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吃货

    直到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自己的鼻子上,有些瘙痒。夏子橙才反应过来,原来哥哥是要自己擦鼻子,而他却……夏子橙顿时羞愤不已。

    见他又脸红,夏慊惊奇道“我竟然不知道,原来小橙这么害羞啊,才给你擦擦鼻血就红了好几次脸。”

    夏子橙哼的一声,头转向一边,当做没听到……夏慊像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夏子橙在夏慊的笑声中,脸红得更厉害了。

    诶,要知道,上辈子夏子橙可是受人百般礼遇啊,哪有被调戏的经历!脸红,能怪他吗?

    管家端了最后一道菜出了门,就见大少爷居然笑得十分开心,而二少爷则坐在椅子上脸红通通的还有一丝尴尬。

    管家感到很欣慰,很久没见过大少爷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不,应该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吧。

    “少爷,饭菜上齐了”管家微笑道,见夏慊点点头,便退了下去。

    自从管家又上了一道北京烤鸭,夏子橙的视线都钉在了那个碗上了,眼里绿光闪闪,像饿了好久的人。

    夏慊好笑道“饿了就快点吃吧”

    得到了夏慊的许可,夏子橙立刻将魔爪伸向了注视已久的烤鸭,将未沾酱的肉放入嘴里嚼了嚼,刹时瞪圆了眼睛顿住了。

    “没沾酱当然不好吃,你试试这个”夏慊将沾了酱,包着生菜的烤鸭递到夏子橙的嘴边。夏子橙来不及将嘴里的嚼烂便吞了下去,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住了夏慊手上的肉,只见他眼睛瞪的更圆了还闪着亮亮的光,指着那盘烤鸭,嘴里唔唔唔的听不清说什么。但看表情也知道,他在感叹,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味的佳肴?!

    夏子橙吞了一个,立刻迫不及待的拿起另一个,完全顾不得评价上一句,也顾不得理会旁边的夏慊。

    夏慊看着夏子橙真是好笑极了,忍不住也动手吃了起来。平常觉得一般的烤鸭,在这时竟然也觉得意外的美味!难怪人家说,两个人吃饭香呢。

    “兄长,来一壶上好的女儿红可好!”夏子橙吃的都醉了,完全顾不得礼仪便向兄长吆喝,有此人间美味,配上陈年女儿红,夫复何求啊!

    夏慊愣了一下,伸手擦掉他嘴角边的碎肉“你腿还没好,不能喝酒。尝尝管家给你炖的汤吧”

    夏慊给他舀了一碗汤,要酒被拒绝的夏子橙,撇撇嘴,很显然有些不高兴了。要知道,上辈子经历了刀伤箭伤无数,可都是靠着喝酒撑过来的,今天怎么就不能喝了,昂?但夏子橙受到香气的诱惑还是忍不住喝了一口,结果……便一发不可收拾……

    夏慊晚上也多吃了一些,便放下筷子,兴致勃勃的看着子橙的吃相。忍不住想,原来自己的弟弟居然是个吃货?

    “啊,好饱”夏子橙打了个饱嗝,十分满足的说道。

    夏慊抽了纸给他擦嘴,夏子橙接过纸巾一愣,然后恍然大悟的擦擦手上的油渍。夏慊忍俊不禁,又抽了一张,亲自给他擦了嘴。夏子橙脸又是一红,原来他竟会错意了。

    夜晚,趁着没事,夏慊便亲自给夏子橙上了“日常理论课”,教他房子里所能接触到的基本设施的使用方法。夏子橙全程惊奇脸,虽然他没有发声,但从他异常闪亮的眼睛上,夏慊好像听到了他说“啊,原来是这样”或者“哇,好神奇!”似的。

    夏慊时不时笑出声。他想,今晚一定是他这辈子笑得最多的时候了。

    到了夏子橙睡觉的时间,夏慊才闲了下来。沉默地坐在椅子上转了好几圈,似乎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良久,夏慊才下定决心拨通了电话。

    “喂,是我。我要夏子橙从出生开始一直到这次车祸之前的资料。要全部,越细越好。嗯,尽快给我”

    夏慊挂了电话,有一种莫名的心虚感。但是,子橙,现在真的是太奇怪了。由不得他不怀疑,但若问他怀疑什么,夏慊真的不知道。

    毕竟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他弟弟的模样啊……而且,还乖巧的不像话。

    可是,有一股异样感,他无法忽略,他只好依靠调查,希望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夏子橙因为上一世在军营里养成的习惯,一大早就起了床。但是因为太早了,房子里都没人。夏子橙只好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在客厅里乱撞,观赏夏慊摆在周围的饰品。

    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羊脂白玉瓶,有些眼熟。他拿起这白玉瓶觉得越发眼熟,翻一边看瓶底红红的官印时,夏子橙惊讶的手都在颤抖。后边刻的是金文的“夏”,是在和金人对战时,对方的将领因自己救他一命而送自己的谢礼,这夏字还是那人亲手刻的……他,绝不会认错。

    没想到自己死后,这瓶子还能流传下来,更没想到的是它又回到了自己身边。当真是造化弄人。也许,他死后来到这个家,也是冥冥中就注定了的吧。

    夏子橙有些感慨,心想,这是哥哥的东西,还是小心的将白玉瓶放了回去,正打算去其他地方走走时,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二少爷,您怎么这么早?”

    夏子橙被突然出现的管家吓了一跳,一时拐杖没拄稳,向后酿跄了一下,手不小心挥到白玉瓶隔壁的青花瓷……只见它在台子上华丽的转了一圈,众目睽睽之下,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夏子橙和管家都惊呆了……管家只觉得自己要脑溢血了,这可是明末的青花瓷啊!大少爷花重金买来的啊!

    夏子橙站稳后,看到白玉瓶安然无恙时松了一口气。又见管家满脸呆滞的表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管家,这个花瓶很贵重?”

    可是看着白白蓝蓝的,也不怎么样嘛……

    管家依旧神情呆滞的点点头“非常贵重”

    “大概多少银两?”夏子橙问道

    管家苦着脸“我算一下”管家立刻闭上眼,脑子开始飞速运转。白银一克20块……一两50克……花瓶一千五百万左右……

    “大概需要一万五千两银子”管家答道,如果没有算错的。他自动省略了后半句,作为最称职的管家,他怎么可能算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