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争锋相对

    这蛋糕是少爷给你备的餐后甜点。”管家意味深长的补充道。嗯,本来就是你的,所以,你不用急着偷拿。

    夏子橙瞬间大囧,呵呵傻笑“是,是吗”

    管家偷笑一声,便道“我去煮个白蛋,你去外面吃吧”

    夏子橙如蒙大赦,立刻溜到了外面的餐桌上,管家看着很是欣慰。毕竟,近段时间,夏子橙对食物兴致缺缺的样子,真的很反常,让人很担心。

    时隔一周,再次吃到美味的蛋糕,夏子橙只觉得幸福的都要飘起来了。想到这是夏慊亲自给备的……不自觉的看向受伤的手,想起早晨做的蠢事,脸又顿时红了起来。

    夏子橙用管家给他剥好的蛋揉着微红的脸,渐渐的开始发呆。一觉醒来之后的莫名的幸福和通透感,慢慢的淡了下去,一种难以解释的愁绪又渐渐笼了上来。

    他在苦涩和幸福之间挣扎,在坚持和放手之间挣扎,在成全和不甘之间挣扎……却只是摇摆不定。

    电话铃声召回了夏子橙的魂魄。

    看到池阳二字,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做的蠢事好像不止一件

    “喂,小橙,我到武馆了,不过没看到你”

    “额…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如我们改天吧?”

    “怎么了?生病了?那我来看你,你等着我”池阳有些焦急

    “诶诶,没事,就一点小毛病”夏子橙急忙阻止

    “骗人,都无法赴约了怎么可能是小毛病。我马上过来,你想吃什么吗,我带给你”

    “……额,那你还是在武馆等我吧,我马上来。”

    夏子橙挂了电话,扶额,叹息。果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也不是讨厌池阳,只是突然冒出来让人觉得突兀。而且,也怕让他察觉出异样,毕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似乎和他很熟悉。

    但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也没办法再拒绝。

    夏子橙丢掉鸡蛋,和管家交代了几句便去了武馆。果然,池阳正在门口等着他。松散的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一副文艺青年的样子,干干净净的,让人觉得很舒服,一开始的突兀感,似乎也不见了。

    “怎么不舒服了还来”池阳迎了上去,十分自然的将脖子的围巾摘了下来,给夏子橙成上。

    夏子橙后退了一步“诶,不用了,我不冷”

    “别闹,天气这么凉,你还不舒服呢,待会感冒了可不妙”池阳微微一笑“再说,你又不是没围过我,我之前还总穿你衣服呢”虽然我穿之后,你就不要了。池阳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欺负一个失忆患者,简直不要太开心。

    夏子橙无法,只得围着了。虽然他真心的围不惯,总有一种在经历绞刑的错觉……真的好可怕。

    “离开场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听到这话,夏子橙的表情瞬间就亮了。虽然刚刚才吃过……但好像又饿了有木有。夏子橙摸摸肚子,笑容灿烂的点了点头,这小动作落在池阳眼里,只觉得无比可爱。又有些疑惑,失忆之后,夏子橙倒是没有以前那么冰冰冷冷的了。

    池阳带夏子橙来最拥挤的小吃街,这是他们在校时时常聚餐的地方。那时候夏子橙虽然不说,但却很喜欢来,所以池阳猜测,夏子橙一定是喜欢这里的食物的。

    池阳也觉得自己没猜错,你看,夏子橙左手几串烤鱿鱼,香肠,鸡翅,右手一盒臭豆腐,没吃完呢,又凑到一家炒酸奶的店里望着。

    池阳笑着又给他买了一盒炒酸奶,便拉着他走出闹区,在一家咖啡厅外坐下。

    “这些东西不太好,少吃点,待会吃正餐”池阳拿过夏子橙手中的臭豆腐,让他安心的吃烤鱿鱼。

    但夏子橙还是戒备的看了池阳一样,见人没有和他抢食物的迹象,这才安心的吃了起来。池阳,只觉得有些好笑,想给夏子橙擦嘴角的油渍,却被他躲开了。

    池阳也不恼,就笑着看着他吃,而这视线也丝毫没有影响夏子橙的食欲。

    “你还打算回去上学吗?教授还念叨着你呢。”之前夏子橙突然休学,现在才发现是出了车祸的缘故。虽然失忆了,但,知识也忘了吗?

    “上学?学什么?”夏子橙问道

    “历史学啊,嗯,你不是喜欢吗?”

