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幕后再现

    “……你看清楚了那人了么?”夏慊问

    王董摇头“这才是怪异的地方,他来我家时竟戴着面具,我根本不知道是谁。”

    夏慊了然的点点头,才问“王董妻女可安好?”

    “他们倒也是讲信用,我签了文件,就将我妻女放回了。”

    王董又道“但那人既然威胁了我,也可能威胁了别人……我从你爸爸在的时候就在公司里,实在不忍心夏氏就这样被歹人给夺走。夏总,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夏慊点点头,道“你现在立刻带着家人去美国,免得遭到报复。”夏慊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着什么,然后递给王董“这是新公司地址,你去那边,我会交代楚烈给你作安排。”

    “这……”王董结果纸条,大吃一惊

    夏慊淡淡一笑“早有准备,你去吧,越快离开越好。”

    王董看着夏慊竟如此未雨绸缪,还对事态看得如此的明了,这究竟是何种掌控力啊?王董忍不住叹一声后生可畏,也暗暗庆幸自己选择了相信夏慊

    “好,夏总,告辞。”王董起身离开,夏慊见人走了,便又抽出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眼神似烟头,忽明忽暗。

    夏慊抽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良久后,终于传出了楚烈略二货的声音“阿慊,你可算是想起我了,怎么,有什么指示?”

    夏慊正想说话,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楚烈大声喊道“阿初,你过来接下菜!”

    “怎么买这么多?”艾初略带指责的声音

    “看都是你爱吃的,所以多买几样……”夏慊听得额头青筋骤起,居然还给老子聊起来了?

    夏慊气得立刻挂了电话。没想到楚烈这小子,这么快就搞定了艾初,虽然可喜可贺,但是,秀恩爱什么的请分清场合好么?

    夏慊心里一阵莫名的怒气涌了上来,抓起眼前的半杯咖啡,一饮而尽!简直豪气十足!

    正巧被路过的管家看到了,便走过来问“少爷这么渴么?晚饭是否需要多做点汤?”

    夏慊淡定的放下杯子,给了管家一个看傻子的眼神,然后起身走了……

    “……”管家一脸懵逼,我又做错了什么?

    等楚烈发现被挂电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后来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才打通了夏慊的电话,充分的体会了一把,刺激‘独守空房’的男人的后果是多么的惨烈。

    “什么事?”脸色稍微有点缓和的夏慊接起了电话,十分的冷漠。

    “……”楚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夏慊非常不爽,轻咳了两声“不,不是你打给我的么?”

    “知道了。”夏慊依旧酷酷的,“明儿王董会去公司,你给他安排工作。那件事,时间差不多了,你准备做好承接工作。”还不等楚烈出声夏慊又道

    “这几天正是要紧时候,好好处理公司的事,别因为儿女私情耽误了正事!”

    楚烈正准备出言说着什么,耳边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夏慊他么的居然就这么挂电话了……

    什么情况啊?楚烈一脸懵……不过,怎么觉得夏慊说话有点酸的感觉,难道是错觉?

    开饭时间,夏至也遛完了马。如果说遛马之前的夏至是贵家公子,遛马之后的夏至就是个流浪汉……身上脏兮兮的不说,衣服还处处是被挂破的痕迹,甚至脸上都有些淤青

    “你这是和马打架了?”夏慊也着实被夏至着狼狈样给惊到了。

    夏至恨恨的捋了捋头发,道“我骑着小黑练习呢,没想到小烈不知道发什么颠,居然撞了过来,给我整的吧唧一下掉地上了……而且,它们两个还打起来了!!”

    夏至捂眼,惨痛的往事不堪回首……每次夏至想要坚强的爬起来,不是被小烈一蹄给踹倒回去,就是生气的小黑在身上各个部位留下的好几脚……痛到怀疑人生。

    夏慊也奇怪道“公马和母马怎么会打架呢?不是说异性相吸?”

    夏至略心虚的擦并没有流汗的额头“可,可能,两匹都是千里马吧……互相看地方不爽不是很正常吧。”

    “可能吧,去洗洗下来吃饭。”

    等再见到夏至时已经过去了半小时,餐桌上,夏慊已经优雅的开动了。

    “哎呀,哥,你又不等我!”夏至责怪道

    夏慊淡淡的斜了他一眼“看着你,我就没胃口。”夏慊虽然没说多,但夏至真是伤透了心……真不知道他哥啥眼光,居然会喜欢夏子橙那种粗俗的吃相,还美其名约“开胃”?

