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御封为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朝堂之上,公公挽着拂尘,尖尖的嗓音响彻朝堂。

    “陛下,臣有事启奏。”左丞相韩书站了出来,跪在朝堂中央,背挺得很直,一副老当益壮的模样。

    “韩爱卿,你有何事?”离衍正襟危坐。

    “陛下,礼部侍郎孙文,仗着皇亲国戚之势,强抢民女,逼得其父撞石头而亡。且还滥杀前来告状之人。孙侍郎在皇城横行霸道,稍有不如意者,便指使下人一顿暴揍,导致人闻孙丧胆。此事更是闹得人尽皆知,百姓们皆心有戚戚,心生不满。若不处置他,只怕百姓们怒意难平!”

    “孙文,你好大的狗胆!”韩书语毕,离衍立刻怒道,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十足的危险。

    孙文哆哆嗦嗦的从人群中爬了出来,跪在韩书身后,道“陛,陛下,臣,臣冤枉啊!”

    “冤枉!孙侍郎,那父女的尸首还在我府中,你是否要亲自去瞧一瞧,问问他们,本相是否冤枉你了?”韩书歪头,脸上透着鄙夷。

    “陛,陛下,饶,饶命啊!”孙文也是胆小之人,况且他认定有皇后在,皇上铁定不会真的杀了他。因此索性也就认了。

    “这么说,你是认了?”离衍的声音很平静,仔细一瞧,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陛下,臣知错,求陛下宽恕臣一回吧!”孙文伏埔在地,一副痛该前非的样子“臣只是想抬她进门,未料到她性子竟如此之烈,会寻死啊。”

    “陛下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此事已经牵扯到了皇城百姓。”韩书又道。

    “嗯,”离衍轻轻点头,问一旁的公公道“以离国律法,孙侍郎该当何罪?”

    “禀陛下,离国律法有言,强抢民女者,隔去官职,打一百大板流放边疆5载,滥杀无辜者,按罪当诛。而孙侍郎知法犯法,因罪加一等。”

    “这样啊……”离衍拉了拉袖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孙文则吓得快晕了过去,冷汗直流,竟说不出话来。

    “陛下,臣认为孙侍郎尚且年幼,犯些错误也并非不能原谅。依老臣之见,应小惩大诫。”立刻有一老臣站了出来帮孙文说话。

    “陛下,臣认为,孙文乃皇后胞弟,孙国公幼子。孙老身为本朝的开国大将军,且为国戍守边疆,若贸然处死孙侍郎,则只怕令孙国公心寒啊,望陛下三思。”

    “臣附议,望陛下三思。”一排人齐刷刷的趴下,见状,另一堆人也陆陆续续趴下。

    离衍自然看在眼里,吏部尚书,兵部侍郎,还有众多不小的官员,竟然都沦为了孙派。他知道孙家势力强大,但没想到已经渗透至此。若还不及时处置,恐怕,这江山也不知要姓什么了。

    离衍眯了眯眼睛,韩书又高呼道“陛下万万不可就此心软,若因孙侍郎是皇后胞弟,皇亲国戚便可知法犯法,那要大离律法还有何用,天下百姓也将为之心寒啊!”

    “左丞相所言甚是。孙文身为皇亲国戚,却知法犯法,如此败坏我皇家的名声,真是死不足惜!”离衍的声调突然拔高,吓得孙文差点晕了过去。但,离衍停了一会,又道“但,孙国公却是劳苦功高,看在孙国公的面子上,可以绕孙文一命。”

    众人听到此,都纷纷的松了口气,包括孙文。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日起,隔去孙文礼部侍郎之值,贬为庶民。着,陈思为礼部侍郎。”

    “谢,谢陛下不杀之恩。”孙文拜谢。

    “臣,陈思谢陛下提拔。臣自当鞠躬尽瘁,为陛下分忧解难。”陈思一脸惊喜的出来领旨谢恩。他本在这朝廷,只是人人看不起的小官职,没想到突然晋升。也不知是福是祸。但,他才不是那等贪生怕死的人,机会来了,自当好好的把握。

    “朕还有一件大喜之事要告知众位爱卿。”离衍敲了敲龙椅,“前朝老臣夏老将军,和夏至夏将军不幸被乱党所杀。所幸,前几日,朕寻到了夏老将军流落在外的嫡次子。且熟读兵书,破有夏老风范。来人,宣夏子橙上殿。”

    “宣夏子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之间用眼神暗示着什么,但最终,视线全部都移向了宫门口,没过一会,以为身着蓝衣的公子,便踏着稳健的步伐,神情严肃的走了进来。这气势和夏至倒有几分相像,但这面相,实在看不出是夏老将军之子。只是皇上这么说了,谁也不敢反驳。

    “臣,夏子橙参见陛下。”

    “爱卿请起。”离衍用手虚浮了一下,夏至便挺拔的站在中央,接受万千目光的打量也依旧面不改色。

    “朕念着,夏老将军劳苦功高,夏至将军更是年纪轻轻便遭遇不测。找回夏氏遗孤,甚是不易。”离衍顿了顿,道“封夏子橙为镇南将军,本有孙文掌管的原夏家兵马,即日起全数交回夏子橙手中。夏氏老宅赐予夏将军,赐吏部侍郎夏奎新府邸,即日搬出。”

    “谢陛下!”