    夏子橙顿了一下,摇摇头继续吃东西。他算是想明白了,就算他这辈子啥也不干,也饿不着。何况他还有武馆。想读书也不一定要上学,更何况他对历史其实没什么兴趣。还不如看看兵书,菜谱,读读小说呢。

    他已经不再是夏至了。

    没有那么多的责任了,也终于可以放纵的活一回了吧。

    夏子橙眯起眼,笑得眼眸闪亮似星光。有人瞬间便沉溺了进去。

    两人吃完了饭恰好进场看历史剧,这一部剧叫《权谋代价》

    皇子和将军之子,两小无猜。两人一起练剑,学习,调皮捣蛋,每一天都充斥着欢语天,将军之子在玩耍时闯祸了,打碎了皇帝御赐给皇子的象征皇子身份的玉佩。皇帝震怒,皇子却抢先顶罪,最终被皇帝禁足三月。

    他拍拍满怀愧疚的他,笑道“我会一直保护你啊”

    夏子橙突然无法自控的颤抖,脑海里,是那人在城楼之上,缓缓回头,含着温和笑意的模样。他说“阿至,我会保护你啊”

    阿至,我会保护你啊。

    阿至,我会保护你啊……

    “小橙,怎么了,不舒服吗?”池阳抓住夏子橙的手,有些冰凉。

    夏子橙抽回手,缓缓的摇头。隐隐约约能见到他额上冷汗,池阳抽出纸巾,想要给夏子橙擦汗,却被躲开。

    “我没事,看剧吧”夏子橙声音冰冷,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池阳有些失落,担心的看了一眼,又继续将目光投向舞台之上。

    而夏子橙却有些恍惚,脑子里都是那人回头含笑的模样。舞台从欢声笑语,变得沉重起来。将军之子,子承父业,皇子建功立业,封王。接踵而来的是皇子间的明争暗斗,暗害踩踏,彼此争得头破血流。好像一不小心,第二天醒来便会在断头台上。

    皇子在他面前渐渐变得易怒了。

    两人意见不合,更是加速了两人感情的破裂。

    夏子橙头疼欲裂,一回神,就见舞台之上:

    黑暗的庭院之中,皇子笑得如往昔般温柔“再帮我一次吧”

    将军望着皇子的眼睛,那笑意依旧温柔,可眼里早已被污黑着染,再看不见曾经的清明。然后夏子橙便看见将军淡淡的点头,他说“好”

    将军潜入虎穴,清绞了大半皇子的敌对势力,又传回了至关重要的消息。但将军被发现,被愤怒的敌方处以极刑,死无全尸。

    皇子成功取得了皇位,处死了曾经的敌人,更是将杀将军之人千刀万剐。他抱着将军的尸骨,在皇城之上俯视他的万里江山,淡淡道“朕得了这江山,却失了你”一滴眼泪,划过眼角,画面就此定格。

    掌声雷鸣之后,灯光陆续被打开。

    池阳望着身边的人,夏子橙目光呆滞,苍白的脸上隐隐有道泪痕。

    “怎么了?”池阳心里震动,没想到夏子橙竟然被感动到哭。看着他的表情,池阳却感觉到了一阵没来由的悲哀。

    “你说,那个位置,真的那么重要吗?”夏子橙回头望着池阳,眼神悲戚,声音嘶哑“重要到,可以放弃所有重要的人?”

    池阳认真的想了想,道“我觉得,这不仅是个人的选择,也是时势的选择。在那种环境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谁敢掉以轻心。想要退出那个漩涡又谈何容易……也许,只有取得那个皇位,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对么?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

    夏子橙愣了一下,才淡淡道“也许吧。”

    夏子橙起身离场,池阳默默的跟在身后。

    夏子橙想,离洐是否也会像剧中的皇子那样,抱着自己的骨灰缅怀。又或者,会有些许的懊悔?

    不,他不会的。

    他亲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他亲手毁了夏家……他,其实是恨着夏至吧。

    他恨夏至,倒不如说他恨自己的无能,不得不依赖夏至的无能。

    接近,诱惑,承诺……那,他对自己,可曾有过一分一毫的真心?

    夏子橙,想知道却又不想知道。

    “饿不饿,吃点东西?”跟在身后的池阳走上前来,走在夏子橙的身边。

    “嗯!”夏子橙高兴的点点头,撇一眼身边的池阳,心想,哥哥好像比池阳高一些。他的头到池阳的耳边,却只到夏慊的肩膀。

    夏子橙摇摇头,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那个人诶。

    “怎么了?头晕?”池阳见到夏子橙的小动作,忙关心道

    “还好”

    “不如晚上去我家坐坐?正好尝尝我的手艺啊,你以前可喜欢我做的羊排了”池阳提议道

    果不其然,夏子橙眼睛亮得直发光。但他还来不及点头,就被在他身后一拉,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不需要”夏慊冷冷的拒绝

    夏子橙稍微一抬头就见到夏慊真冷冷的看着池阳“哥哥……”

    池阳微笑回视,毫不畏惧“去不去还是由小橙自己决定吧,难道他这么大的人还需要监护人,还没有自由支配时间的权力?”潜台词就是,你这哥哥会不会管得太多了点?

    “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夏慊有些隐隐的发怒

    两人硝烟味十足,视线都闪着火花。夏子橙轻咳一声,挣脱开夏慊的怀抱,走到池阳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