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六百三十章 掩护渡江[二]

    四十师参与进攻的四个团,在阵地守军凶猛的火力以及近百余门迫击炮的反击下,没能坚持多长时间就撤了回来。这次攻击不仅损失了好几百名官兵,而且连对方阵地的边都没摸到。方日英师长在听到手下报上来的伤亡人数后,差点没气的吐血。

    方日英让手下暂停进攻,然后立刻把对面守军的情况用电报向上官云相这位前线总指挥报告。上官云相本来也认为有四十师这个主力师抢先攻上去,虽说不能一下消灭新四军余部,但是拖住新四军主力还是没有问题的。为了全力合围正要渡江的新四军余部,上官云相正指挥五十二师和六十二师分别从左、右两边汇合了五十军的二个师后,同自己这三个师一同进攻新四军余部。

    可方日英的这封电报让上官云相吃惊之余,自己的布署也被打乱。五十二师和六十二师的包围如果不能及时到位,那么有着这么强战斗力的新四军完全可以冲开四十师的阵地,或南或北再次流窜,那样自己合围并消灭新四军主力于长江南岸的计划就又可能落空。

    想着自己在顾司令官面前许下的重诺,上官云相心中也是一阵紧张。上官云相也是久经战阵的骁将,当机立断下令五十军的两个师立刻向乌沙镇逼近,又命令方日英不惜代价继续进攻,务必要拖住新四军主力,务使其继续逃窜出去。

    发出几道命令之后,上官云相再次命令五十二师和六十二师连夜急进,务必于明天上午赶至乌沙镇外与五十军二个师汇合。现在上官云相恨不得马上就赶到乌沙镇,把新四军主力合围在乌沙镇的长江边,只要消灭了新四军主力和军部,那就是大功一件。因此上官云相带着一零八师和七十九师也连夜用急行军的速度向乌沙镇赶去。

    方日英接到了上官云相的命令也是紧皱着眉头,然后把电报交给手下的二位旅长过目。二位旅长看完电报,互相对望了一眼,其中一名旅长说道:“师座,上峰的命令是要我们拖住新四军主力,那我们就只是用佯攻来拖住对面的新四军就行,没必要把家底都拼上去吧?”

    方日英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对,硬拼我们肯定要吃亏,这样,就由你的旅来发起佯攻,一定要拖住对面的新四军,等总指挥带着主力一到,就是消灭这些新四军的时候。”有了方日英的指示,这名旅长立正应道:“是,师座!卑职明白!”说完转身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又有约二个团的国军士兵,在十余挺重机枪的掩护下,向守军阵地发起了攻击。王海涛仍然站在地堡中,用炮队观察镜观察着进攻的这些士兵。这些士兵早没了第一次进攻时的趾高气扬,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半弯着腰,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

    对方没了火炮,王海涛也没再命令迫击炮开炮,必竟还有几天的仗要打,炮弹能节约一点就节约一点用。当敌军前进到阵地前二百米左右时,黄桂忠下令开火,顿时阵地上轻重武器火力全开。敌军在阵地上刚开火时,就全部趴在了地上,胡乱的还击着,子弹根本没什么准头,大多数都飞的不知去向。

    阵地上只开火了不到十分钟,进攻的士兵们就纷纷转身向后面撤了下去,见敌军后撤,黄桂忠也下令停火。在敌军如此这般的连继攻击了二次之后,王海涛明白了敌军这是在用佯攻拖住自己,要等待后面的主力上来。眼看己是傍晚时分,王海涛喊来黄桂忠,让黄桂忠指挥一营和二营准备发起一次反冲锋,争取把敌军击退。

    当四十军的二个团第三次发起佯攻时,王海涛命令迫击炮阵地再次开炮。这次的炮击在打了三轮,击溃了进攻的国军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向着四十军主力所在的阵地延伸了过去,早有准备的一营和二营官兵,在炮火延伸后,迅速的跳出了战壕,对四十师发起了反冲锋。

    这次反冲锋打了四十师一个措手不及,四十师连师长方日英在内都在躲避突然而来的炮击,当一营和二营官兵杀到了面前时才反应过来。仓促应战的四十师官兵,哪能挡的住一营二营官兵凶狠的突击,前面的四十师官兵首先溃败下来,接着溃败之势蔓延到了全师,连方月英也在警卫连的保护下狼狈逃窜。

