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最好的你

    “你儿时总是盼望着下雪,没想到,等了20来年,终于还是等到了。”离衍更加紧的搂着夏子橙的肩膀“看,你还是在朕的身边,如那时一般。”

    夏子橙苦笑一声,没有回答。曾经他多么期待这样的场景,可时至今日,这个期待已久的怀抱却令人作呕。

    “回去吧。”夏子橙站在梅林入口便停住了脚步,梅花一点点的被白雪覆盖,偶尔有那么一角,露出点颜色来,风雪中夹杂着梅的暗香。很美的景,可他无心欣赏。

    “怎么?”离衍看向他。

    夏子橙拉紧了衣襟,“冷”

    “好,那便回宫吧。”

    离衍拥着他慢慢的往离苑走,夏子橙一路思绪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离衍说着什么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阿至,你死了这条心吧。”站在宫门前,离衍突然说道,

    夏子橙这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陛下何处此言?”

    “阿至,莫非你竟然觉得,装一装乖顺,我就会解了你这封印吗?”离衍微微弯起嘴角,伸手弹去夏子橙头上的雪花,逝去他额上的雪水,笑得很温柔“阿至,朕是懂你的,别妄想欺瞒于我。”

    “……”夏子橙表现出恼怒,毫不客气的拍掉他的手“既然如此,陛下便请回吧。”

    “朕本可以陪你演下去,可我不想,阿至,待在朕身边的,不能只是一张虚伪的面皮,我要你的心。”离衍食指戳着夏子橙的心窝。

    夏子橙也握住他的食指,极尽暧昧的捏了捏,笑得明媚“那陛下便慢慢等着吧。陛下,慢走,不送。”

    “用不了多少时日,”离衍转而按着夏子橙的后颈,凑上头去,在他的耳边轻轻一舔。见夏子橙受惊般弹了一下,低笑出声“好好歇息。”

    “神经病!”夏子橙按着自己发红的耳朵,像小媳妇般恼怒。见离衍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转头而去,用力的甩上宫门。

    而他脸上的表情,却在关门之后变得冷漠“想玩,就让我好好陪你玩。”夏子橙轻哼一声。

    因为夏子橙实在是厌烦了眼前人来来往往的,把宫人都遣散了。夜晚的宫里,十分的冷清。他刚脱下有些湿意的衣服,就听见门外有敲门声。

    “是谁?”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

    “夏公子,奉陛下之命送来热水。”是太监的声音。

    夏子橙拢了拢衣服便去开门,就见好几个小太监提着热水站在外边。门一开,几人便迫不及待的将热水提了进去,可见是在外头冻得狠了。

    几人将热水倒进了卧房屏风后的大桶里,又有人端进了热腾腾的糕点“陛下让夏公子用点膳食再休息。”

    “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下人退去,夏子橙捏起一个好看的糕点,指尖还能感觉到它的温度。

    该不会有毒吧?夏子橙心存疑虑,却张嘴将一整个都塞进了嘴里,管它呢,有没有毒吃了再说。还能比现在更惨吗?

    吃饱喝足,又在热水里泡上一泡,也算苦中作乐了。夏子橙闭着眼睛,几乎都要睡着了。

    “傻子,快醒醒,水都凉了。”突然有人摸上了他的头发,声音是那样的熟悉,“现在,我可抱不动你了。”

    夏子橙迅速的抓住头上那一只要撤离的手,冰冰凉的。果然是个梦啊。舍不得张开眼睛呢,舍不得这个梦醒。

    夏子橙紧密着的眼中,逼出了一颗颗晶莹的水晶“阿慊……”

    “傻瓜,你哭什么。我这不是来了么?”夏慊笑了一声,带着心疼,手指擦掉他眼便细碎的泪水。

    “阿慊,对不起…”

    “傻,”夏子橙听到他这样说,接着鼻子就像被捏住了似的根本无法呼吸。越来越压抑的气息,他突然坐直了身体,大喊了一声“阿慊。”

    果然,周围寂静如斯,果然是梦啊。夏子橙环绕了一周,见不到一点人影,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是在找我吗?”突然脖子被人从身后绕住,温热的脸便贴了上来。是熟悉的味道。

    “阿慊!”夏子橙猛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就见夏慊披着一件大风衣,站在你面前,对着自己温柔的笑。

    “阿……”夏子橙惊喜至极,竟叫不出他的名字

    “阿什么阿,傻了么?”夏慊笑着凑了上来,将光裹的人用风衣紧紧的包着,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用力的吻下去。

    明明只分离了不到一周,却像相隔了一个世纪那样久。情到浓时,夏子橙竟双手紧紧的抱着夏慊的脖子,将人更加紧的带向自己。

    口舌的缠绵,想要就这样永远的绑在一起,想要就这样将对方一口吞下,融为一体永远不分开。怎么吻都不够,怎么用力都还不行。

    寂静的空气中,是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和萎靡的吞咽的声音。来不及咽下的水流,便顺着嘴角流出。

    这一次久别的亲吻,是从未有过的,激烈。

    “再吻下去,就要出事了,”夏慊急忙喊停,捧着他的脸,擦掉夏子橙嘴角边的口水“虽然我很想做些什么,可这腰不允许啊。”

    “流氓!”夏子橙笑着拍他的头。

    “快出来,再泡着冷水,你都要变成冰棍了。”夏慊给夏子橙递来温暖的衣服,目不转睛的看着人穿上。

    夏子橙脸皮难得的厚一次“看啥看?有啥好看的?”

