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入梦

    管家眼皮一翻差点昏倒…为什么不是多少元?二少爷何苦为难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但是本着职业道德,管家还是非常敬业的想了想说“大概两串铜板”

    夏子橙听了,瞬间满脸放光,虽然什么也没说,但表情分明在说着“啊,怎么这么便宜!”的这种感觉……

    不再纠结杯子,护士将一堆药放在子橙的手中,让他吃下去。夏子橙这可就为难了,他从来没吃过这东西啊,怎么吃?

    这表情落在管家的眼里,就是夏子橙怕苦不愿意吃药了。于是,像鼓励小孩子一般“二少爷乖,这药一点儿也不苦,吃了,病就好了。”

    “……”护士

    夏子橙犹豫的点点头。将一大把药丢进嘴里,嚼了嚼,瞬间嘴里弥漫出一股难言的滋味……苦的,酸的,臭的,涩的……这酸爽!子橙的眉毛都纠结到一起了,他立刻喝了一大口水,结果因为喝太急呛到了,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通红的……管家这是又气又急又好笑,都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

    就问还有谁会去嚼药片的?还有谁?

    好一会,夏子橙才逐渐缓了下来。两眼泪朦朦的看着管家,控诉这药有多难吃。管家无奈,只好教他怎么吃药,夏子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错了。

    吃了药,夏子橙因为药效很快就睡了过去。到了两三点的时候,突然猛得坐起来,大叫“管家!管家!”

    管家还以为地震了,立刻从旁边的套间飞奔了出来“二少爷,怎么了?”

    “本将要如厕!茅房在何处?”可能是汤喝多了,夏子橙这下尿急得不行。

    “如厕?茅房?”管家脑袋卡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去上厕所啊!于是便扶着二少爷下床往厕所走去,夏子橙由于左腿受伤,打了石膏,只能一瘸一拐的跳着进厕所。管家则在门外等着。

    这下,夏子橙又为难了。

    地上摆着一个似白瓷的夜壶,还有墙上还挂着一个漏斗状的瓷器。这是夜壶?哪有用如此珍贵的瓷器做夜壶的道理?

    夏子橙急坏了!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看地下,又看看墙上就是尿不下去啊!管家在外面等急了,便敲敲门,没想到夏子橙被这个声音一吓……一时没管住,就尿到了身上……夏子橙瞬间红透了脸!堂堂离国大将军,居然尿裤子,若被知晓,还有何颜面目出去见人?

    管家好奇的开了门,就见羞愧得快要撞墙的夏子橙。正觉得奇怪,眼睛一瞟,就看见了,某人裆部,湿湿的一片……

    管家不敢置信的用力眨眨眼,但那片湿意还是在!他瞪圆了眼睛,像看怪物似得看向夏子橙,声音颤抖道“二少爷,你……你……”

    夏子橙羞愧得咬咬唇,修长的手指,指向了两个白瓷夜壶“这个……我不会用……”

    “……”管家如遭雷劈!他没有听错吧,他的二少爷今天尿裤子了,原因是他不会用马桶?不…会…用?

    夏子橙羞愤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两个手指捏着管家的衣服,讨好地扯了扯……管家瞬间就被萌化了。无奈的教了他两个马桶的使用方法后,看到某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又有种出现幻觉的感觉。

    但既然尿裤子了,就得换裤子。管家本着,必须维护自家少爷尊严的原则,非常低调的拿来了新内裤和裤子。

    子橙看着内裤,研究了好半天才问“这是亵裤?”

    “……”管家深呼了一口气道“二少爷,这是内裤,是用来保护您的那个的。”

    子橙点点头,但看样子是不会穿,管家又十分尽责的教他如何穿内裤和裤子,衣服也顺带着教了。

    经过了这一风波以后,夏子橙终于安静的靠在床上翻着杂志。好在,子橙字还是认识的……在这些杂志中,夏子橙深刻的体会到了管家说的“直白”是何意,为了融入这个时代,他也有意改正自己的说话方式。

    他也大概明白了,股票于商人就类似于兵权于君王……所以自己,哦不,这个身体想卖了夏家的股票就等于自己想卖了夏家的兵。是卖兵求富的一种可耻的行为!他深深的感到羞耻!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他。

    很快,到了夏慊下班的时间。也不知怎么的,他今天倒蛮有兴致想去看看医院里的小混蛋过得如何。

    没想到一到医院,就被快要精神崩溃的管家捉住,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今天的经历,然后大胆猜测道“大少爷啊,我看二少这不是后遗症,而是中了邪了!需不需要找个道士来驱驱邪?”

    “……”夏慊嘴角一抽,一手拍在管家的肩上,苦口婆心道“管家,别太迷信了。我去看看他。”说着就抬脚走了进去。管家见大少爷不相信自己,心里颇为怨念。

    夏慊进门后,就看见夏子橙正看着床头,侧着头睡得很熟,手上还拿着摊开的杂志。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白白的皮肤上,俨然一副乖乖少年的模样……不过,这头黄头发看着可真是糟心!

    夏慊靠近,手指抚过他的额头,拿开一缕碎发。他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原来,子橙真的已经长大了。现在脸长开了的样子,没了婴儿肥,比小时候更好看了一些。

    他有多久没认真的照顾过自己的弟弟了?夏慊突然有些自责起来。要不是因为没人管着,子橙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父亲!”沉睡中的夏子橙,突然表情痛苦的大喊一声。夏慊吓了一跳,就见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从他的眼角滑落,额头满是冷汗。夏慊的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抽了纸巾给子橙擦汗,却在碰到他皮肤的那一刻受到了惊吓,子橙的皮肤像死人一般冰凉。

    夏慊急忙伸手探子橙的鼻息,就感觉到他呼吸越来越微弱!

    “医生!医生!”

    夏至沉睡,进入了梦中,灵魂飘飘荡荡,不知怎么得就回到了离国。看这经历战乱后满目疮痍的城池,夏至唯有痛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