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流氓流氓

    "究竟出了何事?"伯余突然停下脚步,看向夏至"你一脸忧心忡忡,有何事不能让我知晓?莫非你不信我?"

    "啥?"还沉浸在‘哥哥泡了祖先’这种惊世骇俗的现实里,无法自拔的时候,就撞进了伯余透着不满的眸子里。

    "你在瞎想什么,"夏至终于反应过来伯余的意思,踮脚重重地敲了他的头"你这样问我,该是你不信我才是!"

    "不,我怎会不信你?"伯余急忙反驳

    "那不就得了。"夏至无奈白了他一眼,才解释道"只是一些私事小事,不值一提。"

    "哦。"伯余沉默,疑似有些委屈。

    "哪,反正今天也没事做,"夏至看着前方,手掌不经意的牵上伯余的手"陪我去逛逛吧。"

    "只有今天,也好。"夏至轻声补充道。

    伯余被手里突然冒出来的温度给着实惊到了,他呆楞了一会,便收紧手掌,牢牢的将夏至的手桎梏在自己的手掌当中。

    "不行。"伯余道。

    "啥?"伯余不可思议的怒视伯余!居然拒绝他?什么情商,啊?

    见夏至瞪大双眼,好笑的表情,伯余终于不可遏制的轻笑一声,揉揉他的头"天冷,添衣后再带你出去。"

    夏至自讨没趣,闹了个大红脸,便别过头不再去看他,手却丝毫没有松开。

    不愧是天子脚下的皇城,一派热闹非常的景象。夏至像个几百年没进城的乡巴佬一般,见到什么都想要。关键他还流氓,拿了东西就走,伯余在后边付账之余还得帮他拿东西。

    可是夏至到底买了什么鬼,肉包,糖葫芦,玉佩,匕首,甚至还有胭脂水粉……

    "你们这肉包还真全是肉,皮薄馅大,真不错。"夏至又咬了一口"可是太咸了,给你。"

    夏至把吃了剩一半的肉包递给伯余,可是伯余给夏至拿东西,已经没有手了。

    伯余张了张嘴,示意夏至塞他嘴里。夏至也毫不避讳,真整个往他嘴里塞……

    "诶,你们这糖葫芦太单调了,只有山楂,我们那还有橘子草莓,不吃了,"夏至又把只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塞伯余嘴里了,伯余竟然也没生气。

    两人又走了一阵,前方颇为热闹,许多穿着美艳的姑娘都站在门口,见男的就贴上去。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妓院吧?夏至心里这个激动,就见走路都脚下生风起来。伯余皱皱眉,也跟了上去。

    "呦,公子,进来玩玩嘛~"夏至一靠近这个地方,便有姑娘立刻贴了上来。夏至也没躲开,倒是仔细的看了看门面。这楼到处挂着粉色纱绸,各地都有美女,哪里都满溢着脂粉的香气。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妓院,一看就非常的销魂。夏至颇有兴趣的笑起来。那姑娘就搂着夏至的胳膊往里走"公子许久没来了,都不想奴家了嘛。"

    "想想想,想死我了~"夏至正想跟着去瞧瞧,就被身后的伯余给拎住了领子,前进不得。

    夏至一拍额头,糟糕,还有这个拖油瓶在。夏至回过头,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不经意的拿走伯余的钱袋,十分虚伪道"伯大夫啊,这没什么事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伯余面无表情的抽回钱袋,"既已无我无关,那也不需要这个了。"说着就往回走,十分的冷酷无情。

    "诶诶诶,"夏至立刻冲了上去,扯伯余的手臂"伯大夫啊,别这么冷酷无情啊,你也知道我身无分文啊……"说着说着,伸出魔爪想把钱袋抢过来,却被伯余轻易的躲过去。

    "既身无分文,却还想着逛着烟花之地!"伯余非常的愤怒,"你可知,这些女子会让你染上何种疾病?更何况你又体虚,仗着黑晶石便想着对身体胡作非为!你既不自爱,又何须怪我冷酷无情?"

    伯余愤慨至极,说着就要走。

    夏至又锲而不舍的跟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人的手臂,又愤怒"谁说我进妓院就要和她们那什么了?"

    又委屈"我这不是在那边没看过妓院到底长什么样有点好奇而已嘛!"夏至撇开伯余的手臂"好吧,反正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色鬼流氓,既然这样你回去就回去好了,我才不稀罕你的钱。"

    夏至非常有骨气的转过身"大不了待会没钱付账,被留在那洗一个月碗好了!说不定,老鸨看我长得好,逼我男扮女装去接客也有可能。到时候,你就看我染不染病!"

    夏至说着怒气冲冲的就又跑回了怡红院。那姑娘又迎客上来,软弱无力的趴在夏至的肩上"客官,里面请~"

    却被伯余推开,"姑娘,请自重!"

