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坦白身份

    震惊的看着眼前靠在墙上,衣衫不整的人儿……那微红的脸,红肿的唇,还有脖子胸膛那一串红红的印记……夏慊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小橙,对不起,我,我不是……”

    夏子橙冷笑一声,反手擦净嘴角残留的液体,整整凌乱的衬衫,看着夏慊的眼里满是冰冷和绝望“够了……到此为止吧。”

    夏子橙走开和夏慊擦肩而过,又顿住脚步“我明天搬走”

    “不行”夏慊像受了刺激般,从身后懒腰抱住夏子橙“不可以……小橙,你别这样逼我”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怕我一走就不回,却又怕我对你无法自控……哥,你这样对我公平吗?我没想着逼你,我想放手了,可以么!?”

    “你这就是在逼我!”夏慊大声反驳

    夏子橙推开他,冷静的看向他“是,就当我在逼吧。那你呢?打算怎么选择?”

    望着夏子橙冷静又认真的神情,夏慊颓然“你怎么能,怎么能做到这么坦然的对自己的亲哥哥说‘爱’?夏子橙,我们是亲兄弟,是一个爹生的亲兄弟,你明不明白?我们这样做,算乱lun!你怎么能这么坦然!”

    夏子橙笑了,无奈的,又绝望的。

    “你问我为什么么,啊,夏慊啊,因为我根本不是你弟弟啊。所以,你对我这样好,我怎么可能仅仅当你是哥哥呢?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把你当成哥哥,现在你明白了么?”

    “你……小橙,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不是你弟弟”夏子橙打定主意,托盘而出。

    “……安熙说的,都是真的?那份鉴定报告,是真的?”夏慊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脸上是难掩的震惊和疲惫

    “不,那报告是假的”

    “是吧,我就说……”

    “但是,我确实不是你的弟弟”夏子橙丝毫没有给夏慊希望,但此刻的夏慊是满满的疑惑。

    “不管你信不信……夏慊,这具身体确实属于你弟弟的。但是我,只是千年之前,惨死在沙场上的一只孤魂野鬼啊。”夏子橙笑了一声,满满的自嘲。

    他不理会夏慊震惊的目光继续道“我也以为我死了,可我一醒来,就变成了夏子橙,成了你的弟弟。所以,从一开始爱上你的根本不是你的弟弟,而是我,夏至。”

    “其实还是有迹可循的对吧?我失忆了,不记得任何事情,但你觉得我和你弟弟真的是一个人么?不,因为不懂你们现代人的生活,我闹了不少笑话……你仔细想想,就会明白我没在说谎”

    “你……是,灵魂附体?穿越?……你别开玩笑了。你疯了吧”夏慊嘴上不相信,但他看夏子橙的眼神已经变了。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他的身边,居然会发生这种事……但很多事情却表明夏子橙没有说谎……由不得他不信

    “是,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都托盘而出……我们不是兄弟。你也不是我哥哥”

    “那我弟弟呢?”夏慊突然反应过来“你用着我小橙的身体,那么他呢?他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夏子橙真的不知道,也许他已经死了,又或者,也许他和自己一样,去了某个属于他的世界。

    “你……”夏慊颓然坐在椅子上,有些烦躁的扯掉还绑在身上的围裙。揉揉额头,又看向眼前的人如释重负的表情,心里实在难以接受。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夏慊说着,便背过身去。

    “告辞。”夏子橙望着夏慊的背影良久,终于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等下缓过劲来的时候,房子里,早已空无一人。

    酒吧,一样的热闹和浮躁。

    一杯杯烈酒下肚,还是没办法将今天的消息完全消化吸收。

    他真的没办法理解,穿越,重生这样的词语。在科学如此发达的现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夏子橙的说法。

    也许他早该发现,夏子橙醒了之后就像换了个人。是他自己,一直在拼命的寻找,拼命的证明,子橙还是子橙。

    现在子橙已经成为了夏至,那么他的亲弟弟呢?死了么……是啊,身体都没了,他还能怎么样。他投胎了么,或者说,他的弟弟现在只是一缕孤魂,只能在阴森森的角落里飘荡?

