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四百四十九章 授人于渔

    在去军部的路上,王海涛问起唐仁礼青霉素的库存情况,唐仁礼答道:“军座,我们后勤处的青要素库存只有一千支,还要供应野战医院的使用,只能勉强够用。”王海涛愣了一下说道:“怎么这么少?一千支够干什么的?”唐仁礼谷道:“就这一千只,还是从远征作战调拨的药品中节省下来的,否则能有五百支就不错了。”

    王海涛又问道:“那制药厂那边产量如何?”唐仁礼答道:”据说产量增加了不少,不过军统局接管了制药厂后,我们的联系就少了,情况也不是十分清楚。“王海涛又愣了一下问道:“制药厂什么时候被军统局接管了?我们派去的警卫营呢?还有厂长不是我们任命的吗?怎么会听军统局的?”

    唐仁礼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军座啊,你带部队远征缅甸,前脚走,后脚军统局的人就拿着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来找我,由何应钦部长亲自签发的命令,要制药厂由军统局全面接管,我们难道抗命吗?所以警卫营撤回来了。厂长和厂里工人人家倒是留用了,但是听说待遇差多了,还不许离开。”

    王海涛一听不由心头火起,板着脸问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唐仁礼看着王海涛气愤的面容,有点委屈的说道:“军座,你一回到龙州没二天就去了广州,广州回来又负了伤,苏参谋长他们吩咐先不告诉你,以免得你生气。”

    王海涛明白苏祖馨他们也是为自己着想,没法责怪他们,他气的是老蒋跟自己玩起了斧底抽薪的把戏,趁自己不在家,就把制药厂给占了。按说现在这种战争时期,青霉素这种有战略意义的药品是应该掌握在国家手中,老蒋以政府的名义接管制药厂,也无可厚非,但不跟自己打个招呼,还在背后这样做,就不对头了。

    回到指挥部,王海涛想通过龙州医院调一些青霉素过来,便一个电话打给了龙州医院的弗兰克院长。接到王海涛的电话,弗兰克院长很热情,双方寒喧了一番后,王海涛说起了调用青霉素的事。弗兰克院长在电话里就抱怨开了:“王将军,我们龙州医院一个月才能拨给三百支青霉素,连自己都不够用,哪还有多余的给您,为这事我还想找您去和上面说说,看看每个月能不能多拨给我们一些呢!“

    听说这么大的龙州医院一个月也就才三百支,王海涛心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喊来唐山豹,让警卫旅集合一个团,就要亲自带队,去把制药厂重新给占下来。警卫二团刚奉命集合,苏祖馨和唐仁礼、唐仁信就闻讯赶来了,苏祖馨进门就喊道:“军座,你先别急着行动,要三思啊!”

    王海涛说道:“三思什么?制药厂本来就是我的,老蒋不声不响的说占就给占去了,我今天就要把它拿回来。”苏祖馨拦在王海涛面前说道:“军座,老蒋这事做的的确不厚道,但青霉素是你亲自交上去的,他们做的也没错。你今天拿回制药厂容易,但老蒋以政府的名义兴师问罪,军座难道想和老蒋兵戎相见吗?”

    苏祖馨的话一下击中了王海涛的要害,现在和老蒋闹翻,得利的只能是小日本,这可是王海涛决不想看到的。王海涛沉默了下来,半天后才问道:“老苏,那你说该怎么办?”苏祖馨答道:“这样,第一你以九十军军长的名义向重庆方面要求调拨药品,第二发电给军统局戴局长,以私人名义请戴局长在老蒋面前为你说说好话,你和戴局长不是还有点交情的吗。”

    王海涛一听,如果不想和老蒋闹翻,也只有如此,但自己答应爷爷的事该怎么办呢?真是太棘手了。看样只有先等一等,看重庆那边怎么回话以后,再决定该怎么办了。想到这王海涛立刻起草了二封电文,喊来机要员,让其马上发出去。

    第二天重庆的回电到了,经老蒋特批,给九十军调拨五百只青要素,另外龙州医院的月供数量不能增加,理由是现在制药厂产量太低,各大医院都急需此药,尤其是在前线的野战医院更是有众多伤员在等着此药救命。现在重庆那边己经在筹备制药厂了,等产量提高,后才能考虑增加龙州医院的月供数量。

