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解救之法

    黑夜如同黑色幕布被掀开后便迎来了的光明。

    光亮洒在夏至浓密的睫毛上,它微微颤抖,然后缓缓睁开,棕色的眸子转了几圈。

    歪头一看,伯余就趴在床沿,睡得很沉。厚实的背拱着,原本束得齐整的头发,也微微有些凌乱。

    夏至抬起手,悬在伯余头的上方,却久久没落下去。他看着伯余,却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最终,他还是收回了手。

    夏至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身体各部都有些疼痛,但已经不是不能忍受,黑晶石真的很神奇啊。

    洗漱完毕,不会束发便随意的扎了扎,开门走了出去。楼下有些喧闹,店小二呦呵的声音十分的嘹亮。

    "进来吧。"夏至走到仙人的门口,还没敲门就听见仙人如是道。

    夏至推门而入"仙人,"

    "夏公子,大清晨来访,所谓何事?"在床上打坐的仙人如是问。

    夏至眉头就是一皱,他不相信仙人会不知道他来干嘛,真是虚伪。

    "我当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比如,为什么瞒着我黑晶石可以让人复活?再比如,为什么不告诉我黑晶石的来历,为什么不说黑晶石选择我的原因?"夏至说得有些气喘起来,便在桌边坐了下来,还顺手道了杯茶,喝了起来。

    "诶,古代的茶果然比较好喝,不愧是纯天然。"夏至吧唧吧唧嘴,品了品茶,一脸满足。

    "……"喂喂喂,你到底来干嘛了。

    "你倒是说话啊。"夏至见仙人不说话,又催促道。

    "这……这说来话长。"仙人擦汗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不就是怕我拿黑晶石去复活我爸妈么?"夏至翻了翻白眼,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黑晶石选择我。别再说心思纯净这种鬼话,我才不信。"

    夏至顿了顿,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道"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把你胡子给扯下来。"

    仙人捋胡子的手停了下来,莫名其妙的觉得下巴有点疼,没想到这夏公子竟然是个暴力的。

    "咳咳,"仙人清咳两声,神色复杂的看着夏至道"这……与你的命势有关。"

    "你是说……孤星逐日命?"夏至眼神暗淡了下来。

    仙人点头, "黑晶石被封印以及封印的原因都不假,需要心思纯净之人的净化也不假。但,黑晶石终究吸收了太多了邪气,所拥有之人,命势不够硬终会被反噬。"

    夏至垂眸不语,仙人又道"心思纯净之人常有,而孤星逐日命不常有,二者兼有之,则更是难得。所以,黑晶石才会现身在千年之后"

    "所以,父亲,母亲,哥哥的死……都是因为我这个该死的命势?"夏至突然怒吼了一句。

    仙人见夏至眼睛通红,有些不忍,却也无可奈何"一切皆是天命。"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夏至怒道,为什么偏偏是他背上了这该死的命运。

    "夏公子,由你背负这命势,自然有老天的道理。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总能寻到解救之法。"

    "呵,连你都没有办法……你又何必骗我。"夏至捂眼,他不是第一次听见孤星逐日了。

    在第一次见仙人之时,仙人就告诉了他,他是孤星逐日之命。凡是他身边亲近之人,皆会死去,最后只剩他一人孤独终老。

    是啊,能硬到足以抵抗黑晶石邪气的命势,凡人又如何能抵抗。

    所以,他父母死了,所以他哥哥也几乎要死了。

    "我虽修仙多年,但实乃沧海一粟。世间奇人奇物数不胜数,定然能有解救之法。"仙人捋捋胡子,"师父常道,世事乃为一圆,循环往复,相克相生,绝无死结。"

    "世间,定然能有解孤星逐日之法。夏公子,切莫着急。"

    夏至深叹了口气,眼睛红红的看向仙人"你这老头还挺能掰,既然要克死亲近之人,接下来就克你好了!"

    说着夏至就扑到仙人身边,和他挨得很近很近,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他还冲仙人笑,看得仙人背后就是一阵恶寒。

    仙人浑身不自在,不得不站起来离他远远得"我乃仙体,命势于我作用不大。"

    夏至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作用不大还躲那么远做什么?

    "不过……"仙人又道"虽然我给伯余服了防噬丸,能勉强抵抗孤星逐日之命对其的侵蚀,但,切记,你二者不可太过亲密。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夏至黯然道"我知道" 又垂眸 " 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离开我,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若能如此,自当最好……可,不见得伯大夫愿意。夏公子还是顺其自然,万万不可勉强。"

    见夏至沉默,仙人又道"昨日经我研习,只有一法,方能使令兄苏醒。"

    "什么?"夏至激动的问。

    "传言,波斯国有一至宝,名唤回生丹。如其名,其药效之大,几乎能令人起死回生。若得了此物,令兄不仅能不治而愈,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这东西在哪里?波斯国?"

