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撞破

    夏慊在身侧的沙发椅上坐下,问道“小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跟哥哥说说?”

    夏子橙摇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不知道,这个笑吟吟的温柔的男人,在知道真相之后,会怎样的对待自己,他有些害怕。害怕的不是所谓的惩罚手段,而是这个人是失望。他害怕夏慊失望,也害怕会失去这个人,失去温暖。

    夏慊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如果他失去了这个人,在这个陌生的,甚至还不了解游戏规则的世界,他要怎么生活下去?

    “难道小橙是想念小烈了吗?再过两三天,马场就修整好了,就可以将小烈接回家来”

    夏子橙终于还是抬头对着夏慊笑了起来“谢谢哥哥”

    见此,夏慊终于有些放心了“看你这两天,连饭菜都吃不香,也心不在焉的还以为你生病了。如果你想念小烈,便让管家送你去。现在,快去吃饭吧,给你带了蛋糕回来。”

    “谢谢哥哥”

    夏慊微笑,拉夏子橙站起来回了餐厅。夏子橙虽然一时高兴,但夏慊还是看出来了他的情绪不好。吃蛋糕也没有以前开心和专注了,甚至还走神。

    他担心,但是夏子橙不愿意说,他也没办法。他才认真的和这个弟弟相处不过两月,并不真的十分了解他,更不知道为什么小橙那透亮的眼眸里为什么会染上寂寞。是和那段‘吃叫花鸡,赛马,打野兔’的日子相关?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给小橙足够的关心?

    第二天,安熙说的三日之期到了。中午时分,在夏慊的安排下,管家让夏子橙给夏慊送饭。夏子橙虽然有些心烦气躁,但还是很高兴的接下这个任务。

    公司里,夏慊早已交代好。于是夏子橙刚踏入公司时,就被人送到了总裁办公室。见公司这种到处都是‘水晶’制品,夏子橙还是在心里微微感叹了一下。又想,如果哥哥真的被踢出了公司……

    “小橙,快来”夏子橙进门之时,夏慊已经坐在沙发上,并为他准备好了蛋糕和果汁。夏子橙见到桌子上的吃食,愣了一下,心下有些感动。夏慊又何须让他送午餐……这么做,不过不想夏子橙太过寂寞了。

    “哥哥,快吃吧,饭菜都凉了”夏子橙将饭盒递给夏慊,也十分主动的拿起蛋糕吃了起来。但是,依旧没有往日的欣喜。实际上,越是接触到这些美好,他此刻越是心乱如麻。

    “小橙,公司,你喜欢吗?要不要来公司,和哥哥一起上班?这样你就不用一个人待在家里了,说不定还能交到一些朋友。”夏慊试探道。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而且,这种方寸之地,不太适合我。对不起……”夏子橙低头。

    夏慊拍拍他的头,示意无事“是哥哥不好,思虑不周。等你想到什么想做的,便告诉哥哥”

    其实夏子橙说的对,这种方寸之地确实不适合夏子橙。夏慊的脑海里,还是夏子橙在马场上飞扬的英姿。那样的自由洒脱,肆意的笑,肆意的跑。

    要那样的子橙,困在方寸的办公桌上,就像将鸟而囚在笼中一般。夏慊觉得自己确实是想错了

    “谢谢哥哥”夏子橙感激道,他的哥哥这么体贴。

    “小橙是在这等哥哥一起回去,还是?”夏慊吃完了午饭问道

    “我想去看看小烈”夏子橙摇头。心里有些苦涩,他也想看看哥哥工作时的样子,但是,他今天过后就没有机会看到小烈了。爱马如命的他还是决定去看看小烈。

    夏慊没有阻止,但见夏子橙依旧垂头丧气的样子十分的担心。

    夏子橙刚到了公司门口,就被一人给截下了“二少爷,考虑的如何”是安熙得意洋洋的脸。

    “即使哥哥知道真相,我也不会把股权给你”夏子橙厌恶道

    “别急着下定论啊,不然我们去咖啡厅喝一杯,你再好好考虑?”

    夏慊在夏子橙走后才想起来,还没给子橙叫回司机。于是在窗边看看夏子橙在何处,这一见,却远远地看到夏子橙和一个男人走了。

    担心夏子橙被骗,立刻打电话叫保安监视,自己也赶了下去。

    “夏总,二少爷和那人进了咖啡厅”一见到夏慊,保安便报告夏子橙的方位。

    “我知道了”夏慊眉头一皱,夏子橙自从车祸以后谁也不认识,哪里来可以一起喝咖啡的朋友?夏慊怀着疑问向咖啡厅走去。

    在咖啡厅不远处,透过玻璃,夏子橙正低头喝着橙汁,而对面那人分明是安熙!子橙怎么又和安熙混在一起?接着安熙从身后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这桌上,笑着和夏子橙说着什么。

    管家对自己说的话,如魔音一样钻入了自己的脑海里。子橙,还是宁愿将手中的股权给别人么?

    安熙将检验报告放在桌上,笑着看对面低头喝橙汁的夏子橙“想好了吗?这种双赢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可以安心的当你的夏少爷,我也能扳倒楚烈。至于夏慊拥有35%的股权足够在公司站稳脚跟了。绝不会影响你享受夏家的荣华”

    夏子橙抬头,讥笑一声“你真当我是个傻子?且不说哥哥丢了我这股权会如何,就是我这种背叛哥哥的行径,你以为哥哥还能像现在这般待我?即使他能做到,我又有何脸面接受?你真当我是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你!”安熙有些被激怒,但还是努力平静了下来,略带嘲讽“你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除了把股票卖给我你,还有什么选择?你真以为夏慊会放过一个冒名顶替的‘弟弟’,你花这么大力气整成夏子橙,指不定还有什么目的,夏慊能这么轻易的信任你?”

    “我看你还是别想太多,正直能值几个钱,你要是真这么正直,也不会变成小橙的样子不是吗?你还是将股票卖给我吧”安熙又拿出一份文件,和笔“现在,你要么签了它,要么,我就把这份检验报告交给……”

    安熙视线定在了门口,那个名字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夏子橙见状,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他回过头去,就看见夏慊蹙着眉头,眼神冰冷,他的身上蒙上一层黑气,每走一步,就像地狱的修罗一般,让你离深渊更近一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