    你让妓女自重?还不如让猪去吃屎……夏至强忍住笑,佯装生气脸"你不是要回去了么,跟来干什么?这里不是烟花之地,不是有辱斯文?"

    伯余撇撇嘴,"我不能让你去接客。"

    夏至看着伯余,骂道,"白痴。"

    "哎呦,客官,今天要谁伺候?小兰小翠小绿~只要您说得上名字,我这全都有~"胖墩墩的老鸨立刻迎客上来,笑得下巴的肉都快要掉地上了。

    典型的朱门酒肉臭的类型,伯余不可遏制的皱眉。

    "给我来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家碧玉,冰清玉洁的。"夏至洋洋得意。他一直想看看,妓女抚琴究竟是怎么样的。

    "有有有~"老鸨突然左看右看,低声对夏至说道"我们这刚来一个姑娘,那个漂亮,那个水灵,包客官满意。"

    夏至回头用伯余的袖子擦干净老鸨漂到自己脸上的口水,又回头微笑。

    老鸨又道"据说这姑娘啊,是大官之女。因父母犯了死罪才被卖到这,琴棋书画自不必说,最重要的,还是个雏。"

    老鸨对夏至挤眉弄眼"若公子想开苞只要这个数,"老鸨伸出的五个手指头"只要给了这个数,无论她多么烈,都能让她乖乖听你的话,像猫咪一样哦~"

    夏至听完,心里隐隐有些反感。他最讨厌这种强行拐卖良家妇女的事情了,可无奈,这是古代。这种事情是常态,改变不了。不过,他倒对这姑娘有些好奇起来。

    "让她出来给本公子瞧瞧,若是满意,就是这个数,也不在话下。"

    "好好好,公子快随我来。"老鸨见夏至伸出了十根手指头,非常满意的带他去了最好的包厢。

    "公子先坐片刻,小冰很快就来。"说着便关门走了出去。

    夏至看着这充满香气的厢房,却装修的十分文雅,当然,得先忽视墙上挂着的这幅巨大的春宫图。

    "古代比我们开放多了。"夏至仔细研究完春,宫图后得出了结论。

    伯余撇了一眼就迅速将视线移回桌上的香炉。炉里点的香含有麝香,长期闻着会导致不孕。老鸨真是好算盘,直接不孕还省了打胎的费用和修养的时间……

    "怎么样,不错吧?之前没来过吧?"夏至四处看遍,便坐回桌前,倒了一杯茶品了品。

    "来过。"伯余剪短的说道。他在金国任将军,回京之时总会有同僚邀约去花天酒地。为了不更加被仇视,他也只好随波逐流,只是从未放纵自己的身体罢了。

    "什么!"夏至重重的将杯子放回桌面,对伯余笑得不怀好意"没想到伯大夫也是久混烟花杨柳之地之人,我倒是小看你了。怎么样,滋味如何,是不是让你难以忘怀……啊,你干嘛。"

    伯余实在受不了夏至的冷嘲热讽,想伸手捂住他的嘴,没想到夏至正好偏了头,结果变成伯余将夏至推倒在地。

    "你竟敢推我!"夏至十分不愤,站起来后便用脚用力的踹伯余的凳脚,伯余重心不稳便向后倒去,他又顺手揪住正得意洋洋的夏至,结果变成二人双双向后倒去。

    直到夏至感觉到嘴边温温热热,湿湿软软后,他还是不敢相信,生活居然真的这么狗血。他居然直接磕到了伯余的嘴唇上。

    两人一脸懵逼,竟然没有一个人立刻爬起来,反而维持了这个姿势很久很久。两人的心跳声都快要充满整个包厢了……

    待有人敲门后,夏至立刻跳了起来,揉揉后脑勺,藏住抑制不住的心跳,对外说了一句进来。

    老鸨领着小冰进门时,伯余也站了起来了。他舔舔嘴唇,对夏至说了一句"味道很好。"

    夏至的脸,瞬间爆红。伯余居然一语双关回答他先前的问题,他转身推开伯余,骂"流氓!"

    老鸨掀了纱帘进来,小冰正坐在纱帘之后。这是规矩,客人在点小姐卖艺时是不能看脸的。当然,这主要是有些只卖艺不卖身的人要求的。但是很显然,结果并不理想。

    "公子,小冰已到。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唤我。"老鸨到。

    夏至满意的点点头。

    老鸨撇过伯余,又问"这位公子的嘴怎的伤了?需要药膏涂抹么?只需一两银子。"

    夏至看向伯余,果然嘴角有伤,估计是刚刚被他磕到的……夏至又有些脸红,连忙打发老鸨"不需要不需要,他皮厚着呢。你先出去,别妨碍我听曲儿。"

    老鸨十分失望的退了出去。就见纱帘后边的小冰声音响起"公子想听什么曲子?"

    声音生硬而不柔软,和想象中的声音柔媚完全不同。倒像是自己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妓院还有这种女人?夏至顿时更加好奇,便道"你随意弹奏你拿手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