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二十一章

    “何喜之有?”夏冰放下手中的书卷,微微一笑。

    “公子抓住户部尚书贪墨粮饷有功,陛下要升你为贵妃了,封号为梅,想必没一会,圣旨就该到了。”

    “圣旨到~丽妃接旨~”婢女的话音刚落,公公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这边喜气洋洋的,另一边可是完全乱了套了。

    户部尚书,兵部尚书等人散朝之后,便聚集在秘密酒楼商量对策。几人正愁眉不展,就有人披着风衣遮着脸走了进来。几人愣了一下,慌忙下跪“娘娘吉祥。”

    “起来吧。”

    “娘娘,大事不妙啊。那事被发现,户部尚书已经入狱,这若陛下对户部尚书严刑拷打,不出几日,他便会将我们供出啊!这可如何是好?”

    “是啊,娘娘,得想想办法啊。”

    “这事简单的很,你们急什么?”那女人柔媚的手,捏起一只杯子,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我今日前来,便是要你们安心。李剑只怕再也无法开口了。”

    “娘娘,这…….”户部尚书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人的意思。李剑只怕是惨死狱中了。敬畏之余,又有些心寒。兢兢业业的为娘娘做事,可到头来,还是这种下场,

    “你们只管放心,若不是李剑这蠢货闹出了这桩事,又怎么会有这种下场,你们只管做你们的,本宫包你们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谢娘娘,小人定当为娘娘鞠躬尽瘁。”两人匍匐在地。

    “本宫不宜出宫太久,你们只管按兵不动,若查到你们只管配合就是。这是你们这个月的解药。”女人掏出一个玻璃瓶放在桌上,里边装着两粒血红的药丸。

    “谢娘娘。”

    娘娘摆摆手,戴回了帽子,便悄悄出了门,就如她来时一般悄无声息。

    “这朝廷,只怕是要乱了。”户部尚书将红药丸吞下,只觉得烦闷的心脏顿时舒畅了许多。

    “我们只管保命,哪里还管得了许多。”兵部尚书接口,两人同叹了口气,此地无话。

    夏慊变回了不便跟随夏子橙入宫,便在府里等待。

    夏子橙刚进内厅,就见夏慊正喝着牛奶,吃这煎蛋,看着报纸。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哪里有自己身在古代的意识。能随时穿越了不起哦?夏子橙莫名的很生气。

    “情况怎么样?”夏慊放下报纸,又将一块水果蛋糕摆在了夏子橙的面前。然后某人还阴郁的脸便瞬间容光焕发起来。

    “李剑被收监了,由我全权彻查此事。”夏子橙吃了一口蛋糕,很是满足。

    “你觉得这件事的幕后主谋是?”夏慊问

    “户部、兵部、吏部尚书全是孙家的人,此事的主谋和皇后定然脱不了干系。现在李剑被抓,那群人肯定急得直跳脚了。”

    “嗯,多派人手去看着他,只怕他会有生命危险。”夏慊提点到

    “放心吧,我一下朝便让随我而来的左将去监狱看守了。”夏子橙洋洋得意,夏慊笑着弹了弹他的额头。

    然而事情一点也容乐观,夏子橙刚吃完了水果蛋糕,左将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你怎么在这,不是让你去监狱守着吗?”夏子橙问,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将军,我刚赶到了监狱,就看到吏部尚书已经在狱中暴毙而亡,七窍流血。”左将神情严肃。夏子橙和夏慊对视了一眼,“这,这怎么可能。吏部尚书被关押狱中,距现在也才不到两个时辰!”

    “去监狱看看吧”夏慊拍了拍夏子橙的肩膀,几人赶到狱中。在左将的吩咐下,吏部尚书还保持着死前的模样。脸上黑血直流,嘴唇发黑,死不明目。

    “什么毒,这么厉害!”夏子橙要伸手去碰,就被夏慊给拉开了。只怕这血也是有剧毒的。

    “有谁进来过?”夏子橙问

    “吏部尚书入狱不久,看守的人就莫名其妙的晕过去了,等他们醒来,就发现人已经死了。”左将如实汇报。

    “消息灵通,又能迅速派人来杀人灭口。也只有宫里的那位了。”夏子橙猜测道,“可惜没有证据,就算是显而易见的真相也不能奈她何。”夏子橙叹了口气

    “看来是不一定。”蹲在尸体边的夏慊道。

    “什么意思?”夏子橙也蹲下来道。

    “你看这是什么?”夏慊从吏部尚书紧紧握住的手里,努力这一个很小的红宝石耳坠。这红宝石色泽不凡,一看就是后宫的娘娘物品。

    “你先和左将回府,我去内务府问问。太晚了就别等我吃饭,也别偷偷跑宫里来。”夏子橙警告了几句,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夏慊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左将则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子橙到了内务府,总管见人连忙迎了上去“将军来这,真是让我内务府蓬荜生辉,巴拉巴拉……”

