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矛盾矛盾

    楚烈虚弱的从被窝里探出个头,怒不可遏“你做什么,我大肠都要给你戳破了”

    夏子橙笑开,闪着一口大白牙“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滚滚滚,快滚”楚烈态度恶劣。

    夏慊牵过夏子橙的手,冷冷的看了好友一眼,便相携着离去。途中,夏子橙有些被来来往往的白衣天使的注视给吓到了,扯着夏慊的衣角,低着头,跟在身后,怎么也不愿意和夏慊并肩而立。

    但是,他不知道,这样……好像更引人注目啊

    上了车,夏子橙长长的吁了口气。好像,他终于开始有些明白,什么叫舆论的压力了,终于有些开始了解,夏慊一直难以释怀的。

    夏子橙直勾勾的看向一旁绑安全带的夏慊,即使他们在精神上摆脱了兄弟xx,但是,他们的身体,仍然受着世俗的禁锢……

    今天接受的不过都是善意的眼神,就已经让他颇感压力。而夏慊的心里,装着的,一定是更沉重的吧?

    如果,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他们无法在阳光下,在众人面前牵手亲吻,要保持距离维持兄弟该有的距离……即使如此,还要随时提防着,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曝光。

    万一有一天,这禁忌的恋情被发现了,那对于夏慊来说,一定是致命的打击吧?流言,是一把利刃,杀人于无形……可是,对于夏慊曾经并且正在亲密的身体,是真的想从一而终的占有啊。

    “这样看着我……”夏慊又掐夏子橙的脸,夏子橙疼得晤了一声,夏慊并未松手,而是凑上前去,两唇似触非触“你这是在玩火啊。”

    “玩火的是你啊”夏子橙轻笑,按着夏慊的头就带向自己,瞬间激情在车内燃起。缠绵的两人,在彼此的口腔里你追我赶,用尽全力的挑逗,想要掠夺对方嘴里肺里的最后一口空气,想要融为一体,将彼此杂糅进自己的体内。

    夏慊微微离开,换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又顺手将车座放平。扑上去就将某人按在看车座上。夏慊居高临下,而夏子橙也毫不示弱,温暖的笑容里带着些微的挑衅。果然,夏慊见到这样的笑容便把控不住似的直接压了上去。

    亲自堵住了那令人心痒的挑衅。不再只是单纯的亲吻,湿热的吻在从耳郭向下延伸,又返回来,含着那柔软异常的耳垂轻轻的咬。

    夏子橙顿时有些异样的喘息。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十分诚实的生理反应,夏子橙用力一扯,夏慊的衬衫便从腰带里解放了出来。

    而微凉的手刚触背部的肌肤,就被夏慊阻止。夏慊趴着,头埋在夏子橙的肩窝里深吸了口气,却不再动作。

    两人食指交扣,夏慊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脸上还有隐忍的痛苦。夏子橙看向某处,瞬间了然于心,夏子橙用手捂着眼,低笑出声。

    夏慊伸手弹了小小橙,就见夏子橙浑身颤抖,夏慊满意的笑道“你笑什么,你好像也很想要哦”

    夏子橙睁开了眼睛,闪着微凉的光芒,又是那副挑衅的笑容“那你为什么不要?”

    似乎是玩笑又似乎是在质问。

    夏慊看了好久,也分不清夏子橙的意思到底更倾向于哪一个。他揉着夏子橙的脸,无奈道“傻瓜,你还要换身体”

    “我不想换”夏子橙答道,就见夏慊眼神微闪。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夏子橙如此毫不犹豫的说不换身体。

    每个人对自己的身体难道不该有深深的羁绊么?夏子橙却为何想抛弃。

    “哥,我以前有过一支白玉笔架。通体雪白通透,十分的惹人喜爱。四皇子也快收集笔墨纸砚,他一眼便相中了这个笔架,想方设法的想讨要过去。后来甚至只要求,使用一月,一天,但被我拒绝了。”

    夏子橙又笑道“他是堂堂的当朝四皇子,深受皇上的喜爱。惹他不开心,也许我一不小心就得掉脑袋了。”

    夏子橙看着夏慊的眼睛,又道“但事我钟情之物绝不与人分享。绝不让他人在它身上留下印记。”

    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想占有你的一切。夏子橙透亮的眼神里,似乎反反复复都在说着这句话。

    “可是你……真的不想变回去吗,就为了,一个吻?”夏慊内心震动,他从未想过像夏子橙这样干净剔透之人会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

