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有麻烦了

    “哥,我没事”艾初赶紧的笑笑,也不推辞。

    艾阳一手揽住艾初的肩膀,对楚烈道“我和小初明天就离开了,请你以后别再打扰我们。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楚烈哑口无言,只能望着艾初。而艾初只是点点头,说了句再见,便和艾阳离开了,留下楚烈一个人,抱着毛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所以,你就让他走了?”夏慊恨铁不成钢。

    楚烈撇撇嘴“不然还能怎么样?”

    夏慊赏了他一个白眼,表示不想认识他。

    “重点是,安熙回来了,而且来着不善,我不想艾初牵扯进来。”楚烈顿了顿,望着夏慊道“阿慊,我们有麻烦了。”

    “安熙?”夏慊闻言皱眉,当初和楚老说好了三年的,怎么才半年不到,安熙就回来了。

    楚烈知道夏慊的心思,解释道“安熙在国外两个月,就整整病了两个月。爷爷知道了于心不忍,就让他回来了。”

    夏慊了然的点点头,尽管楚老知道安熙未必是真的病,但毕竟是最疼爱的外孙,正好借着这理由接他回来,自己也不好发难,否则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回就回吧。麻烦又从何说起?”安熙的智商还不足以给他满带来什么大麻烦,但既然楚烈如此说,就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夏子橙也同样好奇的看向楚烈。

    还没等楚烈回答,庭院里就传来夏至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声。夏子橙连忙站起来“哥哥,我去看看”

    夏子橙走到外面就见小烈正气呼呼的用头顶,用脚踢横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夏至。想来,是在马上被甩下来的。

    夏子橙连忙喝止住小烈,抓住缰绳,捋捋它的鬃毛让它走开了一些,才去扶夏至站了起来。夏至扶着几乎被折断的腰,指着小烈的鼻子“什么臭马,和他的主人一样讨厌。”

    夏子橙无奈摇头,见夏至的的膝盖裤子被磕破了,正潺潺流着血,连忙扶他在旁边的椅子行坐下。进门去拿药箱,而夏慊和楚烈已经移步书房。看来,关于安熙的事情,只能改天再问了。

    “好了”夏子橙将夏至的伤口处理好,用纱布仔仔细细的包扎好,侧边绑了一个单侧的结。

    夏至看着这单侧结,微微发愣“你,怎么也会绑这种结。”

    夏子橙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笑道“我们这种长期在外大战的,包扎伤口是最基础的。”

    “不是”夏至指了指单侧结“你怎么会打这种结?”

    “哦,这个啊”夏子橙边收拾药箱便说道“这个结是大金的一个将军教我的。他本是一个大夫,行医四方,也不知为何参了军。”

    “也不知伯余现在如何了。当初放他一条性命,便希望他不再踏上沙场”夏子橙颇有些怀念。如果说前世还有什么人值得怀念的话,那伯余便算是其中之一吧。他们本不该是敌人,只可惜为了各国的利益,而成不了兄弟。

    “你的希望已经成真了。”夏至有些阴郁的答道

    “嗯?你认识他?”夏子橙惊讶的问

    夏至点点头“他现在云游四方,行医天下。所以才能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我。”夏至不知想起了什么,隐隐的露出一丝微笑“这都是你种下的善因”

    夏子橙也笑着点头“缘分使然。你要回房休息还是在这坐一会?”

    “你会骑马吗?”夏至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道

    夏子橙颇有些莫名其妙的点点头“会”

    “你能带我骑会吗?”夏至问

    “你不会骑?”夏子橙有些惊讶,毕竟夏至在古代已经半年多了,而骑马是必须的。

    夏至微笑着摇摇头“都是他带着我骑”

    “他?”

    夏至低头,长发一缕掠过脸庞,又用修长的手指笼向后方“嗯。伯余,他治好我之后,便一直跟着我。他这么做,大概是因为你的缘故,怕你遭遇不测。”

    夏子橙看了夏至一眼“伯余确实是有情有义之人,但他照顾你未必是我的缘故,就像夏慊之于我。”

    夏至不赞同的摇摇头,却不再说什么。

    “不过你今天伤了腰,怕是不能骑马了。”夏子橙放好药箱出来

    “不碍事,小烈也没真的想摔我下来,也没用力踹我。”夏至坚持

    夏子橙只好将小烈拉了回来,让其半蹲着,等夏子橙安全的上马后,翻身一跃,便稳稳的坐在了夏至的身后。

    “抓紧”夏至从后方抓紧缰绳,脚瞪了一下,小烈便慢慢的跑了起来。夏子橙重重的拍了拍小烈的屁股,小烈便鼓足了劲向马场飞驰而去。

    耳边是风的呼啸声,微凉的空气里带着枯木的味道。夏至深吸了口气,他忽然就感觉到了不同。确实是不同的,在那个地方,空气里总是夹杂着各种药草的香气。更不同的是,那个地方,有他。

