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伯橙相见

    “伯余兄可还记得‘水清石出直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夏子橙淡淡道。

    眼前的伯余却是吃了一惊,直视着夏子橙的视线便的有些锐利和不可思议“你,你怎知此诗句?”

    伯余怎么会忘。

    在大金和离国对战,而他却对离国大将夏至产生钦佩了之意。但尽管如此,他从未做过卖国之事。只是那时,大金内部将领,争权夺利,而颇多皇帝信任的伯余变成了那些人的眼中之钉,势必得除之而后快。

    于是捏造了伯余串通夏至的信件,呈给圣上。圣上勃然大怒,但深知伯余人品便只是要人将其押解回京。而那些人也深知,定然不能让伯余活着回去。

    便想私下处死,事后只说是伯余带兵谋反,处死是不得已而为之。

    只是,谁也没意料到,夏至会突然带兵出现,救伯余于水火,顺便给了大金致命一击。

    那时,他们在荒原里沉默驰行,伯余对朝堂失望透顶。夏至抽出腰间一支长萧,沉默的奏上一曲,曲中有高山流水,有炊烟袅袅,亦有哀嚎痛哭。那是平凡尘世所拥有的美与丑,哀与痛。

    那是正常人该有的一生,就像他像师傅所承诺的那样,他应该行医天下,而不是在这军营里渐渐冷血麻木,除了冰冷孤寂再无别的情感。

    “水清石出直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萧声停止,夏至歪过头,缓缓的如是说道。“伯余兄,这才是你该有的‘平凡尘世’。我无法抉择,便只好在这军营里腐烂,而你该为了今日的叛乱而欢喜。你走吧,走你该走的路。”

    “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保重!”夏至用力拉起缰绳,那匹黑的如墨的马,扬起前蹄,狂奔而去。在那渐渐消逝的背影中,伯余似乎又看到了,沙场上夏至那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那是骄傲的,戏谑的,却岂不也是满满的悲哀。

    若可以过上温情满溢的人生,又有谁愿意变得铁石心肠?

    “沙场一别,原以为后会无期,不成想还有再会之日。伯余兄,别来无恙?”夏子橙又淡淡道,冷风持续吹拂,夏子橙的鼻子也戴上了红帽子。

    “你……你,是夏,将军?”伯余震惊的有些口齿不清,他为脑海中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这人的所言,却让他不得不这么想。

    伯余突然想起了夏至醒以后的种种,那天翻地覆的改变……原来,他本就不是原来的人?他本就不是夏至,而是……

    “是我。”夏子橙点点头,颇有兴趣的看着伯余难得一见的失态。果然,和夏氏兄弟待久了,也变得恶趣味起来了吧?

    “这,这……怎会如此?”伯余依旧有些震惊,如果站在眼前的人才是夏将军……那,之前的夏将军,又是谁?

    “阿切!”夏子橙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这初冬的寒风,打了个哈欠。

    “我们进屋详谈。”伯余见夏子橙穿得单薄,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连忙请人进了屋。

    夏子橙在桌前坐下,伯余端来一杯热茶。夏子橙喝了一口,热气顿时从食道散播到血管,才觉得身体渐渐暖和了起来。

    只不过,这茶略苦涩,没有夏慊家里的好喝,夏子橙喝了两口就放下了的。

    “你,果真是夏将军?”伯余在夏子橙面前坐下,确认性的问道。

    夏子橙肯定的点点头,略暗淡“不过这世间再无‘夏将军’此人,而只有夏至一个凡夫俗子罢了。”

    伯余看着夏子橙,嘴唇动了动,有什么似乎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他几乎以为眼前不过一场梦。

    烛光在风中微闪,夏子橙伸出手掌,黑晶石缓缓的浮现,慢慢的散出一道柔光,随后越来越亮,昏暗的房间竟亮如白昼。

    伯余更加惊奇了,看着浮在半空中如烈日般点亮昏暗的黑水晶,讶异的合不拢嘴。

    “这便是一切之源……”夏至指了指头顶上的黑晶石,对伯余解释道。

    伯余沉默着听夏子橙的解释。其实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就是,这个神奇之物,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他新的人生。

    夏子橙也没有多说那个世界的神奇,只是在提到夏慊的时候,抑制不住的微笑。

    “世间竟有如此神奇之物”伯余连连点头感叹,其实那时夏至能奇迹般的康复,也还是亏了这块黑晶石。

    “那,你又为何而深受重伤?”伯余问出了一直困扰于心的回答。夏至驰骋沙场多年,又有强大的军队傍身,还有各类高手充当其副将,又怎会如此轻易中计而亡。

    “二皇子谋权,需掌控我手中之兵……我于他有私心,不听军师之言,结果中了二皇子毒计……副将,皆因我而亡。”夏子橙看似平淡的道出事实,声音却止不住颤抖。

    夏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是他最为懊悔的决定,但纵使毁恨千万次,这些惨痛后果也无法改变了。

