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子橙之妹

    夏至话音刚落,纱帘之外就响起了美妙的琴声。曲曲绕绕,婉转非常。曲间似乎高山流水,有炊烟袅袅,亦有哀嚎痛苦,那是尘世所拥有的美与丑,哀与痛……

    伯余突然就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也被打翻在了桌上。夏至惊讶的看向伯余,见伯余显少有表情的脸上竟然十分的精彩。

    一首曲子就把你征服了么?夏至看着他的表情暗想,不可抑制的有些失落。虽然,不得不承认,这曲子确实很好听,又很悲戚。

    曲必,还不等夏至开口,伯余便道"敢问姑娘,这曲子,是何名?"

    "这曲子名唤归尘。"

    "归尘……"伯余重复念了一句,这曲子竟然是他和夏将军分别那日,夏将军奏过的曲子。尽管,这姑娘的手下的曲子,哀思更甚。

    "曾有一友人,也奏过此曲,姑娘奏得甚是精妙。只是,敢问姑娘,从何处听得此曲?"

    "此曲乃家兄亲手所做,亦是家兄教我弹奏。"小冰的声音竟然有些黯然。

    "令兄?"伯余也不顾礼节,掀开帘子便走了出去。便见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女子,坐在琴前。只可惜原本倾城倾国的右脸脸上多了一道疤痕,但依旧美丽非常。

    "姑娘莫见怪,敢问令兄是何人?"伯余问,夏至也掀开帘子走了出来。见美丽的姑娘撇撇嘴,左脸有个小小的梨涡,甚是可爱。

    而此刻她的眼睛湿漉漉的,摇摇头,什么也不说,看起来倒像是伯余逼良为娼。夏至撇嘴,也不走近。

    伯余见状,低声问姑娘道"令兄是否唤作,夏至?"

    "你,你……"夏冰惊诧之极,却也不敢承认,生怕这人是来害她的。

    "姑娘莫怕,我是令兄的好友,名唤伯余。"伯余为了取得夏冰的信任,连忙自报家门。

    而在夏至的眼里,伯余这显然就是为了追求绝色佳人而变得急不可耐了。于是愤然砸门,然后开门要走!

    刚出门,却又被伯余给拎了回来。

    "干什么!和那个什么冰的,你侬我侬去!"夏至被拎回房非常的愤怒。

    "哥?"那个女人突然惊叫出声。

    夏至回头怒视了那女人一眼,又对伯余道"听到没有,人家都叫你哥了。你要我回来干嘛,我可没心情当电灯泡!"

    "哥,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么?"还没等伯余说话,那女人立刻扑进了夏至的怀里,顿时香气扑鼻。

    夏至一脸懵的看向伯余,这什么情况啊?

    伯余叹了口气,将二人分开,先对夏至解释道"她确是令妹,叫夏冰。"又附耳解释"夏将军之妹,现在便是你的妹妹。"

    "她就是夏子橙一直心心念念的妹妹?"夏至惊讶,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回真亏了夏至了,否则,按夏子橙这种从不进妓院的性格,这辈子都找不到夏冰了。

    又对夏冰解释道"你也知,令兄曾遭大难,伤及后脑,如今什么也记不得。"

    说要,夏冰又扑向夏至,大哭"哥,没想到你竟能大难不死,我们竟还能有相见之日。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夏至抬起手,在伯余的注视下,还是轻轻的拍了夏冰的后背"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这一说,夏冰哭得更大声了,简直鬼哭狼嚎。

    夏至伯余十分无奈,只好等夏冰冷静下来。

    待夏冰冷静后,几人坐在桌前。

    "你怎会沦落至此?"伯余给夏冰倒了杯茶水,问。

    夏冰擦干了眼泪,重重拍了拍桌子,夏至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了跳,她道"都是不得好死的夏魁,因哥哥,父亲母亲皆亡,夏魁得了恩赐,掌控了夏家。因恨先前总低我们一等,便心存报复,对我非打即骂。"

    "一月之前,因我洗破了一件衣服,便强行将我卖到怡红院。"夏冰豪气得喝了杯茶"待我出去,看我不灭了他。"

    伯余,夏至"……"

    为什么夏子橙妹妹是这种女汉纸画风,明明长得女神得脸,难道不应该是大家闺秀么?不过伯余却觉得,夏冰确实和现在的夏至有些莫名的相似。

    "你的脸……?"夏至问。

    夏冰黯然得摸了摸右脸的伤疤,道"日夜忙碌,晚间太困乏,摔伤了脸,得不到医治,因此落下了疤痕……"果然,提到容颜,再强悍的女孩子也会在意啊。

    "无碍,伯余是有名大夫,他一定会想办法去除疤痕的。不过,即使你这样也够漂亮了,太漂亮反而会招惹事端。"夏至道安慰

    "嗯,哥哥所言有理。"夏冰高兴得笑起来,露出好看的梨涡。

    "待会我们花钱为你赎身,以后就跟着我们"夏至道。

    夏冰却摇摇头"不可赎身。夏魁那狗东西,每日会派人来查看,定会问清谁为我赎身,只怕若将哥哥你未死之事,哪怕传出一星半点,皇上也会追查到底……"