    那个人总是温柔又疏远的替他包扎好伤口,煎好药放在一边还会顺手放上几个蜜饯。那个人像照顾孩子一样悉心的呵护庭院里的草药,佝偻着高大的身躯,耐心的浇水,但在见到一旁的他的时候,会立刻放下水瓢,走过来给他披上一件长袍。

    那个人……在自己消失之后,就会离开蓬莱岛了吧。

    跑完一圈之后,两人在门口停下,夏慊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哥哥”夏子橙跳了下来,十分高兴的叫着夏慊的名字。

    “怎么跑去骑马了,这么凉的天”夏慊牵过夏子橙,用衣袖给夏子橙擦擦额上的汗“先去冲个澡吧,别感冒了。”

    “好”夏子橙点点头,就要走。

    “喂!我还在上面呢。先把我放下去!”夏至怒气冲冲的吼道

    夏子橙这才想夏至来,一拍额头,便又让小烈蹲下。夏至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马上下来,和夏子橙的英姿比起来,夏至真是逊到不行,夏慊表示十分嫌弃。

    管家走了过来,将马牵走,夏子橙则去洗了澡。留下扶着老腰,无辜之际的夏至和冷漠非常的夏慊在大眼对小眼。

    “你不是会骑马?怎么成这样了?”夏慊想起资料里说他马术不错来着。

    夏至也猜到了夏慊大概看了自己的资料,顿时有些嗤之以鼻。他有些支撑不住,便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我不会骑马。”

    见夏慊疑惑,又补充道“爸爸为了我的安全,有关我的资料全部半真半假。马太容易被动手脚了,爸爸不让我骑”

    “他考虑的还真周到”夏慊莫名的觉得讽刺,是,夏阳是个思虑周全又爱子心切的父亲,可惜,他的一切心思全都不是对自己。

    “对不起”看着夏慊瞬间难看的脸色,夏至觉得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夏慊恢复平静,在夏至身边坐下“与你无关。”

    “哥,明日就是回离国的期限了。”夏至突然闷闷的说道

    “怎么,舍不得回去?”夏慊补充道“别想把他带走”

    夏至好笑的摇摇头,他敢有这样的念头还不得被夏慊打死。

    “以后想回来便回。你喜欢的话,这边待半个月那边待半个月也行。这里,也是你的家。”

    夏至感动的点点头,想到了什么又道“现在黑晶石一分为二,一半留在这个世界隐匿在他体内,只怕会给他带来灾难。”

    夏至顿了顿“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究竟用什么仪器检测,但我可以肯定,从我回来那一天起,他们就知道黑晶石出现了。现在已经半个月过去了,只怕,那些人是要来了。”

    夏慊闻言苦恼的皱起眉头来“你和他们纠缠了大半年,对他们一无所知吗?”

    夏至十分无奈的摇摇头“完全毫无头绪。我导师虽然有相关的一些资料,但是他是做这方面研究的,有也很正常,更何况他不过是一个老师,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势力。但除了他,真的没有任何人与黑晶石有关。”

    “诶,你们在说什么?黑晶石怎么了?”夏子橙穿着白衬衫,顶着湿发便兴致勃勃的凑了过来。

    “怎么不把头发擦干”夏慊责怪道,但夏子橙只是嘿嘿的笑了几声,夏慊也拿他没办法,只得叫管家送来一条干毛巾,亲自给夏子橙擦。

    夏子橙对站在身后的夏慊笑了笑问道“你们刚刚说黑晶石怎么了?”

    夏慊手顿了顿,刚想暗示夏至将事情瞒下,就听夏至道“哥,这种事情小橙也该知道。一来能更好的防范,二来,他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这种事他上辈子经历的多了,说不定比我们更有主意。”

    夏慊觉得夏至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他只想让夏子橙过的安乐无忧,但显然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事情,你们在说什么?”夏子橙好奇的问道

    “有人觊觎黑晶石,甚至为了得到它不折手段。他们有不明仪器能够检测到黑晶石的存在,但目前我们却对那些人一无所知。所以,在那些人的身份被发现之前,你就处于危险中”夏至言简意赅道

    夏子橙了然的点点头,并没有一点畏惧的样子。这样的事情上辈子他经历了太多了,身为手握重兵的大家,暗中想要取他性命,夺得兵权的人又何止千万。

    “到底是谁想要黑晶石呢!”夏至突然苦闷的喟叹了一声,手托着下巴,微微撅着嘴唇。

    夏子橙见状,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夏至道“你,认不认识珍妮的堂哥,简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