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静安村老人

    对面的楚烈“……”他还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呢。

    挂了电话,立刻又给调查员打了电话。

    “少爷,有什么吩咐。”

    “调2/3的人员追查8年前覆灭的杨氏财团,查出还有哪些财产在杨氏外孙的名下。特别是仓库,房产,原厂房,有消息立刻汇报。”

    “是。”

    挂了电话的夏慊,烦躁的走了出门。过两天,子橙就该回来了,如果到了那时夏至还未救回来,子橙出现的地方就会是夏至所在之地。夏至可以回古代避难,但,子橙可就危险了。

    不知不觉走向了马厩,原本还打架的小黑和小烈,现在却相亲相爱,其乐融融,时不时用脑袋顶顶对方。

    夏慊看着这场景,思念如潮。等这些事都风平浪静以后,两人饭后骑马散步,在马背上相依着看夕阳西沉……该多美好。

    但,一切都能真的能如他所愿么?老天是如此的喜欢开恶趣味的玩笑啊。

    “少爷,有个穿着破烂的老人,非要见你。”管家从身后走了过来。白发在阳光之下越发的明显……几天之前,管家的头发还油光发亮的呢。

    自从夏至出了事,也跟着夏慊操碎了心……夏慊更是别说了,几天以来几乎没睡好觉。

    “老人?”夏慊疑惑,他认识什么老人么?穿着破烂的话,大概很穷吧……不会是他吧?

    “老人自称来自静安村。”管家又补充道

    夏慊点点头“我确实认识,请他进来”

    夏慊回了客厅,心里疑惑,这个当口的,老人怎么会来?难不成是恰巧有事?夏慊捏捏鼻梁,他真是疑神疑鬼的了,一个人老人,自己都养不活自己,又怎么能策划这一切。况且,也已经在安熙处得到确认了,幕后就是杨柞,不是么?

    “里边请。”管家将老人请了进来。老人还是老样子,苍白的头发,苍老的脸,破烂的衣服,拄着拐杖一步步走得艰难。

    夏慊立刻站了起身,将人扶着“老伯,你怎么来了?”

    “来找个人,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只好来麻烦你们了。”老人在夏慊的搀扶下在沙发上坐下“小至,回家了?”

    “小至?”夏慊惊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老人口中的小至应该是夏子橙吧。当时,老人也不知道自己就是他哥哥。

    “哦,他出门游玩了。说来惭愧,其实我就是他哥哥,那时候惹他生气了。”夏慊解释道,管家也给老人端上了水。

    “嗯。”老人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老伯你想找的人是谁?有地址或者联系方式么?我派人给你找回来就好”夏慊道

    没想到老人却摇了摇头,颇有些神秘道“时间没到是找不到他的。他过两天会自己找来的,这两天就麻烦你们了。”老人道,沧桑的脸染上一些阴沉。

    “老伯客气了,尽管住着。这位是我的管家,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他。”管家对老伯点了点头,夏慊对管家道“收拾间客房出来,买几套干净的换洗衣物。”

    管家领命而去。

    老人又客气道“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当初小至也承蒙您照顾了。对了,您怎么知道我住这的?”夏慊突然有些疑虑道。

    静安村十分的偏僻,来b市已是十分困难,更何况还如此准确的找到了自己的住所。

    “隔壁老李啊,听说我要来寻你们俩,就送我来了。你们很出名啊,住宅在报纸上都有。”老人看着夏慊的眼神有些躲闪,夏慊微微蹙眉,他不记得,谁敢把他夏慊的私人住址曝到报纸上……

    “是,出名也不见得好,都没有隐私了。”夏慊故作不知“老伯千里迢迢赶过来也是累了吧,先去客房休息会。”

    说着又叫来了管家,让他领着老伯去洗漱休息。

    待管家回来后,夏慊问“他,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管家疑惑了,想了想道“要说不对劲的话就是他不像农村人,浴室用得很熟练,不需要我帮忙。如果是农村人的话,大概会迷茫吧,更何况他还是个老人……”

    “嗯。”夏慊点点头,表示同意。这老人果然如他所想的,不一般。来意,也不一般吧。“你好好照顾他,另外,看着他,有什么异常立刻向我汇报。”

    “是。”管家转身离开,夏慊揉揉大涨的脑袋,突然又冒出一个老人,感觉事情越发复杂了。

    那时只觉得老伯不同一般村野乡人,等一下,他记得,这老伯也是大学的教授?后来出了什么事,之后便隐居在村里……究竟出了什么事呢?