    “阿慊,发生什么事了么?”在一旁的楚烈见夏慊喝得如此凶猛,担心的问道。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夏慊看着楚烈,问道

    “鬼?信则有,不信则无吧。怎么,你被鬼缠身了?要不要我找几个道士,去你别墅作作法?我保证,任你什么鬼,在一夜之间就让他魂飞魄散……”

    “不行!”夏慊突然喝止道,又补充道“我不信这个,这种事传出去别让人笑话”

    “诶,不信就不信嘛。凶什么凶。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有他存在的道理。你不信的不代表没有,不然为什么从古至今都有道士这个职业?”楚烈回过神来后,又侃侃而谈

    “有这闲功夫研究这破东西,还是想想怎么把艾初找回来吧”夏慊心里一跳,斜了楚烈一眼,一杯烈酒又进了肚子。

    嘴角有一丝苦涩,楚烈的话也提醒了他。夏子橙确确实实是穿越而来的,那么会不会被道士发现,然后收了他?心底有些着急,但这种着急让他无比的烦躁。

    是他占领了弟弟的身体,换句话说,是他杀死他的弟弟。难道现在该做的,不是找个道士收他,然后想办法让自己的弟弟回来么。但他却做不到……连想一想都钻心的疼。

    他脑海里都是夏子橙顶着自己留下的一身吻痕,破釜沉舟的和自己坦白的样子。为什么他做什么都能这么坦然?

    用弟弟的身份爱上亲哥哥,又在不确定安全与否的情况下坦白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他凭什么确实自己会相信他,凭什么确定自己不会伤害他?

    也许,他并不确定。也许,他只是想说,然后便说了。像他醒来之后的一贯作风一样,只是想说了而已。

    是,夏子橙解脱了。

    而他,夏慊,却只是越困越紧,越陷越深。

    这命运的绳索,几乎勒得他快要窒息。而夏子橙那句掷地有声的话还在昏昏沉沉的脑袋里沉浮。

    “所以,从一开始爱上你的根本不是你的弟弟,而是我,夏至。”

    “ 但是我,只是千年之前,惨死在沙场上的一只孤魂野鬼。”

    “阿慊,阿慊?”楚烈摇摇夏慊“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没醉”夏慊回过神来“还早。”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怪怪的?小混蛋呢,怎么没跟着?”楚烈已经好久没见过夏子橙了,原以为夏慊叫他出来喝酒肯定会带上他的,但是却没有,这也让楚烈觉得很奇怪

    夏慊嘴角一抽,被楚烈瞧见了,问“嘿,你该不会和小混蛋吵架了吧?我就说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小混蛋乖巧几天,但始终还是小混蛋”

    楚烈很高兴,想着夏子橙暴露本性了的话,不用他做什么事夏慊也不会再如此宠他。说来说去,还是对夏慊的宠溺有些吃味了。

    夏慊没有否认,确实,如果夏子橙的身体里没有住这另一个人的话,断然不会像现在这般乖巧吧,所以楚烈也没有说错什么。

    楚烈见夏慊这种态度,更是坚定了心底的看法,于是道“没什么值得生气了,把他赶出去不就行了。”

    夏慊摇摇头,没说话。

    楚烈撇撇嘴,不满道“小混蛋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宠?”

    夏慊一时有些又疼,揉揉额头。反倒问道“你和艾初?”

    “知道他在哪了,但是一直没见着面。他那个哥哥一直拦着。”楚烈想到什么有些气愤起来“要不是看在他是哥哥的份上,我,我才不会对他客气”

    楚烈平静下来又说道“不过我知道艾初这回是真伤心了……我也不想再刺激他。慢慢来吧,有的是时间和他耗”

    夏慊看了楚烈一眼“让你蠢”

    楚烈神色复杂的看着夏慊“你怎么知道是蠢……也许我以前真的喜欢过你呢,阿慊。只是,艾初的出现,他渐渐侵占了我的世界……渐渐的就不一样了吧。其实我也后悔过,我也许早就发现了他对于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人啊,就是要失去了之后才知道该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想要的就努力争取啊,喜欢就上啊,其实就这么简单。”

    “是么?”夏慊苦涩笑笑,泯了口小酒“行了,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那你想通了吗?”楚烈突然问道

    夏慊就是一愣“想通什么?”

    楚烈啧了一声“还想瞒我,你这样子明显就是为情所困啊……其实我就一句话,你觉得开心就好了。”

    “嗯”夏慊点点头,“我知道。先回去了”

    “哼!阿慊果然有意中人了,还想骗我!”楚烈看着夏慊离开恨恨的说了一句,接着又愉快的吹起了口哨。

    心想,不管是谁,想抢走阿慊,他非要为难上一番不可。要比整夏子橙更狠!但是,他现在还得苦逼的去某人的家门口蹲守。

    那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楚烈,这几天俨然成为了看门狗。

    嗯,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