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夏慊长大了

    “混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皇后一脚将脚边的孙文踢开,把桌上的杯子全都扫了下来,碎片溅的满地都是。

    “娘娘息怒,”贴身婢女小芜立刻递上了新茶,轻拍皇后的后背道“此事也不全是少爷的错。”

    “你可知,皇上这是想置我孙家于死地。你还眼巴巴的往上凑,让陛下抓住把柄!”皇后恨铁不成钢。

    “怎么,怎么会?陛下当初若没了我孙家怎么可能登上这皇位……”

    “你这蠢货,快给我闭嘴!”皇后吓了一跳,立刻阻止了他。这话若是传到皇上的耳中,只怕又得惹祸上身“前些日子皇上袒护夏至那贱人,迁怒于本宫。甚至在梅花宴的当晚,与他一同出席。前些日子,又因他处死了本宫的太监总管……”

    皇后锋利的眼神直直的向孙文射去“如此种种,你还不知皇上的心在谁身上吗?”

    “皇姐,既然皇上宠爱夏至将军,为何今日受封的却是夏子橙?”孙文实在有些糊涂了。

    “蠢货!夏至突然出现难免引起朝廷骚动,或者说……打草惊蛇。不过,陛下以为换一张脸就能瞒天过海,未免也太小看我孙家了!”

    “你!立刻给我滚回孙府,若你近日之内再闯祸,恐怕本宫也救不了你!”

    “皇姐,此事是否告诉父亲?”孙文又道

    “你下去吧,我自有安排。”皇后挥了挥手,捏了捏额头,孙文瞅了她几眼,见人闭着眼,只好退下。

    小芜上前来,揉着皇后的太阳穴,颇为不满道“陛下这么做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皇后叹了口气“我孙家本就功高震主……也怪本宫,不该拿陛下的心头肉去试探。”

    “试探?”

    皇后点点头“早陛下还是皇子之时,我便有察觉陛下与夏将军之情……可陛下却亲自杀了他,夺兵权。这又让本宫有所疑惑。”皇后冷笑“经过两次试探,本宫倒是明了了,陛下这是江山第一,美人第二。如今得了江山,又想回过头夺回美人。而我孙家,我倒是成了他的踏脚石,登上王位没多久,便想一脚踢开,简直欺人太甚!”

    “娘娘既知,陛下有龙阳之好,为何还嫁给他。奴婢记得,当时属意娘娘的还有四皇子啊。”

    皇后愣了一愣,苦笑一声“年少轻狂罢了。以为在身边的,都会是本宫的……但陛下既然要无情,也就别怪本宫无义了。”

    另一边,夏子橙和离衍详谈完出来,往丽妃宫中走。

    夏慊又从囊袋里钻了出来,怒道“他怎么能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心疼了?”夏子橙笑眯眯的戳戳他的小脑袋。

    “废话,你是老子的人,我不心疼谁心疼。”夏慊伴着小小的脸,却还是很萌……

    “这深宫之中,不是你算计我就是我算计你。早习以为常了。”

    “等结束这一切,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夏慊有些心疼

    “嗯,我回不去了,但你要经常回去带些管家做的甜点给我吃。”想到管家的甜点,夏子橙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吃货,”夏慊宠溺,又道“你现在帮他巩固江山,到时候不放你走,囚禁你怎么办?”夏慊始终觉得夏子橙这么做,有些得不偿失。还不如让他的江山乱了的好,说不定还能逃走。

    “夏家兵权已经在我的手上,他要囚禁我只怕是难。”夏子橙得意一笑。早在离衍答应此事的时候,或许就已经料到了这种结果,当他还是依旧选择了江山。在两次选择中,他都选择了江山。尽管,他爱的誓誓旦旦。 夏子橙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了。

    “哥哥,你在和谁说话呢?”夏冰正在庭院中懒懒的晒着太阳,绣着手中的香囊。

    夏子橙连忙把囊袋放回衣内,看着夏冰冻红的双手,道“天冷了,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些活交给下人做就好。”

    “这是要送给哥哥的,交给下人做怎么放心。”夏冰笑了笑,“哥哥,你试试看,可合适?”

    夏子橙接过香囊,浅青色的底布上绣着青竹,十分雅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在拿起一旁放着碎物的竹篮,剪下两小条极细的布料“冰儿,能否将这两条布料缝在香囊内侧?”

    “能是能,只是哥哥,这有何用?”夏冰疑惑不解,夏子橙也没有多加解释,而是指导夏冰将布料一条逢成波浪状的,用来固定夏慊的腿,另一条固定在上方,用来固定夏慊的肚子。免得他住在布袋里,总是被晃过来晃过去的,都快吐了都。

    夏子橙将香囊收好,道“我已经拿回了夏家兵权,今日便会回夏府。你独自一人在宫中可得小心着些,我听闻皇后的禁闭,不日也将解除了。”

    “哥哥尽管安心。”夏冰柔柔的点头,又道“哥哥也不必担心我身上的毒,陛下自然会按期给我解药。”

    夏子橙突然心口一窒,揉揉夏冰的头“苦了你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夏子橙带着夏慊回到了夏府。夏冰躺在庭院的藤椅上,偶有微风吹过。是微凉的春风。看着蓝蓝的天,她有意无意的道“春天来了,很有趣,不是吗?”

