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夜路遇袭

    池阳看着夏子橙难看的脸色,嗤笑道“果然要让弟控一夕改变,这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不觉得你哥哥实在是管得太多了吗?"

    夏子橙歪过头,十分无辜的看了池阳一眼完全没有听见池阳到底在说些什么,因为他的心里,完全被‘怎么办’三个字给塞满了。

    夏子橙还没有做好心理设防,手机的屏幕又亮了起来,哥哥两个大字赫然的出现在了屏幕上。

    夏子橙咽了咽口水,轻咳了两声,才按下接听见。

    “哥,”夏子橙心虚道

    “你跑哪去了?”夏慊没有夏子橙想象中的那种勃然大怒,反而像是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而松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对不起 "夏子橙心虚道,他只想着防止被夏慊打扰,却没有想过夏慊会有多担心。

    电话的那一头,那人沉默片刻道“你在哪,我来接你。”

    “我在……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很快就到了。”夏子橙解释道

    “池阳,他送你?”夏慊的声音有些发凉

    夏子橙不好意思的看了池阳一眼,默默的嗯了一声“我们很快就,啊!砰!”

    夏子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池阳突然紧急刹车,夏子橙的身体向前撞而去,幸好系了安全带才幸运的没有的撞到头。但手机却从夏子橙的耳边滑落,直接摔成了黑屏……

    “怎么了?”夏子橙边捡起手机,便问池阳道

    池阳脸色凝重的努努嘴,示意夏子橙看前方。夏子橙疑惑的看向前方,就见两辆车正左右夹击,硬生生将池阳的车堵在了路上。

    再迟钝的人也知道情况不妙,前方的车上下来了五六个人,夏子橙立刻猜出了这群人的身份。他们和夏至描述的一样,都带着百鬼的面具,在黑夜之中显得十分的渗人。

    “怎么回事?”池阳同样疑惑的看向夏子橙

    夏子橙没有解释,而是将池阳的安全带给解开,将其推了下去道“他们是冲我来了,你现在立刻走,让我哥来找我。”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池阳待在原地不愿意走,但即使想走也没有办法了。那群人已经来到了跟前,一言不发的控制住了池阳。

    “你们是谁?想干嘛?!”池阳愤怒道

    “奥!”池阳肚子被狠狠的揍了一圈,池阳立刻疼的捂住肚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两个蒙面人牢牢的抓住了池阳,另一拨人也已经砸开了夏子橙的车门,将人扯了下来。而夏子橙脚一落地,就狠狠的给了那两人几拳,将人击倒在地。

    瞬间,人都围了上来。夏子橙迅速绕到池阳的身边,将控制池阳的人踢晕后便对池阳道“你快去找我哥,他们暂时不会对我怎么样!”说着,夏子橙一个右勾拳,将冲上来的男人打得鼻血直流。

    “可是,我......”池阳深受重拳,疼的直不起腰来。

    “你快走。”夏子橙狠狠的推开了池阳,自己深陷在了战斗圈中,那群人也同样目标明确,不再纠缠池阳。

    池阳捂着肚子,来不及拿被摔裂的手机,立刻跑向附近的公用电话。

    夏子橙赤手空拳,寡不敌众,很快就被蒙面人团团围在了中间。紧接着,不知是其中的谁一声令下,几人就朝夏子橙冲了上去。正当夏子橙放倒了面前的一片人,右腿被重重踹了一脚,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传来骨裂的声音。

    还没来得及反应,腹部又重重挨了一脚,夏子橙闷哼了一声,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震碎了,嘴里也涌上一阵血腥味。

    要恨只恨,在这个世界的身体似乎无法拥有内里,任夏子橙怎么练习心法,也只是增加了肺活量而已。

    蒙面的人,突然桀桀的笑了出声,伸手揪住夏子橙的头发“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

    夏子橙吐出一口猩红,冷笑了一声“这句话,还给你!”语毕,便听见那男人发出了痛苦的嚎叫,还有骨节破碎的声音。

    “老大!”身后的蒙面人,忙着急的扶着那男人。那男人气急败坏的推开他,左手拔出腰间的枪,对着夏子橙的左腿,就是一枪。

    随着一声巨响,夏子橙痛苦的皱起了眉头,血液很快染红了他的裤子,但他却没有服软的迹象,依旧对那人冷冷的笑着。

    “别得意,我很快就送你去见阎王!”那人微微瞄准夏子橙的头部,但夏子橙丝毫没有闪躲和恐惧,反而,望着枪支的眼神,居然有一些好奇和探究?

