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当你助理

    两人回到别墅,家里被管家打扫的干干净净,到处都摆着红色花朵,十分喜庆吉利。

    然而,这个自诩为全世界最棒的管家,也有犯错的时候,比如,他没有给夏子橙收房间,也没有把夏子橙放在夏慊卧室的东西给收了。还默认这俩得住一起吧,估计。

    夏慊看着自己面目全非的卧室,十分的狂躁。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箱子,就把不属于自己的物品往箱子里丢。

    "你干嘛?"夏子橙按住夏慊的手。

    夏慊表情不善地看着夏子橙,"我是答应让你搬进来,但我也说过吧,别打扰我。放开!"

    夏慊甩开夏子橙的手,将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丢进箱子里之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夏子橙,心里有些焦躁,却不知为何

    "你即使如此接近我,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死心吧。真想兄友弟恭,就别再在我这里耍心眼。"夏慊厌恶道

    打开衣柜,果不其然,里面,他的西服,衬衫,领带和夏子橙各种各样的休闲服,练功服,毛衣交叉摆放在一起……

    凌乱,却又莫名的和谐。

    有些异样感让夏慊微微蹙眉,这种融合程度,不像是刚刚把东西搬进来的样子啊……

    夏慊不想纠结这点疑惑,将夏子橙的衣服通通丢进了箱子里。

    又拉开抽屉,见左边一半整齐的放着清一色的灰黑色内裤,右半边却乱七八糟的堆着夏子橙各种各样的卡通内裤。

    "啧,"夏慊双指夹起一只印着海绵宝宝的内裤,放在夏子橙眼前晃,笑到"你的品味还真独特。"

    夏子橙恼怒,一把夺过内裤,丢进抽屉,关上,一气呵成。哼,也不想想当初是谁那么恶趣味买了这内裤给他,现在倒来嘲笑他了?

    夏慊冷哼一声,又打开衣柜将属于夏子橙的内裤全部丢进箱子里,再把箱子丢给夏子橙 "之前是怎么样我不管,现在,就是这样。"

    "可是……"夏子橙伸手指扯了扯夏慊的衣袖,一脸焦虑道"可是我晚上梦游的话,会去跳楼的。所以,我不能自己睡。"

    "你当我是白痴么?"夏慊冷眼看着他

    夏子橙立刻撩开裤腿,给夏慊看小腿和膝盖上明显的伤疤,道,"你看这些伤。之前跳了两次,伤了腿,才搬进来和你住。医生说,再跳一次楼,这腿就没治了。"

    "……"夏慊认真的看着这些伤疤,似乎在考虑夏子橙说的是真是假。

    "我可以睡沙发,"夏子橙小眼神可怜兮兮的眼神

    "不要,"夏慊残忍拒绝,"我让管家把一楼的房间收出来,你睡一楼。想怎么跳楼都可以。"

    "……"夏子橙

    "叩叩叩"敲门声,两人向外看去,是许久不见的楚烈。裹着十分夸张的毛皮大衣,倒是圆了不少,十分的像暴发户。

    楚烈最近正在把美国的企业转移回来,美国本来就是个暂时的存放地,事业还是得回到这个城市。

    因此,听说夏慊醒了,他便急着来报备了。不过因为夏慊的病情还没有稳定,为了不刺激夏慊,在和夏慊解释他出车祸的事时将大部分事实隐去不说。

    夏子橙也有自己的考量,一方面怕夏慊得知了失忆之事,会纠结,会想记起,这样又难免痛苦。

    另一方面, 回生丹还没有完全被夏慊吸收,药效并没有被完全发挥,夏慊现在能如此健康,还是因为体内有黑晶石支撑的缘故,所以又怕刺激到夏慊。

    楚烈拦住抱着箱子出门的夏子橙,幸灾乐祸道"我听说……阿慊,把你忘了?这是,被赶出门了?"楚烈挑起妖孽的眼角,异想天开道"这是不是说明,我又有机会了?"

    夏子橙白了他一眼,"我会替你转告艾初的。"

    "诶诶诶,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楚烈一秒认怂。

    "还不过来,在那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夏慊看着夏子橙和楚烈卿卿我我的在说着悄悄话,十分不爽。

    夏子橙看了一眼夏慊便退了出去。

    "你什么时候和夏子橙那么熟悉了?你不是一向讨厌他?"夏慊问

    "是啊,要不是我看他对某人的感情倒挺认真的……我还真挺讨厌他的。"

    "某人?看着我做什么,"夏慊一手拍上楚烈的脑袋"正常点"

    楚烈抱着脑袋,"阿慊,你还是这么暴力。"

    "行了,少贫嘴,谈正事"他们两人谈起了公司的事。

    而抱着箱子灰头土脸的夏子橙,下楼却遇到了喜气洋洋的管家。

    "二少爷,你这是?"管家问

    夏子橙只当管家是明知故问,把箱子丢给他,"一楼收一间出来。"

    管家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又觉得自己过分了,立刻转移话题,问"晚上鲍鱼是要红烧还是清蒸?"

