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前往简家

    池阳对夏慊得意的笑了笑,夏慊失望皱眉。却在下一秒听到夏子橙说“池阳,我不饿,今天就不和你吃饭了。你先回去吧”

    “你,和你哥哥回去?”池阳的微笑瞬间消失,但表情还算是平静

    夏子橙晤的一声,点点头。

    “那,好吧。那我下次给你做也是一样。正好你回去早点休息,免得病情加重”池阳伸手揉揉夏子橙的头发“好了,那我先走了”

    池阳走开,夏子橙回头就见夏慊黑着脸,似乎很生气的样子。但是,他又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夏慊冷着脸,将池阳揉乱的头发又理顺,就见某人脖子上灰色的不明物体,立刻动手摘了下来。

    “等一下”夏慊突然出声。池阳好奇回头,就见夏慊拿着原本围在夏子橙脖子上的围巾还给他“这围巾是你的,拿回去”

    池阳接过围巾放在鼻下深深的嗅了嗅,看着夏慊淡淡的笑道“都是子橙的味道呢”

    “算了,还是继续围着吧,免得感冒了”夏慊嘴角一抽,又抢回围巾,给夏子橙围上

    “……”夏子橙

    池阳冷笑一声,又朝夏子橙挥了挥手才离开。夏慊则然后一言不发的拉着正摸着围巾发愣的夏子橙回到了车上。

    “……”

    “哥哥,你怎么来了?”夏子橙疑惑的问

    “路过,顺便接你回家”夏慊毫不心虚的回答,顺便启动车子。哼,他才不会说,自己提前下班,在剧场外等了两小时,直到散场了才进去找夏子橙。

    “哦……”夏子橙淡淡的点点头。

    又陷入了沉默。

    “以后不可以随便答应跟别人回家”夏慊自以为平静的说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怨怼。

    “池阳也不是别人啊,而且,他说要亲手给我做羊排!”嗯,其实后半句才是重点,但某人显然已经被前半句踢进了醋坛子,满身的酸味。

    “你不觉得那样太亲密了么?”夏慊斟酌了一下又说道

    “这不是朋友都会做的事情吗?哥哥,你不是要我多交朋友发的吗?”夏子橙一脸无辜的看向夏慊,夏慊一时语塞,酸气堵在气管里,几乎要爆炸。真是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总之活该。

    夏慊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酸甜苦辣的都有。

    “哥哥……”又沉默了良久,夏子橙望着车窗外,眼神意味不明的小声道“你今天很奇怪……怎么感觉……像在吃醋似的。”

    夏谦就是一愣。

    真的这么明显么?

    原来在无形之中,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行为了么?

    夏谦拍拍他的头,笑道“小孩子胡说什么,我对珍妮这样才叫吃醋。对你嘛,顶多算弟控。我怎么能让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人来招惹我弟弟。”夏谦顿了顿又说“哥哥当然希望你多交朋友,但我必须确定他是安全可靠的人才行啊。”

    “你可是我夏谦的亲弟弟,当然得注意着了。”夏慊又补充道。

    夏子橙当然十分明白夏谦的重点在何处,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但手指用力但,几乎将座位扣下一块皮来。

    两人一时无话,各怀鬼胎。

    下车时,夏谦又看到了那条碍眼的围巾,忍不住将他摘了就丢进了垃圾桶,还美其名曰“管家有强迫症,看到我们戴着陌生人的东西会很难受。”

    “……”借口什么的,敢不敢找的用心一点?

    晚上,夏子橙吃了些点心,便回房休息。历史剧,离洐,夏谦在脑海里闪了一圈,才渐渐地沉入了梦香。

    在梦中,似乎有人怀抱骨灰,望着绝美的江山流泪。

    只听他情深道“朕得了这万里江山,却失了你……”

    而夏谦却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怎么也睡不着。经过今日,他更清楚了池阳的心思……他有一种自己的宝贝被觊觎的恐慌,却无力阻止。

    他明白,这就是他选择的路。

    他必须义无反顾的承受池阳带给自己的负面情绪,甚至还有日后的百十个池阳。

    但是考虑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这可不,夏谦在书房转了几圈,就打电话“给我找个厨师,拿手西餐,甜点,能研制各类小点心。”夏谦顿了顿,强调道“特别是要能做好吃的羊排!”

    挂了电话,夏谦难得幼稚的得意起来“哼,不就是羊排,谁还不会做啊!”

    “……”过了一会,夏谦冷静下来之后……又开始检讨这个和初衷相违背的举动。然后再次陷入纠结,心里的小人强力厮杀,却谁也战胜不了谁。

    哈,爱情的世界里,可不就是一次次的纠结和挣扎么?

    约定去简家的日子到了,夏慊带上夏子橙坐飞机前往s市。

    夏子橙第一次坐飞机,飞机冲上云霄的时候耳鸣让他难受的皱起了眉头。接着,耳边便多出一双手。夏慊捂着他的耳朵,反复的按压了几下,待飞机终于平稳的飞行,夏慊才放下手问

    “还难受吗?”