    “狗皇帝用冰儿来威胁你为他做事?”在回府的马车上,夏慊坐在夏至的手掌上。

    夏子橙摇摇头“他怕我携兵私逃。”

    夏慊瞪着眼睛看了夏子橙几眼,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回到了府里后,夏奎已经搬得差不多了。倒是何诗吟还在府上,似乎在等着他。

    “仙人,不,夏将军。”何微微蹲下身子,请安。

    “何小姐可是在这等我,有何事?”夏子橙坐在离她最远的地方。

    “传闻夏将军是夏至的胞弟,梅花宴那日,现身的夏至又身在何处?”何诗吟开门见山。

    “我兄长夏至早在年前便已身亡,而梅花宴那人不过是仗着长相相似来诓骗陛下,所以我才不得已利用你进入宫廷,告知陛下真相。”夏子橙道

    “原来如此……那,那假冒之人,如何了?”何诗吟略显失望

    “陛下仁厚,将其流放,永世不得回京。”夏子橙见何诗吟阴郁的表情,又道“逝者已矣,逝者如斯,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我自然知晓。来这皇城,本也是想着打探他的消息,既然如此,想来我也该回去了。来来回回也见识过了几次宫里的生活,总觉得有些厌倦。不像二小姐,这般聪颖之人,总能将人拿捏的恰到好处。”何诗吟似乎意有所指。

    “身在宫中,不得已而为之罢了。”夏子橙皱眉,表示不满。

    何诗吟却并不在意,“身处后宫,再艰难也该有可信之人,也该保有些许真意。谎言多了,谁还能分辨,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何诗吟又道“堂姐夫夏奎,虽为庶子,偶尔贪心急功近利,却也真心待夏家之人……却几次因妄信,险些送命。多亏了,陛下对夏府有情,才得以苟活至今。”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子橙脑袋一阵发热,脸上也有点,颇为恼羞成怒的样子。

    “该言的都已告知夏将军。其余的我不再多说,至此一别,自当是后会无期罢。”何诗吟站了起来,行礼告退。

    外边,天已经黑了。那抹秀丽的身姿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那一年,夏至与她初见,虽和妹妹一个年纪却已经落落大方,温文有礼。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总是含情脉脉。夏至知道她对他有情,但他却属意他人。于是便让父亲退婚了,之后再很少她的消息,若非再次相见,恐怕他早已想不起了。

    没想到,她竟默默的等了这么些年,错过了这女子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却始终无恨无怨。当真是脱俗的女子。

    “啊!”下巴一阵刺疼,夏子橙下意识的甩了一下头,就把趴在他下巴上的夏慊给甩了出去,尖叫刺耳,夏子橙立刻扑倒在地上,夏慊正好落在了他的背上。但还是震得夏慊头晕眼花。

    “你没事吧?”夏子橙歪头看向后背,十分担忧。

    夏慊歇了一会,又默默的顺着他的衣服,爬回夏子橙的手掌,不满道“你说你怎么这么招人呢?”

    夏子橙笑“要是不招人,我怎么能招到你呢?”

    夏慊哼的一声,被放在了餐桌上。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那个何什么的,是在叫你小心冰儿。”夏慊道。

    夏子橙无奈的点点头“虽然我也不懂冰儿,在想些什么,但我毕竟是她的兄长,怎么也不会害我吧。”

    夏慊用他的小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抬头道“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夏子橙噗嗤一声笑了,戳戳他的小脑袋,含笑道“我相信你。”

    到了晚膳时间,夏慊的盘子里,只装着大概五六粒米饭……鱼肉,牛肉,汤各一丢丢,可还是吃的夏慊快撑死了......这真是吃货的终极目标。

    到了晚间睡觉的时候,夏慊喝了一指甲盖的中药后,说什么也不要自己睡,于是便趴在夏子橙的锁骨处,以内袍为被。夏子橙的体温像是天然的电热毯,这一觉睡的真是安心极了。

    第二天,夏子橙总觉得被什么压得喘不过气来,等一张开眼睛,就见一个小小的毛绒绒的头在自己的下巴处,一个婴儿大小的人趴在自己的身上,吓得他立刻坐了起来,夏慊便从他身上滚了下去,被摔醒了。

    “夏子橙,你干嘛,谋杀亲夫啊!?”夏慊暴躁的揉揉头发,夏子橙星星眼闪啊闪,凑近他“阿慊,你长大了一点点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