    这个理由是王海涛无法反对的,战争时期,自然一切以为战争服务为主,前线的伤病员然是最需要这此药品的人。只是就算自己把这五百支青霉素都交给爷爷又能起多大作用昵?他又怎么穿越无数关卡,带着药品回皖南去呢?这些都是问题。

    王海涛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办公室,想了一个上午,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青霉素的配方和生产工艺写出来,交给爷爷带走。正所谓: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让共产党自己去办个制药厂,不是问题就都解决了吗?他想到了就去做,趴在办公桌上把所有关于青霉素的制做方法都写了出来。

    王海涛根本就没去想,纸包不住火,这事要是让老蒋知道了,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考虑到共产党经费有限,王海涛又拿出一千条“大黄鱼”(十两重四个九的金条)来,准备一齐给爷爷,当做办厂的资金。做完这些,王海涛又让唐仁礼拿着重庆的批文,去制药厂把五百支青霉素提回来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晚上回到家,见到王为宽后,王海涛一脸惭愧的把老蒋控死了青霉素流出,自己亲自发电去要,才批给五百支的亊都和王为宽说了。王为宽倒是没有丝亳的不满,在他看来王海涛己经尽力了,有五百支总比没有强。可当王海涛拿出那叠写着青霉素配方及工艺流程的纸出来,并让王为宽转告中央领导,自己办制药厂时,王为宽一下惊呆了。

    他当然知道这叠纸的价值有多大,如果中央真的办起了这个制药厂,那将挽救多少战士的生命!接过王海涛递过来的这叠纸,王为宽的双手都有些颤抖。王为宽一脸正色的说道:“王将军,我以一名中国共产党员的党性向你保证,我们会用生命来保卫青霉素的配方和工艺,并保证决不泄露一点出去。请相信我们共产党人说的到做的到!”

    王海涛微笑着说道:“老王,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二天了,你共产党人的为人处事我信的过!我还为你准备了一千条“大黄鱼”你走的时刻一起带走。”王海涛见王为宽想拒绝,不等他开口就接着说道:“别拒绝,我知道你们共产党那边并不宽裕,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这是给你们共产党的,不是给你的,你只要转交就行了。对了五百支青霉素体积不小,你能带走吗?”

    王海涛这么一说,王为宽就无法拒绝了,只能说道:“好吧,那我就代表党中央收下王将军的这份心意,并表示由衷的感谢,至于运送的事,只要王将军把它送出龙州城,我们自有办法运走。”王海涛点了点头,说道:“那事不宜迟,今晚我为老王饯行,明日一早我送你离开。

    第二天一早,王海涛让警卫一团一营把五百支青霉素包装好,装上卡车,又让唐仁礼准备了一个警卫连的武器弹药,一并装车。然后亲自带着一营,开上混有药品和武器弹药的卡车队,一起出了龙州城,住百色方向开去。出城后又走了二十公里,进入山区后,王海涛看见由唐山豹先送出城的王为宽等在路边,这才让车队停下。

    王海涛对王为宽问道:“老王,接应你的人来了没有?”王为宽点了点头,转身对山上吹了一声口哨,只见从山上冒出了许多身影。一名槐梧的汉子腰上别着一把驳壳枪,走到了王为宽身边,冲王为宽点了点头,然后警惕的盯着王海涛。

    王海涛不以为意的微笑着冲这个汉子点了点头,对王为宽说道:“老王,你的人来了,我就把东西交给你了,除了五百支青霉素以外,我还为你们准备了一个警卫连的装器装备,请你一并转交给你们的毛主席,就说是我王海涛的一点心意,请他组建一个警卫连,保护好自己。还有就是这一千条金条也请一并转交。”

    说完王海涛一挥手,警卫营的战士们把东西都抬了上来,王海涛一一点给王为宽。那名汉子见到整箱的金条和一箱箱的军火,眼都直了,看向王海涛的眼光马上就不一样了。王为宽也让山上的人下来把东西抬上山,然后伸出手来和王海涛的手握在了一起,并说道:“海涛老弟,我不多说了,你常年征战,多保重,期待下次的再见!”

    王海涛握住王为宽的手答道:“老王,你也多保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说,我现在还是有能力帮你们一把的!我一样期待能早日和你再见!”王为宽带着队伍上山了,王海涛看着他的背影,又唐山豹说道:“山豹,通知小山,派一个侦察连暗中护送一下,等他们安全了再返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