    “行了行了,我问你,这种耳坠,后宫娘娘有谁有?”夏子橙迫不及待的把耳坠给总管瞧。

    总管仔细看了看,恍然道“这红宝石是波斯进贡的贡品,陛下制成了耳坠共三对。一对给了皇后娘娘,一对给了因病静养的柔妃娘娘,还有一对,自然是赏给了当今最受宠爱的梅贵妃了。”

    总管本来想拍下夏子橙的马屁,结果夏子橙想了一下才知道梅贵妃是自己刚刚晋升的妹妹……

    “多谢总管。”夏子橙收回耳坠,就往外走。既然只有三对,要证明这东西是皇后所有,也是很容易的。

    “能为将军效力,是在下的福气…….诶,将军……”总管话还未说完,夏子橙人就已经不见了。真天色已晚了,夏

    天色已晚,夏子橙想着找皇上汇报完情况早些回府,便被梅贵妃的婢女给拦住了。

    “公子,娘娘听闻您来了宫里,让我过来请您过去用饭。”

    夏子橙想了想,这汇报也不急于一时半会,反而是今天还没去祝贺妹妹呢,许久不见,也怪想念的。于是便和烟儿去了。

    “哥哥,”夏冰见夏子橙到,脸上一派笑容。

    “冰儿如今晋为贵妃了,日子也该好过一些,怎么还吃这些粗茶淡饭的?”夏子橙见桌上的菜式十分的单调简单,有些不满。内务府竟然敢如此怠慢冰儿。

    “哥哥,你误会了。听你进了宫里,我特地为你做的。”因为做菜的缘故,头发有些乱了一缕发丝挽了回去,耳朵上的红宝石在等下熠熠生辉,很是漂亮。

    “哥哥,你在看什么?”夏冰见夏子橙望着自己出神,很是疑惑。

    “你这红宝石耳坠很是漂亮。”夏子橙坐下道。

    “这个啊,是皇上赏赐的,我时常戴着。哥哥,菜快凉了,快用饭吧。”

    夏子橙低头用饭,很快就被好吃的饭菜吸引了注意力。在和夏冰聊着家常里短中度过了用饭的时光。

    出了丽妃的宫里,夏子橙便去了皇帝的御书房汇报工作。

    昏暗的宫中一角,两个戴着黑色披风的人碰面了。

    “草药可是取到了?”

    “禀娘娘,已取到,那还需那物才能使草药生效,而黑晶被封印在将军体内。”

    “封印是你下的,难道你没有办法解除?”

    “有。”

    另一个黑影顿了一下,叹道“本宫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做到,你无需试探本宫。”

    “臣,不敢。”

    “娘娘,您去了何处?”婢女见皇后娘娘终于回来了,急忙凑了上去“天寒地冻的,娘娘莫急坏了身子。”

    “本宫有些乏闷,这才去御花园走走。”皇后摘下帽子,直觉的头昏昏沉沉的。想来是在御花园的庭院中睡着了,被冻到了的缘故。

    “娘娘,何苦为了梅妃那贱婢伤脑筋啊。无缘如何,只要国公在,便威胁不到娘娘的地位。”

    皇后娘娘摇了摇头“话虽如此,可朝中之势也令人忧心。吏部尚书那蠢货竟做出这等事情,若不是已经死了,只怕我孙家党羽在朝中地位岌岌可危。如今,还是收敛些好。”皇后做在了梳妆台上,婢女给其理顺了头发,就见皇后突然摸了摸耳朵,急道“我的耳坠哪去了?”

    “今早娘娘不是戴着的么?莫不是在御花园弄丢了?要不我带人去御花园找找吧。”

    皇后紧紧的皱着眉头,又松开,笑道“小小一枚耳坠罢了,不妨事。”

    “可是,这是皇上御赐之物。”婢女还是有点担心。

    “陛下还能为小小的御赐之物迁怒两个妃子不成?这事,交由你去办。下去吧。”

    婢女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皇后之意“是,娘娘放心。”

    夏子橙回府已经很晚了,一进府里就见夏慊和左将坐在桌边,两人默默无言。左将见夏子橙,立刻吩咐下人快上菜,饿到完全顾不得和将军打招呼了好么。

    夏子橙见狼吞虎咽的左将,失笑道“你们还没用饭。”

    左将气呼呼的看了夏慊一眼,但是根本没有嘴巴吃饭。夏慊忙拉夏子橙坐下“等你吃饭啊,饿坏了吧,多吃点。”

    夏子橙挠挠头,笑道“确实是饿坏了。”

    夏慊见夏子橙吃的很香,心里很满意,默默的赞美了一下自己。然而左将却看透了一切,一看将军这种斯文的吃法方式就知道他肯定吃过了好么?却还顺着夏慊的话……

    将军对夏公子,还真是宠得不行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