

    “将军,你在害怕什么么?”国师微微一笑,声音有些沧桑而阴凉。

    夏子橙皱眉, “国师此话怎讲,本将军岂会害怕孙武小儿?”

    “将军知道小人是何意?成日夜观星象,自然知道,另一颗黑晶也在将军府上。”国师见夏子橙皱起了眉头,又笑道“将军尽管放心。小人并未禀告陛下。”

    “你这是何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