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五百八十三章 围点打援[三]

    前面担任搜索任务的步兵小队在北宁县城外突然遇袭,很可能是中国军队己经攻占了北宁县城。这一情况迅速的一级一级报了上去。很快后面的丸山政男中将就得到了消息。丸山政男中将先是吃了一惊,随既就想明白了,这一定是中国的小股部队,为了阻止自己增援北江城而偷袭了北宁县城。

    想到这丸山政男中将冷笑了一声,对身边的松井喜一郎少将说道:“支那人还真是狂妄,以为凭着这些小股部队就能阻止我第二师团的脚步吗?”松井喜一郎少将被划归第二师团后,成为了丸山政男中将的手下,见丸山政男中将对中国军队报着轻视的态度,有心劝说一句,可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见丸山政男中将直接给前面的第四联队联队长那须弓雄大佐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那须弓雄大佐在听到手下的报告之后,也认为是中国人的小股部队在阻击自己增援北江城,不等师团长下令就己经命令第一步兵大队攻击支那人的阵地。第一步兵大队刚架起四门九二式步兵炮和十余门迫击炮对着对面阵地上开始炮击,对面阵地上反击的炮火就打了回来。

    北宁县城外因为时间太紧,只修起了二道防线,虽然没有地堡这样的坚固工事,但战壕,沙袋掩体,单兵防炮洞这样的工事还是修的很完备。三个团的日式山炮被集中使用了,可每个团的迫击炮还是归各团自己使用。八八二团一营、二营加上大半个重火力营合在起大小口径迫击炮也有六十门。

    这六十门迫击炮被负责指挥城外战斗的一营长慕双林按口径不同分成了三处阵地。日军小炮一开始炮击,一营长慕双林就不甘示弱的下令六零迫击炮阵地还击。三十二门六零迫击炮在火力上完全压制住了日军的十几门小炮,这一顿反击的炮火就让日军一个炮兵中队的小炮全部完蛋。

    第二师团在撤退回河内时,重武器和物资弹药丢失的太多,在河內休整期间得到的补充也不多,现在能出城增援还是今村均中将为第二师团补充了部分武器弹药。一个炮兵中队毁于中国军队反击的炮火,让那须弓雄大佐无法再淡定。那须弓雄大佐一面向师团长丸山政男中将请求山炮联队的炮火支援,一面让第一步兵大队继续进攻。

    第二师团做为老牌甲种师团,第四联队又是保留老兵最多的联队,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决非那些三流守卫部队可比。第一步兵大队就在没有炮火掩护的情况下,拉开散兵阵型,小心翼翼的发起了攻击,后面的几挺重机枪倒是不停的吐着火舌为进攻做着掩护。

    一营长慕双林见日军离阵地只有二百米了,命令一营开始还击,阵地上沙袋掩体里的十余挺重机枪首先开火,对日军的重机枪进行压制。战壕里的十几挺轻机枪则是交叉火力封锁住了日军进攻的道路。半自动步枪和调成单发的冲、锋枪在用精准射击消灭着日军士兵。

    日军走在最前面的十几个士兵中弹倒下后,后面的士兵仃把腰弯的更低,散兵线拉的更开,轻机枪手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架起轻机枪,对着守军阵地使劲扫射起来,队伍中的掷弹筒手不断的把榴、弹抛射到轻机枪阵地上。二百米的距离上,日军枪法并不差,相互的对射中一营的战士也不时有人中弹倒下。

    尤其是日军掷弹筒抛出的榴、弹往往会很精准的扔到轻机枪阵地上,功夫不大就有两个轻机枪阵地挨了榴、弹,不但轻机枪被炸坏,机枪手也牺牲在阵地上。战士们伤亡一增加,最着急的是慕双林,这只是日军第一次进攻,不能有太大的伤亡。

    慕双林立刻组织起营里的神枪手,专打日军的掷弹筒手和轻机枪手。在千余人的日军队伍中,想找出轻机枪手和掷弹筒手也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掷弹筒手,不但隐蔽的较好,还不容易被发现。神枪手的做用并没有发挥出来。双方就在一百五十米至二百米的距离上对峙了起来。

    双方交火了一个多小时,日军固然攻不上来,一营想打退日军也很困难。双方比较起来,还是日军伤亡大一些。通过一个多小时的交火,日军从那须弓雄大佐到丸山政男中将都开始正视起面前的这支中国军队起来。以第四联队的战斗力,一个步兵大队攻击了一个多小时,都未能接近守军阵地,而且从交火的情况看,守军火力凶猛,枪法精准,又有数量不少的迫击炮,这都说明阵地上的守军是中国军队中的精锐部队。