    伯余站在夏子橙身边,厚实的手掌拍拍他的肩膀“那时你赠我之语,今日我回赠于你。已发生之事不能改变,多想无用。如今变回乡野,远离泥淖,亦是可喜可贺之事。”

    “只是多人因我而死……”

    “夏将军,人各有命罢了,你能生还已是难得,又何必徒添烦恼?”伯余又劝到。

    夏子橙点点头,道“子橙”顿了顿,又补充道“我的名字。”

    “这是……他?”伯余问

    夏子橙点点头“他的身体,他的名字。但现在,这便是我的……既然永远不会换回来,从此,我们安于现状。”

    夏子橙想了想,笑到“难以接受么?”

    伯余笑着摇摇头“我早已无法将他看作是你……实在,太过不同。”

    夏子橙笑笑,想想,也只有夏至那样的人才会在,用着别人的身体肆意妄为之后,还觉得自己始终是替身吧。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要将他跟从前的夏至联系在一起有多难。

    “他在那边……可还好么?心疾,是否有复发?”伯余淡淡的蹙眉。

    夏子橙摇摇头“他很好,你莫担心。15日以后,他自会归来,我也会离开。”

    伯余微微一笑表示明白,又道“你此次回来,是否有要事在身?”

    “是,明日我便要下山去寻人。”

    “可是,你的腿?”伯余担心的看了一眼夏子橙还包裹着白纱的腿。

    “不碍事,有黑晶石,明日便无碍。”

    “如此便好,你好生歇息,明日我和你一同前往。”

    “嗯?你无需陪同。”夏子橙道

    “除去你救命之恩不说,若我没有猜错,15日之后他归来之地便是你离开之地吧?他独自一人,且是你的容颜……太过危险。更何况,医者本该云游四海。”伯余淡淡的解释道。

    夏子橙稍微一思忖,原本是不想麻烦他,既然他如此说,便点头答应了。

    夏子橙又点起了蜡烛,将黑晶石收回体内。伯余正欲退出房间,就见仙人的徒弟打着呵欠闯了进来

    “伯大夫,夏公子,师傅有请。”

    “嗯?你知道他?”伯余奇怪仙童怎么知道子橙。

    “不知,师傅说了,有穿着奇异的男子便是夏公子。师傅有要事欲告知,遂提前出关了,请两位随我前往。”

    两人听了解释,心里了然,连连感叹仙人果然神机妙算。

    夏子橙艰难的走出门,却又被冻的发抖,伯余这才想起去拿一件长袍给夏子橙披上,连连告罪自己的失误。

    “若是夏公子是夏将军,只怕伯大夫是不会有如此失误的吧。”仙童打趣道,夏子橙想到了什么,有些淡淡的失落。而伯余也不恼,依旧淡淡不语。

    “仙人找我二人,所谓何事?”几人赶往途中,伯余问。

    “事关天命,别的不知。”仙童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两人便不再言语,只在心里暗自猜测,天命又是何意?

    几人向蓬莱宫走去。夏子橙抬头仰望,之间蓬莱宫矗立在山顶,在将明未明的天色中隐约能看到云雾缭绕在其周围。它犹如巨人守卫般,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两位请~”到了仙人的蓬莱宫门口,仙童将门口打开,将两人请了进去就自己离开了。

    两人踏进,身后的门便自动的关上了。眼前是一天长长的路,被云雾包围着,走在上边犹如走在万里高空上一般,仙气十足。

    “仙人不顾深夜召唤,莫不是他在那边,已身陷囹圄?”一直沉默的伯余,突然歪头看向夏子橙,开口问道。

    夏子橙与其对视,眼神颇有深意,而后又软了下来,微微摇头“伯余兄,莫担心。若是他有所不测,我亦身有感受。另,别看他咋咋呼呼,其实不然。更何况,他兄长亦是不可小觑之人。”

    伯余似乎放心了一些,道“我信你。”

    “你,为何如此担忧于他?”夏子橙突然颇有暗示感的笑了起来。

    伯余却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神情似乎有一丝困惑,良久才道“我也不知。可能,还想再看一次‘夏将军’持箭含笑的模样……又也许,是那身体之人,他还未向我报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