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我是罪人

    “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什么?”楚烈一回到楚家大宅,便迎来楚老的怒斥。文件夹狠狠的砸在脸上,高挺的鼻梁骨上,瞬间多出了一道血红的疤痕。

    楚烈修长的手指逝去正从鼻梁骨上流下的血水,迎着安熙得意洋洋的眼神,也只是略微嘲讽的一笑。

    “你笑什么?”楚老十分不满意楚烈这种表情,或许在他的心里,如果楚烈有些许的示弱,还是可以得到原谅的吧?

    “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楚老失望的看着楚烈“枉费我如此的相信你,将小熙名下的公司都交与你打理,结果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楚烈依旧保持着那种笑容,勾人的眉眼里,还露出些无法言语的悲戚。他一弯腰,修长的手指拾起地上那份还沾着他的血的文件夹。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安熙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电脑黑客,入侵了公司的电脑,修改了账目还有资金流向。本来盈利颇丰的,发展预期良好的账目被篡改成了资金亏空,而亏空的资金正是通过楚烈名下的账目转入了夏慊的公司。

    这不过是安熙用来欺骗楚老的阴谋诡计,其实,在公司账目系统被入侵的当天楚烈就已经知道了,而且他的身边明明有足以与安熙方抗衡的电脑高手。但楚烈却无动于衷,眼睁睁的看着安熙将账目修改成功,然后露出一个可怖的微笑。

    秘书在身边级的团团转,但是没人能劝动楚烈。即使大家知道,假的就是假的,这假账目定然经不起查账。但是,这假账目足够迷惑楚老了,若楚老动怒,楚烈定然无法独善其身。

    然而楚烈只是微笑的摇头,并让秘书先行离开。

    他只是在堵,他只是想证明,他于楚家而言究竟算什么,他在楚家究竟有多少信任度。是啊,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东西,他就想要任性一回。

    这么多年的暗自猜测,他真的是累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而已。

    “爷爷,您认为是什么吗?”楚烈无所谓的将这份由他亲眼见证被篡改的文件一页页的翻开,淡淡的讽刺道“爷爷,您也认为它是真的吗?”

    楚老皱眉,怒气似乎消下去了一些,即使他人老但要也不至于老眼昏花。安熙见状,立刻从楚老身后走了出来,怒道“白纸黑字摆在这,难道还有假?这是你公司的账目,难道谁还能改了不成?”

    “楚烈,你就别在这狡辩了。你嫉妒爷爷更加的宠我,生怕在楚家失势,就想着将账转到夏慊的公司,这样就有保障了对吧?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就不怕舅舅和阿姨在地下觉得心寒么?”

    "你给闭嘴!”楚烈突然发狂,冲上前去,揪起安熙的领子,冲着他的脸狠狠的就是一拳“我的事,轮不到你来多言!”

    "你这是心虚了吧!你从小就是楚家的罪人,长大了还是这样,果然啊,狗改不了吃屎啊!”安熙捂着红肿的脸颊,扶着沙发看着楚烈讽刺道。

    果然楚烈眼皮一跳,冲上去和安熙扭打了起来。任一边的楚老如何喝止,两人也视而不见。

    显然,安熙根本不是发狂的楚烈的对手,更何况,安熙还想在楚老面前装风度。安熙很快就被揍趴在地,楚烈坐在安熙的腰上,死死的揪着他的领子,望着那张已经被打成了猪头般的脸,邪气的笑道“既然从小到大都是楚家的罪人,那多死你一个,不算多吧?”

    楚烈抬起拳头,还没来得及揍下去,头就被飞来的拐杖狠狠的砸到了。一瞬间天旋地转,楚烈一阵眩晕,就倒在了安熙的身边。

    潺潺的流血湿透了地板,将他的右半边脸通通染上红色。已经爬起来的安熙见到这一幕,着实吓了一跳,对楚老说道“外公,他,他不会死,了吧?”

    楚老冷哼一声,声音却有些颤抖“这就死了,那就死了好了”

    突然趴在地上的楚烈腿动了一下,接着是手,然后上半身在慢慢的撑了起来,染着鲜血的手扶在一旁的沙发上,缓缓的站了起身。

    他面向安熙和楚老,开心的笑了起来,半边脸苍白至极,另半边脸却被鲜血浸染。就雪白的牙齿也被鲜血一点点的染红,看起来十分可怖。

    楚老也没料到这一下竟会将楚烈伤得如此的严重,也有些不知所措。

    “是啊,我是楚家的罪人。”楚烈笑道“若不是我坚持要爸爸给我带回那本童话书,爸爸就不会再折回书店,也就不会发生车祸,不会和车上的姑姑一起,车祸身亡。”

    “是,我是罪人。是我害死了我爸爸,害死了姑姑。爷爷,在您的眼里,其实车祸身亡和我亲手杀了他们没什么两样吧?”