    兄弟俩‘相爱相杀’,热闹中带着温馨,还是压下了一些思念的苦。

    第二天,夏慊拎着还没有睡饱的夏至来公司上班。专心致志的看着文件的夏慊突然听到夏至惊叫了一声。

    “你又怎么了?”夏慊略不满的问,夏至这一天到晚大惊小怪的哪有半分贵家子弟的样子……说起来夏阳是真心疼爱夏至这个孩子,从夏至的假资料做得如此成功便可以看出他的用心了。

    “哥,我电脑被黑了”夏至脸色难看的向夏慊招手道“你快来。”

    夏慊狐疑的走了过去,顿时皱起了眉头。

    电脑的屏幕上赫然出现一个带着阎王面具的人,那人披着宽大的黑袍,正襟危坐的坐在空荡房间的正中央,正对着镜头。

    他大笑出声,果然是那种苍老而怪异的声音,听着非常的不舒服……但可以肯定,他表是刻录那张光碟的人……或者说,他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你想怎么样?”夏慊冷冷的问道。

    “夏慊……我突然对你很有兴趣。”那男人张口,怪异的音调像是在阴间待了十几年般,那样的阴冷“但,很可惜,我只是来通知你,昨天的交易取消了。”

    夏慊微愣了一下才想起所谓的交易是什么。‘交出黑晶石,便不再为难他们’这样的交易……

    取消了是什么意思?夏慊可不认为这人是决定放弃黑晶石了……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那人见夏慊沉默,又很平静道“很可惜,想放过他们已是不可能了。”

    “是么?”夏慊淡淡的嗤笑一声,透着轻蔑。

    “哦,我猜……”那人用食指敲了敲脸上的面具,道“你定然在心里嘲笑我,自不量力吧?”

    “哈哈哈,”那人又笑了起来,笑声在他那空荡又黑暗的屋里里甚至传出了些回音。他停止笑声,淡淡道“你做好准备了么?让我们来较量一次如何?”

    夏慊也笑了,像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你以为你利用了安熙当挡箭牌……就能掩饰你的身份了么?”夏慊沉默的看着他,眼眸平静的似乎在看一个将死之人,夏慊轻轻吐出一个名字“简易。”

    视频那头的人,突然间就楞住了,好久都没有说话。就在夏慊以为对方是因为被自己戳穿而需要以对的时候,他又开口了,是毫不客气的嘲笑“夏慊,你真让我失望。原来你也是那般爱自作聪明的人。”

    这下轮到夏慊和夏至发愣了。这人,竟然不是简易么?

    “看来,和你这场战争,我也没什么好期待的了。”那人似乎真的很失望,然后他突然转了方向,看向了夏至。

    虽然被面具覆盖着脸,对视不到眼睛,夏至却依然有种被毒蛇觊觎的感觉,背部一阵发麻。

    “你倒真是个好哥哥,让亲弟弟留下等死,倒让小情人回去避难……”那人淡淡的嘲讽道“不过,躲哪避难,也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闻言,夏至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才是夏子橙?

    “夏慊,你接招吧。”那人并不想要听回答,他声音,寒意十足。

    话音刚落视频便被切断电脑屏幕又恢复到了被黑之前的状态……

    夏至,居然,在,打,lol?

    夏至立刻关掉了页面,心虚道“我,我这不是,没睡醒嘛,打一盘清醒清醒……嘿嘿”

    夏慊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也没什么精力去指责他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视频让他真切的嗅到了危险……也许,一切真的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简单。

    夏慊第一次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人已经摸清了自己这边的底细,甚至连夏至是他的亲弟弟都知道……那他,究竟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哥,该怎么办?”夏至见夏慊如此忧虑,也深知自己不应该再胡闹了,事情,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

    “必须寻找一个突破口,否则,我们永远只能被牵着走。”夏慊抽出一支烟点了起来。

    “突破口?”夏至问

    夏慊深吸了口,将浓浓的烟雾如数吐出,然后将还剩大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上。他歪头看着夏至,斗志昂扬。

    他道“对,你去问问珍妮事情进展如何了”夏慊坐会位置,气场全开,犹如王者“是时候摊牌了。”

    “是,我知道了。”夏至立刻便明白过来夏慊说的突破口是谁。他再也不偷懒,立刻退了出去。

    夏慊又拔了支烟出来,不知想到什么,又塞了回去。

    他看着窗外想,夏子橙走了两三天了吧。剩下十多天,他能把这件事给解决了,给夏子橙一片净土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