    "皇上?他就那么恨我!?"夏至愤怒,虽然皇上恨的其实不是他,但是,现在要倒霉的就是他好么。

    夏冰又摇摇头"据说,皇上当年派人去运回你的尸首,结果不见,龙颜大怒,处死了寻尸之人。只能说,皇上对哥哥你有执念。"

    "那怎么办?"夏至摊手

    "这有条小道,直通后花园,可以翻墙逃走。再易容,便不会让人寻见。"夏冰道。

    "夏魁派人查看的时间快到了,哥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几人迅速起身,伯余还不忘带上夏至买的东西,甚至那串吃了一半的糖葫芦。

    几人小心翼翼穿过小道,若碰着人便假装嫖客,成功到了后花园,就见一堵两米的高墙。

    "翻这个墙?"夏至惊呆,当他是飞人么?

    夏冰疑惑得点头,角尖一点,蹬着树干就飞到了墙头。夏至简直要膜拜她了,果然将门之女就是不一般。

    "哥哥,快些。"夏冰道

    夏冰话音刚落,后边果然一阵嘈杂,似乎是在寻找他们,真是好惊险。

    可是夏至真的不会轻功好么?他无奈的看向伯余。只见伯余把冰糖葫芦放嘴里一咬,将夏至横抱起来,"抓稳"

    夏冰见自己英明神武的哥哥居然被一个男人抱着,还双手主动勾住了伯余的脖子,吓得差点没从墙头摔下去。

    几人刚翻过墙,就听见墙那边"人呢?我明明见他们往这走了,怎么没人呢!?"

    三人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客栈。夏冰拿了一身男装进房间换,而夏至而伯余被关在了门外……房内的夏冰,被自己的哥哥和一男子同床共枕的事实惊呆了……

    "夏公子,伯大夫,为何站在门外?"仙人路过,见两人傻呆呆的。又见伯余的嘴里竟然还叼着,冰糖葫芦,更好奇了"伯大夫不是厌甜,今日怎么吃起这个了?"

    听完夏至也转过去看他,有点愧疚,没想到伯余讨厌甜食,真是失误了。

    伯余毫不以为意,"也不甚讨厌。夏公子给我买的。"

    "……"仙人沉默,夏至暗喜。究竟哪句才是重点呢?值得深思。

    "哥哥,你看如何?"夏冰穿了男装出来,竟然和夏至真有几分相似。

    "这位公子是?"仙人问

    公子?夏至看着夏冰,虽然装束什么的都是男的,但是那胸一看就是女的好么?古代人的眼睛果然都有毛病,看来是他错怪了古装剧。

    "夏将军的妹妹,偶然遇见。隔墙有耳,回房聊。"伯余引几人进房间,夏冰一直跟在夏至身后。

    "没想到缘分来的如此之快,夏将军自当喜悦非常。"仙人听完缘由后道。

    伯余点点头"但,今后也要小心。既然世人眼里,夏将军是已死之人,日后夏公子外出,自当易容。而夏小姐和夏将军颇为相似,也需做一些改装。已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伯大夫所言有理。"仙人道"但离夏将军归来还有近十日,留这风险加大。我于农郊处有庄园,各位可先行入住。"

    "庄园?"夏至心里卧槽了一声,这仙人真有钱!"你堂堂一仙人,不理世俗,怎么那么多房子?是不是收刮民脂民膏了?"

    "胡说!"仙人怒"我不过劫富济贫,为富人医治获取必要的财物,才能救治更多穷苦百姓"仙人理直气壮。

    夏至切了一声,不就是压榨有钱人嘛,没想到他是这种仙人!仙人中的"现实主义者"!

    "等一下,你们所言,夏将军十日后便归是何意?我哥哥不是在这么?"

    众人面面相觑,夏子橙不在,解释了又怕夏冰以为他们是神经病,跑了怎么办?

    "他们胡言乱语你也信?"夏至道"现在我们抓紧时间走吧,久留容易出事。"

    "有理。"伯余说着给夏至做了易容,又稍微改了改夏冰的容颜,几人便前往田郊庄园而去。

    易容期间,夏至问伯余"你说我和夏子橙换身体是不是亏的厉害?他在那边吃吃喝喝玩玩,还有我哥给他睡……我在这边就得顶着他的脸,躲躲藏藏,还要照顾他妹妹?一不小心就掉脑袋……"

    伯余不赞同道"夏将军此前过得太苦……现今,在你那边,亦承受生离之苦。日后再和顺也是应该。"

    "那你是说,我苦我活该咯?"夏至怒。

    伯余摇头"我只知,我会护你,一世平安。"

    夏至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