    “7岁的我应该成熟懂事,不应该要求爸爸一定要带回他亲口承诺过的童话书。是,所以这么多年,被您怨恨,被您抛弃......这么多年的折磨,都是我罪有应得。既然如此,您就应该将我赶出家门啊,还让我跟着姓楚做什么呢?”

    “就是想在我身上永远的刻着这个罪孽是不是,让我永远也忘不掉,让我永远也不要得不到解脱,永远和你一样,不,永远比你痛苦,这样您就满意了吧?”

    “你怎么这样和外公说话!”安熙捂着猪头一般的脸,看着楚烈可怖的表情,只敢小声的说道。楚烈似乎没听见般,又自顾自的说道

    “但是,爷爷,我受够了。阿慊说得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您怨我恨我抛弃我,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受够了。既然您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也从来没有将我当做楚家人.......明天我会发表声明和您断绝关系。是楚家的东西,我一分一毫也不会带走。这样,您满意了吧?”

    “怎么,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你觉得真如夏家那家伙说的一样,楚家没有你就会倒下?”楚老的声音抖的厉害,不知道是因为恼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不,我不敢。我只是终于有了自知之明而已,我累了。爷爷.......”楚烈小声的叫了一声,终于转身离开。他的背挺的笔直,只是脑袋上的鲜血一直在不停的流着,流在他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楚老张了张嘴,望着这凄凉又坚强的背影,感到既自豪又伤感。这是他楚家最杰出的子孙,却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但是,年复一年的苍老,怨恨和思念随着时光的流逝终于再难寻痕迹,只有活着的人,还清楚的晃荡在眼前。

    他从未管过楚烈,这是事实。但楚烈独自在外求学闯荡,每逢佳节总是会记得寄礼物回来也是事实,楚烈一直惦记着这个家。

    但是今天,他终于失去了这个最令他纠结的孙子。说不上是谁的错,只是瞬间的苍老,只是突然觉得很累。

    “爷爷,您没事吧?”安熙见楚老半天没回过神,连忙关心道

    楚老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份文件是假的吧?”

    “爷,爷爷,你怎么能听信他的话......."安熙有些心虚

    楚老却没再说什么,只是长叹一声“现在整个楚家都在你的身上,这么多人都靠着楚家吃饭......你已经将楚家拿到手了,怎么做就看你了。外公老了,一只脚已经在棺材里,帮不了你了”楚老不再说什么,也不等他回答,便颤巍巍的走道血泊前,拾起那沾血的拐杖,然后拄着离开。

    手心里沾着孙子的血,楚老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没有人会去探究了吧。

    夏家,夏慊围着围裙在厨房里第n次尝试做羊排,而夏子橙正拿着ipad玩着新学会的游戏。时而兴高采烈的大拍桌子,时而紧皱眉头,时而突然站起来,时而又重重的做下去,时而哈哈大笑,时而长吁短叹.......

    看得一旁的管家十分的纠结,不就是一个三岁小孩都能玩的贪吃蛇吗?怎么玩出了一种大战三军的感觉.......管家,真的好担忧他的智商,但是即使他不是二少爷,他也是大少奶,奶?这种身份让管家很有压力,因为如果他冲上前去说教二少爷玩的话,二少爷会很不高兴不说,大少爷绝对会非常不高兴!

    于是,管家只有望天装作视而不见。但是完全没有办法逃离夏子橙魔性的笑声啊,无奈,只能进厨房看看大少爷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正巧,夏慊已经到了到了收尾的工作,将羊排摆在好看的盘子上,摆上几躲西兰花,和几个圣女果,完美的一餐就完成啦。当然,味道什么的......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

    真当夏慊得意洋洋的端着羊排,打算拿到夏子橙面前显摆的时候,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夏子橙撕心裂肺的叫声“哥哥!!你快来!楚烈死在我们家门口了!”

    夏慊吓了一大跳,正好与进门来的管家相向撞上,羊排完美的从盘子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时间静止十秒。夏子橙又大叫了好几声,几乎都要冲进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