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还好没失去

    他焦急的走了过去,拿起夏子橙的手,手掌一圈都密密麻麻的扎伤,正冒着血丝,拇指食指虎口处格外的严重。

    “先坐着,我去拿药箱”夏慊皱着眉头,让夏子橙坐在床边,起身走了出去。

    夏慊很快拿来了药箱,一言不发,小心翼翼的处理好夏子橙手上的伤口“今天不能碰水了,去洗漱吧,我给你拧毛巾。

    夏子橙乖乖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难言的表情,夏子橙也有些担心是不是夏慊看出了什么。夏慊给他挤好牙膏,递上水杯。拧好毛巾,给他擦好了脸。但依旧紧皱眉头,眼神里满是夏子橙看不懂的情绪。

    夏子橙有些心虚的避开视线“哥哥……”

    下一秒,夏子橙就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夏慊再也受不了,紧紧的搂着他,头埋在他的肩上“小橙,对不起,是哥哥不好。你别这样,别伤害自己…都是我不好……”

    那一圈细细麻麻的伤,又怎么可能是被破碎的杯子无意所伤?唯一的可能,是夏子橙狠狠的捏碎了那个被子,才会让手掌被碎玻璃扎成这个样子。夏子橙这样做的目的,夏慊很清楚……正因为清楚,才越发的心痛难当,越发愧疚自责。

    夏子橙像是撞破了奸情一般难堪,他狠狠的推开夏慊,夏慊惊愕又满是愧疚的表情尽收眼底。夏子橙只觉得呼吸困难,将夏慊推出了浴室,然后锁上了门。

    “小橙……”夏慊在门外敲了敲门,得不到回应之后,终于没了动静。

    夏子橙蹲在门内,看着被认真上过药的手掌,自嘲的大笑出声。

    是了,这种弱智的小把戏又怎么会逃得出夏慊的视线。可是,那时候,看着夏慊离去的背影,他只想要把这个人留下来。

    于是捏碎了杯,又将故意将它狠狠的摔在地上。他知道,夏慊会回头了,他确实回来了。可是,那又如何?

    真的好蠢,活了两世,夏子橙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丢人和卑微。

    默默的告诉自己无数遍,永远只是哥哥的,现在这样又算什么?让他看透,让他愧疚还是让他同情?

    呵,还真是可悲呢。

    他现在一定发现了吧,发现了自己居然对他抱着这样的心思。他会越加的躲开了吧……自己,会彻彻底底的失去他吧。

    叱咤沙场半辈子,如今这种模样,还真是狼狈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子橙终于站了起来。打开浴室门,就愣在了原地。原以为已经逃开了的夏慊,就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

    愧疚,疼痛,又近乎乞求的眼神,击痛了夏子橙的心。

    他张张口,想叫哥哥,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倒是夏慊叹了口气,上前两三步,又将夏子橙搂在了怀里。

    “对不起,这些天,因为珍妮忽略了你,是哥哥不好……小橙,别怪哥哥。”夏慊紧紧的抱着他,说着和心口不一的话。他想说,对不起,给不了你要的生活,对不起不能在一起……小橙,别怪哥哥。

    夏子橙伸手紧紧的回抱了夏慊,头抵着夏慊的胸膛,听着他一下强过一下的心跳声,夏子橙小声的嗯了一声,带着些许的鼻音。

    还好,还好你还没发现我的心思,还好我还没有完全失去你,还好……

    “下楼喝点粥?”夏慊伸手揉了揉,已经窝在怀里半天了的毛绒绒的脑袋。但半天没有动静,低头一看,这人已经睡着了。

    想来是宿醉没有睡好罢?

    夏慊小心的将人抱回床上,掖好被子。那原本修长白嫩的手,不仅仅多了练剑磨出的茧子,更添了数不胜数的细细麻麻的细小伤口。而这伤口,是因为自己。

    为什么他这样好的人,偏偏是自己的弟弟。一开始就注定了此生只能彼此辜负。

    鼻子有些发酸,在那手上落下一吻,小心的塞回被子里,才走了出去。

    让管家温着粥,自己去了公司。

    “阿慊,你,来了”一进门,便见楚烈眼神呆滞的望着自己。衣服皱皱巴巴的,好像两三天没换洗了,脸上胡茬子都长出来了,一脸憔悴不堪。

    夏慊吓了一跳,楚烈是谁啊?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他这张勾人的脸,宁愿错过飞机也要收拾的清清楚楚的人,怎么会容许自己变成这样?

