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最终真相

    夏慊闻言,便停住了脚步。

    只见那人戴着眼镜,一副儒雅非常的模样,他哈哈的笑了起来,声音冰冷非常“竟然能找到这,夏慊,没想到你还是有一点头脑的。”

    “杨柞!怎么是你!?”老伯望着杨柞道。

    杨柞十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呦,你还没死啊?”他看向夏慊“怪不得你能找到,原来是有帮手。”

    “认识?”夏慊惊讶的看向老伯,没想到杨教授居然和老伯认识?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是沈家的外养子。”老伯简略的解释,“并未对外宣布,显少有人知道。但却为沈家做了不少事。”

    老伯又看向杨柞“小徉在哪?”

    “在哪?你有什么资格过问?呵,你忘了么,他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他需要的是我这样的父亲,而不是你。”杨柞满眼的嘲讽 “你根本不配拥有她的孩子。”

    “废话少说,把小至交给我!”夏慊看着杨柞,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绕回了杨柞身上。只是,一个并未继承财产的外养子,怎么会有这样的财力去操控一切?

    沈徉有参与其中么?在这当中,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还有,沈徉究竟是谁?

    杨柞冷眼回试,而后看了看手表勾起阴冷的笑容 “别着急,很快了。”

    夏慊也看了看表,还有一分钟就12点了,夏子橙的回归之期。还有一分钟,他该怎么办……呵,结果还是让子橙卷入其中了,呵,真失败。

    老伯看了眼有些全身都紧绷着的夏慊,他原以为绑架者就是沈徉,才让夏慊带着他来,以便在最后关头可以让夏慊他当人质以换回夏至……但,现在,绑架者却变成了最恨他的人……

    夏至突然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夏慊,虚弱道,“哥,你,别管我。”

    “说什么傻话。”夏慊说话的瞬间,指针指向了12点。空气中突然出现一个紫色的大漩涡,然后,穿着古装的男子便从那里跨了出来。

    趁着众人还被紫光刺得睁不开眼,他迅速的移动到夏至身边,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将一半的黑晶石给了夏至,附耳对夏至道“恢复力气后立刻走,他在等你。”

    “别动!”杨柞将枪支指在夏子橙的头上,“再动我就打爆你的头。”还不等夏至回答,杨柞已经反应了过来。

    “竟然真的是你。”夏子橙眯了眯眼睛,他一直对这老师有所疑虑。如果他就是幕后,那么就可以解释他的房间为何有如此多的贵重古藏,以及,他突然消失和出现的时间,总是那么的巧。

    夏子橙抓住抵在头上的黑管,有些不屑“你想用这个控制我?”事实上,夏子橙并不知道指在头上的黑管子是什么啊……

    对面的夏慊立即焦急地大声道,“小橙,你听话,别动!”他生怕杨柞把夏子橙的无知当成挑衅,真的会杀了他。

    夏子橙无辜的看了眼夏慊,见他焦急得拼命摇头,便乖乖的放开抓住黑管的手,一动不动。

    “哈,好一副兄友弟恭的画面,哦,不,这个,应该是小情人才对。”杨柞说着神色一变,又道 “想活,就把黑晶石交出来!”

    “就算我交出黑晶石……你也不会让我活,不是么?”

    “什么意思?”夏慊问

    “黑晶石认主之后,如果有他人想使用,就必须杀了黑晶石之主。”老伯解释道,就见夏慊的脸,突的变得难看起来。

    “只怕你没有机会了。”一直垂头不语的夏至,突然抬起头对杨柞嘲讽一笑,身体散发出强烈的紫光。杨柞突然反应过来,对这紫色光团连开了一枪,但人已经不见了,射出的子弹牢牢镶嵌在电椅里。

    “shit!!”杨柞大骂一声,想将枪指向夏子橙,却被夏子橙抓住手臂,狠狠一折!杨柞痛苦大叫一声,枪支落在了地上。又被夏子橙一个过肩摔,以狗啃屎的姿势横趴在地上。

    “你确实没机会了。”夏子橙一脚踢开枪支,钳制住他的手,骑在他的背上。

    杨柞疼的直冒冷汗,但却冷笑着“你就这么确定?”他嗤笑一声,望向不远处黑暗的角落道“人都到齐了,你也该现身了吧?”

    杨柞的话音刚落,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夏慊的后脑勺就被顶上了枪支。只听那人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们高兴的太早了。”

    夏慊被迫举起双手,身上的枪支被搜罗了出来,被迫随着身后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人,走到了中间光亮的地带,阎王面具在光亮中,显得有些恐怖。

    这人,才是真正的幕后,沈徉吧。

    “你究竟是谁?”夏慊问

    那人轻笑一声,然后用左手扯下脸上的面具,那脸就暴露在光亮中。

    “池阳!?”

