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是我欠你

    “这该死的闷葫芦!”夏至努力淡定的吃着,还是突然重重地撂了筷子,不忿的咒骂道。

    “不好吃?”

    夏至吓了一跳,回头,就见伯余左手拿着发冠,右手拿着梳子站在眼前

    “没,还,还可以”夏至像被发现了秘密般,有一点点的尴尬。回过头又拾起筷子,有一口每一口的吃了起来。

    见伯余没有回答,夏至又恨恨的撂了筷子对身后之人吼道“一个人吃饭不香你不知道啊!”夏至见伯余愣了一下,又立刻回头,拿起筷子淡定的吃饭,装作刚刚他真的什么也没错的样子,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屋里寂静了好久,然后就听到伯余不解的问道“可我一直在此啊?”

    夏至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是啊,伯余不是一直都在屋子里陪他吃饭嘛,他到底是在别扭什么?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十分不满道“在这又不吃饭,菜都要凉了!待会你要是吃病了别指望我照顾你,我自己还是病人!”

    伯余难得的笑了出声,“不会”

    夏至嘴角抽了抽,不会?不会什么?不会生病,还是不会让自己照顾他?就在夏至心累,不想再理会伯余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了一阵一眼。

    头皮传来一阵阵某人手指的,暖暖的温度。这温度又掠过脸庞,抓住脸上几缕发丝和一起放在‘大部队’里,在伯余的手里成为一束。

    夏至身体一阵微颤,着实被震撼了。即使他早看到伯余手上拿着梳子发冠也不会想到他是要给自己束发啊!

    “莫急。头发散落,妨碍你进食不说还十分麻烦。好看归好看,但束起来,总归要精神些。”说着,夏至便感觉到梳子一下一下的按摩着头皮,然后头发似乎在身后之人的手上扭来扭去……

    至于能被扭成什么样,夏至也不敢苛求了。一个大男人的手艺还能怎么样?夏至心里嫌弃,嘴角却控制不住似的总往上翘。

    “好了”没一会伯余便放下手中的东西

    “好了?这么快?”夏至倒是被这速度惊到了,想看看到底束成什么样了。就冲到铜镜面前,照上一照。

    只见镜中之人,整齐的发冠立在头顶。好看的眉眼真透着惊讶和好奇,因为体虚而越发苍白的脸,在这人兴致勃勃的精神气之下倒不显得病弱,反而像是天生白皙,肤若凝脂。

    夏至被自己的美貌折服,满意的点点头。

    一番折腾,夏至邀伯余做下一起用饭,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揶揄道“你手艺这么好,难道你以前经常给女人梳头?”夏至加重的女人的读音,看似无意的问,眼神却又定在了人的身上等着回答

    伯余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夏至收回视线,放下碗筷“我就说嘛,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娶妻?说不定儿子都好几个了。诶,你还是快回去照顾妻子孩子了吧,不要跟着我了。我吃饱了,你慢用!”

    夏至起身就要走,却被伯余一把拉住,硬生生的摁回了座位“你怎如此不讲理?”

    “我不讲理?我怎么不讲理了?让你顾着家里,还亏待你了是吧。”夏至气急反笑“是是是,我不讲理,那你快走啊,跟着我干嘛?”

    “那人是我母亲”伯余淡定的望着发疯的夏至,无奈道

    夏至的声音戛然而止。咦,他刚刚说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听到,他失聪了。夏至不停的心理暗示。

    “那人是我母亲。我时常给母亲梳头”伯余见夏至发愣,以为他没听见般,又重复了一遍。夏至的脸,瞬间可疑的红了起来。然后又傲娇的哼了一声“听到了听到了,我又没聋!”

    你这几次三番的提醒我,是在打我脸么?

    夏至脸色难看的看向一边,咳了一声“不管是妻子孩子,还是母亲,你都应该回去了”

    一向好脾气的伯余这时也有些隐隐的发怒了,但却隐忍着不说话。夏至奇怪的转回头,就见这人额头有的青筋有些微微的突起,心里突的一声,发出了预警。

    伯余该不会是要打我吧?不行啊,我现在只是鸠占鹊巢,可没有夏子橙那种蛮力啊!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他不会打我吧?

    伯余见这人眼里露出惊恐,只能忍下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十分的无可奈何道“我无妻无子,唯一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

    夏至惊觉自己过分了,忙道“对不起”

    “你无须为我母亲之事道歉。但,我再三言明,我会一直跟在你身后,直到报完恩情为止。可你却两次三番的赶我离开。若我有何不好之处,你说出便可,我总可以改进。但总拿‘离开’相威胁,这可不是君子之道”

    夏至听完也闷闷的低下头。

    伯余在自己醒了之后,第一次和自己说这么多话。中心主旨还是和以前一样,就是你救过我的命,我要报恩,我要照顾你,你不可以赶我走。

    但是,问题在于,就伯余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啊!救伯余的那个人,现在正用着自己的身体,吃他的,用他的,还要睡他哥哥!