    仙人摇头,"10年之前,波斯侵犯我国,被夏将军父子打败,几乎灭国。而波斯国王,为了示好,便将这至宝献给了皇上。皇上也因此放了波斯国一条生路。因此,这回魂丹,若未被使用,还应当保存在皇宫之内。"

    "皇宫守卫深严,要夺得这回生丹定然不易……但是,再难我也要试一试!"夏至下定决心。

    仙人却摇头,十分不赞同"夏公子,你不能去。"

    "为什么!?你瞧不起我?"夏至怒

    "一来,你毫无武功连皇宫都进不了。二来,夏将军这张脸,只怕会给你惹来祸端……你可知,夏将军,由当今皇上亲手处死?"

    "……那怎么办?不管怎样,这回生丹我要定了!"

    "诶"仙人叹气道"若要取回生丹,还需等夏将军归来。他武艺高强不说,对皇宫也要熟悉很多。"

    夏至瞬间垂头丧气起来,暗想是不是该练练武,骑骑马。

    "可他不知道这消息,他不可能主动离开我哥来这边啊……而且黑晶石还在我哥体内。"夏至为难了

    "令兄既已和夏将军心意相通,只要和令兄接触便可回归,无需黑晶在体内。至于消息……"

    仙人神秘一笑,拂尘一挥,夏至体内的晶石便飞了出来,散发出紫光。仙人在紫光投射出的屏幕上写下"急事,速归" 两字。

    同一时间,夏子橙正给夏慊擦拭着身体,四个紫色的大字便从夏慊的身体的冒了出来,在空气中飘了一会便消失不见。

    定然是仙人找到救人之法了。夏子橙,低头吻了吻夏慊的薄唇"阿慊,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

    "……"夏至目瞪口呆,不得不感叹一句真牛。不过,他既然是黑晶石的主人,凭什么仙人它一挥就跑出来?淡淡的不爽。

    "还有何事?"仙人问,疑似有些得意。

    夏至正想回答,门外便想起了敲门声"仙人,是我。夏公子可在此?"

    "有人来寻了。"仙人看着夏至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又嘱咐道"切记,勿过于亲密。"

    夏至白了他一眼,心里淡淡的忧伤。开了门就见伯余站在门外,衣裳和头发都有些凌乱。倒像是,一醒来见夏至不见了,就匆匆来寻的样子。

    "为何醒了也不叫我?"伯余问,见夏至穿得单薄,又皱眉"天气这般冷,你体又虚,怎能穿得如此少,回房添衣。"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夏至垂眸不看伯余,但还是能感觉到落在身上的,那滚烫的视线。话说,伯余真的是贴心,昨晚便给夏至买了好几身冬衣。

    两人出了仙人的房,快到自己的房时夏至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丢下伯余,走回仙人的房,探进一个头"我还有一个问题。"

    仙人正准备坐会床上打坐,被门上突然长出的头吓了一跳。

    "又有何事?"微怒,但依然和颜悦色。

    "黑晶石选中我,是因为我是孤星逐日命,那他呢?他也是?"夏至急需确定。

    没想到仙人却摇摇头"夏将军是大福大贵之命"

    "那他怎么会有黑晶石!你不是说命硬才能抵抗得了黑晶石的邪气么?"夏至怒,居然又被骗?

    "邪气有你一人足以抵挡……至于夏将军拥有黑晶石的原因是他和你们有关,总之,是天意弄人。"

    "说人话!"夏至怒,最讨厌这仙人故弄玄虚了,要不是真有两手,瞧他不揪了他的胡子!

    "你未曾疑惑,夏将军与你一样也姓夏?"仙人问。

    "姓夏怎么了,姓夏不正常?你是不是歧视我们姓夏的?"

    仙人扶额,感觉夏至无理取闹的功力见涨啊……

    "只有同一家族的,才为同姓。换句话说,他是你们的先祖!"

    夏至吓得腿一软,吧唧一声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夏至掏掏耳朵"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虽为旁系,但他确实是。"仙人十分遗憾

    "…………"夏至秉着身残志坚的意志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头一甩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又走回仙人面前,张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再回头就撞进了伯余的怀里。

    "这般着急回来,又是何事?"伯余问。

    夏至有口难言,拉着伯余边走。心里一万个卧槽。

    他哥真是牛逼,居然泡了他祖先!?卧槽,这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比较好?想到夏子橙和夏慊亲热得画面,卧槽,简直太美,不敢看!

    虽然已经没什么血缘关系了……但是……还是非常值得卧槽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