    “不,是两个吻”夏子橙固执的摇摇头,又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变回去呢。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只要灵魂是我,那他就是我啊。我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体了呢,没当照镜子的时候,几乎都要以为,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啊”

    “……”夏慊无言,在夏子橙面前他总有些怀疑自己才是那个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人。为什么夏子橙总是比自己看得开,也放得开。为什么拘泥世俗的,一直是他自己。

    从前他以为,他不能爱夏子橙的原因是,夏子橙是自己的弟弟,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所以对他有解不开的心结,所以宁愿相互折磨也不愿迈出一步。

    得知夏子橙真实身份让他获得了精神上的解脱,他终于没有违背了人伦。

    后来又见到了真正的弟弟,宽容和谅解之后,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他以为他可以心无芥蒂的和夏子橙生活在一起……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还是将他们两人隔开了。

    这张与那个女人颇为相似的脸,总是在无意间让他看到那个血肉模糊的画面,让人窒息。他深爱着这个人,爱到时有无法自控。但他却害怕这张脸,害怕到想要逃离。

    这张脸,在夏慊的心中成了儿时阴影的载体。原来,痛苦、痛恨了那么多年的东西,早已经在心里长成了参天大树的东西,要放下,真的没有那么的简单。

    哪怕他可以真切的做到原谅,但那种窒息感却并不会轻易消失。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夏慊从夏子橙的身上下来,给他调回了座位。夏子橙则闷闷的自己系上安全带,看向外面,无意道“其实你还是介意的对么?”

    夏慊眼看着前方,没有说话。夏子橙委屈的撇了撇嘴也不再说话。

    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呢。夏慊一直顾忌着血缘关系,而自己却固执的想要维护‘占有权’……这种矛盾,又该如何解决,谁对谁错,谁又该退让?

    沉默了一路,两人到了别墅大门,大门向两边拉开,门柱边正有一个人斜倚在那里,看着夏慊的车,白白的烟雾从他的手边冒了上来。

    夏慊也看到了这不速之客,非常想将他像处理那条围巾一样处理掉。他看了看夏子橙,见他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深深的蹙了蹙眉。重重的一踩油门,便开进了门。

    “停车”夏子橙急了,急忙叫道

    夏慊却好似聋了般,完全充耳不闻。

    “哥,你停下车,我不想待会还要走出来”虽然已经进了别墅,但从家里走到这大门还是要走好久啊。

    车背紧急刹了下来,在路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你还要去见他?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夫。”夏慊眼神不善的看向夏子橙

    夏子橙见一碰到池阳便变得十分孩子气的夏慊,忍不出嗤笑出声。

    “这么好笑?”夏慊也被夏子橙带动,勾起一个好看的笑容,之前沉默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

    “小混蛋”夏慊笑骂了一声,将人扯到身前,双手捏捏自家弟弟这白嫩的脸蛋。

    夏子橙笑得更是欢乐,在夏慊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别担心,我很快回来。你先回去吧”

    “早点回来,待会我去接你”夏慊十分勉强的点点头,但总算是同意了。末了他又补充道“不准去他家,不许用他的东西”

    夏子橙已经关上了车门,好笑的连连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

    夏慊十分沉重的嗯了一声,才不情不愿的再次发动车子,看着后视镜缓缓的离开了。

    见车走远夏子橙才回过头,就见池阳正抱着双臂表情复杂的看着夏子橙“你们感情,好?”

    夏子橙还以为池阳看出了什么,但也毫不掩饰的点点头“挺好的”

    池阳重重的叹了口气,似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没想到夏慊真的是弟控......我还以为他只是为了你的股份而装出来的而已呢”

    夏子橙摇摇头,神情似乎有些骄傲“哥哥啊,他根本不需要用这种手段去取得股权啊”

    池阳了然的点点头,也是,夏慊这个人有什么是不能靠自己能力拿到的,何必委屈自己在讨厌的面前献殷勤?如果是为了股份的话,恐怕绑架啊,威胁啊之类的才比较适合

    看来他之前果然误会了,真难以想象在外以冷漠疏离为标识的夏慊居然是一个弟控啊。也不知道把这个小道消息卖给娱记,能赚多少钱。

    “你怎么来了?”夏子橙问

    “哦,我听说夏慊找到你了,便想来看看你。在武馆没找到你,就在这等你咯。”池阳想想又问“你之前去哪了,离家出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