    夏至真后悔,回家的时候没有狠狠的折磨夏子橙一番。夏至恨恨磨牙,脑海里突然就跳出,夏慊望着自己的那个似笑非笑的眼神,瞬间一个激灵,便什么怨气也没有了,简直怂的不行。

    算了,别说折磨了。自己动手之前,早就被无良的哥哥给整死了!人生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

    “你可明白?”伯余见夏至一言不吭,又问

    夏至抬头“我自认当初放了你不过是举手之劳,并没有救命之恩的说法。更何况,你也已经救了我一命,严格说起来,你才对我有救命之恩。还有,这大半年,你陪我来蓬莱仙岛,一路都在照顾我。哪怕是天大的恩情,都已经还干净了。”

    “实在要说欠,是我欠你”夏至淡淡道

    “好。”伯余点点头。

    夏至见伯余答应的如此之快就是一愣。心里忍不住腹诽起来,还说要报恩呢,其实早就想走了吧!才给一点点台阶,你就下了!真是虚伪!

    “既然是你欠我的,那就待你报完了恩,我才能离开”伯余又接着道。

    夏至吃惊的长大了嘴,纳尼!?这是什么神发展?难道他不应该立刻收拾行李走人么?他居然想要自己这个病弱的身体来伺候他,给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饭!简直太没人性了!

    “不过,你体弱还需调养。报恩之事,待你养好身体再细谈。”伯余又道“菜凉了,我拿去热热”伯余说着,端着桌上的才便走了出去。

    夏至目瞪口呆,他深深的觉得自己被套路了有没有?从一个被报恩的人瞬间变成了一个要报恩的人……这也差太多了吧?让你傲娇,让你作!

    夏至望着门口,不过现在好像再也没有理由赶他走了啊。

    被报恩的人应该是夏子橙。而现在,需要报恩的,是他夏至啊。终于,是自己了。似乎也不错,不是么?夏至勾起淡淡的笑容。

    就见那人端着饭菜,逆着阳光再次出现。

    有一瞬间的错觉,这人就好像从阳光里诞生的骑士,正骄傲的保护着他的公主。可那只是错觉,伯余不是骑士,自己也不是公主……顶多算个王子吧。

    一顿午饭终于在闹腾之后成功的吃完了。

    “你可要睡会?”伯余收拾干净了碗筷,问道

    夏至摇摇头,拖着下巴,懒懒的道“再睡我都要成猪了。诶,好无聊。没有手机,没有wifi……”夏至扭头看向伯余道“你怎么都不问我去了哪里?”

    突然消失了半个月后又突然的出现,难道,你都不好奇吗?还是,人家其实根本不在乎啦,管你去哪,最好不要回来。

    想到这,夏至又有些不愉快的皱起眉头。

    伯余只是淡淡道“你想说了,自会告诉我。”

    “我消失了之后,你为什么不离开呢?说不定我永远都不回来了,难道你要一直等下去?”夏至终于问出了他很想问的问题

    伯余摇摇头“不会一直等。我原意是在这候上半年,之后便出山去寻你。”伯余眉头微皱又道“你失了记忆所以不知,外边的世道对你而言太过危险,我决不能让你一人。”

    伯余看了看夏至又补充道“你不能死,你还没报恩”

    正有些感动的夏至,差点被一口水给呛死!瞧这人斤斤计较的模样,简直就像杨白劳附体!

    “若你愿意,我们可在这深山中安度一生。但我也知,夏家,定然让你念念不忘。我不会放任你一人离去,你也别忘了欠我的恩情。”伯余说着也不等回答,便退了出去。

    夏至在屋里发呆了许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也跟了出去,站在房檐下,就见那人正佝偻着腰给一片鱼腥草浇着水。

    嗯,夏至是有说过喜欢吃鱼腥草来着。

    夏至抱着双手,露出淡淡的微笑。淡淡的阳光洒在那人的身上,额头有些许的汗水……其实,如果能这样安度一生,也未尝不好吧?

    可是他好不容易来古代一趟,怎么能不看看这离国究竟是怎样的风土人情呢?而且,他还想换回身体呢,就算不为自己想,夏慊和夏子橙身体上,毕竟是兄弟啊……

    “怎么不加衣?”夏至正发着呆,就见伯余已经走到跟前,微微挽起宽大的衣袖“你等等”

    伯余进了门,拿了一件长袍,给夏至披上“入秋,莫要着凉了。”说着又塞给夏至一本书“你先坐着”

    夏至难得乖巧的点点头,拢了拢身上的衣袍,便在凳子上坐下。视线一直落在不远处正劳作的那人身上,书本完全成了装饰。

    不知道哪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萧声,那人回头和夏至相视一笑,颇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