    "清蒸吧,医生说阿慊饮食要清淡,你注意些。"夏子橙一点也不领情,别以为吃得还能诱惑他!

    可是,偷咽口水是怎么回事?

    管家应下,便进厨房指挥厨师工作。夏子橙披了件外套,便在庭院走了走。脚步自然而然的走向马厩。

    马厩里除了许久不见的小烈之外还有一匹黑马。两匹公马,脖子贴着脖子依偎在一起,十分的其乐融融,但这画面真是十分惊悚。

    夏子橙想起夏慊承诺过要给小烈成家,马孙满堂来着……可是找来一匹公马怎么生小马?夏子橙哭笑不得。谅他怎么也想不到夏慊会做这种傻事。

    小烈看见了夏子橙,立刻激动的用前蹄在地上不停地凿,想要冲到他身边似的。而小黑马见状,对夏子橙瞪起巨大的马眼,似乎他是要来夺妻似的。

    夏子橙上前,拍拍小烈的头,捋捋它的鬃毛,又用脸贴着小烈的脸。同时也不忘安抚小黑马。小黑马在夏子橙的腹部蹭了蹭,嗯,似乎没那么讨厌了。

    黄昏将至,夏子橙回了屋。就见夏慊正靠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持一杯红酒和楚烈说着什么。

    看起来是如此的肆意,有如君临天下般,骄傲而不羁。

    夏慊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非要形容,以前的夏慊像昙花,他属于黑暗。他在黑夜中,肆意的绽放,它的好它的美都惊为天人,却鲜少人知。

    他隐忍,隐忍到让人觉得他无甚特点,甚至是乏味。

    而现在的他,却像牡丹,他属于阳光。华丽的,尊贵的,肆意的。不再刻意的隐藏喜怒哀乐,一举一动都是活生生的,直逼人心。

    "这几天你就把酒会安排好。"夏慊对楚烈道,见夏子橙进了门,放下酒杯"开饭。"

    饭桌上,要说最大的变化就是,楚烈终于能在夏子橙的嘴下夺下口粮,并且填饱肚子了。原因在,夏子橙只要吃相太难看,就会被夏慊一脸嫌弃,于是乎不得不吃得慢条斯理。

    "准备一下,明天和我去墓园。"饭后,几人喝着餐后酒,夏慊突然对夏子橙道。

    楚烈吓得把就酒喷了出来,惊悚的看着夏慊,就像见鬼了似的"阿慊,你……"

    夏慊一口饮尽红酒,对楚烈道,"想通了,放下了。"看着满桌都是楚烈喷出的酒渍,皱眉道"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楚烈还在懵圈中,就被下了逐客令。气愤的拍桌子,不小心把手边的杯子给砸碎了。

    夏慊微眯着眼睛"杯子,一支5000块,红酒半杯5000块。明天打一万到我卡上。"

    "你屠夫啊你,就这个破杯子?"楚烈怒火攻心。

    "是啊,我就是屠夫啊,"夏慊眼神不善,"杀一只不听话的猪,还是很在行的,你觉得呢?"

    "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吧。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楚烈似得口不择言,却被夏慊一间踹在了屁股上"快滚。"

    楚烈走后,短暂的沉默。

    夏慊又为自己倒了杯红酒,骨节分明的手指抓着酒杯,随性的晃着,好看的三角眼透着精明。

    "听说了你转股给我的事,虽然原公司已经破产,但我会在新公司划20%的股权给你。"夏慊泯了泯红酒,细细的品,他绝不会占夏子橙便宜。

    对上夏子橙和那女人相似的下垂圆眼,清澈,天真,又有着奇异的熟悉感。

    "我不要股权。"夏子橙淡淡道,

    "那你想要什么?想要钱的话,每个月给你一百万,够么?"

    "不要。"夏子橙轻声拒绝,态度却十分强硬。

    "你说,只要我能给的。"夏慊有些好奇。

    "你,"两人视线相对,夏子橙道"我要你。"

    夏慊别过脸,似乎有着恼怒"这种无聊的玩笑,没意思。"

    夏子橙苦笑一声,低下头"是,确实挺没意思的。这种玩笑……"

    "你好好想清楚,只要合理,我都会满足你。好好休息,明天去祭拜。"夏慊放下杯子就要走,却被夏子橙拦住

    "等一下!我想好了。"夏子橙道"让我进公司,当你的助理。"

    "当我助理?"夏慊回头,"为什么?"放弃等着收钱,啥事不干得日子却甘愿当他助理?

    夏子橙凝视着夏慊,轻叹,"我总有自己的理由。"移开视线,"早些休息吧。"夏慊看着夏子橙离去的背影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