    “臣遵旨!”夏奎和夏子橙异口同声。

    早在陛下说什么夏氏遗孤的时候,夏奎便十分的疑虑。他从未听过父亲还有其他孩子,但是他不能说什么,除非他不要这项上人头了。但当见到所谓夏子橙的时候,他真的惊呆了!这不就是来他府上的‘蓬莱仙人’么?

    夏奎又想起,何诗吟归家时的描述,二位仙人被陛下肚子留下……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被利用了。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奎心存疑虑。早在这二位仙人出现之前便听说了,夏至被陛下寻回,养在后宫,宠爱有加……但从未有人见过夏至本人。难道,是人误传了?其实被养在后宫的是夏子橙,而他突然出现在夏家,是来试探什么的?夏奎只觉得背后一凉。

    “陛下,臣从未听闻夏老将军还有嫡次子,该不会是夏子橙冒名的罢?老臣认为,此事还需细细思量。”兵部尚书立刻站出来反对。

    毕竟,这兵权转移的事,事关他的利益。孙文虽握着兵权,但实际在打理的都是这兵部尚书啊。

    “哦,这么说,李尚书是在怀疑朕,在说谎咯?”离衍又露出那副招牌似笑非笑的笑容。

    李尚书心一跳,连忙道“老臣是怕陛下被人诓骗。”

    “启禀陛下,老臣与夏老将军交好,他确有嫡次子,只是鲜少人知。”韩书又开口。

    离衍点点头“众爱卿,意下如何?”

    朝堂顿时雅雀无声,当然孙派的人想反对,但才刚刚救回孙文一命,若一味逼着陛下只怕不妥。众人正在细细思量。

    “啊切!”突然不知道谁打了一个喷嚏,响彻朝堂,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啊切!”又响起了一声,声音貌似是从夏子橙身上传来的,但是人家确实站着纹丝不动啊。难道是幻听?

    “啊切!”又响了一声

    “……”众人

    夏子橙的表情有些微微的一样,但很快又收了起来“陛下,臣身为夏家嫡次子却不曾露面,此事与我夏家家事有关,不足为外人道也。但,韩丞相位高权重,自当不会说谎。他既能为臣证明,其他人便不该妄自猜测,探究我夏家家事。”

    “夏将军所言甚是。”离衍点点头,“但倘若众爱卿依旧怀疑,朕便让御史台去查证,顺便查查,前阵子赈灾银两失窃之事?众爱卿觉得如何?”

    “左丞相既能为夏将军作证,臣认为陛下无需大费周章。”户部侍郎道。

    “臣附议。”原本反对的人纷纷附议,大家都心知杜明,皇帝这是在威胁他们,换言之,皇上对银两失窃一事,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如今要用此事来换夏家兵权。虽然无奈,但百官也无法,只能暗叹皇帝真是不可小觑。

    “既然如此,此事就这样定了。若无事,便退朝吧。朕也乏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跪安,韩书站了起身,细细的打量了几眼夏子橙,眼光锐利的似乎要看透他了。

    “啊切!”夏子橙身上又传来了打喷嚏的声音,韩书的表情瞬间就有些不大对劲了。但夏子橙还一脸平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看向他“今日多谢丞相大人佐证。”

    韩书摇了摇头,恢复严肃的表情,小声道“陛下所托罢了,望夏将军不负众望。”

    “那是自然。”

    “啊~~切!”夏子橙身上又传来了声音。韩书见了鬼似的立刻拜别,走之前还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是这太过疲乏了么?”

    见人都走远,夏子橙迅速躲到无人的地方,将挂在脖子里的一个类似平安风的囊袋拉了出来,夏慊立刻探出了个病怏怏的小脑袋,委屈的戳着鼻子“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没被子被冻感冒了。”

    昨晚睡觉,怕把他给压死了,夏慊是睡在里面的枕头逢下,看似严丝合缝的,其实一点温度也没有,快被冻死了。

    “都怪我不好,等回了夏府,我再给你弄个被子,你忍一忍哈,回去给你煎药。” 夏子橙有些心疼的戳戳他的小脑袋。

    “我没事……”夏慊话音刚落立刻咻的一声,躲回了囊袋里。

    夏子橙还疑惑,立刻有声音从身后传来“夏将军和谁说话呢?”皇帝身边的太监走过来,左看右看,都不见人影。

    “哦,哪有什么人啊,恐怕是公公听错了吧。”夏子橙边说,便把囊袋塞回了衣服里,道“公公找我,可是有事?”

    “陛下在御书房等夏将军。”

    “知道了,我这就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