    夏子橙摇摇头,摸摸有些发红的耳朵,移开视线看向窗外。然后便被这美景惊呆了。

    白云一朵一朵,像棉花糖般浮在在空中,让人想舔一舔。又像是孩子胖嘟嘟的脸,让人忍不住像要戳一戳……有时候阳光给它染上一层金黄,像,嗯,炸得恰到好处的鸡翅……

    一回头就看到夏子橙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嘴角,让人有种想含着它,尝尝味道的冲动。夏慊赶紧避开视线,压下那个夜晚才黑暗中缠绵的回忆……那灵巧的舌,还有那甜蜜的滋味……

    “哥哥?”

    “啊?”夏慊缓过神来,就见夏子橙正扯着自己的袖子叫他,脸色满是疑惑,显然已经叫了好几声了

    夏慊轻咳了一声,淡定道“怎么了?”

    “可以拍下来吗?”夏子橙修长的手指,指了指窗外。但夏慊却被他虎口处那淡淡的疤痕吸引了注意。虽然大部分细碎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但虎口处因为玻璃扎得太深的缘故,还是留下了疤痕。

    夏慊毫无擦觉的抓过他的手,手指抚过那淡淡的疤痕。扎的这么深,不疼吗?小橙,怎么就舍得下手呢。

    “哥哥……”夏子橙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藏在身后,生怕那时已经被掩藏的秘密会被夏慊突然发现“小伤,已经没事了”

    “以后……别再伤害自己。”夏慊见夏子橙脸色忽变,又道“以后要小心一点,瞧你总是马马虎虎的。”

    夏子橙松了口气,点点头说知道了。夏慊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偷偷的拿出了单反相机,给夏子橙偷拍了空中的景色。

    旅途漫长,没一会夏子橙便靠着椅子睡着了。也不知梦到了什么,时不时舔舔嘴角,然后嘴角弯弯的睡得十分安稳。

    夏慊拿起单反,画面定格。

    那个睡颜如这窗外的浮云般的青年,睡进了谁的心里呢?

    夏慊小心的将人拨向自己,夏子橙安稳的靠在自己的肩上之后,又拿来毛毯盖在两人的身上。毛毯之下,那个荒芜的手掌,找到了另一只荒芜的手掌,十指交扣,温情最终盛满了手心。

    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夏慊将夏子橙给叫醒了。夏子橙睡得迷迷糊糊的跟在夏慊的身后。珍妮在机场早已恭候多时了。

    “阿慊,这里”珍妮热情的朝两人挥了挥手,夏慊和夏子橙走了过去。

    人一走到跟前,珍妮立刻扑了上去,给了夏慊一个爱的熊抱,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谢谢你能来”

    拥抱过后看向夏子橙,就见他正扭头看向别处。

    珍妮轻笑一声,也抱了抱夏子橙“好久不见了,小橙。哦,不对,子橙”

    “珍姐”夏子橙也问候了一声。

    “你好像长胖了一点”突然珍妮伸出两只手指,捏了捏夏子橙的脸。还不等夏子橙发话,身旁的某人脸立刻就黑了,拍掉她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你真小气!”珍妮调侃道,见某人变脸“行行行,我不动他行了吧?走吧,爷爷等着我们呢”

    夏子橙揉揉被掐疼的脸,看着走在前边的两人,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哥哥占有欲那么强呢,珍姐碰自己他都要吃醋……所以,珍妮对他来说,真的十分重要吧。

    “疼吗?”回过神,夏慊的脸在眼前放大无数倍,他正微蹲着,看自己被掐红的脸。

    夏子橙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还,还好”

    夏慊站直身体,像在打量他“不过,你似乎真的胖了一点。不过胖点,也很可爱”夏慊说着便笑呵呵的走了,夏子橙在身后如遭雷劈。

    想他堂堂大将军,居然和胖扯上了关系?这一定是个冷笑话。

    夏子橙上了车,无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和肚子……好像,真的长肉了……宛如晴天霹雳啊。

    “子橙怎么了?”珍妮看着身旁的夏子橙被打击惨了的表情,问夏慊道

    夏慊看着夏子橙笑道“没事,大概是在纠结,要吃呢,还是要瘦”

    珍妮不知想到了什么,在夏慊耳边小声道“诶,还是别减得好,肉多摸起来才舒服嘛”

    夏慊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夏子橙。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脸上的肉,恩,果然很舒服啊!还想再捏一下,就被夏子橙狠狠地拍掉手,气鼓鼓的说“我又不是玩具,干嘛捏我!”

    “我觉得你这样刚刚好,也不能说胖”夏慊道

    “真的?”夏子橙摸摸脸和肚子,将信将疑

    “嗯,真的”夏慊十分的真诚,一点都不虚伪。

    “那我还可以继续吃东西?”夏子橙眼睛眨啊眨

    “可以”夏慊很认真的点头,夏子橙又变得兴高采烈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