    那人也注意到了这种眼神,惊讶的手微微抖了抖。身后的人急忙上前劝道“老大,我们只负责抢回古籍,杀了夏子橙,我们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啊”

    果然,那人的表情立刻有了松动,握枪的手很快便放了下去。冷冷道“不能杀?呵......行!你们给我好好伺候他!”

    那人向后退了一步,几个还未受伤的蒙面人,便拿着棍棒,拳脚直接向夏子橙的身上招呼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及时赶到的夏慊气得双眼通红,眦目欲裂,两步并作一步,大步向前揪着最外圈的人的领子就甩向一边,一拳便将他打倒在地!‘老大’已经骨裂的手臂,更加的痛苦不堪。

    听到老大更惨痛的嚎叫,几人回头,见到夏慊都十分害怕般,立刻散开,将地上的男人抬走,便开车迅速离开了。

    夏慊完全没有心思去追击他们,看着早已昏厥在地的夏子橙,心痛难当。左腿潺潺的流着鲜血,满脸的淤青和伤痕。

    夏慊急忙脱下外衣给夏子橙紧紧的裹上,抱起来,恨得几乎咬碎了牙齿。

    为什么今天没有坚持陪在他身边,为什么要没有及时来接他,为什么会让他受这样的罪。本不该的,这个人,本不该被扯进这样的漩涡里。

    那些人竟然真敢向夏子橙下手!夏慊心里暗暗发誓,他定然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少爷,二少没事吧?”管家接到夏慊的电话,立刻便带着人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看着二少爷这青肿的脸,管家也止不住心疼。

    夏慊脸色难看,一言不发,抱着夏子橙就上了车。管家自觉的当了司机,像医院飞驰而去。一路上夏慊紧紧搂着夏子橙,低头吻着夏子橙冰凉的额头,抬头望向窗外的目光锐利而危险。

    夏子橙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于此同时,正在帮伯余煎药的夏至,突然心口一阵绞痛,脑袋一阵眩晕,脸朝着火堆直直的倒下去。

    “夏将军!”还好伯余眼疾手快,将那人拉向了自己,脸狠狠的砸在自己的怀里,一阵闷疼。

    “夏将军,醒醒?”伯余轻拍着夏至的脸,便听到夏至虚弱的哼唧了一声。抱在他腰上的手似乎又紧了紧。伯余也顾不得怪异感,扶着人在藤椅上躺下,伸手替他诊脉。

    伯余越诊越疑惑,这人卖相十分的正常,丝毫没有病弱的迹象。但看夏至这脸色苍白,冷汗涔涔也绝不像没病的样子,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有何不适?”

    伯余将夏至的衣服拉好,看向夏至,却正对上,夏至迷人的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透着一丝懵懂。伯余被烫到了似的急忙移开视线。

    “晤!”夏至突然又捂着心脏痛苦的蜷缩了起来,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正在忍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夏将军!”伯余急忙上前托着夏至的身体,夏至立刻扑向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疼,好疼”

    见此,伯余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夏至脉象正常,他根本不知道夏至的疼痛来自何处。于是也只有紧紧的拥着他,直到夏至慢慢平静了下来,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裳。

    “可有好些?”怀里的头颅在他的腹部拱了拱,伯余有些奇怪的感觉。

    “好多了”怀里的头探了出来,伯余松开他,揉揉有些发麻的手臂。

    “你究竟是何处不适?”伯余问

    夏至紧紧的皱着眉,煞白的小脸颇为担忧道“只怕是,他们出事了”

    “他们?”伯余疑惑

    夏至并没有回到,看向伯余,道“如果我再次消失,这次你就不要等我了。继续云游天下吧,没必要因为我耽误了。”

    伯余没有反驳,只是摇摇头,问“你要去何处?”

    “一个我该去的地方。”夏至望着地板,神色凝重。伯余正想问什么,就见门外的仙童跑进来,道“伯大夫,快来,一老伯被蛇了”

    闻言,伯余便立刻起身,但看向夏至,又有些不放心。

    “我无碍,你快去吧”

    伯余见夏至笑得温柔,似乎真的无碍了。心里又担心着被蛇咬的病人,便立刻随着仙童而去。

    夏至在藤椅上坐了整整一下午,直到黄昏了,伯余还未归来。看看即将暗下的天色,夏至站起身,整理整理衣裳便向药房走去。

    药房离这不远。因为仙人闭关的原因,山里的病人得不到救助,仙人便拜托伯余帮忙,并在离这不远的地方,让徒儿给他理了一间药房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