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三百一十四章 海涛私访

    王海涛的话让廖震愣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已部队的情况自己清楚,那些新兵蛋子或许不敢违反军纪,可那些老兵油子,还有自己手下的那一帮亲信,以往仗着自己,谁也沒把军纪当回事过,今天这个保证下了,万一让这个王司令长官抓了错去,自己岂不是撞枪口上了?

    不过眼前放着的可是三万块白花花的现大洋,就这么不要了,心里实在是不甘心。就在廖震发愣的时候,手下的二个旅长急了,四一三旅旅长李承魁忍不住捅了廖震一下后小声说道:“师座,快答应啊,那可是三万块大洋!”

    廖震转念一想,这个王司令要有心找茬,什么借口都行,又何必白花这三万块大洋呢,回去后我好好的约束一下那帮小兔崽子们就是了。想到这廖震对王海涛说道:“王司令长官,尊守军纪是我军人份内之事,我自当严加管教手下,保证不犯军纪,如有违纪者任凭王司令长官处置。”

    王海涛说道:“如此最好,不过不是我信不过廖师长,这里有份协定,还望廖师长签一下,签过之后我们就按协定上办,这样万一有什么,我对刘湘司令长官也有个交待不是。”说话间王海涛从办公桌上拿过来一份文件夹,打开后递给了廖震过目。

    廖震接过来仔细一看,协定上讲明了一五零师归江南战区统属期间,军费开支每月五万块银圆由江南战区司令部支付,但一五零师必须完全服从江南战区司令部的调度,对下发的作战任务必须无条件执行。还有就是要严守军纪,不得挠民等等内容,而且写明了一但违反会有什么样的处罚。满满写了几张纸。

    廖震等人看完后,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份协定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只是一但廖震签了字,就必须按协定上做。这份协定要是一五零师都能做到,那一五零师就是国军中的模范师了。不过一边是白花花的大洋,一边是自我约束,廖震想了一会,还是一狠心签下了这份协定。

    其实这些杂牌军之所以军纪不整,也是因为上峰克扣军饷,士兵手中的确太穷了,没有钱又想消费,不仗着军人的身份欺压百姓又能怎么办呢?可现在每人手中是实打实的现大洋,这玩意比军票、法币都要好使,士兵手中有了钱,上面又严令要守军纪,所以一五零师在二个镇子上的军纪也还说的过去。

    王海涛这段时间也是在平静中关注着各地的情况。时间己经到了一九三八年年底,历史上这个时间武汉已经失守,江西也基本被日军占领,而现在,徐州在李宗仁的指挥下仍在坚守,全民的抗日热情也因为一次次的大捷而被扬的很高。

    反而日军比历史上要困难许多,华北派遣军那里还好,虽然比历史上少了二个师团,第十师团又几乎被全歼,但是其余各处都还顺利,包括山东、山西、河南一部分土地都被日军占领了。但华中派遣军这里却是极为不顺,从上海战役打到现在,打了一年多了,丢了三个师团,损失兵力共计达到十五万人之多,却仍没能打到徐州。

    而江苏和浙江二省基本被占领的情况下,又出了泾县这一心腹大患,日军有心要继续向福建和江西进攻,但泾县的这个心腹大患不除,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兵力再向福建和江西发起攻击了。为此日本大本营多次在御前会议上提出再组建师团,用于侵华战争。

    在泾县的周围,芜湖有日军一万余人驻扎,但这一万人以辅助兵种为主,只能保着芜湖不失,而湖州虽有日军二个新编师团共三万余人,但是这二个师团要保障从杭州到南京的运输线的畅通,而且还要负责周围几个县的驻防,基本上没有可能再向泾县发起攻击。

    南面的徽州地区主要是新四军的活动区域,日军也只是在几个县城各驻有一个中队的兵力,至于伪军的战斗力就不在王海涛的考虑范围内了。西边铜陵县有日军一个大队兵力,到了安庆则就是国军的占领区了。在王海涛看来,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铜陵县,占领了铜陵县就可以和安庆连成一片,这无疑对自已是非常有利的。

    以九十三师的战斗力,铜陵城里的一个大队的日军并不可虑,可虑的是攻城这种攻坚战,对自已的部队来说是一次考验,而且一但不能快速的攻占铜陵城,芜湖的日军势必会增援,这样攻城的部队被日军两面夹击,这仗就难打了。