    夏慊无声的笑了“好看,粉色的呢,多秀气。”

    粉色?什么粉色?夏子橙低头看了一眼,瞬间反应过来夏慊再说什么,一时脸爆红,一堆语气词卡在喉咙里,吞下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

    “不是第一次见了,有啥可害羞的?”夏慊牵过夏子橙的手,让他在床榻下坐下,拿着一条方巾擦着他的头发。

    “你就这么跑来了,被皇上碰上了可怎么好?”重逢的惊喜过后,担忧终于袭了上来。

    “碰上就碰上了呗,碰到了正好,一枪蹦了他。上次的仇我可还记着呢。”夏慊恨恨的说。“而且今天是圣诞节啊,某人在我病床前说过的话我都还记得呢。

    “我来接你回家了。” 夏慊低头吻了吻夏子橙的湿发, 却见夏子橙垂着头,似乎在抽泣。

    “怎么了?”夏慊有些急了,将人转向自己,和自己面对面“你今天怎么这么爱哭?嗯?”

    “.……”夏子橙无言,紧紧的抱着夏慊,勒得他有点疼。

    对他这孩子气的动作,夏慊宠溺的拍拍他的背“到底怎么了?嗯?见到我就这么想哭?”

    夏子橙沉默的搂抱了一会,才放开夏慊。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松开的了衣服,露出美好的身体。

    “你……”夏慊呼吸一窒,这么主动?可是今晚他腰不行啊,怎么破?又假装冷静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夏子橙的动作,却见他只露出一小片,便停止了动作。

    正疑惑的他,很快被夏子橙琵琶骨处的黑色郁金香多吸引。

    “这是?”夏慊伸手触碰。

    “封印。”

    “封印?”夏慊眉头一跳。

    “是啊,他给我下了封印。封住了黑晶石,封住了我。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夏子橙崩溃了似的揪着夏慊的衣领,低着头,哽咽道“阿慊,我可能再也不能和你回家了。”

    “.……”长长久久的沉默过后,夏慊狠狠抱住了他“怎么会回不了家呢。你在哪,家在哪。”夏慊温柔的抚摸夏子橙柔软的头发“你去不了那边,我就来这边也不是一样么?”

    “可是,”夏子橙明显惊了一下,却觉得心口暖暖的,“你在那边还有公司啊,那边有好吃的东西,舒适的房子,便捷的生活,有你的亲友……”

    “可是没有你”夏慊打断他,“没有你,什么都没用。”

    夏子橙感动的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夏慊拍拍他的脑袋“好啦,其他的都不用考虑,我不会让你抛下我的。”在他的唇边轻啄了一下“赖定你了。”

    “好。”夏子橙笑。

    “不过,这被封印了可有点麻烦,你还得在这宫里待上一段时间。”夏慊想到离衍对夏子橙的觊觎,略微不爽“你可离那个狗皇帝远点。在这宫里,乖乖的吃吃饭,散散步,养养花,练练武,看看书,对了,顺便帮你妹妹收拾收拾这宫里的娘娘们。”

    “冰儿她伤了你……”

    夏慊叹了口气“你也别怪她,总觉得她迫不得已。可能被人捏住了把柄了吧。你当心着点,等我救你们出来,会收拾她的。”

    “谢谢”夏子橙总觉得有点想哭,真是丢脸,堂堂男子汉居然这么多眼泪。“确实不怪冰儿,都是我的错。”

    夏子橙主动的钻进了夏慊的大衣里,还用棉被将两人裹的紧紧的,侧躺在床上,说着属于夏冰的无奈。

    “也是苦了你们兄妹俩了。”夏慊撑着头,捏了捏他的脸“在这宫里,你们千万别轻举妄动。安全第一。”

    “嗯,我知道。”夏子橙微微笑着,视线有些模模糊糊起来。

    夏慊将他搂得更紧“嗯,困了?不是要一起看雪景吗?”

    “看什么雪景,有你在啊。”

    你就是最美好的风景了啊,我为什么还要去看雪景?

    “睡吧,我陪着你。”

    夏慊温柔的声音,化作阳光闯进了夏子橙的梦里。那是足以消灭一切黑暗的光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