    天气己晚,自已的部队行军了一天,也是很疲惫。因此丸山政男中将下令前面停止攻击,全军后撤五公里扎营,准备明天调动山炮联队后,再与守军交战。扎营时丸山政男中将特意吩咐手下一定要注意警戒,防止中国军队在夜里偷袭。

    韦二喜他们还真没打算让日军安安静静的休息。晚饭之后,韦二喜把侦察营营长马江生喊到了指挥所。韦二喜给马江生的命令很明确,就是让侦察营出动侦察小队,夜里袭扰日军,让日军无法安稳的休息。马江生一听命就乐了,这些事正是侦察营的强项。马江生对韦二喜说道:“旅座,你就瞧着吧,我肯定让小日本一夜都无法安生。”

    夜里北宁县城里外的阵地上,除了值班警卫和岗哨,别人都己睡着了,突然远处日军驻地方向响起了炮弹的爆炸声,接着就是枪声大做,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平静下去。到了后半夜炮弹的爆炸声再次响起,这次动静更大,日军驻地枪声响了许久,直到天快亮了才再次平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日军集合时,一大半官兵都顶着熊猫眼,无精打采,脸色发灰的站在队伍中。师团长丸山政男中将也差不多的型像在师团部里对着松井喜一郎少将大骂着中国人的卑鄙无耻。可惜再怎么痛骂,中国军队仍然毫无损失的守在阵地上。

    今天日军的进攻开始前,动用了山炮联队的五十四门山炮对守军阵地进行轰炸。日军的炮弹一飞过来,早有准备守在城墙上的独立炮团的观测员就开始根据日军炮弹的飞行轨迹测算日军山炮阵地的方位坐标。很快日军山炮阵地的方位坐标测算了出来,并由观测员在第一时间报告给了独立炮团团长牛建立。

    城外阵地上,第一道防线是空无一人的,慕双林早料到了今天早上日军进攻前会发起炮击,而匆忙修建的阵地上缺乏可以躲避炮击的工事和掩体,慕双林就让一营全部撤到城墙下第二道防线上。日军的炮击并未造成守军的伤亡。

    十几分钟后,日军的炮击还在继续,独立炮团二个营四十八门日式山炮开始了还击。突如其来的还击炮火,让日军措手不及,在经过了开始的慌乱和损失后,日军也找到了独立炮团阵地的位置,这时双方展开了一场炮战。日军吃亏在先被独立炮团打了一顿,等还击时火炮数量只剩下一半。

    双方的炮战打了近一个小时才结束,独立炮团以十二门山炮,八十几名炮兵伤亡的代价,基本上摧毁了日军一个山炮联队。山炮联队被摧毁如同当头一棒,打的丸山政男中将头昏眼花。在短暂的惊愕后,丸山政男中将在临时指挥所里暴跳如雷。侥幸逃出性命的山炮联队联队长原田富士一大佐被丸山政男中将连打带骂,捂着被打红了的脸,一声不敢啃。

    火发完了,气也出了,丸山政男中将开始发愁下面该如何进攻了。山炮联队一直是他的主要攻击力量,无论是攻击守方阵地还是帮助守卫北江市,山炮联队都不可缺少。现在山炮联队被摧毁后,丸山政男中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发起进攻了,尤其是在守军仍有大量火炮的情况下。

    想了半天,丸山政男中将只能一面让第四联队继续发起攻击,一面发电报给今村均司令官,请求今村均司令官给予支援。今村均司令官接到丸山政男中将的电报,一下扑到了地图上,电报中在北宁县城出现中国主力军队的报告让今村均中将大吃了一惊。

    北宁县城离河内市只不过有五十公里,正常行军不用一天就能从北宁县城到达河内城下。而第三十八师团刚刚到达河內市,防御体系根本还没做多少,如果第二师团不能击退中国军队,或是阻挡住中国军队,那么守住河內就会极为困难。

    今村均中将马上找来佐野忠义中将,让第三十八师团尽快完成河內城的防御体系。同时电令丸山政男中将务必要击退中国军队。考虑到第二师团在丢掉了山炮联队后,实力严重下降,今村均中将不得不再次发电报给南方军司令部,请求海军航空兵给予空中支援。

    在南方军司令部眼里,法属印支那(越南)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封锁住中国取得外援的重要地点,是决不容有失的。因此南方军总司令寺内寿一大将也对今村均中将的电报重视了起来。可是现在东南亚各地都处在激烈的交战中,寺內寿一大将也无法抽调出兵力来支援越南的第十六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