    王海涛喊来黎远宏和武建周二人商议了一番后,一面让黎远宏对九十三师加强攻城战的演练,一面通知唐小山,让侦察团加强对铜陵城日军的侦察,同时也让驻守在南陵县的一七一师做好攻击繁昌县的准备。

    王海涛经过了几天的反复推演,终于制定了一个攻占铜陵县城的作战计划,并且把这一做作计划用电文上报了重庆的总指挥部。很快重庆的总指挥部就同意了王海涛的作战计划,并对王海涛褒奖和勉励了一番。

    作战计划被批准,王海涛手下的准备工作也就紧锣密鼓的展开了。九十三师的三个旅做着攻城演练,重炮团的一五零榴弹炮营也从泾县转移到了南陵县驻扎。装甲营自上次受了损失后,这次将出动十辆轻型坦克和十辆装甲车配合攻城作战。

    就在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安保处的处长刘永突然来到了王海涛的指挥室,对王海涛说了一件让王海涛火冒三丈的事。原来刘永和王海涛说的是在晏公镇,有人告发有国军军官强抢民女,还开枪打死了人。

    但是警察局下去调查时,不但晏公镇风平浪尽,而且告发的人也不知去向。警察局正要放弃调查,有人在晏公镇不远的荒山上发现了一具男尸,经查就是告发晏公镇军官之人。这事明显是有人杀人灭口,但警察局找不到证据,就把此事报到了安保处,因为涉及到晏公镇的驻军,刘永这才来请示王海涛该怎么办。

    出了这种事,王海涛自然是要一查到底,不过考虑到晏公镇有廖震这位中将师长在,只派刘永去查肯定是搞不定廖震的,因此王海涛决定亲自去一趟晏公镇。于是王海涛和刘永商量了一下,自己带着唐山豹和四个警卫,刘永则从保安队中选了八名精干的队员,全体穿便服,前往晏公镇。

    晏公镇离泾县县城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是从泾县到旌德县的必经之路。第二天一早王海涛一行十五个人骑着马,没用一个小时就来到了晏公镇的北门外。晏公镇因为处在南北要道上,所以镇子还算比较热闹,路上南来北住的行人和客商不少。镇子的北门口有一个班的士兵在检查行人,王海涛下了马,让一名队员在镇外的一个客栈里看管战马并等着自己,然后带着其他的人走向了北门。

    王海涛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守在门口的士兵,这些士兵稍有些懒散,但也不为难普通百姓,只是对一些运送大批货物的车队才进行查问,这种查问也多是想捞点好处,货主识相的,拿点小钱打发了这些士兵,也就顺利进城了。

    对于这种行为王海涛也是无可奈何,几乎所有的城门都是一样的,连泾县的九十三师也有这种情况,王海涛哪能管的过来,只要士兵们不过份,王海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王海涛他们并没有什么货物,守门的士兵简单的问了几句就放行了。

    进了晏公镇,王海涛看见镇里还是很热闹的,这个点各家商铺也就刚开门,倒是早点摊子和各个经营早点的饭铺生意挺好,王海涛发现有不少官兵都在饭铺中吃早饭,而且有的官兵和饭铺老板还很熟的样子,显然是经常来光顾的。

    王海涛对刘永说道:“我们找家饭铺先了解些情况再说吧。”然后就选了一家大一些的饭铺向里面走去。刚进了饭铺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计就迎了上来,满脸笑容的说道:“几位客官,里面请,小店有稀饭、馒头、包子、油条、馄饨、面条,不知客官要来点什么?”

    刘永看了一下王海涛说道:“每人一碗面条,再来三十个包子。”伙计马上喊道:“面条十四碗,包子三十只。”然后引着王海涛等人到了店里的几张空桌前,用抹布擦了一下桌子说道:“客官们请稍等,马上就好!”说完转身离开。

    王海涛刚坐下,就看见一名少尉军官和二名士兵正好吃完饭了,来到柜台前,对店老板说道:“汪老板,算帐。”柜台里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头堆着笑说道:“李排长,您吃好了?老样子十个铜板。”那个李排长掏出十个铜子交给了老头,互相客气了几句才离开。

    对此王海涛还是很满意的,这时伙计端着几笼热包子来到了桌前,王海涛喊住了准备离开的伙计,问道:“伙计,你们这的军爷怎么吃饭也要付现钱吗?我们那的军爷吃饭可是从来不付现钱的。”伙计一听王海涛问这事,立刻来了劲,说道:“那是,您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这些人是谁的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