    “小徉!”

    所有人都惊讶极了……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这个一直陪伴在夏至前后,被夏至用来解闷的池阳?居然,是他。

    夏慊看不到身后的状况,直到所有人都惊叫出声。

    “居然是你!”夏慊惊讶过后,又冷静道“是你,我早该想到的。”

    他早该想到池阳的,明明这么明显。夏至研一的同学,消失很久之后又突然出现在夏子橙身边。告诉了自己古籍的事,也只是为了夏慊焦点转到了杨柞身上吧……

    毕竟,他和简家一定意义上说,有杀母之仇。可是有一件事夏慊想不通,既然池阳就是幕后那人,为何在自己已经能接近夏至的情况下,还要借简易之手接近夏至?这岂不是多此一举?更何况,池阳还和简单十分的亲密。

    如果夏慊没想错,恐怕他接近简单的目的,只怕也并不单纯。

    池阳对众人的惊讶显得很自然,显然是意料之中。

    “是啊,居然是我。”池阳微笑,夏子橙第一次在那人脸上看到如此冷淡的笑容。

    突然间心口一凉,一种被背叛的痛意袭来。这个微笑,和离洐杀死自己之后的微笑,何其的相像。

    “为什么是你?”夏子橙红了眼,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池阳对他的关心,对他的好,都不过是他制造的陷井,是么?

    他,又再一次重蹈覆辙了是么?再一次被背叛的滋味,如何?

    “放了他。”池阳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看了眼杨柞,对夏至道 “否则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小徉,别再继续下去了!回头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老伯喘着粗气,红着眼眶到池阳面前祈求道。

    池阳却一脚将他踹开“你有什么资格求我?要不是因为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夏子橙放开了杨柞,杨柞昏昏沉沉的站了起来,对夏子橙的腹部就是一脚,夏子橙捂着腹部后退好几步却不敢还手。

    “你给我住手!”夏慊怒红了眼,都是他的没防备才让沈徉有了可乘之机!想冲上前,却被池阳牢牢桎梏。

    “你想死么?别动!”池阳怒道,同时对杨柞带着威胁的口气,道“你不要做多余事!”

    杨柞冷笑一声,拖着病手走到沈徉身边“怎么,又像两年前一样心软了么?可我告诉你,这次你想心软,我也不会给你机会。”

    “没用的,即使你们制成了复活药,也根本复活不了小尹,”老伯艰难的爬起来,“复活需要保存良好的活体,小伊已经火化了。”

    “小徉,放弃吧,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老伯劝到“为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而杀人,真的值得么?”

    “砰!”老伯应声倒下,杨柞射伤了老伯的腿“废话少说,实话告诉你。小伊根本就没火化!当年我偷偷的将她冰封了,”他看向池阳“只要杀了夏至,取得黑晶石,我就能让你母亲回来!”

    “呵,你这个谎言真不赖。”夏慊冷哼一声“据我所知,沈大小姐的墓里,确确实实是一罐骨灰啊。还是……”夏慊眯了眯眼睛“你真的想复活沈大小姐么?你只是想利用谁,来达到你不为人知的目的?”

    “比如,长生不老?”夏子橙接话。

    就见池阳的脸色瞬间苍白的可怕。他质疑的看向杨柞,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证明这些年来,杨柞都在骗他!

    以一个母亲的痴情者一直在骗他,利用他!为的不过是达到自己的私欲。

    “小徉,你怎么能信他们?”杨教授有点焦急起来,就被夏子橙再次按倒在地,池阳却不阻止夏子橙,反而一语不发。

    “小徉!这些年我对你的关心可有一丝一毫的虚假,我一心一意的想救回你妈妈,你不是看在眼里么?”杨柞焦急的喊出声

    “是啊,在不知道需要活体才能复活之前,你也许是真的一心一意……但,在知道了没有活体,复活根本不可能之后,你还是这么想的么?”

    夏慊想了想,大胆推测道 “在得知复活无望的消息之后,你不仅瞒着池阳这个消息,还坚持完寻找黑晶石……又是为了什么?”

    “恐怕这些年,你瞒着池阳做了很多事吧?两年前池阳心软了,决定放弃的时候,你表面上答应了,但是私下做了什么,你敢说出来么?”

    “什么意思?”池阳似乎听出了些端倪又见杨柞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连忙追问道。

    “看来我没猜错了。”夏慊轻哼一声“两年前池阳大概是因为爱上了我弟弟,再加上其他的原因,所以决定放弃的吧?但是,你却不甘心,又不好和他闹翻,毕竟你还需要巨额的金钱来支持你的行动。”

    “所以你表面上顺从池阳,但是背地里却用着他的钱做了不少好事。比如,威胁简易替你接近我弟弟就是其中一件对吧?为了不让池阳发现你还在继续,只好借用他人之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