    一营和二营官兵只追出去几里路就收住了脚步,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返回阵地。一路上受伤的四十师官兵都受到了王海涛手下医护兵的救治,这些伤员以及俘虏王海涛都让人押送回乌沙镇,交给了新四军去处理。方日英一连跑出去十余里,直到听不见身后的喊杀声才停下了脚步。

    这时方日英的身边不过只有几百人的残兵败将,个个无精打采。好在陆陆续续有部队靠拢过来,等二名旅长也找到方日英时,四十师聚拢在一起的官兵也就只有三、四千人而己。看着狼狈不堪的手下,方日英一阵无语。自己一个完整的主力师,一天时间就落到这个地步,这真是始料未及的。

    就在方月英狼狈的就地休整时,贵池的一四八师师长刘儒斋也派旅长柏良带着一批军用物资前来支援四十师。方日英见到柏良也没什么好气,敷衍了几句就准备打发柏良离开,可柏良对他说的几句话,却让他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原来柏良说道:“方师长也不必过于灰心,与你们交战的可不仅仅是新四军,而是有部分九十军的主力部队在,其中九十军的王海涛军长也在其中。败给九十军的部队也不算过份。”方日英瞪着柏良问道:“柏旅长此话当真?你可曾亲眼见到了九十军军长王海涛?”

    柏良答道:“方师长,我所言句句是实!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王海涛军长,可是王海涛军长写给我们师座的亲笔信还在我们师座那里。”方日英这才一下坐在了椅子上,说道:“难怪敌军有那么多火炮,还有那么多轻、重机枪,这哪是新四军能配备的武器装备!我算败的不冤!”

    接着方日英又拍案而起,大声喊道:“这王海涛胆大包天,竟些敢公然支持共军,老子一定要把此事上报给上峰,追究他个通共之罪!”柏良叹了口气说道:“方师长,您先消消气,这个九十军势大压人您还能没听说?就连蒋委员长都拿他无可奈何,你报告上去又能如何?眼下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这个局面吧!”

    方日英正在火头上,哪能听得进柏良的话,三言两语打发了柏良后,就准备给上官云柏发电报。可电报发出去后,迟迟未得到上官云相的回电,直到天快亮时,有警卫喊醒了睡的迷迷糊糊的方日英,警卫向方日英报告,上官云相总指挥率领二个师人马己经赶到,总指挥让师座过去,连夜召开战前会议。

    等方日英赶到上官云相处时,一间征用来的屋子里,上官云相、一零八师师长戎纪五、七十九师师长段霖茂以及二个师的几位旅长都到齐了,只等着方日英的到来。方日英向上官云相敬过礼,又和几位师长见过礼后,上官云相让大家在一张会议桌旁坐下。

    会议一开始上官云相就直奔主题,他拿着方日英拍给他的电报,一脸严肃的问道:“方师长,你电报中称新四军与九十军合兵一处与我军交战,并且九十军军长王海涛也出现在新四军中,可是实情?你应该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方日英站起身,同样一脸严肃的答道:“报告总指挥,这些都是一四八师的柏良旅长告之于卑职。但是卑职在对新四军的攻击中,己经发现了对方火力极其凶猛,不仅有上百门火炮,还有数量极多的轻重机枪和自动武器,这样的武器配备新四军是决对不可能达到的。”

    听到这,七十九师师长段霖茂说道:“总指挥,有没有可能是九十军暗中支援了新四军这批武器弹药呢?”上官云相摇了摇头答道:“如果敌军中只出现了少量火炮和轻重机枪或许有可能是九十军暗中支援的,可这么多的火炮和轻重机枪以及自动武器,九十军是如何从广西千里迢迢送到新四军手上的呢?”

    听了上官云相的话,一零八师师长戎纪五问道:“总指挥,那这个王海涛又怎会千里迢迢的从广西带着部队赶到这皖南山区,又如何会帮着新四军和我们开战的呢?九十军的驻地可是在广西那里,就算这个王海涛通共,难道他能掐会算,算到新四军会被围剿而赶过来的?”

    这时方日英插话道:“报告总指挥,据柏良旅长所说,王海涛所率九十军人数并不多,最多就三、四千人,但这些人战斗力极强,曾在白沙铺镇外,只用一个多小时就攻占了外围阵地,全灭一四八师一个整团兵力,冲过了一四八师在白沙铺镇的阻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