    “这是怎么了?”夏慊走到他身边,担心的问道

    楚烈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夏慊在说什么。然后表情一变,扯过夏慊的领子,就趴在他怀里哽咽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夏慊从未见过楚烈这般脆弱的样子,一时有些揪心。

    “艾,艾初,他……去了”楚烈哽咽了好半天,才终于说齐了一句话。

    “去了?……是什么意思?”夏慊心头一跳

    楚烈想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般,倒回沙发上。眼神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眼泪毫无知觉的从眼角连续不断的滑落,但他却一脸平静,好像再也没了其他的表情。

    “那天,我没追到艾初。你走之后,就被医院通知,他出车祸了在抢救……”楚烈似乎说到痛处,再也说不下去了。他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鲜血流过唇角,他却低低的笑出了声

    “阿烈……别这样。”夏慊坐在他身边,伸手迫使楚烈松开了自己的唇。

    “我赶到的时候,他的哥哥告诉我,他已经……都没办法见他最后一面。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爱……”楚烈说着捂着眼睛大哭起来,整个头埋在沙发上,哭的撕心裂肺。

    夏慊伸手拍拍他的背,直到他安静下来。

    “洗洗”夏慊递给他擦脸毛巾。

    楚烈木讷的摇了摇头,原本乌青的眼窝,变得红肿。

    夏慊恨铁不成钢,踢踢他腿“再这样下去,你可真没脸见艾初了”

    “啊?”楚烈惊讶看向夏慊,那表情蠢到有些喜感。

    “啊什么啊?”夏慊哭笑不得,将热毛巾丢到他脸上“自己擦”然后,又平静的坐在他的对面,望着楚烈狼狈又憔悴的样子,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这下楚烈的脑子可有点转不过弯了。

    “你没见到尸体吧?”夏慊好笑的看着他

    楚烈木讷的点点头,操着厚重的鼻音又补充了一句“我在医院就没看到他。但是,他哥哥……”

    “蠢!”夏慊不客气的重重拍了他的脑袋“他哥哥说什么你都信?你公司到底是怎么经营下来的”

    “可是,我今天看见他哥哥抱着骨灰盒,说要让艾初落叶归根!”

    夏慊扶额,想将人直接塞回娘胎重造,但看他这倒霉样子又耐心道“首先不说突然冒出来的哥哥究竟是真是假,若人真的去了,哪能死命拦着你不让见?而且,这才多久,今早就已经火化了?你看过车祸现场吗?问过警察医生了吗?”

    “你是说……车祸什么的是骗我的?”楚烈经过夏慊指点,这下也回过味来了

    “艾初可能是真的出了车祸了,但可以肯定应该没生命危险。我估计,艾初受了我们的刺激了,想借着这车祸摆脱你吧。你说说你,怎么急成这样,还跟十几岁的小白孩似的。”夏慊又忍不住嫌弃

    楚烈没有预料的生气,反而松了口气有些阴郁道“因为出事的人,是他啊”

    夏慊像被说中心事般,瞬间梗住了喉,责备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只是拍拍他的肩,看着眼睛和脸颊上的乌青和红肿“被打了?”

    楚烈点点头。

    夏慊又忍不住猜测“没还手?”

    楚烈又点点头。

    夏慊嘴角一抽“行了,你这打也不算白挨。先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不过要是见到了人,可别吓到人家。”

    “我知道,我会好好对他的!”楚烈下定了决心,站起来对抱了抱夏慊“谢谢你啊,阿慊。我先走了。”

    “要帮忙你就说。”

    楚烈笑了笑,点点头便走了出去,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生机了。夏慊欣慰一笑,但又想到了些什么,眸光黯淡了下来。

    夏子橙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玻璃渣都已经被处理干净,但地板上细小的刮痕还在提醒着他早晨发生过的事情。

    夏子橙握了握受伤的手,有些麻麻痒痒的疼痛传来。差一点……就彻底的失去他了。和彻底的失去比起来,就这样待在他的身边,像之前承诺过的那样,永远当他的弟弟,这样也很好吧……是吧?

    洗漱下了楼,管家就端上了肉片虾仁粥。夏子橙已经饿得不行了,闻到熟悉的香味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喝点粥,胃会舒服些”管家端上粥,夏子橙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管家站在原地,又关心的道“二少爷,以后少喝点酒。那东西对身体不好就算了。最近少爷似乎也很疲惫,你别再让他担心。”

    夏子橙嘴里含着一大口粥,望着管家点点头。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好像,他一直在拖累哥哥呢。

    管家退下之后,夏子橙喝完粥,却觉得还没吃饱,便进厨房找吃的。打开冰箱就见到一块诱人的巧克力慕斯,夏子橙小心翼翼的将蛋糕拿出来。

    身后突然传来管家的声音“二少爷?”

    夏子橙吓了一跳,手一抖就将冰箱的门给关上了,但是脑袋还没来得及抽出来……于是乎冰箱门便狠狠的砸在了某人的脸上。

    夏子橙只觉得头晕目眩,但好在拿着蛋糕的手,哪怕在剧痛下依旧稳如泰山,蛋糕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牵连!真的是很了不起!

    “二少爷没事吧?”管家走上前来,见夏子橙的脸红了一片。

    “没事没事”夏子橙连忙挥手,另一边脸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这种偷吃被抓包的即视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