    夏慊根本没有时间深思,调查员的电话便打来了,

    “如何?”夏慊问。

    “少爷,杨教授的背景怎么挖都没什么问题,他确确实实是一名历史学教授。只是早年一心经商,在学术界比较低调,所以界内人士都不太熟悉他。另外,他确确实实是一名孤儿,孤儿院都有记录,但他上在小学期间便被人资助领养,一直到工作。”

    “嗯。”夏慊揉揉发涨的脑袋,怎么,难道幕后竟然不是杨柞,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巧合而已?

    “还有一事,您让我查的杨氏财团并不存在。八年前突然消失的财团只有沈氏财团。”调查者又道

    “我知道了,那就按沈氏财团去查。沈氏继承人的去向还有属于他名下的资产都一一进行排查。去吧。”

    挂了电话,夏慊拿着手机在手里不停地转。杨教授不是财团的继承者,那就意味着他并不是幕后主使?但,他出现在夏至身边的时间,却又那样的刚刚好,都是巧合么?还有古籍呢?古籍回到他手上的事,又该怎么解释?

    “少爷,简小姐来了。”管家敲敲门,珍妮从身后走了进来,还是干练的打扮,但脸上十分的疲惫。

    “你怎么来了?”夏慊问

    “不放心你。”珍妮走到夏慊面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十分的有压迫力,夏慊几乎都要顶不住而移开视线了。

    没想到珍妮竟然伸手,捏住夏慊的下巴,左移右移,在夏慊即将发飙的时候松手“你几天没睡了?”

    “……”夏慊一脸懵,没想到他也有被小女子调戏的一天“不想睡。”

    “你这样,等子橙回来你也不行了。”珍妮突然想到什么“不对,被绑的人不是子橙来着,叫什么夏至?阿慊……你不会移情别恋了吧?”珍妮左顾右盼“子橙去哪了,从我进门就没见到他,被你气跑了?”

    “……”珍妮的连珠炮让夏慊觉得脑袋越发的疼了,看来,这事情是不得不解释了吧。

    “这,说来话长。”夏慊站起来接了一杯水,站在珍妮面前,犹豫道“你,没有心脏吧?”

    “……”珍妮踹了夏慊一脚,道“你才有心脏病。你这么夸张,该不会,该不会是有人整容成子橙的模样伪装成你弟弟,这个人的本名叫夏至……但是,现在别人真把他当子橙,然后被绑走了?”

    “……”夏慊喝了口水,不住感叹珍妮这脑洞……女人真是谜一样的生物啊,虽然不全对,但是还是摸到了一点脉络。

    夏慊坐回原位,讲事情的原委给珍妮大概说了一下。

    “就是这样,你知道就好了,别让别人知道。传出去,不知道还得招惹什么祸端。”夏慊拍拍惊呆了的珍妮。

    “天哪,阿慊,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借我玩玩吧,我也想去古代遛一遛”珍妮反应过来,十分的兴奋,跃跃欲试。

    夏慊一掌拍珍妮的头上,十分心狠手辣“都什么时候了,还瞎想些什么啊。告诉你啊,黑晶石认主了,只有他们俩能用,你还是别想了。”还有,这女人的脑回路会不会太奇怪一点?怎么和管家一样,这么容易就接受这种惊悚的事情了?

    管家是“脑抽风”接受还可以理解……不过珍妮可是深受社会主义价值观(简老)影响的人啊。只能说,简老的教育,很失败。

    “谁像你这么古板。”珍妮对夏慊表示很不屑,道“好了,说正事。我和简易把楚家都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查到,估计是不在楚家。难怪安熙如此配合,感情是他十分肯定人不在他那啊”

    “嗯,我知道。”夏慊又沉下脸“估计被沈氏继承者给带走了。已经让人去查了,估计晚上就会有结果,只能等着了。”

    “反正是等,你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才有精力。”珍妮劝道。

    “我知道了,你也是。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夏慊睡下的那一刻,安熙正拿着百分百的股权,彻底掌控了夏氏。媒体进行了疯狂的报道,而原夏氏员工也人心惶惶起来。

    但任外面闹得怎样的沸沸扬扬,夏慊正沉浸在自己的梦里。梦里的他在黑暗中行走着,迷茫、彷徨、寂寞……在孤单的死寂中,有一天世界突然变得春暖花开了,绽放的花草,阳光,还有身披铠甲的夏子橙骑着他的小黑马向他走来。

    他向夏子橙狂奔而去,却突然踩空,掉入悬崖。夏子橙在上面紧紧的攥住自己的手,底下是沸腾的岩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